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天官赐福》-正文天官赐福 第四卷:白衣祸世 三十三神官争福地 2作者: 墨香铜臭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也许是他情绪激荡之下的目光太刺人了,被他盯着的那几名小神官连忙摆手,道:“我们没有告诉外人呀!”    谢怜红着眼睛道:“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在场的三十几个神官听到了那句话后,根本没几个脸露惊讶之色。既然这么多神官都知道了,那上天庭又有多少神官知道了?    被他质问,那几名神官卡了一下,又辩解道:“他们又不是外人嘛,这里的都是相熟的朋友,大家之间都没有什么秘密,告诉他们不算告诉别人,除此以外的神官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不等他说完,谢怜便厉声道:“谎话!谎话连篇!我不信!!!”    被他如此厉声打断,那几名小神官也有些脸上挂不住,缩回人群里。这时,忽然一名神官大声道:“你信不信又有什么所谓?太子殿下你自己在被贬期间做的好事,人家没有当场告发你就不错了,你还要求别人为你保密?我们有什么义务要为你保密?真是好笑!”    谢怜仿佛突然被迎面泼了一盆水夹冰,又被一把刀扎透了心,急道:“不是!我……”    又听有人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不洁身自好,又如何能怪旁人不信守诺言?如果有人替你瞒着这种不义之事,那才是失职无德!”    谢怜道:“不是!!!我……”    他想说我是有原因的,我也不想的,可他心里也清楚,无论什么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确打劫了!    这样一块污点,仿佛一块耻辱烙印烙在他脸上,使他在这些神官面前变得无限渺小,连为自己辩解都不敢大声。见他气势下去了,一名武神站了出来,道:“太子殿下,你现在该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希望你也在这里修炼了吧?”    谢怜低下头,握紧了拳。    那名武神接着道:“我们不是一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是自行离开吧。”    看他振振有词说着“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模样,谢怜却忽然明白了。    说来说去,归根结底,不还是想要他让出这片灵地吗!    他双手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喉头压抑一阵,沉声道:“……我不走。我要在这里修炼。”    此刻,对这三十几个神官的愤怒,已经压倒了他的羞耻之心。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干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比起灰溜溜地逃走,他宁愿厚着脸皮杠在这里,教他们没法得逞。谢怜猛地抬头,又重复了一次:“我要在这里修炼。这座山不是你们的地盘,你们没有资格让我离开!”    见他态度强硬,那三十几位神官都黑了脸。谢怜听到有人低声道:“这又是何必?”    “我真是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然而,任他们怎么说,谢怜都杵在原地。纵使心里已被唇枪舌剑扎得流血,但还是倔强地死撑着一动不动。    那名武神道:“看来太子殿下是一意孤行,非要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谢怜冷冷地道:“有本事就来赶我,反正就算你们想,你们也没那个本事!”    此句一出,对面十几位神官登时色变,齐齐抽出了兵刃!    这是自然。对于武神而言,方才那句可是个大大的挑衅。在场为数不少都是武神官,哪里能当做没听到?    被团团包围,谢怜却分毫不惧。他手里没有刀剑,只紧紧握着一根登山时充作拐杖的树枝。一名武神官肃然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立刻道歉,我们可以当做你方才没有冒犯我们。”    谢怜却道:“如果我有哪里让你们不愉快了,我绝不会道歉。”    他执着那根树枝,指向前方,道:“因为你们根本不配为神!”    对面一阵骚动。    有人嗤道:“我们不配?你这种打劫凡人的强盗就配了吗!”    谢怜再也忍不了了,他也本来就不想忍了,抄着树枝便攻了上去,喝道:“欺人太甚!”    那十几名武神官也以兵刃迎战。后排有神官道:“又不是我们让你去打劫的,你怨我们是什么道理!”    他们却是高兴的太早了。本以为谢怜既无法力也无兵刃,肯定好对付得很,谁知,完全不是那回事。谢怜手里拿的虽然只是一根树枝,却被他使得仿佛一柄毒锋,咄咄逼人,强劲至极。双方对上没多久,好几个武神官的剑险些给他挑飞了,他们甚至连给这树枝的劲风刮到也不敢,惊得连忙闪到了后排。    以神官之尊,居然打不过一个被贬的凡人,这可太丢脸了!    