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生死河》-正文第四部 孟婆汤 第六章    深秋,安息路的庭院里满地落叶,曹小姐难得地忘了给花盆里的植物浇水。    十六岁的司望按约来到,带了些老年人能吃的东西。几个月来,老太太与少年已成了忘年交,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见面,上次她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跟她一样的人吧?”    她从不叫尹玉的名字,他怀疑曹小姐口中的“她”,其实是“他”。    “哦?”    “上辈子,你是谁?”    “我只是个普通人,活到二十五岁就死了,不像她那样轰轰烈烈,所以我很羡慕她,更羡慕你――曹小姐。”    “二十五岁?”皱皱的嘴唇有些发抖,老人招了招手,“孩子,到我这里来。”    仿佛是老太太的重孙子,司望依偎在她怀里,听着她缓慢而沉重的心跳。    “我结过婚,但没生过孩子。抗战年代,因为颠沛流离地逃难而流产。”她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好想有个孩子,我却不能。我的丈夫后来去了台湾,居然成了一个大人物,在那里结婚生子。20世纪80年代,他回大陆见过我一面,就再没联系过,后来我从报纸上看到了他的死讯。我亲眼看到过太多的杀人与被杀,你永远报不完你的仇恨,懂了吗?”    “可是……”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老太太只说了一句,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此刻,司望走进曹小姐的书房,发现她的气色非常糟糕,整个人无力地瘫在躺椅上,脸上的老人斑更为明显。    她伸出干枯的死人骨头般的手,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她……她……是不是……死……了……”    “谁?不,她在香港好好的啊,不要乱想啦!”    “你在骗我。”    “没有啊,我还在跟她通邮件呢。”    “昨晚,我梦到她了。”    又是托梦?难道,尹玉真的在香港死了?    曹小姐继续悲哀地说:“她告诉我――自己死了。”    脸上淌下两行热泪,司望慌忙找来手绢,却怎么也擦不完,眼睁睁地看着她老泪纵横。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老太太艰难地大声念出这两句,似乎吐尽生命中最后一口气。    少年默念出后面两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隔了一周,当他再来安息路看曹小姐,却发现大门紧锁,门缝里看到院子里积满落叶。他向邻居打听才知道,老太太已在七天前死了,就在他离开后的那一晚。    司望跪倒在台阶下,磕了三个头。    他泪流满面地蹬着自行车,来到安息路的另一头,那栋三层楼的老房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曾经有个神秘的老头住在这里,经历过波澜壮阔的二十世纪。    几天前,他拜托了叶萧警官,调查当年住在这栋房子里的老人的真实身份。    “中国最后一个托派。”叶萧在注意司望表情的细微变化,“你问他干什么?”    “只有他见过少年时的申明。”    “可他在1992年就死了,享年92岁。”    “我知道,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上一页《生死河》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