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正文 第四百一十~十二章 查案  李俊对郭兰道:“兰兰,你瞪我干什么。”等到侯卫东开着小车走远。郭兰这才嗔怪道:“就你嘴快。”  李俊盯着郭兰看了一会,道:“你有问题,平常都是一幅处变不惊地模样,今天有些反常。特别是在侯卫东面前。”  郭兰撇了撇嘴,道:“我还没有沦落到充当第三者吧。“  数年前。郭兰在沙州学院与一位英俊地小伙子共舞,神差鬼使之中。她居然把头靠在小伙子身上哭了一场,积累多日地情绪这才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哭完以后。没有与小伙子打招呼,她便匆匆地离开了那个小舞厅。  晚上,她亲自动手,将一袭长发干脆利落地剪断,这是“抽慧剑斩情丝”的意思。她原本以为与那个英俊小伙子萍水相逢。经昨天一晚就再也不会相见,谁知她与侯卫东在益杨青干班意外重逢,后来侯卫东还成了她地同事、邻居。  郭兰将那一段历史深埋于内心深处。李俊虽然是她的闺中密友,知道郭兰大部分往事,却并不知道这一次舞厅之缘。  李俊笑了起来。道:“兰兰貌美如花,怎么会嫁不出去,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另一半。”其实,李俊已经瞧出了一些端倪,她只能在心中为郭兰叹息一声。  侯卫东开着车回到了距离李晶楼院约四百米的一处停车场。步行前往李晶所住地小区,一边走着心里一边在琢磨。“留了长发地郭兰。为什么会变得似曾相识?”  他在脑中搜索了一番。在记忆中。还真没有一位长头发美女的形象。来到了李晶楼上。如一道闪电,侯卫东猛然想起了一事:“当年在沙州学院后门舞厅。遇到过一位神秘地白衣长发女子,郭兰当时正好大学毕业,应该住在学院里。难道那位白衣长发女子居然会是郭兰?”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判断,仔细回想当年那位神秘女子的面容,但是她地面容已经模糊了,印象最深的只是一身白衣和一头飘逸长发。另外还有眼泪水打湿衣衫的温润感觉。  “那时郭兰正好失恋。”  “商委地武艺虽然也正在沙州学院。但是武艺骨架子稍大一些。与当时的女孩子有些差异。”  侯卫东越想。越觉得郭兰就是当年那位白衣女子  到了门口,一阵婴儿啼哭声音传了过来。小丑丑地哭声中气十足,加上他胖胖的小手,给人一种小男子汉的感觉。  这阵哭声将侯卫东脑中地杂念一扫而空。自从有了小丑丑以后。他便觉得肩上担子沉重如山,小生命地到来,让侯卫东与李晶的关系发生了质变。以前的是情人关系,现在有了小丑丑作为中间,他便有了血脉相连地感觉。由情人变成了亲人。  在屋里,李晶抱着小丑丑正在转***。见到侯卫东进门。对小丑丑道:“爸爸回来了,喊爸爸。”小丑丑并不买帐,当侯卫东试图去抱他地时候。他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地哭声。李晶温言劝道:“丑丑,这是爸爸。让爸爸抱一抱。”  “小家伙倒有性格。”侯卫东见小丑丑不肯让自己抱,把鼻子凑近。使劲嗅了嗅小丑丑身上的味道,一股独特的香味直冲大脑,让侯卫东很是沉醉。  一家三口在客厅里逗着小丑丑。其乐融融。  小丑丑玩了一会,就开始打哈欠,大姐将其抱回了卧室。侯卫东与李晶也回到了自己地房间。  李晶在穿衣镜前扭了扭。道:“老公。我身材恢复不了。怎么办。”侯卫东从身后抱着李晶,在其小腹上抚摸着。道:“你地身材向来很好,现在比以前在丰腴一些,更有女人味道。”李晶头仰在侯卫东胸前。道:“称赞一位不漂亮地女人,就会说有气质。连有气质都说不上。就是有味道。”  两人滚在床上打闹了一会,侯卫东让李晶平趟在床上,将其领口打开,一对比平常更加丰满地Rx房进了出来。  “你这当爸爸的。怎么想跟丑丑争奶吃。”李晶很幸福地平趟在床上。  乳尖上还挂着几滴白色地乳滴。侯卫东也只能看一看。上一次他很好奇地尝了一口看上去很诱人乳汁,结果一口浓浓的腥臭让他几欲呕吐,  闹一会。李晶坐了起来。道:“这两年,煤炭行情还不错。买了煤矿的老板全部赚钱了,现在还能否买到煤矿。”  到了九九年。煤炭行情突然发生了变化。九九年第二月。侯卫东拿到帐表。被吓了一跳,相较九八年,行情几乎是天天在涨,光是从火佛煤矿上,他一个月就有纯利二十来万  “煤矿是随时卖得到,关键是价格,这个行情之下,以前卖一百万地煤矿。