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永恒之井-正文第十三节  但是当地狱兽中的一个试图跨越倒在地上的树干时,另外一棵树的枝干弯下来缠住了它的腿。另外一个地狱兽在行进中,发现爪子突然陷入了泥泞的土地中。第三个地狱兽被一棵正在发芽的荆棘灌木撞到,剃刀般锋利的尖刺,插入了恶魔硬邦邦的肉里,弄得它痛苦不已。  森林恢复了生气,开始保护自己和它的主人。这五个巨大的怪物开始步履蹒跚,但是它们没有放弃。巨爪撕开缠住它们的树枝,把树枝从树干上扯下来。另外一个地狱兽在同伴快要陷进去的时候,把它拖回到硬地上。饥饿和愤怒使得被荆棘尖伤的地狱兽拼命躲避,但这样反而会让它们处处流血。  猎犬不会拒绝它们的猎物……  “老师!他是什么?”  半神半人塞纳留斯看了看他的学生,他炽热的眼神中没有什么责怪:“你说的那些猎犬……他们跟着你来到了这里。”  “跟着来了?不可能啊!那里只剩下一头了,而且他还――”  布洛克斯插嘴说,他的低沉喉音让人不舒服:“这些地狱兽,它们是黑暗魔法。我看到,只要它们吸食了足够的魔法,就可以从一个变成很多个。”  “一个好朋友,也是称职的护卫。”塞纳留斯说道,再次注意到眼前这片茂密的森林,“他拥有更古老更有力的魔法,这只会让他更容易受到邪恶的影响。”  兽人点点头说:“现在那一个变成了很多个。”他本能地摸了摸背后,但是他心爱的战斧并不在那里。“我连武器都没有了。”  “马上你就会有装备的,快找根和战斧差不多长的树枝。玛法里奥,跟我来。”  布洛克斯迅速依命令照做。他给了塞纳留斯和玛法里奥一支粗大的树干,然后塞纳留斯让他把树干放在玛法里奥的面前。  “在它面前跪下,我的学生,你也跪下,勇士。玛法里奥,把你的手放在这树干上面,然后布洛克斯的手掌放在你的上面。”当他们这样做了以后,森林之王命令道:“现在,勇士,脑子里什么都别想,就想着你的武器。只想着武器!时间是关键问题。玛法里奥,你必须要放开你的心灵,让他的思想流入你的心灵中。到时候我会给你进一步的指导。”  暗夜精灵照着他说的去做了。他按照老师早先教他的那样,清空了思想,然后和兽人建立起一种联系。立即一股强大的力量进入了他的心灵。玛法里奥一开始要拒斥这种力量,但是转而他变得镇静。他接受了布洛克斯的思想并且让他想要的武器逐渐成形。  你看见武器了,我的学生?塞纳留斯的声音传来,你能感觉到它吗,它的外观和线条?  玛法里奥的确感觉到了。他还感觉到了兽人和武器的关系,它不尽然是一个简单的工具,还是勇士的一种真实延伸。  把你的手放在木头上,把画面留在你的脑海里。随着你自然想到的,将它转化为你想要的形状。  暗夜精灵的手指开始在树干上游走,布洛克斯的手则放在他的上面。顿时,木头变得柔软起来,然后改变形状。  在他的引导下,一柄带有刀锋的斧头出现了,完全由橡木构成。看着斧头,玛法里奥满意极了。能创造出这样一把实实在在的斧头,而且跟他当初被追捕时遗失的那把几乎一样,实在是太棒了。  玛法里奥一阵紧张,但应该只有兽人才会紧张的,他应该不会。于是很快把这种情绪推了回去。他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最后那一点――弯曲的刀柄和锐利的刀锋。  任务已经完成了,塞纳留斯插话道,回到我身边吧。  暗夜精灵和兽人相互分开。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就一小会儿。玛法里奥很想知道,布洛克斯是否已经体验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这绿皮肤生灵却似乎没什么反应。  他们两个之间放着一件光滑锃亮的再造物,这是布洛克斯渴望要的。可玛法里奥怀疑这样的武器,是否经得起击打。  森林之王伸长了手,突然斧子在他们之间横了过来。塞纳留斯用他金色的眼睛仔细研究了这武器。  “让它永远保护它的主人。让它永远为生命和正义而战。让它帮助主人变得强壮,反之,也让主人使它变强。”  他说话的时候,斧子周围被一层蓝色光芒所围绕。这蓝光植入了橡木,为玛法里奥的创造增添了光辉。  半神半人的塞纳留斯将斧子交给了兽人:“它是你的了,将会好好为你效劳。”  兽人两眼瞪大,拿着这礼物来回摆弄,试试它的质量。“平衡性,很完美!手感,就像我臂膀的一部分!但是它会碎――”  “不。”森林之王打断了他说,“它是玛法里奥的杰作,刚刚还受到了我的祈福。你会发现,它比任何一般的斧子都要坚固。这点你可以相信我。”  至于暗夜精灵,他碰都没有碰一下斧子,因为他不想要这样的东西。尽管地狱兽并不害怕什么魔法和法术,但他仍然相信只要掌握了咒语,要比这样一件武器强得多。他已经想好了,怎样好好利用他的天赋,而不是浪费它们。  于是,这三人准备好了迎战来敌。  最近的那些噩梦总是萦绕着罗宁,现在还在他的肉体里作怪。地狱兽――燃烧军团的先锋队已经来到人类的居所。那些带角的炽热魔鬼难道还会远吗?  克拉苏斯已经将恐惧传染给了红发法师。他不知道一旦和过去互动起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正如他们知道的,那些看似可能的胜利,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将来。出于对生命和所爱的人保护的考虑,罗宁最好什么都不做。  但是当第一个地狱兽冲进沼泽的时候,这种高尚的想法立即就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  半神半人的塞纳留斯前去迎战地狱兽的时候,空中雷电交加。他的跺脚声撼动了大地甚至还使地面轻微开裂。他将手合在一起,发出了闪亮的光。  两手之间,他在前排的恶魔面前释放出一个小太阳一样的东西。也许半神半人只是试试敌手,或者低估了它们的恢复力,地狱兽将它的触须伸向前来,和塞纳留斯的咒符纠缠在一起,瞬间就吸食了他的魔法。  地狱兽犹豫了一下,发光……原来只有一个地方,突然变成了两个。  它们朝塞纳留斯一跃而上,用爪子抓他,试图想耗尽他的魔力。塞纳留斯用手抓住了一个地狱兽,而它则疯狂地挣扎着,拼命撕咬着塞纳留斯的手臂。但是另外一只地狱兽夹紧了肩膀,触须探向塞纳留斯的身体。他们三个一边疯狂打斗,一边后退。  他们从来没这么做过!罗宁自己没有遇到过地狱兽,但是他学习研究过他们的尸体,还收集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信息。他曾经听说过关于猎犬自我繁殖的古怪传说,而且这种地狱兽的自我繁殖只有在被施以魔法后,过程才会变得困难且缓慢下来。它一定是半神半人和森林自己使用的古老魔法……它的法力异常强大,地狱兽反倒借此变得更加可怕……  罗宁开始发抖,他知道魔法过去总是他最好的工具。的确,他可以持械战斗,可现在却没有武器,塞纳留斯现在也未必能给他一样武器。另外,要对付这些人,他的剑术是远远不行的。罗宁需要一种魔法。  当塞纳留斯带克拉苏斯和罗宁来到他的领地的时候,罗宁曾发现自己不能施念任何咒语。森林之王在罗宁的心灵上施了魔法,从而约束了两个“客人”的力量。然而当塞纳留斯意识到危险正朝他们三人靠近的时候,罗宁感觉到魔法被解除了。半神半人无意伤害法师,他这么做,无外乎是出于对他的森林和自己领地的关心。  尽管没有照着克拉苏斯的推荐去做,罗宁还是想知道,当他重新获得力量的时候,会得到多少好处。当然恶魔总会对他的魔法垂涎三尺,就像他们对待很多法师的魔法一样,在抵御燃烧军团的未来之战中,很多法师的魔法都被吸食得一干二净。  地狱兽们向罗宁逼近,越来越近。罗宁手中握紧拳头,而口中也准备好了咒语。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塞纳留斯碰到两个成对的地狱兽,另外两个则向布洛克斯冲去。