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彪悍公主的驯奴法则》-正文第2回 K班,站在白线上    太安静了,一红一白好象事先准备好的明显的颜色,分成了两个帮派。    中间的一个桌子就成了楚汉分界线,每个人里都拿着道具:条凳、拖把、扫把等等互相对峙,只是目光全都聚集到了我们这边。    我几乎都能听到他们咽口水的声音,这到底是什么局面啊?    几道好冷的气流隔过空间的阻碍冲着我飞来,凉飕飕的仿佛有数十道冷剑架在脖子上。    好可怕!顶着冷汗我不动声色的移向“翩翩公子”背后。    “还以为自己是幼儿班的小孩子吗?难道你们都不觉得丢脸吗?”    有气魄,我暗自为说话的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会一直在你的背后默默支持你的。加油啊,翩翩公子。    “尹少……”    “尹少……”    我透过手臂的缝隙看见白方面面相觑,逐个扔下了手里的道具。    好厉害啊~两句话就让白衣的同学们弃械投降。    “冉少……”    “冉少……”    “冉少……”    “……”    红衣的同学们突然兴奋起来,目光刹那炙热起来。    万能的神啊,来道闪电直接把我劈死吧!    我哆嗦着牙齿,不明白突然间出现的低气压,直到被叫作尹少的翩翩公子带着冷冽的目光回头时,我才注意到身后又多出一个人来?    80?80?他的阳光度居然有80?天啊!我要化掉了。    我迅速的赶紧躲在挡箭牌后面,继续透过缝隙看向笑的异常灿烂的“80”    目测190公分的身高——刺眼!    璀璨光芒的笑眼——好刺眼!    洁白的牙齿在普通的灯光照下居然闪着钻石般的光泽——头晕!    说话了,说话了,他竟然会说话?——我开始要化了……谁来扶我一把?    “太幼稚了吧!我们早过了玩办家家酒的年纪了。”“80”朝兴奋的红衣同学挥手,活脱脱的领导的姿态。    红衣同学赶紧放下手中的道具,一副副崇拜的目光。    啊?谁揪我的衣领?    我看清揪领黑手,硬是把狠狠变成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我忍。    啊,刺眼刺眼,竟然把我拎到他们中间?我赶紧用手挡住可以看到“80”的所有光线,    “听着,在我这边的人都不许和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话,你告诉他,如果他那边的人敢和我们任何一个人搭讪,小心没牙吃饭。”    搞怪啊,这么近,他都听到啦,干吗要我传话啊!?    “说话。”    好熟悉的对白啊!好熟悉的疼痛,又要给我印手镯啊?咦?我干吗加个又字?    “说、话。”    知道啦,知道啦,人家又不是聋子。    “他,他说。”我继续挡着光线传话道。    “他说,他说你那边的人如果和他那边的人搭讪,就没有牙吃饭了。”按个假牙不就可以吃饭了吗?    “呵呵,都这么讨厌我了?很好,我也正是如此,你告诉他,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不要来惹我,我的时间非常宝贵。”    我不是电话啦!    555~~我的命好苦~~    恩人,不要瞪我了,我传就是的了。    “他说他走他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别瞪了,人家也不是想故意省略的,说那么多句,记个重点就好了嘛!    “呵呵,喂,你这样很没有礼貌哦!我是半夜出游的鬼魂吗?我长的没有那么恐怖吧?”    “化,化,手要化掉了。”被80突然抓住的手腕好烫,难道我从此要变成独臂女侠了?    555~~我不要!    “啊~”要被分尸了,他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干吗突然都拽我?    “555~我不想被分尸,我不想……”    “你告诉他,放手。”    恩人你说话就说话,不用再用力拉了。    “你告诉他,我愿意。”    80你也行行好,可以吗?放过我吧~就算摆脱掉分尸的命运,恐怕我也逃脱不了半边瘫痪的命运~~哎~    “555~~~”我渺小的呻吟声在他们之间荡漾。    神啊,让这两个男生在我眼前消失吧~    “你告诉他,放手。”    不要在犟了~饶过我吧!恩人    “你告诉他,就不放。”    