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诱惑》-正文七十一    20    天上的繁星在云中时隐时现,这些看似美丽的天体,是从哪里来的?它们正在演绎着辉煌,还是已经死亡?如果近距离地观察它们,它们还会如此美丽吗?人和星星都是宇宙中的一个存在,在星星上面发生的故事,同样会在人身上发生,星星肯定是美丽和丑恶并存的,如同在人身上共生着的魔鬼和天使。    我从杜老嘴里听来的消息半个月后才公开。在局会议室,市委组织部部长亲自宣布了任免决定。楼局长被免去局长职务,上调中央另有任用;任命张局长担任局长职务,免去副局长职务;同时还任命了两位副局长,一个是从市委宣传部下来的马处长,另一个是从北方工业学院院长办公室调来的葛主任。两个人都很年轻,估计在四十岁左右。    参加会议的是全局正处以上干部,任免决定宣布之后,大家礼节性地鼓了掌。楼局长和张局长分别作了简短发言,他们说的什么我没听明白,因为我的大脑短路了。我满脑袋翻腾的都是问号。提拔副局长不是首先考虑综合处处长吗?怎么会从别的地方一下子调来两个副局长呢?是我们这些处长不够水平吗?还是他们的水平的确比我们高一块?要是从外面提拔,最多也只能提一个,从照顾局里这些处长的情绪考虑,也得从他们中间提拔一个,否则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看到新来的两个副局长满脸的踌躇满志,我真想骂人。他妈的,这叫什么事,老子辛辛苦苦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和写作能力等方面,无不表现出过人的才华,领导满意,群众满意,自己也很满意,满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仕途之路变得一马平川,谁知道自己的认识和领导的看法永远对不上号。自己感觉良好,领导却不觉得有多好。否则凭着楼局长的地位,说上一句话,应该还是很管用的。楼局长没说,也许我在他心目中也就是个当处长的料,所以他不屑于向组织部门推荐我,免得给他丢脸。    他当不当大官和我没关系,他只不过替我向组织部门说上一句话,比如说“可以考虑提拔小宋同志”,这就行了,我会为此感激他一辈子的。我用一辈子的感激都无法换来他的一句话,可见他对属下是多么吝啬。    情绪归情绪,工作还得照样干。楼局长把自己的东西搬走后,将钥匙退给了我。依照张局长的意见,我将楼局长的办公室又分开了,两位副局长各占一间。张局长把自己的房间和杜老的进行了调换,他的理由是,杜老也不来,把杜老的东西存放起来就行了。    搬家的具体工作是我安排的,张局长的屁股还没坐热,杜老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局机关有他的内线,要不然他不会知道得这么快。他在电话里质问我,为什么把他的东西调到了别的房间?到底是谁的主意?我不能说实话,虽然这个实话我不说杜老也能猜得出来,他知道我这个小处长是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敢向他叫板的只有他昔日的部下,今日的一把手。妙就妙在他明明知道是谁的主意却不找,而拿我这个替罪羊试问,他也知道拿我试问是不会有结果的,但还要把他的愤怒表达出来。    等他的愤怒发泄得差不多了,我给他编了一个故事。我告诉他,那天清洁工清扫房间时忘了关窗户,一场大风将窗户刮坏了,连墙上的名人字画都刮撕了。为了不让房间里的东西再受损,只好将它们搬到安全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杜老在电话里相信了这个谎言。凭着他的智慧,这个谎言简直不堪一击,他之所以要我相信他已相信了这个谎言,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他的东西被挪动了,总得有个让他能说得出去的理由。我编的谎言就是他所需要的理由,不管这个谎言多么幼稚可笑。    我没有把杜老来电话这件事汇报给张局长。当初杜老离任时没把张局长扶正,他们之间已经结下了梁子,没准儿张局长还认为,他要是早上来一步,说不定今天也进了省部级领导干部学习班。以五十六岁的高龄当上正局级干部,也就干上一届,四年以后一换届就得走人。走人的时候肯定当不上省部级领导干部,他的资历太浅。    张局长当上一把手后的最大变化是由温文尔雅变得独断专行了。在楼局长奠定的工作基础上,他对局长们主管的工作重新进行了分工。他接过了楼局长主管的工作,同时还没放弃新办公大楼工程。对此我能找到的惟一理由是,他比较熟悉这项工程。实际上是范平领着一帮人在干,他这一层干部把握大局就可以了,是否熟悉并不重要。但是他不这样想,他坚持继续主管这项工程,别的局长也只好随他去。    近来张局长的精力出现了问题,他当上一把手没多久,他的夫人就病倒了。我作为综合处处长,必须要把照顾领导同志的家属当成分内的事,除了我自己经常跑医院看病人外,还安排处里的三个女同事轮流去看护。张局长的夫人才五十五岁,但无论外貌还是内在器官都进入了老年状态,她的身体零件坏了不少,除了心脏病之外,还有肾衰竭、糖尿病,数病齐发,搞得几科医生经常会诊,会完诊以后也是束手无策,只是每天打点滴,每天抽血查验各项指标,病人的病却一天天严重,医生们已无回天之力。    张局长每天都会去看一次,看到老伴在病床上一天天衰弱下去,他也毫无办法,权力在死神面前只能唉声叹气。他的儿子偶尔也会过去看看。儿子是独生子,不像父亲那样文质彬彬,言谈举止带着一股浪荡公子哥的劲儿。听张局长说,儿子早就离了婚,开了家贸易公司,和女朋友在外面单过,三十岁的人了也不要个孩子。从话音里听出,他很心疼自己这个惟一后代,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我劝张局长注意身体,少去几次医院,几十年的夫妻情分是一方面,但夫人的身体已不可挽回,就不要再把自己搞垮了。他不仅是一家之主,还是一局之长,他肩上的胆子超乎寻常地沉重。张局长接受了我的建议,把去医院的次数改成一周两次。暑去冬来,张局长的夫人终于离开了她所留恋的世界,在送她走的那天,张局长因悲伤过度病倒了。上一页《诱惑》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9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