现在就要卖上千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最好不要在行情高涨期间买煤矿。”  “天下地钱赚不完。既然没有机会。我就不想这事了,精工集团还是以公路建设和房地产为主业,其他地行业就算了。”李晶坐在了桌旁。随手翻了翻精工集团的报表,又道:“老公,以你现在财力,根本不需要在政府机关工作,政府机关太约束人了,没有一点自由。特别是你这种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地职位。”  李晶这是有感而发,以往正常上班之时。她忙里忙外,倒没有过于在意侯卫东到岭西地时间。如今生了小丑丑。她在家休养,便想着侯卫东能天天陪在身边。  侯卫东听出了李晶话中地渴望,他默坐了一会。道:“这事以后再说。”  李晶也只是顺口而说,她在怀小丑丑地时候内心深处早就接受了现实。只是侯卫东在身边之时,她还是忍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早早地吃了晚饭,侯卫东吻别了李晶与小丑丑,步行到停车场。再开车到购物广场接了郭兰和李俊。  郭兰和李俊买了不少衣服,特别是李俊,手里提了五、六个袋子,满脸红通通地。见到侯卫东,李俊快活地道:“你吃晚饭没有,如果没有吃,我们三人一起吃了饭才回去。”  侯卫东此时心思还放在小丑丑身上,他很稳重地笑了笑,道:“我已经吃了饭。你们两人去吃。我在这里等一会。”  李俊笑道:“那你就稍等一会。我和郭兰去吃点混沌。岭西麻油混沌很好吃,你和我们一起吃些。”郭兰道:“李俊,我们回沙州吃饭。别让侯主任久等。”李俊牙尖嘴快,道:“侯主任是领导,领导是公仆。公仆就是要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服务。所以让侯主任等一会不是问题。”  最终。在李俊的坚持之下。郭兰还是和她一起去吃混沌。三人回到沙州之时,刚好是晚上八点。  第二天。当马波将小车开到新月楼的院落之时,生活又按照原有轨道继续运行,侯卫东将李晶、小丑丑暂时忘掉,精神抖擞地去接周昌全,远远地看到了周昌全所在地楼房。他忽然又想起了李晶所说地话。暗道:“其实我真地可以激流勇退。”  闪出了这个念头,侯卫东马上又想起几年前在检察院被折磨地经历。自嘲地道:“我这点钱算什么,以后等钱多得能当政协副主席之时。再说退休地事。情。”  沙州虽然是岭西地工业强市。由于地处内陆。仍然有很强地官本位思想,企业发展好了。一般就会考虑进入人大或是政协,有了红顶子。才能称得上有权有势,否则就是富而不贵。  侯卫东若从官场全身而退。不过就是煤矿石场老板,在沙州还算不上角色,进政协当一般委员有可能,可是要当政协常委或是政协副主席就绝不可能。  周昌全脸色不是太好,绷着脸上了车。马波与侯卫东相互对视一眼。都很知趣地安静了下来。  到了办公室,周昌全才道:“你请济书记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走出办公室之时。侯卫东猛地想起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说过地话。暗道:“莫非是陈再喜要下来,是哪一位领导犯了事。难怪周书记脸色不对。”  纪委书记济道林早有准备。不等到侯卫东说明来意,便拿起笔记本和一个文件夹子,站起身来。  “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陈再喜是老纪检。水平不错。他负责沙州市这一方面地工作。十点到达沙州。”济道林随后又简要讲了讲案子地情况。  侯卫东听得真切,这一次陈再喜到沙州是调查财政局长孔正义地事情。  周昌全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孔正义是多年的财政局长,如果确实做了这些事情。那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纪委按规定办理就行了。”  济道林道:“我建议在小招待所接待陈再喜。那里隐蔽一些,影响面小一些。”  “行。就安排在小招。”周昌全补充了一句:“中午吃饭,我参加。”  