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王度庐-《卧虎藏龙》-正文正文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    在这一阵风沙之中,劫骑之下,小姐玉娇龙忽然失踪。其实,这时众盗正在纷纷逃窜,那位小姐头上蒙着白罗巾,身穿银红色绸袄,水蓝色的绸裤,她抢了贼人的一匹高头大马火焰驹,手持“断月”宝剑,正在这莽莽的沙漠之上追杀贼人。    这些贼人本都是巨盗半天云的手下,个个骠悍绝伦。他们在风沙之中,就像鱼鳖在海里一般,翻腾跳跃,马快刀长。然而这五十多个人,竟敌不住小姐一人,被玉娇龙杀得这个才起来,那个又落马,有的连人带马被一齐斩伤,有的就自己滚下马去,藏在沙堆里面才算逃命。只见马群飞奔,人声鼎沸,铁刃相击,血沙交溅。玉娇龙的剑法精奇,骑术又好,宝剑更利,无论多么凶悍的贼人,三四合之下,必要被她刺死。所以贼人全都惊慌,如小鬼遇见了天神,如狐兔逢到了狮虎,个个狂喊着:“快逃!快逃!这婆娘厉害,快逃!”他们连玉娇龙的模样都顾不得看,只是催马逃窜。    一霎时众贼都奔散了,风沙也渐停,玉小姐这才收住了马,喘吁了几下。她四下一看,只见大漠荒凉,除了地下的黑沙,什么东西也看不见,自己的母亲和那些差官营兵、车辆人马,也不知失散在哪里了。玉小姐怔了一旺,又笑了,她对于母亲等人很是放心,因为知有高云雁他们保护着,不致有何舛错,于是便收了宝剑,依然纵马前行。    玉娇龙将缰松了手,揪下了头上蒙着的罗巾,将一条长长的发辫打开,改编成了两条辫子,都垂在胸前,然后又将白罗巾在头上罩好,再抄起缰来向下款款行走。她心中想:听说哈萨克的女子和蒙古姑娘,全都头梳着两条小辫,自由自在地行走于沙漠,游猎于草原,现在我也这样打扮,有谁能认识我?我为什么不趁着这时到各处去玩玩,试试我十载刻苦学来的武艺呢?于是她就高高兴兴地向下走去。    只是她不知方向,并且四面都是荒沙,看不见人烟和城市,走了多时.她口也渴了,马也累了.她这才有些着急。驻马思索了一下,觉得若在这里耽搁,只有越来越饿,越来越渴,人马必将困死在此地,所以她一狠心,用剑柄捶马,这匹马就踏黄沙,颠扑着紧紧地去走。    行了不知有多久,忽见眼前有一群沙鸡扑喇喇地飞起,这种沙鸡可能是这沙漠中的惟一鸟类了,玉娇龙看着很觉可喜,竞忘了自己的饥渴。她催马又走,可是坐下的马实在是无力了,一颠一颠地,怎么打,怎么吆喝,也是走不快了。    又走了多时,天色已渐渐地黑了,这时忽然看见面前有一座高山,山上仿佛还有树木,玉娇龙顿然大喜,心说:山上既然有树木,可见必有水源,必有人家,我快赶去看看。于是她又连连策马。这匹马也仿佛望见了远处的绿色,就振起来一些精神和力气,四蹄加快,紧紧前行。少时觉得地势渐渐平坦,微风吹来,带来些草原的香气,原来玉娇龙的人马已经离开了沙漠,到了草原,可是天色已然昏黑了。    走了一会儿,玉娇龙就下了马,放马在地上去啃青草,她自己也就坐在地下,摸索着揪了两棵草,放在鼻前嗅了嗅。她仰面去看,见天空星月已出,那钩残月,洒下来淡淡的光华,如水一般。马在旁边使力地蹴着地,并且仰起首来长嘶,不料这匹马一叫唤,就听远处也有马嘶之声相应合。玉娇龙不禁吃了一惊,心说:不好!说不定前面的那座山就是贼穴!于是她立起身来,侧耳静听,就听那马嘶之声,果然很是杂乱.而且确实是由那山的方向传来的。玉娇龙又暗暗地冷笑,心说:也好.我索性到贼穴之中去看一看。如果这山上的贼首正是什么半天云,那我倒要跟他较量较量,将他除掉!当下她又上了马,仍以剑柄击马,向着那山走去。    此时辽阔的草原之上,铺着淡淡的月光。蹄声款款,向前行走了多时.就来到了山脚之下,玉娇龙便小心地策马上了山。座下的马蹬着炻,玉娇龙用剑斩着道旁的榛莽,向山上走了很高,却没有遇见一个盗贼,也没看见一座房屋,只见风吹树木,月照山岩,景况十分清寂。    正在走着,忽听隐约有歌声随风飘来,玉娇龙十分诧异,就下了马.一手提剑,一手牵马,慢慢地向前去走,同时留心地听那歌声。只觉歌声越来越清楚,渐渐地可以分辨得出字句来了,唱的却是:    天地冥冥降闵凶,我家兄妹太飘零,    父遭不测母仰药,扶孤仗义赖同宗。    我家家世出四知,惟我兄妹不相知,    我名曰虎弟曰豹……    音调十分地凄凉,但是却很为激昂浑厚,是一男子的声音。