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桐华-步步惊心-正文下部 第十四章  刚能下地行走,浣衣局就派人来命我收拾东西过去。玉檀忙找了两个太监帮我拿好东西,我让她留下,我自个过去就可以了。她一言不发,固执地跟在我身后。  浣衣局主事太监张千英见我和玉檀一前一后进来,忙起身相迎,我向他请安行礼,他一面笑说:”不敢当,不敢当。”一面坦然受了一礼。玉檀一时脸色颇为不快,向张千英草草行了个礼问:”屋子可安排好了?”  张千英笑道:”早就安置妥当。”说完叫了人进来,吩咐领我过去。  ”什么东西?架子端得这么快?”玉檀低骂道。我道:”以前他向我请安,如今我向他请安,都是宫规而已。你一向聪明伶俐反倒连这个理都不明白?你若连这都受不了,就赶紧回去吧!”玉檀满脸不喜地盯着前方,不再多言。  我四处打量了下,笑道:”很干净,也亮堂。”玉檀打量完四周,冷着脸让人把东西搬进来搁好。她正帮我整理被褥,两个姑娘嘻笑着进来,看到玉檀和我,都敛了笑容,肃容向玉檀请安,玉檀紧走几步上前,一手挽起一个笑道:”两位姐姐请起,我往日过于懒惰,不怎么到这边走动,看两位姐姐眼熟,可名字却叫不上来。”  瘦高个,两颊张着几粒雀斑的回道:”奴婢春桃。”旁边个头适中,容貌还算秀丽的笑回道:”奴婢艳萍。”玉檀拿了两份银子出来,笑说:”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劳烦二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两人推剧一番后,都带笑收了。玉檀笑问:”这院子里住了多少人?”艳萍笑回道:”一共四间屋,每屋三人,总共十二人。”玉檀含着丝笑未语。  艳萍陪笑问:”姑娘可有什么要帮忙的吗?”玉檀笑说:”东西都整得差不多了,多谢你。”说完回身牵着我的手出了屋子,艳萍和春桃俯身相送。玉檀脚刚踏出院门,脸就垮了下来。  我笑说:”好了,该见的都见了,能打点的也都打点了,回吧!”玉檀闷闷地问:”姐姐可能习惯?以前在家里就不用提了,就是刚入宫时,屋子虽狭小,可也是一人一间。”我道:”乾清宫是什么地方?浣衣局又是什么地方?”她瘪着嘴道:”我知道我不该老招姐姐烦心,可我就是忍不住。”我道:”我明白,回去吧!我也得回去打听一下平日都是什么情形。”玉檀长叹口气,道:”那我先回去了,回头再来看姐姐。”我点点头。她转身离去。  屋内春桃和艳萍正在说话,隐隐听到我和玉檀的名字,不禁脚步放轻,走到窗下,”玉檀姑娘出手真是大方,我们一年所得也不及她一次赏的。”声音微尖,这是春桃。声音甜糯的艳萍说:”人家是万岁爷眼前的人,你我进宫这么多年,就远远地见过一两次万岁爷的身影,连脸面都看不清楚。你看着她赏我们的多,可娘娘阿哥们赏她时,肯定比这多多了。”我笑摇摇头。  春桃问:”若曦姑娘到底犯了什么错?”艳萍冷哼道:”什么姑娘不姑娘的,-落毛凤凰不如鸡-,她如今还不如我们,我们到年龄就放出宫了,她就慢慢替公公们洗衣服吧!”我侧头一笑,看来以后日子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看她说话行事,见识是有,可心思还浅。  春桃说:”听闻她父亲是总兵,她姐姐是八贝勒爷的侧福晋。”艳萍笑道:”不过是驻守西北荒凉之地,在外面也许还能唬唬普通百姓,可这是天子脚下,紫禁城随便哪个不比他大,都是要行礼请安的主。皇亲国戚又怎样?八贝勒爷如今还能顾及她?所谓-树倒猢狲散-,她只怕也就是因为大树倒了,没人照应了才被皇上罚到这里来的。”  话说到此处,再往下听,也没什么意思。我轻轻退了几步,有意推了下院门,加重脚步走进屋中。春桃见我进来,忙立起,艳萍坐于炕上未动,低头专心磕着瓜子。  我向春桃一笑,问:”有些事情想问一下春桃姑娘,可方便?”春桃笑说:”姑娘问吧!”我道:”你直接叫我若曦就好了,姑娘、姑娘的叫得人都生分了。”她笑说:”那你也直接叫我春桃吧!”我点点头。  两人在炕沿坐定,我向她打听平日几时起床,几时歇息,都该留意些什么。春桃颇为健谈,经常是我一个话头,她就滔滔不绝地讲下去,杂七杂八地都拉扯出来。我微微笑着细听,也不去管她早就离题万里,反正多知道总没坏处。两人说了大半晌,艳萍不耐烦地打断,问春桃:”你还去吃饭吗?晚了可就只能吃人家剩下的了!”  春桃不好意思地站起,看着我说:”回头我再告诉你,如今我们先去吃饭吧!”我点点头,随她们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