侯卫东认识孔正东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跟着祝焱一起到财税宾馆打脾,刚上楼梯,正见到孔正东在众人面前毫不留情面地训斥一位手下,当时他并不知道被训斥者身份,后来才知道那位身材高大很没有面子的财政局干部居然是副局长。  这事给当时的侯卫东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成为周昌全的专职秘书以后,每次与孔正东见面,虽然孔正东都客气得紧,让人如沐春风,可是第一次留下来的印象很深刻,侯卫东对他始终存了三分戒心。  得知陈再喜是来调查孔正义的事情,侯卫东还真没有觉得奇怪,暗道:“大凡媚上者多傲下,孔正义出事是迟早之事。”  他知道孔正义、方检察长以及黄子堤等人都是周昌全的嫡系,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偷偷观察周昌全,只见周昌全如没事人一般,戴着老花镜子,细细地读着今天上午才送过去的几份比较重要的报告。  十点,步海云匆匆走了进来,在新成立的四大班子搬迁领导小组中,周昌全是组长,刘兵、黄子堤、步海云是副组长,步海云同时还兼任着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实际上,四大领导搬迁工程就是由市委常委会决策,步海云具体实施。  步海云从建委副主任到建委主任,迁至副市长,然后是常务副市长,都是在周昌全的关照下实现的,他和黄子堤是周昌全的左膀右臂。  谈到十一点,步海云这才离开了办公室,周昌全站起身。在办公室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安排侯卫东道:“给济书记打电话,我们马上就去小招。”  进了小招,不等济道林介绍,周昌全就伸出手,道:“陈主任,一别三年,你风采依旧。”陈再喜握着周昌全地手。使劲摇了摇,道:“我们第一纪检监察室联系沙州,平时来得少了,这是周书记对我的批评。”周昌全“呵、呵”笑道:“上级领导不来是对我们放心,来了是对我们的关心。”  略作寒暄,众人便进了小招一号楼。  陈再喜头发略秃,在春日阳光下闪闪发亮,侯卫东站在周昌全身后,看到陈再喜头顶上的闪光。觉得有几分喜剧色彩,只是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下,也将脸绷得很紧,用目光与陈再喜微微示意。  相对于邻近茂东市的官场地震,沙州算得上风平浪静,昨天晚上听了济道林汇报的案情。周昌全直觉是第一纪检监察室大题小作:“堂堂地级市财政局长,手里过的资金都是以亿为单位。只要不朝腰包里放,出差多用些钱。实在是小事一桩。”  正式座谈开始以后,陈再喜清了清嗓子,表情变得很严肃,道:“近期省纪委收到数封检举信,内容是关于沙州市财政局长孔正义收受贿赂之事,纪委副书记廖平同志专门作了批示,由第一纪检监察室负责调查此事。我先读一读廖平同志地批示。”  等到第一纪检监察室的副主任介绍了案情以后。济道林不慌不忙地道:“第一,市纪委全力配合第一纪检监察室办理此案。市纪委抽调纪委副书记钟洋配合陈主任开展工作;第二,从这封检举信反映的内容来看,总体数额不大,而且只有汽修厂一事属于受赌情节,我的想法是暂时不对孔正义进行直接调查,也不采用双规等手段,主要采用外围调查的方式,这样有利于沙州市的稳定。”  当济道林发言完毕,陈再喜道:“周书记,请你指示?”  周昌全道:“对于腐败变质的干部,市委态度鲜明,严惩不贷,决不姑息。”  他略为停顿,又道:“但是,也不能仅凭几封检举信就对重要干部采取措施,毕竟信件只是一面之词,并没有得到其他证据对其提供佐证,我同意济书记的意见,先由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与沙州市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秘密调查,如果得到确凿证据,可以立刻采取行动,我的意见仅作参与,具体措施以省纪委领导说了算。”  此时,陈再喜就得知了沙州市委地准确态度,他暗自纳闷道:“这种检举信多得很,一般情况下让沙州纪委调查就行了,实在没有必要让我们亲自到沙州来一趟,廖书记真是小题大作,他也是老纪检了,为什么要做出这样不合常规的安排?”  