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67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一身白衣气度不凡的少年,被三五个地痞流氓团团围住,在他身后还有个摔倒在地的少女,气氛剑拔弩张。    “臭小子,你是要管我们哥几个的闲事了?”    少年弯弯唇角,转头对那个摔伤的女人说,“姑娘不用怕,我一会儿带你去医馆。”    见他不仅不搭理自己,还敢口出狂言,领头的登徒子瞬间恼羞成怒,暗示弟兄们动手。    站在少年身后的瘦弱男子率先出手劈向他的后颈,可少年像是身后长了双眼睛,微微侧了侧身,顺势揪住对方的手指向后翻折,让那流氓险些跪下去。    这还不算完,他左手向后翻折对方手指时,曲起右手双指成弯钩状快速戳向对方双眼,对方下意识的抬手阻挡,他却想早就猜到一般,抬腿踹上对方的腹部。    砰地一声,那个人飞了出去,趁着众人发愣的时候,他转身握住面前的拳头,俯身弯腰滑行,一下子就到了对方身后,咔的一声,骨头的像是断掉了一样,她又从对方身后狠狠的来了一脚。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几个登徒子在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被踹了出去,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少年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快步走到女子身边,温柔的扶起对方,正要开口询问对方情况,却听见人群的爆发出一声“好”。    “卡,刚才是谁喊的好,给我站出来!”    扶着欧阳姗姗男扮女装的许黎,也想大声问一句:哪个王八蛋喊的好?只差一句台词,这场戏就结束了,到底是谁!    场边的群演、工作人员,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低下头,刚才他们都在心里为许黎的动作叫好,流畅、优美,没有一丝混乱,群演摔下去的时候也不像是假的,这会儿他们还没站起来。    找不到罪魁祸首,导演气得差点把椅子踹翻,“服装道具准备,给演员补个妆,再来一条!”    闻言,许黎的表情瞬间垮了,打戏看上去很帅,实际上很累,而且刚才她好像真的把群演的手扭伤了。    “你…你们几个还好吧,刚才出手有点重,非常抱歉。今天结束之后大家去医院看一下,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报销。”    因为抱着要一条过的心,所以她把每个动作做到极致,完全忘记是在片场,是在拍戏。    这边许黎忙着给几位群演赔礼道歉,那边导演揪住偷偷溜走的武术指导。    “刚才那声好是不是你喊的!你当老子听不出来是不是?”    偏瘦的武术指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情难自禁啊,我至少五年没看见过这么利落、漂亮的打戏,群演好像真的受伤了。”    说着,他一把甩开导演揪住自己衣领的手,笑得像个老谋深算的狐狸。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刚才可以继续拍,你为什么非要重新来一条,不就是想看她再打一遍。”    对上老搭档那副“你别想糊弄我”的眼神,导演傲娇的吹了吹胡子,哼了一声后一屁股坐下去,看着还杵在旁边不肯走的搭档,他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不是说群演受伤了吗?还不抓紧时间去找新人,给他们讲讲动作。”    听说要重来,除了许黎和欧阳姗姗之外,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她们一个因为累,一个是因为嫌麻烦,但是导演已经发话,也不能不拍。    坐在椅子上的许黎,一边吹着小风扇,一边喝冰水来降温。    “淼淼,你去看看那几个群演,把他们的名字记一下,每人先给二百块,让他们去附近的诊所或者医院看一看,等明天来了给他们报销医药费和误工费。”    人是自己打的,虽说是为了剧情需要,但许黎还是良心不安,影视基地的群演是按天拿钱,受伤就意味着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来源。    “好,我去看看。”    第二条开拍前,许黎先给几位新群演赔礼道歉。    “我一会儿出手会有些重,希望大家能多多体谅,咱们争取一次过,把伤害降到最低,好吗?”    没想到作为主演的许黎,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一群人瞬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头表示支持。    “我们保证不给许小姐拖后腿,等会儿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手下留情。”    “谢谢大家的配合,如果不小心伤到你们,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会全权负责。”    一听这话,大家心里虽然感激涕零,可面上都表示拒绝。    “不用,我们皮糙肉厚没事的。”    作为常年在影视基地讨生活的人,他们也会关注娱乐圈的动向,知道许黎之前有多惨,也知道她现在有多红。虽然不指望得到她的提携,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    一场完美的表演要靠所有演员共同努力,在大家的配合下,许黎这一场的动作比之前还要帅气潇洒,要不是理智尚在,导演差点就让她再来一条。    “拍了这么多年戏,还真没见有几个人能把打戏一条过的。”    对于导演的话,武术指导深以为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天分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到他说的要领,并且融会贯通以超完美的状态演绎出来。    “她要是早生十年,一定是最好的武打女星,只不过现在的市场……唉,不提也罢。”    难得见到老搭档这么惆怅,摸着下巴的导演,看见监控器里正在和几个群演讲话的许黎,突然灵光一闪。    “现在也缺,只要给她找对剧本,她一定能飞出去。”    演员行业良莠不齐,真正有演技的人不多,许黎的演技不算最好,可打戏完全没得说,刀马旦虽然辛苦,发展前景却不容小觑。    “现在有几个女演员愿意吃这份苦?算了,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一个武术指导,过几年就退休回家带孙子了。”    ***    上午没拍几场戏,许黎就累得说不出话,衣服又厚又重,而且不透气,今天的气温又是本周新高,简直要人命。    “淼淼,还有没有冰块,我想抱着冰块!”    “你还是去车里吹空调吧。”    “不行,我一去车里就不想下来,等会还有戏呢。”    一想到等下要和王一洋飙戏,许黎就觉得头疼,面对那个渣男,她还得装出少女心动的感觉,果然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接下去的戏,是许黎带着救下的白莲花,跑到表哥家中求助,因为她是偷偷出府,不能冒然带人回家,只能先把无依无靠的白灵儿藏到上官家,从此便开启了农夫救蛇的副本。    因为关系尴尬,许黎和王一洋私底下别说对台词,连话都没说过,休息区也是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    “如果我等会儿发挥不好,导演是不是会骂人?”    闻言,淼淼下意识的抬头望着坐在监控器后面的大胡子导演,心里直发憷。    “应该…会!刚才那场戏不知道谁喊了个好,气得导演直接喊重拍,按道理说接着拍后期剪辑就没问题的,我估计他现在心情肯定不好,你一会儿千万别掉链子。”    在淼淼看来,许黎在风口浪尖的时候还有戏拍,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如果传出不敬业、演技差的名号,以后再想翻身就是难上加难。    “好吧,我明白了。来,咱们俩对一下戏,你演上官彦。”    不想去王一洋那里自讨苦吃,因为人家正和欧阳姗姗打得火热,许黎只能找淼淼将就一下。    开拍前,导演拿着大喇叭吼道。    “许黎,你一会儿从这个正门跑进来,动作快一点,因为你再不回去,你的丫鬟就要受罚了,明白吗?白灵儿你的面部表情掌握好,你才受到惊吓,来到陌生的地方,不能表现的太从容。”    因为是新演员,导演怕耽误时间,只好提前划重点。    不过,大家的关注点都是:为什么导演记得许黎的名字,却没记住女一号的名字?    砰地一声,大门被拉开,满头大汗的唐娇娇推开碍事的小厮,不由分说拽着白灵儿往前跑,脸上有对见到表哥的期待和欢喜,也有害怕回家晚了挨训的紧张。    小厮在后面一路追赶,追到少爷的院子,看着跑进来的几个人,他的目光不知不觉的看向这个陌生又惹人怜惜的女人。    而唐娇娇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只顾着的和表哥撒娇,央求对方把人收下。    “卡,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是死人吗?眼睛动一下!”    导演这一声吼,让所有人僵在原地。    “白灵儿,我刚才怎么和你说的,就算你对他一见钟情,也不要直勾勾的盯着一个陌生男人,别忘了你们是第一次见面!矜持、矜持懂吗!还有上官彦,你的台词呢,台词呢!