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亿万老婆买一送一》-正文第91–100章    091    叶琛扬长而去,直到电梯门关上,程安雅和刘小甜才松了一口,“安雅,他听到我们八他什么?”    “你说人家最近安分了!”    结果话还没冷,人家又开始不安分了。    刘小甜啊的一声,欲哭无泪。    两人也赶紧收拾东西,下楼。    叶琛才刚下楼就接到叶老的电话,“回家!”    简短的命令,不容拒绝。    叶琛薄唇冷冷地弯起,掠过讥诮,这么快?    昏暗的车厢里,叶琛的眸光,也染上一层阴暗。    进了叶家大宅,叶老、叶雨堂都在。    叶老的脸色极不好,叶雨堂则是故作委屈的模样,见叶琛回来,一脸幸灾乐祸,等着看叶老怎么把叶琛骂个狗血淋头。    最好是削掉叶琛的大权,让他接管MBS。    到时候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叶琛,你把你二哥的资金撤了,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叶老的拐杖往地上一敲,怒气狂飙,震得大厅的吊灯都晃动了。    毕竟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几十年的人,即便是老了,那份霸气,依然存在。    他对叶琛,一向没什么感情,十几年前,叶家那桩扑朔迷离的命案之后,他更是恨极了叶琛,倘若不是他头脑聪明,经商手腕高绝,叶老连多看他一眼都不会。    叶老雄霸一生,和杨老一起,被人称之为商场霸主,却因为叶琛母子,沦为商界笑柄,这事虽然过去十几年,叶老依然耿耿于怀,并把所有的错都推在叶琛身上。    平日他看叶琛的眼神,就像看一件脏东西般,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这个孩子是他人生的污点,是他的耻辱,叶老恨不得从来没有过叶琛母子的存在。    “MBS最近即将推出RoseTearNO4,华兰国际要求增资,我已经同意,MBS下半年的计划除了温泉度假村、RoseTearNO4,就是华兰国际的合作,境外生意和境内相比,自是境外更重要,原因爸应该知道,下半年的大部分资金都投在这几个大型项目上,很紧缺,至于二哥要开珠宝店,暂时还是缓一缓吧!”叶琛不卑不亢地说道。    叶雨堂显然不干了,他冷笑道:“爸爸,他这是借口!”    “雨堂要开珠宝店,又要不了几个钱,叶琛,你故意刁难他吗?”叶老冷笑,眼光锐利地扫过叶琛,“这是我的命令!”    在叶老的心目中,这个儿子虽然可恨,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推他出去送死,但是,能力的确不错,称得上是青出于蓝。    只要他乖乖听话,MBS国际总裁的位子,还是他的,否则……    哼,叶老眸光掠过阴鸷,他可不会念什么父子之情,他们两人也谈不上什么感情。    “爸,MBS抢占了A市珠宝销售市场60%的份额,下半年出了NO4,还会推出新款,又是一阵猛势,二哥要开珠宝店,有市场吗?就算我批给他MBS专柜,他也不见得能开的起来,明知是赔钱的生意,为什么要答应?”    “叶琛,你少瞧不起人!”叶雨堂被他说得恼羞成怒,厉声反驳,该死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婊-子的儿子,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他?    要瞧不起也是他瞧不起他叶琛。    叶老狠狠地扫了叶雨堂一眼,暗示他闭嘴,丢人现眼的家伙。    “我不管他开不开的起来,这笔钱,你必须批给他,这是命令!”叶老冷冷地说道,不带一丝感情,口气中显然已有警告的味道。    MBS的总裁是你,可真正操控的,还是他。    姜还是老的辣,叶琛就算再铁腕聪敏,短短几年内还不可能颠覆属于他的MBS。    