80你就不要再让我更刺眼了,行吗?    你们都在干什么?干什么都傻愣着啊!快来帮忙劝劝啊~    对对,就是这样,都过来拉开他们,救我升天。    什么?    有没有搞错?    我苦不堪言的看着陆续自以为看明白的红白两帮,各自到支持人的那边开始拉扯。    “你们以为我是你们的拔河绳吗?真的要散架啦,听听,骨头都咯吱的响了。绝对没有骗你们,放过我吧!555~~”    我的呼喊就那么的渺小吗?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听得见?    “兄弟们,加油啊~1、2拉,1、2拉!”    你们在搞笑吧!诸神啊,赶紧给我痛快来一刀,让我早死早投胎吧!    “啊!散,散了。”    555~~你们高兴了吧,终于如你们所愿了。    几乎是同时的听到我的叫喊,恩人和80同时放开了手,傻在那里,所有人都呆住了。    “555~~好痛!”眼眶里,转满了泪水。我已经完全看不清80那刺眼的模样,恩人你在哪里,再让我看你最后一眼吧!    天在旋,地在转,又要地震了!    “你们在搞什么?再用力点,她就要被你们分尸了。看什么看不服气是不是?我说你不对吗?”555~是张医师的声音,是来救我的吗?    “美女姐姐,不要生气了。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请相信我吧!”啊,是80的声音,他也在?    不行,一定要把闭眼进行到底,打死不睁开。    “只不过是脱臼了,接上不就行了?”这个是……是恩人的。    啪,啪嗒声。    “尹甄乒,你很恶劣,错就是错了,认个错有那么难吗?什么叫接上不就行了?你的态度有够欠扁的你知道吗?看看人家冉古易,就是要这种悔改的态度。”    “呵呵,美女姐姐,别这么夸我了,虽然某种程度上我确实比某人好上百倍,但人要谦虚嘛!低调才是我的作风,这点您是知道的。”80你赶紧走人吧!哪凉快哪边待着去。    “切!”    “不管某人切多少遍,事实就是事实,无法改变。”80你还说?    “你们给我小声点。”是张医师的声音。    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声。    “这么久没醒,不会出什么事吧?”80你都不口渴的吗!    “这个……”张医师一定在看我,好紧张,不会被发现了吧?    “呵呵,她没事,你们回去吧!”    哈哈,太好了,张医师开始赶人了。终于可以暂时解脱了。    “美女姐姐,那我就先走喽。”    咯吱门开了。接着是脚步声。呼,你终于走了。    “还装,他们都走了。”    “呵呵。”我揉揉眼睛,瞧见张医师那无奈的熟悉表情。    “这两天不要抬重的东西,知道了吗?”    “呵呵,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走?”    “哦。嘿嘿”还想多赖一会的!我慢腾腾的坐起来,1分钟可以穿好的鞋子,我足足用了5分钟,1步3停顿的往门口走。    “张医师,谢谢你!”    终于到门口时,我想起什么忽然回头对她流着一滴大汗的脸说道。    “这孩子……哎!”    张医师是好人!我没事人一样的终于离开了医务室。    我皱眉的瞧了瞧手腕上成双成对的讨厌手镯,走了很多冤枉路才站在K班的门口,来回的深呼吸已经做了不下10次,可还是提不起勇气推门进去。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好讨厌谁一直在叫啊!    咕噜,咕噜。声音还挺近的。    啊!我居然两餐都没有吃饭了。    “原来是你在抗议啊!呵呵,真对不起,那,我们现在就去补充能量好不好?”    能逃避一时是一时嘛!    “不好。”声音拖的很长。    “啊,你、你、你居然还会说话?”我吓的大跳一步,一滴冷汗顺着额头就给我滑了下来,声音卡在嗓子那里,说不上话。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吗?还是我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555~~不要啦~人家正值花样年华,大把大把的光阴等着我去浪费,蹉跎,不要啦!    “呵呵,你哭什么?”还是男低音?    “555人家还不想死了,你放过我吧,找别的地方寄住吧!”真是笨,眼药水怎么会忘记带了呢?不然哭两滴不就更可怜、凄惨了吗?我暗骂自己。