布洛克斯朝着这两个家伙大喝一声,令其中的一个微微一颤。兽人利用了这一瞬间的犹豫,拼命地掐住对手。  那把有魔法的斧子深插在地狱兽的前爪,切断了三根地狱兽的脚指头,有如切割空气一样轻松。污秽的绿血从地狱兽的身上溅出,流在了草地上,像酸一样腐蚀了刀锋。  受伤的地狱兽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一边,但它的同伙却继续冲击,撞向兽人。布洛克斯极力要站立起来,想靠斧头柄来突出重围。他将斧子狠狠劈入了跳上前来的巨兽的胸膛。  地狱兽开始大喘气,可动作却丝毫没有慢下来。它压在布洛克斯身上,庞大的身体差点把布洛克斯压碎。  暗夜精灵那方面,地狱兽正急切地用触须来靠近他。玛法里奥集中精力,努力地按照塞纳留斯的想法去思考。塞纳留斯曾经教他把自然看成武器和同伴。  玛法里奥在内心重新唤起了半神半人的到来,生成了一股旋风迅速将巨大的地狱兽包围。地狱兽强有力的触须拼命摇摆着,寻找着魔法。但是玛法里奥的咒语和风力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地狱兽几乎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吸食的法力。  暗夜精灵右手一挥,向周围的树木索要多余的树叶。他只要最强壮的树叶,但是一定要多,也要快。  这些身为守护的树木倾其所有,高耸的树冠上落下数以百计的树叶。玛法里奥不断把新掉下来的树叶引进那阵旋风。  在这旋风里,地狱兽被向前推,不情愿地远离它的猎物。玛法里奥步步为营,始终把恶魔困在旋风的中心。  树叶不断注入旋风当中,旋转得越来越快,而且数量也越来越多。起先地狱兽没有在意这些树叶,因为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可是当一片锋利的树叶边缘切开了它的鼻子之后,血流了出来。  被激怒的恶魔使劲地击打着冒犯它的树叶,不料它的手掌、腿上、躯干上也陆续出现了很多伤口。这旋风现在又加强了百倍,呼啸着的树叶的边缘就像是锋利的刀刃,每到一处就将恶魔切开一个口子。绿色的泥状汁液从恶魔的身上溢出来,浸湿了皮毛甚至模糊了它们的视线。  塞纳留斯和攻击他的野兽继续厮打。恶魔的鬼哭狼嚎正好和森林之王的撼人吼声相互映衬。他抓住了地狱兽自己送上门来的前足,轻巧地扭断了他的骨头。恶魔狂叫,触须也疼痛不已,松了下来,在那里胡乱摆动。  威胁暂时解除了,塞纳留斯把注意力集中在另外一个地狱兽上。他的脸上显出一种奇怪的暗色,眼里含着愤怒。突然,出现了一道光芒把恶魔笼罩起来。贪婪的地狱兽把触须又伸向了那光芒,急切地吸食起来。  但是他吸食的不是一个巫师的魔法。现在一个有着可怕的蓝色光环环绕着塞纳留斯,他加快了进攻的节奏,开始输出魔法,地狱兽渴望的魔法――但是,速度非常快,快到地狱兽没有办法完全吸食。  地狱兽渐渐被填饱,很快就像一个充满水的布袋一样。似乎要裂开来了,它已经不能控制吸食进去的能量了。  地狱兽爆炸了。沼泽地上,到处都是如雨点般散落下来的恶臭肉块。  到现在为止,罗宁算是幸运的,还没有地狱兽来找他麻烦。他还待在沼泽地的中间,他希望这神圈的力量可以让他不用考虑,是否要运用自己的能力。  罗宁看到布洛克斯和地狱兽鏖战,兽人快要被压碎了。尽管他的对手有两个,这个经验丰富的勇士还在尽力打斗。但是,当他继续观察布洛克斯,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了这人类法师的脑海里。如果他和克拉苏斯没有办法再回到他们的时代中去,那么打斗的双方最好都被杀掉,越快越好。这样才不会让历史有进一步的变化。不能指望兽人,因为他也同样被抛入了这个时代。当他看着布洛克斯的背影时,罗宁开始盘算另外一种咒语。在打斗之中的人,是没有办法注意别人的,对其他危险的警戒也会降低。