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许黎!”    听到导演叫自己,她真是娇躯一颤,生怕被骂的狗血淋头,却见导演像是喊累了一样,慢慢的坐回去,声音也弱了几分。    “许黎演得不错,继续保持。”    话都说到了这一步,就说明合同的事已经十拿九稳,所以许黎也能做出不好合作的态度。    “您说,如果我能做到,一定会做。”    “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希望这首曲子由您亲自弹,我们进行录音和入库,以及后期的宣传。”    “我弹?”    “对,这是我们蒋总的意思,因为您才是这首曲子的创作者,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你弹的更好的人。”    闻言,许黎掀起眼帘看向对面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却被那张熟悉的脸吓得呼吸一窒,她还是做不到心平气和的面对他。    和经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许黎心里有了答案,她本来是想卖掉曲谱就走人,至于后期谁来弹,和她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就再弹一次吧,什么时候,今天吗?”    俗话说得好:和什么过不去,都不能和钱过不去。但是,今天之后,她就不想再来这家公司,再见到那张脸。    见她这么爽快,对面的人除了蒋钺之后,都惊喜的坐直了身子,大家用眼神交流一番后,周浩推开椅子站起来,必敬必恭的走到许黎身边,准备帮她抱琴,却被她用手止住了。    “我自己来就好,你带路吧。”    周浩面上一怔,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本以为许黎是嫌弃他,却看见她自己把琴抱了起来,没打算交给别人。    去录音棚的路上,许黎差点被冲出来的粉丝扑倒。    “老王,把今天不安心工作的人都记下来,这个月集体扣工资!”    男人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硬,看着急忙退回位置上的员工,许黎抱着琴的手紧了紧,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这个男人的脾气都如出一辙。    “你跟我来!”    话音未落,大手捏住她纤细的胳膊,像是拽小孩儿似的把许黎拖着往前走,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她差点把琴砸到蒋钺脸上。    “是我们这边考虑不周,没有做好安保措施吓到了你,非常抱歉。”    这句不走心的道歉,让她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所有人给她的惊吓加起来,还比不上他一个人,到底是谁吓到了谁啊!    进了电梯他才松手,许黎急忙抱着琴闪到一边,那副避之不及的模样,着实让蒋钺心里不爽,刚才他在会议室的时候就很想问一句。    “我以前…得罪过你吗?”    他们刚进电梯,门就合上了,听了蒋钺的问题,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监控器,压下心头的不甘和怨恨,故作镇定的摇头。    “第一次见。”    “是嘛,我还以为你是我哪个前女友整容之后特地回来报复我。”    听了这话,她都不知道该谢谢他夸自己长得好看,还是该鄙视他膨胀到快要爆炸的自信心。    “蒋先生…爱情经历很丰富嘛。”    她是声音不冷不淡,倒是让他难以分辨这是在夸他,还在骂他。    电梯门一开,他先一步出去,许黎跟上去,这层楼比之前的楼层要清净许多,楼道里没有闲散人员,也没有那么乱耳的聊天声。    “这里就是了,你先坐一下,诶,你的经纪人呢?”    看着转圈找人的蒋钺,许黎不知道该不该翻白眼,刚才他拽着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把那群人甩在后面,一进电梯就按楼层,她开始确定这个人不是独孤晔,只是长得像而已。    “你这把琴…有些年头了吧?”    “蒋先生,您一个大忙人,没必要和我一起在这里等,去忙工作吧。”    像是没听出来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蒋钺抽出椅子在她对面坐下,单手放在圆桌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许黎,像是要在她脸上盯出一朵花来。    