表面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哀求样。    “你说话啊,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你找别人吧?你看看监狱里有很多人,随便哪个都行,我不介意的!”我进一步商量,讨好的口吻。    “哈哈!哈哈!”笑声这么大,是不是同意我的说法了?嘿嘿,我就知道万事好商量嘛!好人总归会有好报的。    一下高兴的得意忘形,没站稳,向后面退了几步。    “哎呀!”    是什么东西放在我脚下面?刚站稳,我就迫不及待的回头一看。    “校、校长?”他什么时候在我后面的?走路居然没有声音?    “呵呵,能不能听完我的话,再去?”笑容可掬的校长,指了指我的肚子。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低头看见了我肚子,又懵懂的抬头问他。    “去哪?”    “吃饭呐!”    校长怎么知道我饿了?对了……    我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拉着校长的衣袖子,翘脚趴在他耳朵边,小声的说。惟恐第三个人听见。    “我的肚子里有个东西会说话,怎么办啊?”我焦急的看着校长,他倒好象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反倒如泰山般纹丝不动。    “我一来就把他给吓跑了。放心吧,以后他不会再找上你了。”校长拍拍我的肩膀,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似的,一脸的肯定。    “真的吗?”我像被施了魔法般的打从心理信任他。    校长转而拍了下我的头,带着笑意率先推门进去。    原本嘈杂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难道说有了挡箭牌胆子就会大了很多?    心理的阴影突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校长的背影豁然高大了起来,足有7、8层楼那么高,就连他走着的八字步,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眼,我照模学样也走起八字步,狐假虎威的跟在后头,跨步进去。灯光做好准备,鲜花、掌声全都来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刺眼的照相灯算什么,我不怕!来吧!猛烈的来照我吧!哈哈!明星的感觉不过如此嘛!    我的白日梦还没做完,一道显眼的白线……    白线?从门口一路画到教室后面正好把整个教室分成了两半,唯一没变的就是那一个空座位。他就安然的踩在白线上。    我定在前面,看看左边的白色方队,没有一个空座,再转向右边结果仍然是一样。看来唯一能坐的就是那个踩在白线上耀武扬威的座位了。    而且书包在没得到我同意的情况下早已经安静的躺在桌面上了。好在刚才那个刺眼物——80他坐在最后面,连恩人也是,只要我不回头就看不见他。    呵呵,这样也不错。    我刚坐定,校长就清清喉咙准备讲话了,显然对地上明显的白线不以为意。    “虽然校规是自由、轻松、民主,可作为一个学生,连个坐样都没有,像你们这样长时间的翘二郎腿,个子会长不高,将来泡妞就有局限性,(这是校长说的话吗?我咽了下口水。)不可否认你们的服装很统一,款式也很时髦,但和校服比起来怎么也逊色了不少,能在同一的款色的衣服中突显自己,那才是个性。年轻人玩的不就是耍性格吗?明天我希望能见到各位同学们真正的自我表现。而不是外在的装饰。如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学校欢迎直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大胆进言。    全校1年级一共有10个班级,考虑到各位同学的突出表现,不想埋没你们各自的才华,所以我才决定在多开一个班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是期末考了,我希望同学们发挥自己所长,提高成绩的同时,发觉其中的乐趣,我要你们做的就是——你们要在期末考中让全班的成绩不在年级排行的负第一位。”    “什么?”    “有没有搞错?”    “怎么可能?”    “别涮人了。”    “是不是想要我自杀啊!”    “天啊,还不如直接判我们死刑得了。”    “呵呵,看来大家的情绪很高昂!有问题的一个个来,现在我还算有时间。”    他看看表,把一叠写有档案两字的文件袋放在讲桌上,闲情逸致的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呃……我完全是有听没有懂。    “喂,我说……”懒散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偷偷一瞄,是恩人。    “尹甄乒,尹氏集团的独子,去年我去参加尹氏周年庆典的时候,我听说尹氏家族有一个家训,不得玩危险的游戏。在同一年,正好我又听说‘凯轮杯青少年摩托车赛’有个也姓尹的年轻人得了个冠军,呵呵,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他?”校长你的笑好假哦!    “哼!”    周围传来一波波抽气声。    “帅哥校长……”我一震,不用看我就知道是80了。    “虽然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但还是要低调哦!呵呵,冉古易,冉姓财团认定继承人,目前似乎正在考虑是否应该换掉现在看起来没有长进的继承人,但是我记得有人有段时间留学在外,还匿名的得到不少奖项,其中有一个叫天才……”    “呵呵,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连80的笑声都好假?    “印天,你的父母似乎不太喜欢小动物,不知道一个叫小小的小狗是谁在养。回小东,一个对机械特别感兴趣的人,却要每天都要度过痛苦的练琴时间,不过最近特别的有时间去研究不知名的机器……”    当校长把全班的人都叫到一遍后,惟独没有叫我的名字。    痛苦的呻吟声一波强过一波。    “呜呜~~校长太奸诈了!”    “坏人,坏人!”    “我的青春啊!”    “死老头,老狐狸。”    “……”太杂乱了,完全听不清楚。    我右边的却已经开始抓头发,左边的倒还好,就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看着校长的笑容,我突然有种好冷的感觉。    “至于乐昊诗……”    要掉冰窖里了吗?好寒冷刺骨……    全班忽然安静,都眼巴巴的等着校长的下文,左右两边的同学恢复正常,气氛好紧张啊    我坐直僵硬的身子,等待他的判刑。    “至于乐昊诗,我讲完了,你去喂你的肚子吧!”    轰隆!仿若地震,我一回头,看见全班同学表情奇怪的倒在地上。    我再次看向仿佛闪着金光、神圣式笑容的校长,错觉,一切都是错觉,我不是掉进冰窖里,而是棉花糖堆里,呵呵,好幸福啊!    “万岁,万岁,校长万岁。”我跳起来欢呼,校长微笑的看着班里我这个唯一一个拥护者。    不能再跳了,再跳恐怕就要爬着去食堂了。我微喘着气息赶紧坐下来小歇一会。    犹如锋芒在背的感觉……算了,不管他。    “不公平,你偏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大呼小叫。    “那又怎么样?”    “啊~~~~”震耳欲聋、山崩地裂,感觉得到整个教室都晃了两晃。    “明天我要看到你们穿上校服,期末我要看到成绩。”    崩溃的呼喊盖过打雷,伤心欲绝的眼神强过闪电,我不明白为什么校长却格外的开心。    校长好象很满意看到的结果,带走文件袋,信步走出教室。    我也要赶紧溜才行,尾随校长就跑了出去,目标——食堂!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哼着小歌我一路飞向食堂。    哇,好多人啊,看看时间才刚刚开门不是吗?我记得这个食堂一向都好冷清的呀!    该不会今天免费试吃吧?    “请了两个月的病假诶,听说今天回来了,好兴奋哦!”    “温柔如水般的男子,啊!我的白马王子终于出现了。我终于等到了。”    “……”    “连那种讨厌鬼,他都不嫌弃伸出温暖的双臂给予搭救,那么我岂不是也很有希望?”    “尽管他身份高贵,仍然肯降低格调去平民食堂进食,啊!太完美了。”    “在他眼里无高等低贱之分,平易近人的绝种好男人形象,再也碰不到第二个了。呜呜,上帝,谢谢您,让我有生之年可以碰见。”    