克拉苏斯一定会说,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不但是恶魔,布洛克斯也是对于存在事物的一种威胁。  但是他的手颤抖了,脑海中成形的咒语也退了回去,罗宁觉得惭愧。布洛克斯的族群已经成为了有价值的盟友。兽人现在不但为自己战斗,也为其他人战斗,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法师。克拉苏斯说的每句话都催促着罗宁赶快动手,但是他越是看着兽人和暗夜精灵――他们也将成为人类的盟友――并肩作战,他就越为自己一时的疯狂而感到羞愧。那些正在盘算的想法,就好像是他那个时代燃烧军团犯下的暴行一样可怕。  但是罗宁不能再继续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了……  “对不起,克拉苏斯。”他喃喃自语道,并重新唤起一个咒语。“我真的很抱歉。”  法师深呼吸了一下,注视着眼下正和兽人打斗的地狱兽。他回想起一种咒语,曾经帮他来抵御亡灵天灾和其他燃烧军团的畜生。必须要让地狱兽没有时间吸食他咒语的力量。  在他右侧很远的地方,塞纳留斯已经开始围剿残敌。恶魔的一条前肢无法动弹,所以坚持不了多久了。塞纳留斯铆足了劲,弯腰将这畜生举过头顶,伴随着一声巨吼,将它高高扔进了遥远的森林之中。  罗宁念起咒语。  他希望在地狱兽中间降下一阵疾风,给它们一个下马威,然后让布洛克斯接着收拾他们。然而,最后达到的效果,远远超过了罗宁的预期。  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引得空气强烈地旋转,并形成飓风向目标冲去。飓风一边旋转一边扩散开来,转眼间就覆盖了整个区域。  在穿过布洛克斯和暗夜精灵时,他们几乎没有感觉;而对于三个野蛮的地狱兽来说,飓风里则充满了罗宁释放出来的愤怒。地狱兽根本没时间作反应,也没时间让贪婪的触须起作用。它们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飓风刮过,地狱兽化作了灰烬。咒语征服了地狱兽,当它们被消灭的时候,一些灰尘颗粒从每个地狱兽身上消散开去。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怪物,发出了短暂的一声吼叫,就被送下了地狱。  沼泽地再次充满了静谧。  布洛克斯丢下了斧子。当看到这情形,他简直难以置信,嘴张得老大。玛法里奥盯着自己的手看,不知怎么会这样。他转而看着塞纳留斯,想着半神半人内心的答案。  罗宁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想来说服自己。他不但亲眼目睹了整个事件,而且这是他自己的作为。法师后来才回想起和穿着铠甲的暗夜精灵的争斗,在争斗中,克拉苏斯受干扰能力很差,而罗宁却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方式成功了。  但是当巨大的痛苦从他的背部袭来时,任何的快乐都即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撕了开来,仿佛灵魂被吸干了一样。  吸干?尽管罗宁要面对可怕的严酷考验,他还是很快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另一只地狱兽趁他不注意,从后面悄然来到,寻找一个可以攻击的魔法源。  罗宁想起了那些巫师是怎样被恶魔捉住的。他也想起了那些可怕的人皮,当时被带回达拉然城调查。  他将要成为另外一个――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反抗一下。凭借他的力量,肯定能摆脱这只寄生畜生!  