玉娇龙不禁惊讶着暗想:奇怪!难道这里还住着什么隐士、诗人吗?她一时好事心胜,遂又上了马往上走去。    她座下的马似乎是来到了熟悉的地方了,连蹿带跳地就上了山岭,玉娇龙向下一望,就见下面是一片平谷,有几处灯光如晨星一般地闪烁,其余却看不大清楚了。此时听那歌声愈为真切,末尾一句好像是什么:廿年之后若相见,切报恩仇莫再迟!    玉娇龙将马向下去赶,因山势陡峭,马不敢向下走,就不住地向后退,并扬首长嘶。玉娇龙下了马,又连连用剑柄敲打马胯,马就更嘶叫得厉害。这时谷中也群马齐鸣,人声鼎沸,摇动起来许多火把。玉娇龙就用脚将一块大石头踢得滚下山坡,她手执宝剑,高声向下面喊问道:    “你们都不许上来!先在下面回答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话才说出,只见下面有冷箭嗖嗖地向上射来。    玉娇龙疾忙以宝剑纷纷拨落。她就弃了马向下跑去,一霎时下了山岭。只见谷中有许多人向她扑来,玉娇龙就手挥宝剑,威吓着说:    “你们谁进前来谁就死!”众贼拿火把朝她一照,其中就有人说:    “啊呀!    就是她!白天杀死咱们许多弟兄的就是她!”当时众贼谁肯听她的话.就刀枪棍棒一拥上前。玉娇龙疾挥宝剑,横杀直扫,刀剑锵锵地紧响.众贼纷纷地后退。玉娇龙急转纤躯,且战且走。    这时,忽听群贼中有人像狮子一般地猛吼、高呼,立时贼人都止住了手。就见有几个人上前来,向玉娇龙问道:    “你姓什么?白天在沙地帮助那群官车与我们作对的是你不是?现在你到我们这山上来做什么?”    玉娇龙喘了喘气,说:    “不错!白天与你们争斗的,那就是我。你们这伙强盗,平日不知在沙漠中做了多少恶事,我现在来,就是要见见你们的盗首半天云。”有个强盗说:    “你先通下姓名,你是谁的老婆?谁家的女儿?”玉娇龙把宝剑一挥,说:    “休要多问!我只要见半天云!”有个强盗就说:“你且等一等!”    当下玉娇龙便在此执剑站立。许多盗贼把她团团围住,都把兵刃向她比着,并以惊惧的目光来看她,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近前来侵犯她。待了一会儿。就见有人来说:    “我们寨主请你去见!”玉娇龙点点头,遂手挺宝剑,在群贼的拥围之下,向前走去。    十几支明亮的火把将她送人了一间大草房内,这草房中就坐着一个盗首。原来这盗首似乎正在卧病,他躺在一把椅子上,椅上蒙着一张黑熊皮,前面的一张桌子上摆着酒肉,旁边有两个妇人侍候着。两个妇人都长得很丑陋。似是掠来的村妇。这盗首赤着胳臂,左臂上搭着一块青布,脸是侧着,他的头发很长,模样看不大清楚,黑胡子乱生在腮下,很是狰狞。    这盗首一见玉娇龙进来,顿然吃了一惊,因为在火光下她真是艳丽极了。玉小姐是头笼罗巾,肩垂双辫,红衣蓝裤,纤躯傲立,秀目逼人。盗首看了她一眼,赶紧又转过脸去,似乎是有点害羞的样子。他叫身旁的妇人替他披上了一件青绸衣服,就问说:    “你撞到我这山上来要见我,是有什么事?”    玉娇龙说:    “你就是半天云吗?”    盗首点了点头说:    “不错!莫非你认得我?”    玉娇龙说:    “我虽不认得你,可是我知道你是新疆省有名的大盗,沙漠中本来就难走,自从有了你们这一伙贼人,客商更无法行走了。我今天在沙漠中既然遇见了你们,就想将你们剪除,所以我追到此地,劝你们赶快改过向善,我还可以饶你们的性命。不然,我今天就要将你们完全歼除!”    盗首半天云听了这话,却不由噗哧一笑,说:    “好厉害!我来到新疆一年多了.还没料到新疆会有这么厉害的女子!可惜现在我有点儿病,今天白日我没出马,不然在刮大风的时候,我倒要会会你这女中豪杰。你既然来了,咱们的话就好说,我先问你姓什么?是哪里的人氏?”    玉娇龙瞪目说:    “你问我的姓名做什么?你若肯改过,你立时就将贼众遣散,赶快走开,不然你就提防我的宝剑!”    半天云又一笑,说:    “事情哪能那么容易?至少你也得先通出姓名,说出你是哪里的人,我才能跟你商量。”玉娇龙说:    “我姓龙!”半天云问道:    “不是河南人?”玉娇龙诧异了一下,说:    “我连河南都没去过。我就生在沙漠,长在新疆,从幼习得武艺,专来行侠仗义!”    半天云冷笑道:    “这么说,是老天给我送来了一位标致婆娘。