清一色的女生陆续朝食堂挪去,这让我更加肯定今天有免费的可以吃。    鸡腿、烤鸭、水果沙拉、鲜橙汁……我抹去嘴角不经意流露出的口水。挪动的脚步更加迅速起来。    我似乎已经看到在饭桌上摆满了貌似满汉全席的佳肴。    人潮中尖叫着朝一个方向飘去,我奋力的冲出来。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食堂大娘臭着一张脸迅速在我的指点下,称了出来。    “一共是60元。票拿好。”    大娘机械性的把餐盘和交钱票递给我,语气差到骨子里了。    “啊?”    “啊什么啊?有的吃就吃吧!”温怒的口气,让我不敢迟疑的接过她手里写着60元的大票子。    “不是免费的吗?”我胆怯的小声说。    “哪个王八羔子说免费的?”大娘把餐盘往案上一放,叉着腰,原本就算不上正常的脸色更是变的骇人,音量大的足够震破我的耳膜。    嘈杂的食堂在大娘突然的狮子吼下安静了。    “对,对不起。”    我闪躲着大娘杀人的目光,端起餐盘,拿着交钱票,刚要递给交钱口。    “乐昊诗”    一只白皙细长的手接过我的交钱票。    我顺着手,看向拥有他的主人。    “俞劭?”    “呵呵,你记住了,不错哦。时间也刚刚好。”他笑的好开心,我猜不到什么事能让他连眼睛都是笑着的。    “呃……”    我懵懂的看着他交了钱,又接过我端着的餐盘,拉我走到空桌子上。    尖叫、抽气、咒骂、哭声应有尽有的传到我耳朵里。    盯着那块红烧肉,舔舔干涩的嘴唇,更觉得饥饿难当,顾不得多少只眼睛直射过来,就算如坐针毡也是吃饭最大。    “呵呵,慢点吃,我去处理一下。”    俞劭走不走跟我没有直接的关系了。    “实在不好意思,打断了食堂正常的秩序,我现在就解决一下。各位同学,我今天第一天返回到校园,就给食堂带来不便,我实在很愧疚……”    “……”    连打了数个饱嗝,餐盘已经见底,摸摸有点突起的肚皮,估计晚上都不用吃饭了。    “呵!”    我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俞劭一笑。    我在一转头,食堂第一次坐满了人,食堂大娘笑得合不拢嘴,还朝我猛劲挥手。    “我叫什么名字?”    “俞劭啊!”奇怪,为什么老问我这个问题?    “呵呵,恩!”他笑容里的满足,却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你,我?”我来回的指着他,和我。    “我喜欢看你吃东西。”    “呵呵!你还有这个嗜好?”    看到这么漂亮的他!我明白了上帝的用意,他就是想看到我们自惭形秽到无地自容,在旁边看戏似的哈哈偷笑。哼,太坏了!    “呵呵,恩。”他承认了?他怎么会有那么怪的嗜好啊?喜欢看别人吃东西?    我好想拉俞劭去找个专门负责聊天的医生看看,毕竟这个嗜好真的太怪了,影响到他那么好的性格,真就是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心理这么想,也想这么做,他却靠近我坐了过来,他该不会正好和我的想法一致吧?有没有这么巧合的事?    我将口里的东西,一下咽了下去,奇怪,明明在食堂里,怎么会感觉到热呢?我松了松领口,瞟了下外面的气候,难怪,因为足够蒸熟一只鸭子的。    呃……等等……他要干嘛?    我僵硬的坐着,眼看着他的手指逐渐靠近我,不敢眨眼的看着他的笑眼,嘴里的口水咽了又咽,感觉脸上的温度像蒸笼一样还在头顶冒着热气,如果我是秃头,估计煎熟个鸡蛋不成问题,但是……他该不会是想……勾起我的下巴,贴近我的脸,拉近零距离,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嘴巴对……嘴巴?他……他想人工呼吸吗?可我并没有溺水啊!他、他、他应该……哎呀,不敢想了。我害怕的闭上眼睛,身体完全脱离了控制的范围,想动一根手指,都是难如登天。    心脏会不会因此而罢工?!跳的太快了,除了心跳声其他的声音都显的那么微弱,甚至一点都听不到。    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我的脸颊,之后……再没有了?    我试探的先睁开一只眼睛,对上他的笑眼,测了一下距离,我们之间还相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呵呵,喏?”