这时,一名观战的神官突然远远惨叫一声,号道:“什么东西?!”    这一喊,其他神官也惊了:“怎么回事?!”    那神官似乎痛得厉害,捂脸弯腰道:“刚、刚才,有一团鬼火打中了我眼睛……是不是他搞的鬼?”    谢怜记起,这正是方才指着他鼻子喊他强盗的那名神官,气极反笑:“什么鬼火?你们要抢灵地直说就是了,用不着再污蔑我!”    他怒气勃发,出手更狠,一圈武神的刀枪剑戟给他手里一杆说粗不粗、说细不细的普通树枝噼里啪啦打掉了一地。突然,一人喊道:“抓住了!抓住了!你们看!”    谢怜身形微定,只见对面神官乱成一团,有人手里抓着什么东西,高高举起,道:“真的有鬼火,他在搞鬼!抓到证据了!”    谢怜定睛一看,那是果然一团幽幽燃烧的小小鬼火。他怒道:“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凭什么逮着一团鬼火就说我搞鬼?鬼火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它身上写了我的名字吗?!”    惨叫的那名神官捂着眼睛道:“普通的鬼火怎么会往我眼睛上扑?不是你指使的怎么会这样?”    谢怜斥道:“那我还说它也有可能只是这山上的游魂,无意间被你们吓得晕了头才撞上来的呢!这算什么证据?”    最先动手的那名武神一把夺过了那鬼火,道:“管它是谁指使的,这种害人的东西,打散了就是!”说着手上一用力,竟是要把那鬼火捏得魂飞魄散。见状,谢怜脱口道:“放开它!”    终归是不忍那游魂就这么被他们这场闹剧波及,他抢上前去与那武神缠斗起来。因意在夺魂,出手便收敛了些,二人正僵持着,后方几个神官却忽然喊道:“你来了?快来!来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儿!”    听起来像是有谁赶到了。众神官回过头去,都道:“你可算来了!”“等你好久了,快来帮忙!”    闻言,谢怜先是一惊,心道:“莫非是来了什么厉害的神官?”再转念一想:“管他来的是谁,如果也要来和我为难,再打上一场又如何!我谁都不怕!!!”    他现在满腹怨气,已经准备好了要大战一场。谁知,待到人群分开之后,那姗姗来迟之人走上前来,谢怜却完完全全地愣住了。    万万没想到,来人,竟是慕情!    慕情也显然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形下遇到谢怜,两人一打照面,皆是满面愕然。谢怜睁大了眼,把正在与他打斗的武神们都忘到了一边,嗫嚅着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说了几个字,他注意到了一件事,登时明白,闭上了嘴。    慕情现在穿的,不是他们一路逃亡时的陈旧黑衣了,而是下天庭的武神官服。    原先,风信和慕情作为谢怜的副手活动时,二人的能力就颇得赞赏,惹人注目。后来谢怜被贬,不少神官都惋惜风信和慕情也和他一起被贬下去了,还有暗暗来牵过线问他们要不要转到别的神官殿里去侍奉的。如果有神官出于欣赏,把慕情再提回下天庭去为己所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定就是这样了。而且,他现在应该混得不错,不然也不会和这群神官一起,成群结队地出来找洞天福地修炼。    谢怜还是凡人之身,慕情却已经回到下天庭了,此情此景,莫名讽刺。    那边,慕情好容易才定了神,疑道:“这是怎么回事?”    众神官纷纷抢着给他讲前因后果。谢怜远远站着,身体僵硬无比。    他注意到,他们并没有特地对慕情讲他打劫之事。这说明什么?    说明慕情也早就听说过这件事了。慕情也知道他去打劫了!!!    一滴又一滴的冷汗从谢怜头上滚滚落下,他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方才与他对峙的那名武神气喘吁吁地喊道:“他想一人抢占灵地、赶我们走,慕情快来帮忙!”    帮什么忙?    让慕情帮忙来一起打他吗?    谢怜气得头皮发麻,震惊不已。他好容易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怒道:“……你们,你们真是颠倒黑白,无耻至极!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明明没有!”    慕情就在旁边看着,他心里着急生气,又是一树枝又打了出去,那武神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又喊道:“慕情!你还愣着干什么!”    别的神官也跟着喊,慕情却始终神色迟疑,似乎不知该不该出手。谢怜听他们连连催促慕情跟他们一起围攻自己,心中狂怒:“慕情才不会跟你们一样,他是我朋友,他才不会帮你们!!!”    怒着怒着,他手下一用力,又打飞了一排兵刃。其余神官见他越战越勇,势头不对,忙道:“慕情!你就这么看着他乱来?!”    慕情脸上神情变幻莫测,上前一步,手指微抽,站在他身旁的神官催道:“别不动啊,帮忙啊!”    偏生在这时,又有人阴阳怪气地道:“慕情不想动,也可以理解,毕竟人家以前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侍从,就算太子殿下又打劫又抢灵地,也要顾念一下主仆旧情嘛。