来吧!咱们且较量几合,我若败在了你的手中,我们就依着你的话,洗手不干这事了;你若败在我手里,那你可也休想走,你就做我半天云的婆    ‘娘吧!”说时一跃而起。    他随手从桌下亮出来一口朴刀,    “刷”地一抖,旁边两个妇人吓得全蹲在桌下了。玉娇龙也将剑一挥,忿忿地说:    “来!”半天云却用刀尖向他手下的人一挥,他手下的那些强盗就全都退出屋去。半天云裸露着半臂,耸身上前,朴刀嗖的一声削下。玉娇龙疾忙躲闪,以剑相迎。    这半天云体健如虎,须发鬟鬃,样子极为凶恶,他手持朴刀直扑向玉娇龙,玉娇龙却纤腰轻转,秀剑斜掠。来往三四回合,半天云便闯出户外,玉娇龙也耸身追了出去。此时山谷中群盗密布,火光烛天,但是半天云吩咐他手下人都不许近前,他只独自与玉娇龙争斗。他刀如凤翅,掠动如飞,而玉小姐剑若腾蛇,也不肯稍让,二人越杀越紧。旁边的众贼人也齐都喊起来,为他们的寨主助威。玉娇龙却剑法镇定,一点儿也不紊乱,与半天云相战三十余合,她的剑法越熟,剑逼得半天云越紧。可是半天云的武艺也颇不寻常,玉娇龙的宝剑刺来,他总能即时抵挡,毫不费思索。    二人又杀了十余合,玉娇龙的剑法就变了,她的娇躯随着剑势翻转如飞。一口青锋忽而如冲天直木,忽而如探海蛟龙,忽而如白鹤起舞,忽而如燕子掠波。此时众贼也顾不得喊了,个个都看得两眼发直。突然.半天云把刀一横,当啷一声架住了玉娇龙的宝剑,他退后几步,连连摆着手说:    “不要战了!我已佩服你的剑法高强了!”    玉娇龙见他认输了,便也收住了剑势,喘了喘气。只见那半天云借着火光不住地打量自己,旁边的众贼还要一拥上前,全都被半天云给摆手拦住。玉娇龙遂高声说道:    “你既认败了,你就赶紧把你的贼众解散,别等着我一个一个用剑来杀!”    那半天云却提刀冷笑着说:    “龙姑娘你也不可太气傲了!我今天敌不过你,并非是我的刀法不精,却是因我身上有病,还没好。你的剑法我已看出来了,你学的是正宗武当派,可是,假若我没病,拼出死力来跟你较量,还不晓得是谁生谁死!”玉娇龙便嘿嘿一声冷笑。半天云又摆手说:    “你不要冷笑,今天我若不是好汉子,指挥我手下的人将你拿住,也不费事!”    玉娇龙举剑高喝道:“好!你们上手来!”    半天云说:    “赖汉子才做那事,我半天云绝不倚仗人多,欺压你一个女子。刚才我已然说了,你若胜了我,我们就洗手不干这绿林行当。现在就算是你胜了,我半天云明日就拆了这几间房子,离开这座山,叫我手下的弟兄们也各自走开,永远不在新疆地面打搅。可是,咱们是后会有期,多则一年,少则半载,还得痛痛快快决个胜败高低,现在就请你留下大名!”    玉娇龙说:“我叫龙锦春!”    半天云点头说:    “好,龙小姐,我今天记住了你的大名。不知小姐还要什么东西不要?马匹、银两,只要小姐说出来,我都可以相送!”    玉娇龙想了想,就说:    “我要一匹好马。”    半天云点头说:    “这容易,我这里有的是好马,随你挑选。还要什么?”    玉娇龙怔了一怔,又说:    “你说明天改邪归正,但我不能相信,我非得见到你们全都扔下刀枪,散了伙才行。今天你们腾出间屋来让我住,给我预备下菜饭、茶水,明天看你们走后,我才能离开此地,否则……”    半天云笑了一声,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又饥又渴了,所以我才赶紧认输,不愿跟你再斗,就为的是叫你歇息歇息!”    玉娇龙听了这话,立时脸红,又要将宝剑举起。但见那半天云高声吩咐他手下的人散开,当时火把就熄灭了一半,他却杂在盗贼之中,也不知往哪里去了。    刚才伺候半天云的那两个妇人便走了过来,将玉娇龙请到了一间较小的屋子之内。这屋子也没有窗户,只用一块布幕遮挡着,里面有一张板床。有用木头钉的一张歪歪斜斜的桌子,桌上摆着羊油烛台。一个妇人请玉娇龙在板床上落座,另一个妇人便出去了,待了一会儿就拿来了一个瓦壶和一只粗茶碗。玉娇龙此时本来渴极了,可是见妇人倒了一碗红黑色的热茶送给她,她却不敢喝,先叫这妇人尝了尝,她才人口。这茶虽比不上她一向用惯了的那芝兰香茶,粗碗更比不得她素日使用的那金杯玉盏,可是竟觉得非常好喝,她一连喝了三大碗,心中才算痛快了。    此时,又有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