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40章 三坟0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翌日,天气晴朗。    付教授因为周日下午有选修课要上,一大早就要赶回学校去。    临走时,他又拉着林辰絮叨半天,最后,还是刑从连出手,强行将人拖下车,送入车站。    “师兄,后天见啊!”隔着车窗,付教授最后挥手说道。    刑从连再回到车里时,林辰正坐在一片阳光底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们师兄弟感情也是真好。”刑从连发动了车,笑道。    “毕竟很多年了。”    “你后天要去永川?”    “是啊,后天是老爷子的生日。”    刑从连当然想起,林辰口中的老爷子,正是他那位喜欢买“星球杯”分给学生,却总是被小卖部骗的导师。    “能教出你和付郝,老爷子,一定非常有趣啊。”刑从连感慨道。    “老爷子,就是对谁都好。”林辰说。    没有回到颜家巷或者警局,刑从连将车停在了一条满是花摊的街边。    车窗半开着,温柔的花香瞬间涌入车内,望着长街两侧绵延不绝的花摊和言笑晏晏的路人,林辰有些茫然。    刑从连很自然地下车,替林辰打开那侧车门,另一只手则搭在车顶,笑盈盈地说:“这位先生,请下车吧。”    虽然说起来很没见过世面,但林辰确实从没进花店,更不要说来到一条布满繁花的漫长街道上,亲手挑选那些适宜当季种植或者摆放家中装点的鲜花,但刑从连,却反而好像是各中老手。林辰跟在他身后,听他和花摊老板打招呼,说一些他几乎听不懂的术语,不多时,刑从连手里就拎着好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新买的种苗,据说是雏菊和天竺葵。    “怎么想到来买花?”    “省得付教授整天说我们家徒四壁啊。”刑从连说着,抱起半束百合与满天星,林辰很自然地,接过他左手的袋子,让他能空出手付钱。    听他这么说,林辰有些哑然失笑,家徒四壁,要用鲜花来装点,有种奇怪的本末倒置感:“真是很有生活情趣的爱好。”他半开玩笑着说。    “那当然。”混血青年的半边脸被鲜花遮住,只露出英俊的侧脸和好看的眼睛:“我妈教我的,说男孩不懂花,以后骗不到媳妇回家。”    他眼睛很绿,背后的梧桐树刚长出新芽,枝桠在蔚蓝的天空中舒展。    林辰心里微微一颤,虽然知道这只是在开玩笑,虽然也很清楚,这句玩笑也和他无关,但人总是很容易被一些甜蜜的玩笑所打动,“那幸好你认真学了。”他说。    这世界上最愉快的那些事情里,一定包括买花。不多时,林辰与刑从连手里,已经提满了花草,花街也快要走到尽头。    刑从连看了眼前方,像是想起什么,侧过头,对林辰说:“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他说着,就迅速转身。    “等等。”林辰也好像想起了一些事,叫住了他,“我记得,王朝说,你在花街尽头的小墓园里,给我立了块碑,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今日天气很好,远处的江水也静谧安宁,太千桥遥遥可见。    林辰站在自己的墓碑前,觉得这真是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体验,明明活着,却看到了自己的墓碑。    墓碑上的名字是他,但除此之外,连生卒年月和照片都没有,令人觉得非常陌生,显得不够郑重,但又郑重得过了头。毕竟,在这块墓碑之前,是他和刑从连短短几日的相识,说句萍水相逢也不为过,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买地、立碑,不是郑重过头又是什么?    刑从连站在一旁,好像已经记不起,当日买下这块墓地时的心情,或许是悲伤或许是无能为力,但那些心情,都好像已经在林辰再次出现的刹那,瞬间消失。现在,他只觉得尴尬,因为墓碑的主人正活生生站在他身边,并且已经有好几分钟没有说话了。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先开口:“这个,忘记让管理员撤掉了。”    听到这句话,林辰才回过神来,他半转身,从刑从连抱着的花束里,抽出一支,弯腰,放在自己的墓碑前:“不用,就留在这里吧。”    