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沧月-《夏日的白花》-正文正文 第11节    “叮。”    指示灯定格在“27”这个数字上,然后电梯门打开。    他走了出去,不知为何,觉得皮靴踏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分外的刺耳。    然而,他听到了人声沸腾――在这个只有正副两位主管办公的楼层里,在平日本来不该有超过二十分贝的声音。    “恭喜,恭喜!”    “真是没有想到啊,主管您这么快就好事临近了!”    “飞黄腾达了以后,可不要忘记我们这些旧日同事啊!”    “…………”    推开副主管办公室门的一刹那,更加喧嚣的声音扑面而来,在平日冷清空荡的房间里,居然云集了几十个GEAR机构中同事,在那里大声的说笑着什么,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精致的、扎着缎带的信封。    雪妮坐在椅子里,对周围的人微笑着,不时回答几句寒暄――向来讨厌喧嚣杂乱的她似乎对于眼前的情形反而高兴的很,眼睛里的波光映着金发,灿烂夺目。    那一夜以后,陆沙还是第一次再看见她。    她是非常美丽的,即使是如今一身刻板制服的打扮。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们都看见了他,然后她也看向他,微微笑了起来:“你终于来了啊?喏,给你的――”她在人群的簇拥中对他伸过手来,手指间夹着一个相同的信封。    精致的、扎着缎带的信封。    “这是?”陆沙一直看着她,下意识的伸手接过信封。    雪妮坐在电脑前,抬头看他,手指上缠绕着金发,微笑不语,眼神却是莫测的。旁边的同事里有人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    “陆沙,你太闭塞了吧?这是雪妮主管的结婚喜贴啊!你以为她请假一周是去干嘛了?”    “真是有本事的女子,不声不响的,就嫁到了金龟婿呢!”    “呵呵,是啊――据说新郎亚当?贝克是国务卿大人的爱子吧?贝克国务卿可是当今政坛上No.1的权力人物……总统都不过是形式上的最高元首而已!”    金发的女子微微笑着,听着周围的人夸奖她未来的夫婿,然后看见刚刚递过去的信封、从男子的指间滑落。她不做声的弯下腰去,从地上重新捡起来,放到陆沙手上:“陆沙,这是我第一次送你礼物呢,无论如何请收好……呵呵,希望到时候大家赏光来观礼。”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力握紧了信封,彷佛生怕它再一次从手指间滑落。    “陆沙教官?你不恭喜主管吗?”旁边有好事的同僚问,同时讨好的看向将来要攀向权力顶峰的女上司,“你可一直是她的左右手啊。”    然而他依然沉默。思维仿佛被封闭了,连一个词都无法从大脑中提取出来。    “呵呵,不用了,陆沙他早就恭喜过我了――就÷在订下婚事的当晚,就说过‘恭喜你’了。”蓦然,雪妮?爱歌笑了起来,为他解了围,“可不像你们那么消息不灵通呢!”    每个人都在微笑,都在说话――在他听来,这些纷繁的议论和对话都仿佛远得如同从天的那一边传来,恍惚如梦。又是闲聊了片刻,雪妮开始收拢桌子上散放的请贴和文书,做出了开始办公的势头。看见主管无声的暗示,周围的同僚也渐渐开始散开,纷纷道着喜,退了出去。    空旷的办公室里,又重新变得安静地出奇――犹如十年来的每一日。    摒退了闲杂人后,雪妮将还没有来得及发出的请贴整理好,对一旁的助手道:“陆沙,帮我整理一下过去所有的资料――我马上就要调职、去出任贝克内阁的财经部次长。我想在我离开GEAR机构前,好好整理所有的资料,留给下一个接任者。”    在宣布永远离开的消息时,她的声音干练而甜蜜,一如十年来的每一日。    “好。”黑发的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将请贴收入怀中,走过去在电脑分机前坐下,熟练的开始点击进入的界面,波澜不惊的回答――有如十年来的每一日。虽然是戴了防护手套,然而手指依然是敏捷而准确的敲打着键盘,进入了数据区。    “呵呵……果然没料错,你的反应是这样――依然是没有表情。”看着他,雪妮?爱歌却微微笑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将手放在他肩上,在他耳边俯下身来,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跳跃的数据,轻笑,“不问为什么吗?”    陆沙没有回答,数据以眼花缭乱的速度从屏幕上刷下,映的男子深蓝色的眸子明灭不定。    “因为你是螺子呀……”带着甜蜜的笑意,雪妮的手滑落,停在他右肩上,手指微微用力,“这里、就在这里――有你本来的身份呢。”    “佳立普?哈马。No.66。”    手指下的肌肤仿佛忽然间燃烧,陆沙敲击键盘的手停了下来。然而,深蓝色的眸子看着电脑屏幕,还是沉默。    “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你是复苏者――然而,对于在我之上的人物,你的档案是不能被隐瞒的……陆沙啊,你永远都不能走出GEAR一步,永远都只能是一个螺子。”美丽的女子俯下身在他耳边淡淡的笑着,手指隔着衣服描画着烙印,眼睛里却是漠然冰冷的光芒――    “而我是天生就要向上攀登的……我想到权力的顶峰去,然后,按我想做的、去改变这个世界。这样的路,身为螺子的你又怎能陪我走下去?有实力的人才能和我并肩走啊。”    “也幸亏你是螺子……不然,那一夜的事情,怎么和贝克家族交代?果然酒后乱性,以后进入内阁,必须戒酒了呢。”    她手上那个金属手环,不时的触碰着他的脸颊,冰冷得让人一惊――酒后乱性?原来,只是如此简单么?他深蓝色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无声的冷笑,随即湮灭。    “不过,就算我走了,你在GEAR机构里面还是能继续保持现在的地位,总比那些螺子好多了――陆沙,你还是应该感谢我的呢!”雪妮?爱歌浅浅笑着,在直起身子前,伸手按了一下他的口袋,那里,装着那张精致华丽的请贴:“好好保留着,到时候还请来赏脸观礼吧~”    她站了起来,轻盈的回身,长长的金发拂过他的脸,走了出去。    不停跳动着数字的电脑屏幕上,映着深蓝色的眼睛,许久许久,手指忽然在键盘上敲击出了急促的声音,滑落的数字串嘎然而止。    “唰”。尖利的啸声中,训练的示范中失去控制的超能波被狠狠反弹了回来,划伤了指导者的额头,血顺着发际流下来。    No.333吃惊的看过来,而陆沙只是默默地将脱下的防护手套重新戴上,抹了一下额头的血,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闭目休息,脸色有些反常的苍白。    雪妮主管回来以后的这几日,虽然他一如往日在沉默的工作,然而即使是单细胞生物的No.333也已经感觉出了教官的细微变化,只是这个银发的少年不知道从何问起。    “陆沙……你怎么了?”No.333靠着教官坐下,担忧的看他。陆沙睁开眼睛看了少年一眼,深蓝色的眸中忽然有微微的笑意――这些孩子,将来都会成为和他一样的螺子,成为庞大的杀人机器上的一环,被抹煞所有感情和尊严,冰冷的运行到死。    不会被人所爱,也不会再去爱别人,宛如一堆冰冷的死灰。    “想去看你妹妹么?”看着旁边银发的孩子,他忽然用念力将这句话传到了No.333脑海中――在中央电脑的监视下,任何言行都会被记录在案。    少年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如同闪电般的一把拉住了教官,张了张嘴,最后硬生生忍了下去,换为用念力在脑海中直接发问:“陆沙!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W区的地下5层,一号入口向北,5066房间。”不动声色的,在脑中回答着,黑发的指导者站起来,拉开了门,“这是钥匙……拿着。”    冰冷的钥匙跌落在手心里,No.333用力握紧,转头就走。忽然,银发的少年又站住了脚,回头拦住了正要走开的教官,急切用念力发问:“不可能……雪妮总管不可能现在就同意我去见妹妹的!这把钥匙是复制品?!――陆沙!你是不是在违反规定――”    “这是我答应过你的……”没有否认自己行为的不正当,黑发的男子只是淡淡回答。    银发的少年呆住了,忽然激动的叫了起来:“可是…可是你这么做会被处分掉的啊!”    “真罗嗦……你不是说如果知道妹妹在哪里,就立刻用瞬间移动跑过去的么?磨蹭什么?”一手插在衣袋内,陆沙淡漠的笑着,拍拍No.333的肩膀,走了开去,忽然站住脚,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当年No.205的能力,其实只是与你相若――他能打倒我,是因为他带着要保护的人而已。”    “保重,螺子。”    话音方落,陆沙已经从走廊上消失了,那是瞬间的移动。    银发的少年呆立了半晌,手指用力的似乎要将那把钥匙握断,对着教官消失的方向看了许久,忽然一跺脚,转身冲出几步,立刻也消失了。上一页《夏日的白花》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8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