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只是领导安排了,他就只得执行。  “周书记,济书记,感谢对省纪委工作的支持,我先谈谈具体的措施,一是到财政局查帐,具体名目就由济书记来出,二是找顺发汽车厂谈话,同时清查汽车厂的帐目,这两个小组同时进行,待结果出来以后,根据结果来安排下一步的工作进展。”  周昌全点了点头,道:“济书记,就请你亲自挂帅,配合陈主任搞好调查,这是对省委负责,更是对沙州全市人民负责。”  陈再喜在省纪委办了许多大案子,这等小案子让他原本兴趣不大,与沙州市委主要领导交换意见以后,大家便开始闲聊。  吃过午饭,侯卫东陪着周昌全离开小招待所,离开了小招,周昌全脸上地笑容便消失了,语重心长地侯卫东道:“小侯,当领导就重要的是什么?”  侯卫东还在思索这时,周昌全将答案说了出来,“是廉洁,中高级领导只要在经济上不犯错误,基本上就是打不倒地,孔正义,堂堂的财政局长,如果真是贪这些小钱,太没有眼光,也太不值得,你以后当了干部,一定要记得我今天给你说过地话。”  “周书记放心,我绝对不会在经济上犯错误。”  侯卫东说这话底气很足,他如今是副处级,工资有一千零一百多一点,可是他以母亲的名义开有石场、煤矿,还在精工集团有股份,因此他不用贪污受赌也能保持着相当的生活水准,自然不会贪图小钱。  周昌全也不多说,走到小招前院,突然感叹了一句,“当官也不容易,耗费心血多,还得随时提防有暗箭中伤,我的两个儿子,坚决不充许他们从政,安安心心搞技术。”  侯卫东听见周昌全话里话外的意思,应该对孔正义比较维护,心里琢磨道:“有没有必要暗中给孔正义通一通消息?”  当然,这个事只能暗中琢磨,暗中领会周昌全的意图,如果出言询问,则会犯忌。  跟着周昌全回到了办公室,侯卫东还没有做出最后决断。  晚上下班,侯卫东将周昌全送回了家,到了新月楼门前,同平常一样,与马波挥手告别,刚走到中庭,从小区花园旁的木椅子上,走出来一个人,喊了一声“侯主任。”  站在花园旁地人正是财政局长孔正义,此时他没有带随从,一个人站在一颗浓密地从杨树下面,正对着侯卫东挥手。  见到孔正义,侯卫东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图,脑袋里紧急思索了一遍,想好了对策。  果然,孔正义开口就问道:“侯主任,是不是省纪委派人来查我?查我什么事情?”  侯卫东很严肃地反问道:“谁说的?”看着孔正义地神态,他心想:“孔正义消息真是灵通,也不知谁给他说的。”  孔正义脸色灰白,此时的他没有当财政局长的威势,站在树荫下就如在树下休闲的寻常人,道:“这是有人存心陷害,我在沙州当财政局长,经手的钱都是以亿来计算,要找点茬实在太容易了,我知道是谁写的检举信。”  他低声问道:“不知周书记是什么态度。”  侯卫东想了想,很艺术地回答道:“两句话,八个字,一是认真调查,证据说话,二是严惩不贷,决不姑息。”  孔正义慢慢品了品这八个字的意义,再问:“省纪委是哪一位同志带队?住在哪里?”  侯卫东见孔正义有着刨根问底的劲头,心里有些不悦,道:“这个我不太清楚,恐怕要问济书记。”  他为了将周昌全暗中回护的意思讲清楚,解释道:“八个字的核心是以证据说话,现在一切按法律来办事,证据才能说明问题,只要没有证据,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有证据,想赖也赖不掉,明白吗。”他就差说出将“证据毁掉”这四个字了。  孔正义见侯卫东口风甚严,就道:“侯主任,谢谢你,有什么事情请及时通知我,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两人握手告别,侯卫东上楼。  孔正义亦回到了家中。  孔正义将藏在身上的录音机打开,将今天的录音重新听了一遍,前面三段已听得烂熟,他就直接跳过,最后一段是与侯卫东的对话,听了一会,孔正义骂道:“侯卫东真***狡猾,说了半天,居然没有一点话落下了把柄。”  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忐忑不安的孔正义不断地听磁带,多次听到侯卫东所说“有证据,想赖也赖不掉,明白吗”时,他终于是若有所悟:“侯卫东其实将周昌全的态度说得很清楚,认真调查,证据说话,严惩不贷,决不姑息,其实关键还是前八个字,只要没有证据,就万事大吉。”  “这个侯卫东年纪轻轻,心机真***深,终究要成大器,***。”孔正义想着侯卫东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将那封复印的检举信拿了出来,又研究读了一番,确信自己将所有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这才暗自放下心来。  一个人关在书房,他从隐藏处拿出一把普通的防盗门钥匙,这是他另一套房子的钥匙,也是他最大的秘密,当了这么多年的财政局长,也有不少积蓄,他不敢将这些积蓄放在家中,而是用一张外地的身份证买了一套住房,专门存放这些积蓄。  这个秘密,连他老婆也不知道。  将钥匙放好,孔正义在书房里转来转去,慢慢变得咬牙切齿,甚至有些目露凶光,“梁朝,你***太过份了,我跟你没完。”  与孔正义在新月楼中堂分手以后,侯卫东快步回到了新月楼家中,他几步来到了阳台,将阳台的灯光关掉,将自己隐身在黑暗处,观察着楼下的动静,他家的阳台视线很好,能看到大门外很远的地方。  矮小而微胖的孔正义新月楼外面行走着,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孤单的身影拉得很长,此时的他,没有了当财政局长地豪气,和普通的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中年人模样相差不多,就在街道上孤零零走着,失去了随从的官员。和普通人有着同样的背影。  走了两三百米,他在一辆普通桑塔纳车前停了下来,扭头看了看左右,这才进了小车。  在卧室里,小佳大着肚子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杂志,却没有看,有一句无一句地与母亲陈庆蓉说着话。  新月楼的房子是三室一厅,为了照顾小佳。陈庆蓉和张远征就搬到了新月楼,以方便照顾小佳。  陈庆蓉将家里以前地旧裤子剪开,为即将出生的小宝贝做尿布,“还是这种用过的棉布才好,小孩的皮肤嫩,一定要用软的。”  小佳站在一旁看着母亲快乐的表情,道:“现在大家都用尿不湿,都很好的,用布尿布太麻烦了。”  陈庆蓉不容置疑地道:“这事你不懂,我从来不信尿不湿。尿水整夜都兜在小孩的屁股上,想起来都起鸡皮疙瘩,这样兜久了,小孩的皮肤肯定受不了。”  “听用过地朋友说,用了尿不湿,小孩睡眠要好一些。有利于成长。”  “这些都是骗钱的玩意。”  小佳知道母亲素来执拗,也不多劝。反正尿布用了几千年,大家都用得好好的,也没有出了什么事情,就继续传统吧。  陈庆蓉剪了一会棉布,道:“以后有了小孩子,家里的事情就比以前多得多,卫东平时回来也不做家务。天天钻到书房里。他就是坐坐办公室,肯定没有你爸爸上班时辛苦。当年我们生你的时候,没有请人,就我们两口带小孩子,那时你爸别提多勤快了,回家把用肥皂一洗手,就开始煮饭。”  小佳对于母亲的唠叨是哭笑不得,道:“妈,你怎么还是这种脑筋,卫东每天忙得脚跟翻到脚背上,回家有时还得写稿子,家务事本身就不多,何必让他来做。”  在工厂家属院里,素来多彪悍的女工人,她们在工厂里顶得上男人的角色,在家里更是占据了绝对地位,陈庆蓉并不是一线的工人,当采购时走南闯北,见识也有,只是在工厂的家属院住久了,看惯了女人声音大男人声音小地场景,对于张小佳和侯卫东的关系便有了隐隐的担心。有了小孩以后,家务事猛然增多,陈庆蓉就想让侯卫东来分担家务。二来女儿太温顺,看样子恐怕管不了侯卫东,她准备给小佳鼓鼓劲,让女儿也慢慢地管着女婿,什么事情只要形成习惯就好办了。  侯卫东在阳台上偷窥完毕,走到客厅,正准备回书房看一看宣传部给周昌全准备的讲话稿,陈庆蓉从卧室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些棉布。她看了看餐桌上摆放着碗筷,对侯卫东笑道:“卫东,我在给小孩做尿布,手里不方便,你洗洗碗,行吧。”  侯卫东跟着周昌全长期在外面应酬。在家里吃晚饭的时间微乎其微,难得有时间回家吃饭,再加上小佳一直提倡晚上少吃饭,因此每晚都很简单,侯卫东基本上没有洗过碗。  今天他在外面吃了晚饭,没有想到家里并没有洗碗,听到岳母吩咐,稍一楞神,就笑着挽袖子。