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过去,许黎的背上全是冷汗,她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不能动手打人。虽然他不是独孤晔,但他的脸真的会让她分不清现实和回忆。    在她快暴走的时候,门终于开了,那群姗姗来迟的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看见坐在一张桌子上含情脉脉的两个人后,大家都愣了一下,犹豫要不要退出去。    “赵总监,我们什么时候能开始录音,我下午还有别的安排。”    “现在就可以,我已经让人去帮许老师取桌子了,您稍等一下。”    自从许黎用一首名不见经传的曲子让所有人出了一身冷汗之后,公司的几个人对她也多了几分钦佩,称呼也从许小姐一跃成为许老师。    “那我现在能进录音棚吗?”    “可以可以,我先带您进去熟悉一下,给您讲讲注意事项。”    如释重负的许黎跟着对方往里走,录音棚里的设备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原主经常接触这些,她却是第一次见。    “等会儿您就坐在这里,这是……”    听着话的时候,许黎抽空看了眼外间,发现那张讨人厌的脸已经不在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一会儿,还是按照在会议室的那样弹,需不需要做什么改动?”    “不用,您刚才弹的已经堪称完美,按照刚才的发挥就好了。”    听他这么说,许黎放心多了,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录音棚里就剩下她一人时,许黎撩起裙边优雅的坐在凳子上,抬起手时刻准备拨弦。    她在录音棚里专心弹琴,外面的人也是听得如痴如醉,用周浩的话来说这是他经历过的最顺利的录音,没有重来、没有瑕疵、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完美。    唯一不好的是,当曲子转到后一段,大家都感觉胸口闷得慌,那些苍凉而又热血的画卷再一次浮上心头,仿佛他们也曾到达过战场,拿起手中的武器保家卫国。    当尾音消散,所有人又一次起身集体鼓掌,看着正在莫名慷慨激昂的几个人,许黎有种水军出没的感觉,这些人眼圈都红了,太夸张了。    把琴装回盒子里,许黎就准备走人,之后的事都懒得参与。    “合同的事交给你了,我和淼淼先回去,手有点累了。”    弹琴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现在放松下来,她就感觉右手腕有些不舒服。    周伟彦也担心许黎的怪脾气留在这里会碍事,急忙对淼淼吩咐道。    “带她回去,司机在楼下等着。”    淼淼点点头,抱着琴走到许黎身边,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电梯走。    “黎黎姐,你说今天的版权会有多少钱?”    “不知道,忘了问。”    她今天来这里,只是不想让许云心觉得自己消极怠工,毕竟她那天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挣钱给母亲大人养老,总不能一个月都没到就啪啪打脸。    “昨天周大哥说…直接把曲子送给人家,是真的吗?”    周伟彦想用一首古曲打通和蒋钺甚至是蒋家的关系,不仅许黎没同意,连她妈妈也直接反对。    “他只是说说,蒋家的交情哪有那么好挣,人家也不缺一首曲子的版权费,我妈说得对,只有同一阶级的人才有交情可言,我连那个圈子的边儿都没够到。”    两个人进了电梯,许黎忍不住想起之前蒋钺的话,“你是不是我哪个前女友整容之后回来报复我?”    “淼淼,蒋钺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听到这个名字,无精打采的人突然眼冒金光,“你对他感兴趣啊,我跟你说他真的超厉害,小学二年级开始就一直……”    看着滔滔不绝的淼淼,许黎后悔刚才多嘴一问,虽然这小丫头知道的比百度百科还多,但她真的好吵。    两个人走出电梯,还没到大门口,一群记者蜂拥而上,把她们两个弱女子团团围住,闪光灯晃得人眼疼。    “许黎,弹琴的人真的是你吗?”    “听说你很长时间没有参加商业活动,今天怎么会来天成大厦?”    “刚才有人看见你和蒋钺先生牵手的画面,请问你们是在交往吗?”    “请问你和蒋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之前和王一洋真的只是炒作吗?”    晕倒后许黎差点又被送进医院,听见淼淼焦急的声音,她一口咬住舌尖,钻心的痛觉瞬间奔向全身,眼泪差点飞出去。    “我…我没事,只是有点虚,你扶我上楼吧。”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