逃跑――成为了他痛苦虚弱意志中的唯一念头;逃跑――罗宁只想要寻求摆脱痛苦的方法,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苦恼间,他隐约听见了兽人和暗夜精灵的声音,他害怕撞见他们。地狱兽凭借着从他那里吸食的魔法,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逃跑――罗宁唯一要寻求的就是逃跑,逃往任何地方……  之后,痛苦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却令人松弛的麻木,像火一样在全身蔓延开来。罗宁感激地接受了这令人吃惊的变化,让这麻木持续下去并完全将他包围……  完全把他吞没。  泰兰德不止一次地穿越巨大神殿中的安静走廊――经过无数房间和公众祈祷的地方,将头探入主入口的一扇窗户中。尽管太阳几乎要灼瞎她的眼睛,但她仍然迫使自己搜寻空荡的广场以外的地方,寻找可能错过的东西。  没看多久,她就听到金属声,守卫就要来了。另外一个暗夜精灵认出她以后,严厉的表情就变得柔和了。  “你又来了!泰兰德祭司,你应该待在自己的地方,再睡一会。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而现在你又让自己置身于冒险之中。你的朋友将会没事的。我可以肯定。”  守卫说的朋友指的是伊利丹。泰兰德也为他担忧,但是真正让这位女祭司担心的是,伊利丹真的回来的时候,是捆着他的哥哥还有兽人一起回来的。她想,伊利丹是不会出卖自己的孪生哥哥的。但假如拉芬克雷斯特真的把他们两个一起捉拿,伊利丹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怎么做也是无济于事。我确实感到非常不安,守卫妹妹。请原谅我。”  守卫怜悯地微笑着说:“我希望他能够明了,你对他是如此关切。你做选择的时日正在临近,是吗?”  这些话比泰兰德自己说出来的更加令人困扰。自从他们三个救了布洛克斯以后,她的想法和反应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偏好了。但是她自己还是不能相信,不!她只是关心儿时的朋友罢了。  那只能是……  那里传来了粗糙的金属撞击声和夜行坐骑的嘘声。泰兰德立即撇下了发呆的守卫,朝月神殿外的台阶走去。  拉芬克雷斯特一行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广场上。身着斗篷的拉芬克雷斯特显得非常轻松自在,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高兴。但是他手下的许多士兵却表情凝重,时不时地面面相觑,好像有什么可怕的秘密。  不管玛法里奥还是布洛克斯,都看不见在哪里。  很多士兵远远地躲在拉芬克雷斯特身后,而伊利丹正骄傲地骑着坐骑,看上去是这些人当中最得意的一个。如果这种满足和愉悦是因为没让自己的孪生兄弟被抓,那么泰兰德当然是会理解他的。  泰兰德不知不觉已经走下了台阶,走到了路上。她的出现吸引了拉芬克雷斯特的注意。他向她亲切地微笑,还指了指伊利丹。胡子拉碴的指挥官跟伊利丹轻声耳语了几句,然后举起了他的手。  他的部下都停止了前进。伊利丹和拉芬克雷斯特骑着夜刃豹朝她过来。  “好吧,你真是月亮之母最可爱忠实的仆人!”指挥官大声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在这里等我们回来,这是多么有意思啊!”他看了一眼伊利丹,表情有些尴尬:“的确非常有意思,你觉得呢?”  “是的,我的阁下。”  “我们必须要朝黑鸦堡进发,但是我想,我还是能为你们两个留下一些宝贵的时间,呃?”上一页永恒之井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