他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将食指粘着的米粒,呈现给我看。    原来……原来是米粒啊!我暗自松了一大口气,有些庆幸是自己做梦过头了,避开他那双能让我心跳不正常的眼睛,嘿嘿的冲他龇牙笑。    “呵呵,那我们再见喽!”他拍了一下我的头,笑容的脸上写满我看不懂的问号。    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食堂门口,我有了一秒的分神,又搔搔头,灌了一大口俞韶买的饮料,好喝~索性都喝了个精光,用衣袖随意的擦了擦。    站起来就要走出食堂。    “再来哦。”    这么热情?    “吓?呵呵,好的!大娘再见。”我猛力的朝大娘挥手。    食堂还是好安静,不稳的呼吸声在飘荡,飘荡,锋芒在背的感觉却有增无减,呵呵,挠挠就不痒了。    躲过足以融掉我的阳光,走到每天中午我固定的休息驿站。    那是一棵参天大树,学校后楼树林里的大哥大,我可以轻而易举的爬上去。    茂密的枝叶正好挡的住我讨厌的光照度。    微风徐徐吹来,竟也凉爽了不少,睡意一下就袭击过来,稳稳的进入梦乡。    我边伸睡醒后的懒腰,边走向K班教室,边觉得奇怪,以现在的时间可能正在上一节课。为什么自由走动的女生那么多啊?在找什么东西吗?连草堆都不放过。    不寻常的风声,那是——有暗器~我敏感的大幅度闪身,差点凌空360度旋转,啪,一本包的精致的数学书,掉落在地上,震起地上的灰尘轻轻飞舞。    从来只听说掉馅饼的事,可从来没听任何人说也有掉教科书的事~    我蹲下来,拣了起来,正打算研究这本教科书是何方神圣。    “不要脸,离俞劭远点。”突然女生尖锐的声音让我下一秒就闻声望去。    是一个把必杀两字写在白色布条上,绑在脑门的女生。    好奇怪的打扮啊!    “她在这里,大家快过来。”她扯着嗓门大喊,大幅度的朝四面八方挥手,好象恨不得大部队在下一秒就同时出现。    忽然出现一群带着白布条的女生,手拿大扫把。    “你们为什么要带白布条?学校突然规定的吗?我没有白布条怎么办?”    “装傻啊你,我们要你离俞劭远点。”第一个出现的女生,颤抖着肩膀。    “他现在不在这边啊,我要怎么离他远一点?”    这个要我怎么做?是不是应该先叫他过来,然后我才能站的离他远一点。    “不用说废话了,她根本听不懂,我们要打的她明白为止。”    “好!”    “啊?”    虽然搞不懂她们要干什么,可这一下子冲过来,还真的很吓人呐!不跑的是傻子。    我一路狂奔,冲进K班,看准目标直接躲了起来。    K班门外,“乐昊诗哪去了?”    “我看见她进去了。”    “我们进去。”    不管前面的盾牌是否愿意,我紧抓着他的后手臂,透过缝隙查看情况。    只见那女生大气力的打开班级的门,搜索我的身影。    全班的同学一时没明白过来,都愣在那里看清状况。    “尹、尹少!”原本火气旺盛的那个开门女生,突然成了软脚虾,双颊泛着红晕,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呵呵!飞翔的女生果然都有气派哦!”笑呵呵说话的人,是80,他已经在我排斥榜里根深蒂固了。    “冉、冉少?啊!”她晕了。    “怎么了,怎么了?”    随后赶来的女生,刚说完怎么了,怎么了,全都啊的一声瘫软了,嘴里发出陶醉的声音,痴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有几个腿脚比较好使的,只是两眼放光的直勾勾的盯着恩人和80。    “吵死了,都给我滚。”恩人,这一声吼好有气派啊!美中不足的就是不好使。那些女生仍旧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状态。    “当我的话放屁吗?”任何一个人都无动于衷,恩人的音量更高了。    “尹、尹少,我、我们是来找乐昊诗的!”看起来像是第一个被喊回魂的女生,结结巴巴的回答,眼皮眨也不眨的看着恩人。脸上的红霞没退而是继续直线上升。    “找她?喝茶、聊天还是揍她?”恩人,你怎么这么聪明呢?瞧她们一个个都拿着大扫把,显然来者不善嘛!    80则完全置身事外的把凳子当太岁椅坐的,旁观。    “都给我滚,进来前不看看是谁的班级吗?谁允许你们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的?”    好~说的好!