叶老现在最关心的显然不是叶琛到底批不批钱,而是,叶琛到底听不听他的话,那种把人牢牢地控制在手心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特别是控制了一只欲冲九天的龙。    他根本就不把叶琛当成他儿子,只是一种工具,赚钱的工具,帮他掌管MBS的工具。    亲情,哼,可笑的东西!    叶琛这次是硬了心肠,不肯让步,“爸,我说过,资金紧张,你总不能不考虑MBS下半年的发展计划吧?”    老爷子动了怒气,冷冷地瞪着叶琛,这个一直如玩偶般,让他捏在手心里控制的三儿子,最近是怎么了?    一直在挑战他的权威。    他一直以为他把他控制得很好,叶琛也不敢对他有二话,言听计从,就算他再怎么厌恶叶家大宅,每个礼拜都有一天必须要乖乖回家吃饭。    他属意云若熙当儿媳妇,叶琛二话不说,立刻去追,三天就把人追到手,表达他对他的忠诚。    他一直以为,叶琛一直会在他的手心里,任由他搓圆捏扁。    可是最近,他却一直挑衅。    他换首席秘书,他属意云若熙,就近帮他盯住他,免得他有动作。    结果他无视他的命令,第二天就录取了一位年轻的小姐当他的首席秘书,并坦言,她是伦敦文秘界的第一把交椅,叶琛用人,只看能力。    这点已经让叶老很不高兴,可看在叶琛第一次反抗他,他也就能忍就忍过了。    谁知道,有一就有二,他竟敢第二次挑战他的权威,不可原谅。    “你敢不听话?”叶老的声音沉如坚冰,一字一字,如冰渣子似的。    叶琛面无表情,不肯退让,“爸爸请为大局考虑!”    “我就是钱多了给你二哥烧着玩,你有什么意见,还真当MBS是你的?”叶琛的冷冽,不动声色给叶老很大的难堪,他忍不住训斥。    口气中难免多了一丝讥诮。    一个被人玩弄的棋子,竟敢不听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叶琛唇角弯起冷笑,“爸爸要是给二哥开店,用你的个人资金吧,MBS的确是资金紧缺!”    他第三次,重复这个对他们二人来说,都算是不靠谱的借口。    就冲着叶雨堂敢在他的地盘上调戏程安雅,这批钱他怎么样也不会给他批!    “叶琛!”叶雨堂气得浑身发抖,他不敢相信叶琛真的会反抗爸爸。    092    叶老眯起浑浊却锐利的眼睛,抿唇,声音嘲讽,“叶琛,MBS资金紧缺,你却有钱玩钻石走私,你当我是傻子吗?”    别以为他干了什么不干净的生意他不知道,真当他退休,什么事都不管了吗?    “走私?”叶雨堂尖叫,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爸爸,你说的是真的吗?钻石走私是犯法的耶,这几年国家抓得特别紧,我有一个好友曾经卖出一条线,结果买的人还不到一个月就全部落水了,叶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玩这种犯法的生意!”    叶琛冷冷地勾起唇角,对于叶雨堂的叫嚣仅仅回一讥诮的笑容,你当谁都和你一样是饭桶吗?    只不过,老头子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叶琛想起那天晚上因为心烦开了QQ,天大地大妈咪最大说过,最近黑手党权力交易,乱成一团,难保不出损招。    他找路易斯开过电话会议,旁敲侧退,并无破绽。    一般说来,这种损事一旦做了被人揭露,路易斯在这一行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以后谁还敢找他交易,叶琛不太相信路易斯真的会赔本玩这种游戏。    如果是他这边有暗手,那就另当别论了。    “爸,你的消息果真灵通!”叶琛冷笑,他一直都知道MBS内部有他的眼线,钻石走私这事他做得也很隐秘,别人抓不到证据。    这点自信,叶琛还是有的。    难道一开始就有人给他下套?    “道上就那点消息,有什么探不到?”叶老以为抓住他的把柄,有些得意道:“我玩走私那会,你还没出生,论人脉,论线路,怎么也是我比你要广,年轻人,你还要多学学。”    “是吗?”叶琛只是冷冷一笑,转而反问,清冷的眉梢带着几分讥诮,“那又怎么样?”    “你说什么?”叶老恼羞成怒。    “爸爸,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叶雨堂不满地叫嚣,“MBS是爸爸你一生的心血,他现在竟然用MBS的名义做这种犯法的事,要是被人揭发,爸爸的心血就付之东流,爸爸,你还要任由他继续败坏MBS的名声吗?出了事,我们叶家就毁了。”    他现在恨不得叶老立刻把叶琛赶下台,那MBS总裁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叶琛算什么东西,只是一个婊-子生的儿子,凭什么爸爸让他当家?    叶雨堂从不去想自己是否能力不足,他只知道,是叶琛抢走他应有的权力。    而叶琛,只是冷冷一笑,他等的就是他这话,“爸,你要觉得我MBS我管理上出了问题,或者是犯法走私你看不过,那没关系,我甘愿退出MBS,二哥一直就想坐上这位子,我没意见。”    冷冽优雅的男子,此刻把他的优雅发挥到了极致,谁也不会错认了,他脸上的真诚。    叶雨堂眼光一亮,叶老神色却沉了,    眸中一股风暴即将爆发,叶琛竟然敢威胁他?    叶雨堂虽是他爱子,叶老很是宠爱,可他却很不争气,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懂,整个诺大的MBS交到他手里肯定会毁于一旦。    叶老虽然老了,脑子却很灵活,MBS是他毕生的心血,是他的骄傲,他再怎么疼爱叶雨堂,他也不可能会交到叶雨堂手上。    那等同于毁了MBS,叶老就算再怎么不待见叶琛,他也想让叶琛把MBS撑下去。    等他把叶雨桐培养起来。    他就不信,叶雨堂不行,叶雨桐也不行!    这时候,叶琛是万万不能走的,他若走了,MBS交给叶雨堂,不出三年,还不等叶雨桐长大,MBS就毁了。    他根本就把叶琛当成工具。    目的还没达到,这工具是不能丢弃的。    父子两的眼光直直地在半空中冲撞,火光四射,叶老怒,叶琛静,气场却足够强悍,谁也不肯退让。    叶琛的意思摆明了,大不了我走出MBS,就算叶家封杀他,他也无所畏惧,叶琛的主打生意早在境外,没有一个MBS,他还不担心活不下去。    MBS对他说,只是复仇的工具。    而走私,只不过是为了牵制叶老而已,让他在没把握之前,不敢拉他下台,给他争取了时间    不然,他就拉着MNS一起陪葬!    也算是合算的生意。    “爸……”见叶老没应话,叶雨堂不耐地催了一声,唾手可得的地位和财富,他怎么能错过?    “你闭嘴!”叶老厉喝,蠢材!    叶雨堂很怕叶老,顿时没了声音。    “叶琛,你是怎么也不肯把这批钱批给你二哥?”    “没钱!”叶琛从态度上知道叶老退步了,他的口气更嚣张了,直接吐出两字,把叶雨堂气得半死!    叶老被他哽了一口气,差点气晕了,叶琛,你够嚣张!    “若是没事,我先回去了!”叶琛淡淡地道,叶老只是冷眼瞪他,叶琛唇角抹过冷笑,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哼,叶振华,只是刚开始而已!    “爸,叶琛太嚣张了,你为什么这么放纵他?”叶雨堂很不满,怒红了眼睛。    “你给我闭嘴!”叶老怒喝,叶雨堂吓了一跳,叶老微微缓了一会儿,“叶琛本来打算批钱给你了,为什么又会变卦,你去他办公室发生了什么?”    叶老毕竟是叶老,很快就察觉其中肯定有事发生。    叶雨堂脸色难看起来,没想到叶老会问他这个问题,他调戏程安雅在先,的确是他的不对,平时他没少调戏叶琛的秘书,本来就是好色的男人,叶琛也知他的脾性。    前面几次叶琛最多是冷嘲热讽,不然是冷眼旁观,他也没少辱骂过他,他也不动声色地忍下了,这一次为了一个秘书和他作对,叶雨堂是真的没想到。    “说!”叶老爷子震怒,拐杖一敲地面,吓得叶雨堂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讲了一遍,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得一干二净,“爸爸,叶琛一定是被那个女人迷住才会这样。”    