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末日之门》-正文下卷 第十六章    慕尼黑2000年3月23日    巴克站在汉斯的身后,满意地看着他的手在键盘上灵活地敲击,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被即将爆发的海参崴大战吸引时,汉斯正把最后一组病毒发送进INTERNET——这个五十分之一人类正在共同使用着的最大的民用国际电脑网络。之所以连民用网络也不放过,是因为各国官方和军方的网络瘫痪之后,那些大腹便便或胸脯上挂满勋标的家伙们肯定会征用民用网络。    “现在他们连退路也没啦。”汉斯抬起头来,向巴克例嘴一笑。    巴克并没有笑,只是把手搭在汉斯的肩上用力按了按,算是对他的褒奖。    通过五角大楼撤向全世界的病毒传播链与这个系统本身一样可靠,所有与它联网的国家,德国、英国、法国、日本、中国、俄国,每一个大国都无以逃遁,而受害最深的当然是自翊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从五角大楼开始到白宫,到国会山,到内阁各部以及各州政府,全部的军事设施甚至连总统座机“空军一号”和紧急状态时才会启用的“地下白宫”,无一例外地都是病毒攻击的目标。这些被命名为“高位截瘫”、“鼠疫”、“狂犬”、“吞噬”、“魔术师”的电脑病毒,全是从汉斯那颗不可思议的脑袋瓜里旋转出来的最新一代视窗病毒。每一种病毒的单项攻击能力都凶猛异常,而它们的综合攻击力更是所向无敌,并且复制传播的速度极快。    与这些病毒同时撤播出去的,是对全球各个核武库的密钥锁定和操控指令。这些指令几乎篡改了所有有核国家的核密令,从而使这些国家对它们自己的核武器完全处在了失控状态——现在一个名叫雷哈德·巴克的德国人,或许还可以再加上鲁道夫·汉斯,已经成了它们的绝对主人。考虑到所有的核武库都可能与五角大楼联网而有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汉斯还特意为他的密钥指令设计了免疫程序。这套程序具有特殊的识别功能,只有当它接到来自“拯救军”也就是巴克和汉斯的指令时,它才会去执行。否则,无论是病毒还是别的指令,它都一概拒之门外。    汉斯得意地用手指轻敲键盘,在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小宇:“我们几乎不花一分钱,就把全世界的核弹都搞到了手!”    巴克被汉斯的情绪所感染,也俯下身去,在键盘上敲击出一段话,回答汉斯:    “想想看,我们当时还要以几千万美元的代价,从艾哈德这样的家伙手里购买核弹,真是愚蠢!”    两人相视着大笑起来。    在图尔根大街的尽头,李汉总算找到了那家间谍用品商店。店里空无一人,只有后脑勺上还残存着半围稀疏白发的店老板坐在靠近门边的—J把旧皮椅上打眩儿。看样子已经昏聩不堪的老头其实十分警觉,李汉的手还没摸到门把,他的眼睛已经微微地睁开了一条缝,迅速上下扫描了一遍来人后,重又合上了眼睛。    李汉也看见了那老头,但不想惊动他,便轻手轻脚在店里巡视了一遍,然后,在窃收电视器前停了下来。文字说明书上表明,这是来自美国的最新一代间谍用品。价格很贵,他拿不定主意是否买它。    “先生,您很有眼力,如果您想使用这类产品的话,它是最好的。连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都不是人人用得上它的。”    “这我相信。不过,它的价格……”    “价格嘛,因为它是最新产品。也许明年您再买它,会连今天的一半价格都不到。    可在这个时代,谁会对过时的玩艺儿感兴趣呢?”老人的眼睛狡鲒地眨动着。    “可是,还是高了点儿。”    “九五折。怎么样?”    “七五折。”    “八五折,否则咱们就难成交啦。”,“七五折。因为我还想从您的店里买些别的东西。”    “您还想要些什么?”    李汉用手指了指无线电截听器、电脑病毒探测仪。每指一样,老头就小心翼翼地从货架上取下,放进一只塑料包装袋里。末了,李汉的目光停在一把“瑞克”牌81nm口径的麻醉枪上:    “这个,需要什么手续吗?”    “不,不需要。这不是致命性武器。”‘“那就来一支。”他从货架上取下样枪一边在手上把玩,一边意犹未尽地四下里透巡着。    “先生是不是还想来一支真家伙?”老头凑上前来压低声音问道。    李汉警惕地看了看老头,这才发现,他是个独眼,左边的眼窝里嵌着一只玻璃眼球。    “不,我用不着那玩艺儿。”