人家不去帮太子殿下的忙已经很给面子了,怎么还能指望他帮咱们的忙呢?”    这话听似在为他开脱,实则阴险至极,慕情额头颈间瞬间爬上了几丝青筋。    气氛微妙起来,谢怜觉察不对,道:“慕情……”    他只叫了个名字,下一刻,手上便陡然一轻,传来了什么东西被削断的声音。    谢怜一愣,低头看看,被削断的,是他唯一的“兵刃”,那根树枝;再抬头,对面的慕情手里,已经化出了一把长|刀。    此时此刻,那刀锋正指向谢怜。而手持刀锋之人冷冷地道:“……请你离开。”    “……”    谢怜手里握着半截树枝,看着慕情,良久,道:“我……不是真的想打劫。我也没有抢占灵地。是我先来的。”    “……”    慕情面无表情地重复道:“请你离开。”    谢怜看着他,迟疑片刻,道:“……你知道我没有说谎吧?”    问这一句的时候,他有些期盼,又有些害怕。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问了,转身走吧!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慕情还没回答,谢怜的身体突然向前一倾,整个人重重扑倒在了地上。    地是山路的泥地,坑坑洼洼,满是落石和碎叶。谢怜扑在地面上,顿时瞪大了眼,还有些不可置信。    不知道是哪个神官,趁他失神在背后推了他一把,让他在这么多双眼睛前面,摔的这样难看。    实在是太难看了。四面八方都是高低不一、铺天盖地的人声,谢怜都听在耳里,一双眼睛睁得极大,看着眼前黑乎乎的地面,又很慢很慢地抬头,看着站在他前面不远处的慕情。    慕情就站在那些神官中间,没看他,侧首望向一边,和所有其他人一样,也没有要伸手拉他起来的意思。    于是,谢怜明白了,没有人会拉他一把。    趴了好半晌,他慢慢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    众神官以为他还要发难,警惕万分,谢怜却没再对任何人动手,而是低头在地上找了一阵,找到王后给他收拾的小包裹,默默捡起,重新背在背上,转了个身,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步子越来越快。没过一会儿,谢怜便狂奔起来。    他憋着一口气,一路狂奔下山,一刻不歇。不知奔了多远,突然没留神脚下,又摔了一跤,那口气才带着一股血腥味吐了出来。    心慌意乱之中,他没想到要爬起来,只是坐在地上喘气。待到气息渐渐平缓,谢怜也没想到要站起来,反而就这么坐着发起了呆。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    谢怜略显迟缓地眨了一下眼,顺着这只手,缓缓抬头望去,居然又是慕情。    他站在谢怜身前,脸色微青,伸着一手,半晌,口气生硬地道:“你没事吧。”    谢怜呆呆看着他,没说话。    也许是被他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的不自在了,慕情避开了他的眼神。    但他的手还是伸着,道:“起来吧。”    可是,这手已经伸的迟了。    谢怜没有接他的手,也没有起来,还是直勾勾盯着他。    二人僵持许久,慕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正要收回手,谢怜却突然从地上抓了一把烂泥,“啪”的一声扔到了慕情身上。    慕情没想到他会干这种事,简直不知该说是粗鲁还是幼稚,胸口一下子炸开了一团脏兮兮的烂泥,脸也溅上了几点,错愕不已。少顷,怒气上涌,但被他强压了下去,低声道:“……我也是没有办法!”    他的确是没有办法。现在他和那些神官应该交情不错,如果就这么看着同僚被谢怜暴打,而他却不出手阻止,或者被人以为是站在谢怜这边的,他恐怕就不好过了。    谢怜仿佛不会说话了一般,只会抓着地上烂泥不断砸他。慕情挡了几下挡不住,怒道:“你疯了?!我说了我是没有办法,你去打劫不也是没有办法吗?!”    滚!滚!滚!    谢怜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字,然而他连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疯狂地抓起手边能抓住的一切东西砸过去。他也不在乎砸的是谁。终于,慕情被他砸得受不了了,铁青着脸拂袖而去。谢怜喘了几口粗气,瘫坐回去,又发起呆来。    他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天黑。    天黑之后,四周不知从哪里飘来许多磷火,幽幽飞舞。谢怜仿佛没看见一般,半点也提不起劲。    然而,那些磷火仿佛不甘心没被他注意到一般,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他身边。谢怜依旧不理。    直到磷火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的来临,总是伴随着巨大的不祥预感。谢怜觉察到了什么,缓缓抬头。    十步之外,一个白衣人影站在无数飘浮的磷火之中,脸上半张面具正在森然微笑。    他和和气气地道:“你好啊,太子殿下。”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