叶老冷哼,心中暗骂,不成材的废物,他哪怕有叶琛十分之一,他也不用如此受气,早就把那个碍眼的儿子扫地出门了。    093    “下去,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雨堂,你多少也给我争气点,别总是这么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叶老恨铁不成钢。    他雄霸一生,怎么会生出这种废物儿子!    “爸,我知道了……”叶雨堂尴尬地笑两声,神色却有贪婪,“爸,那我开店的事……”    叶老眸光一扫,锐利逼人,吓得叶雨堂心脏猛跳,好可怕!    他几乎要找借口溜走,可那笔钱没弄到手,他又不甘心。    叶老对叶雨堂失望至极,无奈,多不成材,也是自己的儿子,“你先回房吧,钱明天我让陈德打给你!”    叶雨堂一听,眉笑颜开,心满意足地回房了。    叶老冷哼,看来,叶琛已生二心,不能容忍,这一次,他一定要牢牢的把他掌控在手中。    “老爷,喝茶!”管家陈德送上一杯热腾腾的红茶,香气袭人,叶老对红茶有一种很特别的偏好。    叶老揉揉眉心,神色有些疲惫,问着跟随他多年的老管家,“陈德,你说叶琛是不是有反叛之心了?”    陈德是个面相很忠厚的男子,跟随叶老几十年了,非常忠心,几乎是看着叶老从一个青年变成一个老年,见证了他辉煌的一生,还有他一生的遗憾。    “老爷,可能是多心吧!”陈德并不是为叶琛说话,而是实话实说,“MBS的秘书是三少爷一手挑选的,非常信任,二少爷每次去MBS总会惹一些风流事,这次恐怕是过分了,惹得三少爷发怒,借机给他一个教训,并不是有意要反抗老爷吧!”    “哼!”叶老眸底也有怒气,“雨堂就是不争气,总是惹出一些事来,这次给钱给他开店,多半又是有去无回,都是兄弟,怎么差那么多。”    这是叶老的心病,很严重的心病,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不待见叶琛的原因。    即使他是他的亲儿子。    陈德知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没有多说什么。    叶家父子之间的恩恩怨怨,说起来,还真是复杂。    “老爷,要不,把大少爷叫回来!”陈德提议。    “那怎么成!”叶老一口否决,“谁不知道雨坤死了十几年,突然回来,十几年前的案子又要翻出来,叶家闹的笑话还不够吗?”    陈德默认,他就知道,叶老不会同意他的提议,当年那件丑事,牵扯太广,倘若被叶琛知道,叶雨坤没死,只是重伤被叶老送出国外,借此害死他母亲,恐怕叶家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老爷,十几年过去了,大少爷模样也变化了,别人不一定认得出来,以干儿子的身份,或者别的什么不就可以了吗?”陈德说道,选了个折中的法子。    叶老沉沉地眯起眼睛,闭上眼睛,缓缓道:“不是不行,只是不能冒这个险,叶琛若是知道了,就是赔上性命,他也会拉着雨坤同归于尽,不然我早让雨坤回来了。”    陈德更沉默了,他对叶老忠心耿耿,又是看着叶家几个孩子长大的,叶老对叶雨坤有多宠爱,他是知道的,他心里明白,他对叶琛极不公平。    却什么都不能说。    人的一生啊,执着会害死人。    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却当成仇人,何必呢?    三少爷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接管MBS最好的人选,能力,手腕其他三位少爷只有仰望的份。    但他知道,这话叶老不爱听,他也从没说。    “打电话给老云吧,约他出来吃个饭!”    “是!”陈德领命。    云老?    云若熙的父亲,难道老爷是想云小姐嫁入叶家么?    瞧着三少爷最近叛逆的态度,这事,恐怕悬着呢,他也不知道喜不喜欢云若熙,外界都传他们感情甚笃。    