恩人,我为你鼓掌,我为你喝彩,可惜我现在手上没花,如果你能等的及,能容我去摘点野花来将就一下吗?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女生连忙道歉,颤栗的抖动着肩膀,她不是他的粉丝吗?那么明显害怕?    “还不快滚,罗嗦什么。”    “以后不会再乱闯进来了,你千万别生气,我们现在就走。”第一个清醒的女生卖力的又是摇头,又是挥手的不停道歉。    恩人不出声,光是看着那个女生粗鲁的边踹边拉痴呆的同伴走出班级。    看她汗流浃背的终于把那些不请自来的女生都清理了出去。她出门前还恶狠狠的看我一眼,似乎在说,你等着!    呵呵,不过。恩人,就是恩人!我决定了你就是我一辈子的恩人了。(是挡箭牌比较恰当。―0―!!!)    “出来。”恩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怒了。    我一刻也不敢怠慢的赶紧从他身后走出来。    “呵呵,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子就朝我冲过来。我害怕,所以就……”    “放开。”恩人甩掉我不知何时抓着他手臂的手。    “是,是。”    经过那个小插曲后,教室里又是一派安静,学习的气氛浓烈。老师不在的情况下,竟然能这么的勤奋?    我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英文书上的字母爬满我的脑子里,哈欠接二连三被那些单词勾引出来。正当我抵抗不住诱惑去找周公时,有人敲我的脑袋。    唔~~是恩人。    “喂,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小妹了。”    “小妹?哥哥妹妹那种吗?”    打从有记忆开始,我似乎就没有哥哥。    刚说完,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就飞了过来。    呜~~好痛,我揉着被暴戾出来的包包。扁着嘴看向恩人那个施暴的拳头。    “教室里的卫生,我们饭食,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就叫小妹。听明白了吗?”    我含泪点头。    “呵呵,和禽兽讲话是这样的,班里唯一的美女,你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长时间的魔音侵袭,会让我崩溃的,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下来。    “呵呵,很聪明哦!班里唯一的美女!”    “哼,还有最后一点,你仍是我和他的传话筒。”说完,狠狠瞪了一眼我左边的方向,便走了回去。    而80则带着让我刺耳的笑声回去了。    呼!总有一天我会被化掉吧?555~~我不要~~    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小妹就是像我现在这样吧,我抱着一大堆按同学们要求买的东西,站在校园的围墙外我出来时候的位置。    要怎么过去呢?我一直在自我问这个问题。    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尽管我不是很清楚是怎么跳出来的,只记得当我琢磨怎么翻墙时,人已经站在了校园外。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吧?    如今有这一堆东西在,要怎么过去呢?食物扔过去,势必会散架的惨不忍睹吧!    “班里唯一的美女。”    我傻住……他,他、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你站了很久了哦。”    热,背后好热。不要、不要再靠近了。    “你好象很怕我哦!”    “是、是、是的。”    冰淇淋的融化时间是多久?555~~我不会比它还要短吧?    “为什么呢?”    拜托,不要把气吐在我的脸上,不知道你的呼吸比蒸汽还要强悍吗?我不行了……天黑了……我要回家。    “喂,喂,你怎么了?”是焦急的呼喊吧!谁的声音……上一页《彪悍公主的驯奴法则》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