碑前的百合花还沾着露水,刑从连笑了:“不会觉得不吉利吗?”    “留着吧,他日我真先走一步记得要带着酒来看我。”    这句话,才是天大的不吉利,可由林辰嘴里说出来,却好像是明天要多穿衣服一样自然,生死,本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所以,刑从连的对答,也非常流畅:“你不是不喝酒吗?”他问。    “你敬的,我可以考虑喝。”    ―――    墓碑前的对话很短,主旨也是围绕着喝酒这件小事。    下午时,天光和煦。    林辰坐在靠河的阳台上看书,杯里的茶水很热,茶几上,还放着一小碟饼干。    刑从连只穿着衬衣,卷起袖口,正在翻整阳台上光秃秃的花架。    我国警员的日常训练好像有点太过到位,刑队长身材好得过分,肩很宽腰很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又隐约可以从紧绷的衬衣面料上,感受到其下覆盖着的遒劲肌肉。    阳光有些刺眼,林辰干脆放下书,专心看他种花。    不得不说,对于混有意大利血统的人来说,就算不会做饭,但也必须要会种花,而且必须要种得好看。    刑从连手边,光土就有四种,只见他熟练地按比例混合土壤,插花浇水,条理清晰、动作熟练,像是做惯了的种花匠,阳光落在他身上,波光反射在他脸上,他的衬衣很白面容很英俊,令人觉得非常温暖平静。    林辰没由来地,想起他答错的那个问题:你从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刑从连将一盆盆雏菊放上花架,拍了拍手,忽然听见身边传来很轻的曲调。    他回过头,只见林辰懒洋洋地倚在藤椅中,一只手握着水杯,另一只手捧着书,似乎在无意识地哼着什么曲子。    那调子有点轻,有点甜,刑从连有些震惊,林辰居然会哼歌。    “是什么歌?”刑从连回过头,好笑地问道。    林辰愣了愣,也笑了:“我也不记得了,好像和种花有关吧?”    “还挺好听。”刑从连掏出根烟,夹在手里,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他停下动作,看着林辰:“你后天一个人去永川,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    刑从连从头到脚,审视了林辰几遍,从对方脚上松软的拖鞋,看到那双有些困倦的眼睛,然后说:“总觉得,像你这样的体质,出门不出事好像不太可能。”他靠着护栏,吹着风,笑盈盈地说道。    林辰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你是在永川大学念的书?”刑从连靠着护栏,向后仰头,天光如水般落在他脸上。    “是啊。”    “果然是永川大学啊,那真是高材生了。”    作为全国文化重镇,永川市高校林立,而永川大学,则是国内最老牌的私立大学,建校初期的理想便是世界级名校,它几经注资,又经由几代人的努力,现已是国内排名前三的高等院校,林辰能从永川大学的王牌专业毕业,说句高材生,确实一点也不为过。    “我读书比较好而已。”林辰很认真地回答。    刑从连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直白的风格,因此并未觉得这句话有任何夸耀的成分在,反而坦白得可爱。    他也坐到藤椅里,提起茶壶,续了半杯水,抿了一口,又再放下:“我记得,永川,好像是陈家的地盘?”    他坐姿端正,斟茶续水的动作,并不造作,反而有潇洒平和的意味,像是不仅深谙花艺,更熟知茶。林辰这才明白过来,刑从连突然提起他的永川之行,原来是因为“陈家”。    南北世家里,陈黄两家居北,陈家的本家也恰好就在永川市。    之前冯沛林的案子里,陈家那位偏执狂的家主,还特地派手下的管家来,只为让他再次失业,林辰也不知刑从连从哪里搜集了这些世家的资料,甚至还有些了如指掌的味道。    “只是老师生日加同学聚会而已。”    刑从连听到“同学聚会”几个字时,忍不住皱了皱眉,他想了想,还是说:“陈家,是永川大学的股东之一?”    这句话的意思是,就算是吃饭,也别一时兴起回学校。    “我只是去吃顿饭,住一夜,不会什么大问题吧?”    “这也说不准啊,总之有事打我电话。”    “希望还是不用打。”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