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狼牙》-正文第七章 第二节    “同志们,现在只剩下我们六个人。”雷中校穿了一身西服,果然像个大学教授,他还是那么不紧不慢地说。“我没什么更多说的,你们都是军人。军人就不是吃干饭的,拿出你们的手段,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    五个年轻人立正,低声吼道。    雷中校点点头,看老赵:“老赵,你要不要讲两句?”    老赵苦笑:“我有什么好讲的?”    “你是他们的前辈,没什么对小兄弟们说的么?”雷中校淡淡一笑。    “老雷,你个狗日的老雷!”老赵指着他的鼻子骂,“你非得逼我!我上辈子欠你的?!”    骂归骂,他还是站在了队列前面。    五个年轻人奇怪地看他,不知道该立正还是别的什么。    “同志们!”    老赵的声音如同洪钟,果断干练。    刷——    五个年轻的军人不由自主地立正。    老赵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嘴唇翕动着,良久才缓缓地说:“稍息!”    空气仿佛凝固一样,囚徒老赵压抑着内心波动的情绪,眼睛晶晶发亮,那是因为有酝酿着的眼泪。    “仅仅在一年前,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军人。作为一个军人,我是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无数次的出生入死,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之间和我的战友肝胆相照!旁边的雷克明这个王八蛋,我救过他他也救过我,我们的交情是拿命换来的!——我无愧我的军人生涯,我也无愧侦察兵这个光荣的称号!”    老赵脸上的表情很神圣,仿佛回到那些过去的峥嵘岁月。    “但是,作为一个脱下军装的社会人,我犯罪了!我没有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却即将走上自己人的刑场!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我不能告诉你们我是为什么走上这条不归路,我只想说——同志们!无论你是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都别忘记你是一个兵!——我就是因为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兵,在犯罪的深渊越陷越深!现在,他们要的是我的命!而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战士要保护的则是我这个罪人的命,我的内心是承受着巨大煎熬的!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会丧心病狂!他们的势力是巨大的,他们的手段会是残忍的!看着你们即将和我一起走上这条险途,我于心不忍啊!我甚至想给我一把枪,高喊一声跟我走,我带你们杀出去——如果是在一年前,我会这样做的!但是现在,我知道不可能!”    老赵说不下去了,半天:    “我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兵,在你们的眼睛当中我看见了当年的自己!我后悔我脱下军装,后悔我犯罪,但是我不会后悔是你们押送我走向刑场!因为你们是军人,是我的晚辈,是我的小兄弟!请允许我用一个老兵的身份来告诉你们——一切行动听指挥,灵活机动!完了!”    五个兵站在原地,不知道鼓掌还是不鼓掌。    雷中校挥手:“出发!”    六个现役军人就夹着一位退役军人走出宾馆房间,脚步踩在红地毯上。中午的时候,军车队到达这个城市的郊区他们就下车了。陈勇带着假目标继续北上,他们则进入这个城市隐没在人群之中。    休息了两个小时以后,他们也出发了。雷中校带来的司机开着一辆通过当地军分区借来的地方牌照大面包等在宾馆门口,车门开着。七个人出了转门之后直接上车,林锐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右手伸在怀里摸着手枪枪柄。    面包车混在车流当中出发了。    车开出城市,在郊区上了国道。大家都一直没说话,老赵就更没说话,只是一根一根抽烟。    “试探火力。”老赵突然说。    雷中校一愣。    “试探火力!”老赵睁开眼睛,“目的有两个。第一,试探对方的战斗决心和火力强度;第二,刺激对方过分谨慎的神经,等待对方出现错误判断。”    雷中校睁大眼睛。    “对方的错误,都是为我可用的。”老赵长叹一口气,“老雷,你和我都犯错误了。”    雷中校明白过来。    “他们就在等我们和大队分开。”    车上的都是兵尖子,这种对话不可能不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现在,就很难发现他们的尾巴了。”雷中校说,“对手很专业,不是一般的专业。”    雷中校沉思着。    “我的脑袋价值起码五千万,值得他们冒这个风险。”老赵悲凉地说,“看来,他们可能从境外请了高手。我难逃此劫,没必要连累这些小兄弟。老雷,给我一枪吧。”    “我的任务是把你带回北京。”雷中校说,“至于其余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错就错了,但是他们别想得逞!别忘了,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还轮不到他们逞强!”    车在前行,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是跟踪的。他们都知道,一定有尾巴,这一次是真正的尾巴了。    更不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张雷的心反而坦然起来,也许自己的生命早就随着哥哥而去了,现在不过是在追逐哥哥而已。    刘晓飞则在想何小雨能否接受自己牺牲的现实。    林锐想了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想,顺手从车前档玻璃那拿起烟给自己点上,随即只听见哗啦哗啦!他从怀里掏出双枪熟练上膛,他把班副的手枪也要来了。    “光脚的还怕穿鞋的?!来吧,老子等着呢!”上一页《狼牙》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