道:“妈,你辛苦了,现在市面上有现成地尿不湿,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陈庆蓉趁着这个机会,将刚才说过地那一番话讲给了侯卫东,在岭西,李晶给小丑丑就粹用的尿不湿,一张传统尿布都没有用,当然,她用地尿不湿都是超薄超贵的型号。效果还是不错。  当然,侯卫东不能拿这个来举例,他挽着袖子,动作麻利地将饭碗收进了厨房,在上青林数年时间,他很多时间都是自己弄饭吃。对于家务事情并不陌生,只是在沙州与小佳团聚以后。他才基本上不做家务事。  小佳腆着肚子,站在厨房门口,侯卫东正在哗哗放水洗碗,扭头道:“别进来,地滑。”小佳站在门口看着侯卫东做事,很有兴趣地道:“在我的记忆中,你就没怎么洗过碗。现在看起来动作还算麻利。不算是酒囊饭袋。”  等侯卫东洗了碗回到了书房,小佳腰有些酸。就趟在床上休息,陈庆蓉坐在床边,拆了一些线子手套,飞快地给小家伙打背心,她打惯了手衣,双手如飞,看着小佳眼花缭乱。  “对男人要关心,但是也要严加管理,男人就和小孩子差不多,三天不管就要上房揭瓦。”陈庆蓉顺利指挥侯卫东洗了碗,就坐在小佳床前给她言传身教。  小佳道:“爸在哪里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陈庆蓉道:“你爸是厂里地技术骨干,他们这一批老工人离开工厂以后,许多技术活就无法做了,厂里决定返聘一些技术骨干回厂里,你爸闲着难受,今天朱言兵厂长给他打了电话,他就回厂里去了,昨天给卫东说了这事,他也没觉得挺好。”  到了九点钟,张远征才从厂里回来,他今天与好几个一起退休的老朋友见了面,朱言兵亲自作陪,在厂食堂吃饭,有厂长作陪,几个老家伙自觉很有面子,不知不觉就多喝了些。  进了屋,张远征满脸通红,大声宣布道:“从明天起我又要回厂里上班了,担任第五车间的技术顾问。”  陈庆蓉见老伴醉得站不稳,气狠狠地道:“喝不下马尿,就少喝一些,别在这里出洋相。”  张远征脸红红的,他只是想笑,手舞足蹈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学技术,好高骛远,想当年我们当学徒那一会,天天跟着师傅身后,抓住一切机会学技术,现在到好,师傅苦口婆心地教,他还不愿意学。”  他们这一代工人,无论是什么工种,都是以技术为荣,一个技术好的师傅,在厂里是很受尊重地,而进入了九十年代,不少企业破产,甭管有无技术,大家统统下岗,这直接影响了一代人,所以,许多厂里的年轻人并不愿意老老实实地学技术,有许多技术含量高的活,厂里不得不请老师傅回厂。  陈庆蓉知道张远征酒量浅,见他站立不稳的样子,知道其已大醉了,一边数落着他,一边就准备将其扶进屋里,刚走两步,张远征只觉肠胃一阵排山倒海,他根本控制不住,就在客厅里吐成了天女散花。  侯卫东正在修改宣传”的人,其实这话语间就带着些骄傲。  正在打扫客厅,陈庆蓉就气冲冲地走出来,口里道:“这个老头,什么年纪了,还以为自己三十岁。”又对小佳道:“小佳,家里有没有绿豆,给你爸煮点绿豆汤醒酒。”  小佳站在门口,用手捂着鼻子,道:“家里地绿豆放得太久,早就拿出去扔了。”  侯卫东没有等着陈庆蓉安排,主动道:“我去买。”陈庆蓉觉得不太好,道:“算了,这么晚了,商店都关门了,哪里去买绿豆。”侯卫东还是转身披上外套,道:“我开车去转一转,应该能找到。”  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店买到了绿豆,回到家里,陈庆蓉就开始煮解酒的绿豆汤,经过这番折腾,等到侯卫东坐回书房,刚才的思路彻底被打断,抽了枝烟,喝了茶,这才渐渐找到刚才的感觉。  要结束的时候,小佳走进了书房,侯卫东道:“远点,电脑有幅射,别靠近。”小佳噗嗤笑了起来,“没有这么严重吧,在机关里,怀孕的女同志一样在用电脑。”  “宁可小心一万次,不能有任何疏漏。”侯卫东想着小丑丑地模样,更加紧持他的观点。  小佳还是很听话,她退后几步,站在门口,并不赞成母亲地观点,可是想到小孩出生以后诸多杂事,便感到有些的抱歉,“以后有了小孩,恐怕对你的工作有些影响。”  侯卫东倒有些诧异,道:“你怎么这样说,小孩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为他服务,是责任,也是我的义务,我高兴还来不及。”上一页《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