他一口拒绝了老头,他担心老头的建议是个圈套。因为德国并不是个私人携带枪支合法的国家。    “但是先生,我认为您用得着。”老头固执地瞪起眼睛看着他。    “您为什么这样认为?”    “从您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李汉和老头对视着,足足有十秒钟。    “好吧,就算您说得对,让我先看看您的货。”    短暂的对视使李汉忽然对老头心生好感:他看来并无恶意。不过,就冲着他这么厉害的眼力,肯定来历不凡。或许,在他退休前就是此道中的老手。    “跟我来。”    老头随手在货架的什么地方掘了一下,李汉马上觉察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货架正在一分为二向两侧移动,露出藏在其后的一间密室来。老头一步跨了进去,又回身朝李汉偏了下头,示意他也进来。李汉好奇地跟了进去,货架重又悄没声地在身后关上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现代轻武器库!各种单兵武器应有尽有。李汉认出其中有奥地利斯太尔公司的TMP冲锋手枪、ACR战斗步枪和以色列的“乌齐”冲锋枪。手枪的品种更多。有比利时的勃朗宁大威力手枪,奥地利的“格洛克”系列手枪和俄国造的PSM5.54毫米口径手枪。    一时间李汉.有些眼花潦乱;    老头却不慌不忙,把一支烤蓝摸亮的手枪递到李汉眼前。    李汉认出那是一支与他见过的同类型枪外形略有不同的“伯莱塔”,便说:“我想要支比‘伯莱塔’威力更大些的。”    “这不是普通的‘伯莱塔’,”老头眨动着一只眼睛望着李汉,“这是专门按美国人的要求改造过的最新型92BF.,它的威力虽然不及比利时的勃朗宁,但它采用的是双排供弹的大容量弹夹,自卫火力强,射击持续时间长,可以有效地压制和对付你的那些拿手枪的对手,”说着他拉开弹舱给李汉看,“这家伙的射击精度非常高,五十米距离内命中率超过柯尔特牌手枪。”    李汉接过“伯莱塔”在手中掂了掂,又举起来对着灯瞄了瞄,觉得非常顺手。    “行,就是它了。”说着把手伸到怀里去掏钱夹。    “您可以用卡付费。”    “不,我付现金。”他知道用卡付易会留下痕迹。    “您是个行家。”    “你是前辈。”    老头脸上堆起似有若无的笑纹:“小伙子,你会比我强的。因为你身上有东方人的精明,不管做生意还是干这行,都会有出息的。”    “谢谢。那么我该付您多少?”    “七五折,四千一百五十九马克。”    李汉迅速点好钱数,交到老头的手里。老头接过钱,又用那只独眼盯着李汉看了一会儿,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小伙子,你现在是德国境内的非法持枪者了,当心走火。”    李汉用力点了点头,转身走回到了图尔根大街上。    现在是九点,是二十四小时滚动新闻的播出时间。电视里正在转播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发来的特别要闻:西方七国首脑齐集罗马。    五千意大利警察如临大敌。罗马警力严重不足,警方紧急抽调外省警察参与戒备。据新闻发布官透露,七国首脑将于明日一起赴赞蒂冈会晤教皇和联合国秘书长,后者正在教廷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有史以来,西方大国的领袖们头一回与宗教和世俗社会的两大巨头同时举行会晤。特别是在当今这个多事之年,其重要性远远超出了7十2这组数字所表示的含义。    “的确非常重要,7十2,好极了。五千警察?意大利警方的脑袋瓜也太过时了!五千警察对付小偷或者刺客可能是够用了,但在我们的电脑指令面前,再加上十倍于五千的警察,也毫无用处,只能是在混乱到来时让局面更加混乱!”    汉斯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在屋里来回蹬步。    巴克没有动,他甚至连视线都没有随着汉斯的脚步移动。    “撞进网里的鱼,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多,而且都是大鱼。很好,明天我们就可以把礼物送到他们手里了。”巴克说这话时完全不动声色,“你这里不会有问题吧?”    “当然。”汉斯回答得很干脆,“到时候我们只打开井盖,就足以让他们吓破苦胆。”    “不,不仅仅是打开并盖,”巴克摇摇头;“这回我们要送给他们一个胖子或是‘小男孩’!”    