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优柔王子之歌-正文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正文 第三章 错位的心灵通信(3)  正打算关门,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打算出去的。我笑了笑,走出了家门。  我一口气跑到花园街的邮筒旁,把那封写着“温良收”的信小心翼翼地投了进去。之后,我走进了对面芳香四溢的爱音花店,冲着里面正在侍弄花草的老板娘热情地大喊:  “阿姨,我来看您啦。”  “啊,是清泉啊,好久没见到你了,怎么最近好像瘦了很多啊?是不是学习太累了?”老板娘看到我很惊喜,à着我的手问长问短地打开了话匣子,“哎呀,自从你不在我这里打工了,我可就累多了。后面请的这些小工都比不过你,我真是怪想你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再过来帮忙,好不好?工钱绝对比以前要高!”  我笑着点头:“好的,如果以后有空一定会过来帮忙的,而且不收工钱,免费服务,怎么样?”  “不行不行,那你太亏了啦!我可不是剥削童工的地主婆!”  “呵呵,我不亏啊,我也有事情要请阿姨帮忙呢!不知道阿姨您愿不愿意啊?”  “你尽管说,只要阿姨能帮得上的,一定帮!”  “我有个同学想寄信到您这个花店来,她的名字叫——落蕾妍。如果信来了您就通知我过来拿,我也顺便来花店帮忙,可不可以?”  “寄到家里或学校岂不更方便吗?”阿姨有点迷惑。  我凑近她的耳朵小声说:“是——情书!怕老师或家长发现!”  “哦哦哦——”阿姨恍然大悟,“好的,没问题!”  “这事情您可不可以不跟任何人说啊?我同学家里管得太严了,怕查!”  “呵呵,好的,放心好了,阿姨绝对支持早恋,爱情是不分年龄的,来了就来了,都挡不住!”  “阿姨,您太开明、太通情达理了,太谢谢阿姨您了!这事情我就拜托您了,我还要回家复习功课呢!我先走了哦!Bye-bye!”我说着就要走,转眼却又被阿姨叫住了,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呵呵,清泉,阿姨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早恋了吗?我觉得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了耶。”  “哈哈!”我大笑,“阿姨您看我长这样,就算我想早恋也没人愿意要啊!”  “你长哪样了?你挺好的啊,多可爱、多乖、心眼多好啊,尊敬长辈,孝顺父母,团结同学,乐于助人,勤劳善良,遵纪守法,尤其是学习那么棒,我就喜欢你这样规规矩矩认真学习的小孩!”  “爱情与学习无关的!”我落寞忧伤地笑着,冲阿姨挥挥手,走出了爱音花店。  星期四的上午。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响了,刚才还宁静如湖的落泉高中啪地一下变成了整锅煮沸的汤。同学们喧嚣着、蹦跳着、欢腾着、爆炸着,想把苍冷的天空也感染得热烘烘的。  我的耳朵里堵着耳麦,认真地靠在座位上听温良最新唱的那张明优的CD。  温良的歌声真是美,比天籁还天籁,但是比较之前好像没有多大的进步。这不像他一贯“绝不在地踏步”的风格,也跟他成绩退步的因一样吗?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剥皮抽骨的痛。蕾妍到底对他有多重要?那是任何人都永远无法逾越的比生命更高的一个高度,对不对?  “清泉,你的信。”正在这时,班上专门管信箱的小信鸽同学跑过来,把一封信放到了我的课桌上。  我一看到信封上的字迹就呆住了!这是温良的字迹,我化成灰都认识的字迹!他怎么可能给我写信?他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信的啊!  难道是我冒充蕾妍写信的事被发现了?惨了,如果真的被温良发现,他绝对不会再谅我了!  我用有些颤抖的手拆开了信。  清泉: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会很奇怪吧!奇怪在这样很少有人用手写信的信息时代,我居然会选择如此老土的方式跟你交流。因为,我觉得用这种方式才最真诚。手写信上有我一笔一认真写出的独一无二的字体,它们没有沾染上任何打印油墨的味道,也不会像电脑邮件或者手机短信一样有浓烈的辐射、冰冷僵硬的外框和根本无法亲手触摸的不真实感。手写信是最为纯净不过的一种交流方式。无论科技多么发达,都无法取代它的温暖与真实。我喜欢它,你也一定很喜欢的,对不对?  对不起,那次我在公园对你说了一些很冲动的伤语,我是因为当时心情很不好才会说那样的话。其实事后非常后悔,一直想跟你去道歉求和的,但是始终没有勇气,所以一直拖着。我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来面对你,所以只能沉默和逃避,以致让你产生了很不好的误会。还有个因就是我最近这一大段时期心情真的都很不好,蕾妍那天的话真的伤我很重,让我感到了一种绝望的心痛,把我最后仅存的一点希望都彻底破灭。我知道她没有任何错,都是我的错,我只是怨恨我自己,讨厌我自己,觉得自己真的很差劲。这样低落的情绪让我很难在人前虚伪地装得笑容满满,对自己没有信心再像过去一样那么好地对待所有人。所以只能尽量少见人,以免影响到别人的心情,造成更不好的后果。  你的成绩退到年级第五,我很着急。你是我见过的学习最棒的女孩,我对你的学习最有信心了。这一次的失误全部都是因我而起,我很抱歉,你不要怪自己,不要太难过,不要因为心情影响学习。我相信你的学习一定可以尽早赶上去的,我也会和你一起加油。