可毕竟……    哎……    公寓。    程安雅租的公寓四室两厅,空间很大,母子两一人占两房间,一是书房,一是睡房。    礼拜五程安雅回家,意外的没有闻到饭菜香,她撅撅嘴,她的宝贝儿子还没回来吗?    刚放下公文包,就看见宁宁书房的门半掩着,程安雅一笑,这小子忙什么呢,竟然连伺候她胃口这么大的事都给忘记了?    好奇地推开门。    程安雅一直给宁宁很宽的空间,她知道他的宝贝经常在电脑上转悠,也知道他的宝贝有一些秘密瞒着她,但是程安雅从来不去过问。    只要儿子开心,她是什么都不管的。    可以说,她对宁宁,那是无条件的溺爱,儿子没给她养成骄纵蛮横的性格,反而是优雅贴心,这曾经让程安雅很诧异。    “宝贝,你在干什么?”程安雅推门进来。    平常她一进来,宁宁总是会关掉一些东西,切换成玩游戏的画面,刚开始程安雅以为他真的在玩游戏,次数多了,偶尔几次也被她抓到。    只是不说罢了。    他儿子在干什么,似乎和她关系不大,她只知道她儿子贴心孝顺,其他的一概不理。    小奶包端正地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似乎没听见安雅的话,紧绷着粉嫩的小脸,双眸紧紧地盯着屏幕,神情十分认真,严肃,甚至是肃杀的。    这是第一次,程安雅看见她家小奶包不笑的样子,心头猛跳,活脱脱一个小叶琛,模样看起来挺吓人的。    她几乎以为叶琛上了她宝贝的身。    宁宁洁白完美的额头上,渗出几滴冷汗,浑身紧绷,周身流转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森冷气流。    “宝贝?”程安雅喊了一声……有些担心,他在做什么?    眸光看向电脑屏幕,像是一种地图,线路交错,组成一张网,又像是三维空间,地图上有四个红点,一个黑点,迅速移动。    一堆混乱的地址,组成很诡异的地图。    只能看得出来,是一座城市的模型,程安雅纳闷,在干什么?    小奶包不停地输入指令。    伴随着一些很奇怪的声音,听得人心头打颤。    程安雅看不懂,这么高深的东西,她就没弄懂过,她一直奇怪宝贝是怎么理解的。    宁宁的手在键盘上,几乎就没停顿过。    安静的房间,只有键盘敲打的声音,分外安静,安静到让程安雅有一种恐怖的惊惧。    095    知子莫如母,她直觉上知道,他儿子有麻烦了。    手,缓缓地放在他的肩膀上。    小奶包浑身僵硬,程安雅无声地传递了她的安抚和支持,不管她宝贝做什么,她都支持,因为她相信他!    深怕影响了他,程安雅没再说话,缓缓地退出房间。    这臭小子,一会儿敢不招供,他就死定了!    回房,换了件衣服,插电做饭。    程安雅的手艺和宁宁一比,那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这也是为什么宁宁学会做饭烧菜后,她就远离厨房的原因,好久不做了,估计更难入口了,程安雅默。    她要不要等宁宁出来炒菜呢?    她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真的很极品,离了儿子,一顿饭都吃不上,%>_<%!    书房中的宁宁,眸光一眯,粉唇掠过几丝冷笑,快速在键盘上敲了几个键,很快,黑点在三维空间消失,那些标着的地名,迅速转换。    嘣……倏地,几道火花炸开,如有什么爆炸般。    一声接连一声,宁宁笑了,完胜!    和我pk,哼,不自量力!    小奶包打开变态集合地的群,里头闹成一团了,纷纷猜测着结果。    宁宁微微一笑,看着他们折腾,顺便调出刚刚的档案进去令一个系统,阴阴一笑,开始侵入反恐组织的资料库。    杰森:福克斯这个贱-人,竟然出损招,他娘的龟孙子,今晚我就下追缉令,不杀他我难解心头之恨。    唯恐天下不乱:杀他还不简单,灭他九族才是真的。    黑j:这么长时间没消息,不会真的挂了吧?    杰森、唯恐天下不乱:闭嘴!    黑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