巴克的目光里突然冒出两股杀气。    汉斯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是说,真的,要来一回核爆炸?”    “是的,这回不是演习。”巴克笑着说出了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美国军方通报中那句著名的话。    “为什么要来真的?这太可怕了。”    “只有可怕,才能让7十2就范。”巴克一字一顿,斩钉截铁。    “非这样不可吗?”    “非这样不可。”    “那么,口令怎么办?要改一下吗?”    “口令不变。只要有‘教皇约翰二十四世已成为恐怖分子手中最大的人质’这一个条件就够了。”巴克信心十足。    汉斯的手指在键盘上不安地敲来敲去。    这时,电视里播出的内容已经改变。现在是柏林电视台放送的新闻节目,播音员又是那个长着一只巴伐利亚人大下巴的托马斯·钱茨。    “关于2月21日晚向在英格尔芬根的雅格斯特河附近坠毁的‘空中巴士’70421号航班的补充报道:现已查明,机上的97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已全部遇难;唯一幸免于难的乘客是一位中国人,据说;他在登机前最后十分钟放弃了这次死亡旅行,随即在法兰克福神秘地失踪。目前,警方正在紧急追查此人。克罗希克警长透露,这是迄今为止他所掌握的唯一可能与这次坠机事件有关的线索。面且此人极可能是涉嫌参与坠机事件的疑犯。”    “塞勒尔这头笨猪!”巴克对着电视破口大骂起来。    李汉也看到了这条电视新闻。此刻他正坐在刚刚从一家旅行社租来的大众牌小轿车里。他是用一本假护照租的车,现在他成了越南商人黎文才。总参情报部门为他准备的几本假护照,一开头就派上了用场。    他一边看随车电视,一边在心里暗暗叫苦。现在你不光是几个恐怖分子追杀的目标,连德国警察也瞄上你了。他猜那几个在电脑里跟他捉迷藏并且在法兰克福机场想把他干掉的家伙,肯定也看到了这条消息。他们不会因为连警方都找不到他就善罢甘休的,只会千方百计抢在警方前头把他除掉。    他这么想着,不觉间已把车开出市区,来到了凯希海姆小镇。在离派克饭店不远的一个高速公路出口处,他把车停了下来。他打开放在邻座上的随身皮箱,取出调制解调器和笔记本电脑,把它们与自己的移动电话连接在一起,他觉得在车上做这些事要安全些。他摁下了俄罗斯反走私和国际犯罪行动局的电脑主机的号码。从遥远的莫斯科传来的是占线的忙音。再拨,还是忙音。    便随手摸出塞在裤兜里的骆驼牌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根抽了起来。大团的烟雾在眼前浮动时,他忽然想起了浅沼。这家伙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打个电话问问他?于是他又摁下了浅沼给他的全球漫游式移动电话号码,通了,但没有人回话,只是在他的移动电话液晶显示器上,显出一行小字:    因故不能回话,请告知你的号码及地址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弄得这么神秘号令的2他没再往深里想,便把自己的移动电话号传输了过去,未了,他想了想,又给对方传过去一个地址:康诺里大街72号,这正是施特拉塞夫人留给他的地址。    然后,他又回过头来再拨莫斯科长途b这回他很轻松地就进入了俄罗斯反走私和国际犯罪行动局。因为他使用的是合法用户身分,没费什么劲就跟对方的中心网络联上了机。第二回进来他已是轻车熟路,他用从后往前翻看文件目录的办法,一下就找到了他要的东西。还是那个神秘的05号,直接报给局长的呈阅件:    项目:O5号密报呈阅;阿尔谢尼耶夫局长地点:慕尼黑“现查清:‘拯救军’已获得遥控美俄等核大国核武器发射能力,并已将大量电脑病毒通过五角大楼中心网络输往世界各国。该组织近日将有异动,极可能与西方七国首脑会谈有关。务必高度警惕。”    这回,阿尔谢尼耶夫倒没有掉以轻心,他在局长批示一栏里写道:“速呈鲍里诺夫斯基总统。    此情报尚未经其他情报方向印证,仅供参考。关于这一地下组织已有遥控各大国核武器发射能力及电脑病毒遍及全球一说,恐为这类组织惯用的夸大其词伎俩。就我所知,目前尚无任何非国家力量的民间机构有此能力。至于针对西方七国首脑的某种行动,对我来说似不是坏消息,我意暂不必通报有关各国,视事态发展再相机行事。”    这小子够损的。他甚至能想象出那位局长大人在看到他的05号密报时,那一脸兴灾乐祸的神情。    