我们俩再重新做并列第一,好不好?我们俩要永远做并列第一,我们俩的名字要永远靠在一起、靠得最近,好不好?  我全部收回那次在公园说的冲动话,我不是不喜欢你,你其实很可爱。你比起蕾妍,有另外一种更特别的味道。我想我应该不可能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一生,我终究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想终有一天我也会爱到累,我也会觉得孤单,我也会渴望爱的反身拥抱。我已孤独地爱了她十年,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爱多久。但是,起码,现在,我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不爱下去,我真的没有办法  清泉,我和你现在虽然还只是好朋友,但是,也许有一天,某些东西会改变的,只要你愿意等  不管怎样,总归,我们现在都还是学生。作为一个学生最重要的就是学习,所以我想先把感情放一放。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会暗恋了蕾妍十年也没有去主动追她,没有主动向她告白过。我不想在学生时代谈恋爱,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本谈。等到大学毕业,等到事业有成,等到我们完完全全可以为自己的生命尽全责的时候,我们再去认认真真地投入爱情,那样不是会更妥帖更完美吗?你觉得呢?  一定要给我回信哦。因为我家的地址太偏僻,所以就寄到我信封上写的地址吧。  温良  11月11日晚写于家中  我紧紧把这封信抱在胸口,像抱着全世界最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然后趴在课桌上又哭又笑、又笑又哭的,同学都以为我神错乱了。  当即我就回了信,上课了也在课桌底下偷偷地马不停蹄地写。  心情一下子大好,上午听课特别有精神,回答老师的问题也回答得很好!  下午,我收到了爱音花店老板娘的短信:  “清泉,你那位落蕾妍同学的信来了,你今天放学后过来拿,可以吗?”  “好的,谢谢阿姨。”  我一放学就超光速地冲出了教室,却在校门口被明优堵住了。他从他的豪华轿车内走出来,冲我有点得意地飞扬着眼睛说:  “矮冬瓜,你要请我客!”  “凭什么啊?”  “就凭你现在心情好啊!”  “你怎么知道我心情好的?”  “你的冬瓜脸上都写着呢!”  “我心情好又不是你给的,我凭什么请你?”  “你就是要请我!我那么辛苦,你当然要请我!”明优霸道得还那么理直气壮,好像所有的真理全部都握在他手里了一样。  “你哪里辛苦了?莫名其妙!胡搅蛮缠!我不请!”我很坚决地表明我的立场,然后就要开溜,却被明优死死地à住了。看着周围那么多围观的同学,我又急又羞:  “别àà扯扯的,这么多人看着呢!”  “那你就答应我啊!”  “好,你放开我!”  明优终于满意松手,替我开了车门:“上车!”  我没办法,只得很不情愿地上了他的车。  车子一发动,我就问他:“你要我请你什么客啊?快一点,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去忙呢!”  “就是——你送我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回家!”  我倒:“你幼不幼稚啊?你都多大了,还怕一个人回家?你是怕劫财又劫色吗?可是我也不够保镖的资格啊,你找错人了吧?”  “我就是要你送我回家,怎么着?”明优恼地瞪我,眼神倔强而固执,执拗中透着一种近乎天真的傻气。  我笑了,望向窗外:“你家不过花园街啊?我去那里有点事情,如果顺路就可以顺便去。”  “过!”  “Oh!Yeah!太好啦!”我忍不住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明优瞪我:  “坐好!我要飙车了!”  “不要!你想害死我啊!我坐不了快车啊!救命——”  虽然明优飙车把我吓得够呛,但是一从花园街拿到温良给“蕾妍”的回信,我的所有不快就即刻烟消云散了。我读了信,信里展开翅膀快乐飞扬的温良是我在真实世界里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他一定很相信那封信是蕾妍亲笔写的。我觉得既欣慰又酸楚。  我和温良一直都还是没有见过面。温良一直都没有来主动找我,我很多次都想去主动找他,但是又不能。因为我答应了他,在他没来找我前不去打扰他的。其实这样也好,能够和温良通信我就已很满足了。欲望过多失去的会更多的!  虽然我看不到温良的真人,但是我知道他的心情。因为他给蕾妍的那些回信,他的心情就像泡在温水里的乳白牛奶一样逐渐地柔滑、暖润、轻盈、舒活起来。这是在他给蕾妍的那些回信里都可以看得到的讯息。我一直伪造蕾妍的笔迹和口吻定期写信给温良,温良也都按时回信。他是真的一直很相信那些信都是蕾妍亲笔写的啊!  而温良专门写给我清泉的信,也是定期的。我回他写,他写我回,我们一直没有断过。我很开心,我觉得这样就已很满足了。不管其他时候的温良是怎样的,起码,在这些只写给我一个人的信里,温良是最温柔、最真实、最诚挚的。在这些只写给我一个人的信里,我可以让自己做梦:这一刻的温良是完完整整属于我清泉一个人的。  因为温良给我的这些信,我的成绩很快又上去了;因为“蕾妍”给温良的那些信,温良的成绩也很快上去了。  成绩榜上,又可以看到我和温良并列第一的名字。它们头挨着头、肩靠着肩、脚并着脚,比以前离得更近、更美。虽然好像有那么一点迷雾般的缥缈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