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大国政治真是无道德也无情义可言。他想。    但我得把这个情报马上发回去,他想。不过,这个肯定就隐藏在“拯救军”内部的蒙面侠盗05号会是谁呢?在拨动北京的电话号码时,他又想。    他几乎原封不动地把那个05号发回莫斯科的情报发到了北京,只在开头加了四个字:    十万火急!    “我找到他了!”汉斯指着监视器喊了起来,“瞧,他在那儿监视器上显示出来的,正是李汉与北京的网络联机时的踪迹。    “见鬼!”汉斯望着屏幕,先是瞠目结舌,随即喃喃道:“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他一定是用什么手段截听了我们。”巴克倒没有惊慌失措,“看来我们无论如何得找到他了。    能确定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吗?”    汉斯摇摇头,“暂时还不行。这取决于他这次工作的时间长短。他要是马上关机的话,我们就抓不着他了。”    “你能想办法装作无意中撞上他引起他的注意吗?”巴克问。    “这不难,不过是不是有点儿不自然?”    “你总得想个办法拖佐他。”    “好吧,我试试。”汉斯一边拖动鼠标器,一边头也不回地对巴克说,“我得先弄清楚他在跟谁联网,然后就只能盯着他,别的什么都不能做。”    “对,盯着他,直到盯得他脊椎骨发凉,觉察出有人在盯他的梢为止。”    这边李汉已经准备关机了,他并没有感到脊椎骨发凉,他以为他的对手不会这么快就盯上他的梢。    然而,这时候浅沼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把事情弄糟了。    当心,有人在窥测你这一声无声的断喝,使李汉吃惊不小,同时也打消了他关机的念头。他知道这是浅沼在提醒他,便马上回过身来,刚好与汉斯迎面相撞:他们谁也看不见谁地面面相舰着,僵持了足足五分钟。这五分钟,为巴克的手下对李汉进行无线电定位赢得了时间。对这一点,待李汉意识到时已为时太晚。    “他在凯希海姆!”    一个在无线电定位仪前操作的小伙子失声尖叫道。    “总算抓住他了!”连巴克都跟着兴奋起来,“快,立刻通知塞勒尔,让他马上去凯希海姆,多去几辆车,把所有的路都封死!”    李汉突然觉得心脏急跳起来,他预感到事情不妙,立刻关掉机器,来不及把它们塞进皮箱,就匆忙发动起车来。这时,他的移动电话又响了,他边打方向盘倒车,边摁下了电话开机键。    是一个女人打来的,声音急促:“李汉!是我!”    是婵。李汉浑身猛地一颤。    “李汉!不管你现在在哪儿,你都得马上离开那个地方!要快!快!”    不等李汉回话,电话就挂断了。    李汉一脚把油门踩到底,汽车嘶叫着冲上了高速公路。    “这回他肯定跑不掉了。”汉斯搓着手在屋里来回蹬步。    巴克没接话,他已经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地坐在控制台前,听着对讲机里不断传回的塞勒尔等人之间的呼叫和通话,眼前出现的是想不起早年从哪部影片中看到的豪门贵族出猎的场面,一大群猎犬长呼短叫着汹涌而出,扑向密林深处。而那只可怜的猎物,却浑然不知死期将近她在林中倘样着……    他的脸上渐透出隐隐杀机。    这时,地下室的门被砰地撞开了,一道强烈的光线从头顶上斜劈下来,晃得人睁不开眼。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枪,但只有巴克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从楼梯上飞快跑下来的人。    那人跑得比子弹还快。不等巴克开枪,那人已经扑进他的怀里,捧着他那颗金发覆盖的脑袋劈头盖脸地狂吻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使众人看呆了。    谁都不会想到,来人竟是直子!连巴克都感到意外。但他并没有被直子的狂热弄得失态。他只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听凭直子激情发泄,甚至没有主动用手或唇去回报直子。直到她用头抵在他胸前暖泣起来,他才慢慢用手把直子推到一臂远的距离,望着她说:“我知道你会这样。”上一页《末日之门》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