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巴黎恋人》-正文第二十章 宝贝,一起玩吧    秀赫来到太英所说的酒篷,看见太英正坐在门口喝酒。她又不会喝酒,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地方见面……秀赫咂了咂嘴,走进去坐在太英身边。    “你又不会喝酒,在这里装模作样干什么?”    “有味道吗?看这像那个架势吗?”    太英脸蛋红扑扑的,微笑着。秀赫往自己的杯子里也倒上酒。    “从昨天开始我孤独了。我们不要转移话题,我知道你的心思在哪里。不过,你不要走得太远,如果你觉得可以为了某个人不惜一切,到那时你再靠近他也不迟。”    太英的眼神闪闪烁烁,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复杂感情。秀赫怜惜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不是我,如果我和太英的心在一起,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也不会有孤独了……为什么不是我?”    他不敢看太英的眼睛,连忙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太苦了,一口下去,真的很苦。    “你真幸福。舅舅和我从来没有陷得这么深。”    酒瓶里的葡萄酒哗啦哗啦地流进了酒杯。基柱望着呈现出漩涡的葡萄酒,突然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转过头一看,是秀赫。    “今天怎么有这么多人独自喝酒?”    “还有谁喝酒了?”    “太英。”    基柱以为秀赫只是从身边经过,却没想到他也坐下了。基柱又拿出一个酒杯,给秀赫倒上酒,然后推到外甥面前。秀赫久久地注视着红色的葡萄酒,握着长长的高脚杯,问舅舅:    “舅舅,问你一个男人之间的问题,你真的喜欢太英吗?”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问?”    “不是因为拒绝订婚才这样?”    “不是的。”    秀赫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葡萄酒。甜美的葡萄酒香,似乎鼓舞了他的勇气。    “是的,现在我明白舅舅的心意了。我也可以说出我的想法吧?”    “我也知道你的心意。”    “我跟她表白了,你也知道吗?”    望着舅舅惊讶的目光,秀赫洒脱地笑了笑。    “我自以为表白的方式很酷,但是几乎被她拒绝了。”    “是吗?她也拒绝了我。”    秀赫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惊讶过后,他的心里又生出一线渺茫的希望。太英会停留在那里吗?她没有向舅舅靠近,而是停泊在原地?    “是吗?她到底凭什么这么张狂?长得又不漂亮!”    “是啊,长得不漂亮,大大咧咧,嗓门也大。”    舅舅撇着嘴回答,语气之中带着调皮。秀赫感觉到了,笑了笑,继续说道:    “还有严重的健忘症。”    “是啊,还喜欢撒谎。”    听了舅舅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秀赫好像不想认输似的,继续寻找着太英的缺点。    “仔细看看,头也很大。”    基柱似乎也不想认输,双手张得很大,抱怨道:    “鼻孔也这么大。”    两个人撇了撇嘴,对视一眼。不用说话,他们都情不自禁地笑了。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同感共鸣过了。    “我知道的,你也都知道。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步,我和舅舅也算是情敌了吧?”    “你是我的对手吗?”    “啊,这有什么。舅舅虽然比我有钱,但是我比舅舅长得更帅。再说了,舅舅你还从来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你根本不了解女人的心,我可是恋爱博士。”    “那倒是,你有信心吗?抛开舅舅和外甥的关系,男人对男人,你有信心吗?”    秀赫大声回答“有信心”,然后赶紧去喝葡萄酒。基柱微微笑着,把剩下的酒给秀赫倒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先睡了,明天还有约会呢。”    秀赫的表情顿时僵硬了,舅舅竟然理直气壮地说什么约会……难道是和太英?太英说她从明天起就要去CSV剧场上班,他以为她会很忙,所以没说明天见面的事。可是,她竟然有时间和舅舅约会?    太英忐忑不安地到CSV剧场上班了,第一天就忙得不可开交。她正对着照片窃喜,照片上突然投下了一个黑影。太英惊讶地抬头,白承景站在身后。    “还做得来吗?”    “哦?哦,很有意思。”    太英稀里糊涂地回答,承景露出了微笑。    “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什么?”    “和姜太英小姐一起工作很有意思。前妻成了前夫喜欢的女人的上司,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怎么办呢?姜太英小姐也许不会很舒服,因为我可能会折磨你。”    太英想把这话理解成玩笑,但是承景的眼睛分明是冰冷的。太英正不知所措,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白承景,你的玩笑开得有点儿过分了。”    承景惊讶地回头,发现基柱站在那里。承景便高兴地跟他搭话。    “你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找我一起吃午饭?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基柱的眼睛始终不离开太英。    “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吧?走。”    “什么?”    基柱敷衍着跟承景打了个招呼,一把拉过正在犹豫的太英。为了这次历史性的约会,他昂首挺胸穿过大厅。太英被他连拉带拽地跟在后面,愤怒地喊道:    “你干什么?”    “我们从今天开始谈恋爱。我虽然不懂,但我会用功的。”    “你把恋爱当做复习备考啊?用功?恋爱是要用心的。”    “那我也要用功。我是初级,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你愿意相信我,跟着我吧?”    相信他,跟着他?太英立刻停下脚步。基柱满脸疑惑地望着她,太英抱怨不止。    “你这样,我还怎么相信你跟着你?先让我换换衣服吧。”    基柱这才发现太英还穿着工作服。太英笑着,拉起基柱的手,大步走向更衣室。历史性的第一次约会,仅凭努力就能成功吗?不过,她的心脏从一开始就剧烈跳动,也许这是个好兆头吧?    基柱带着太英来到一家拥挤不堪的时尚用品店。基柱说他有事要办,这就更奇怪了。时尚用品店里拥挤得没有落脚之地,他到底要在这里办什么事?难道最近流行在这种地方进行第一次约会?想到这里,太英噘起了嘴巴,这时基柱抓住了她的手。刚开始,这样手拉手的感觉很好,然而进入商店之后,她就感觉很困惑。因为总要穿过人群,为什么一定要手拉手呢?    忽然间,他们和从旁边经过的人撞在一起,太英暂时松开了基柱的手。很快,基柱又重新抓住她。基柱温暖的手令她烦躁,又不是不认识路,为什么要这样?    “哦,等一等,我们松开手走吧,舒服点儿。”    “不好,你会走丢的,其他人都是这样的。约会本来就应该这    样嘛。”    约会本来就应该这样?韩基柱到底对约会了解多少,他怎么这么固执?太英笑了,和基柱握在一起的手不停地蠕动。    “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我的手出汗了,现在。”    “是吗?那擦擦不就行了吗?”    说着,基柱把太英的手往自己的衣服上轻轻擦了擦,怎么看他也不像是要放手的样子。最后,太英放弃了把手抽回来的打算,四下里打量着。    “为什么要来这儿?”    “我想买点儿东西。”    说完,基柱四处张望,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向一个角落走去。基柱拿起了一个大大的小猪扑满。    “哦,在这儿。”    小猪扑满非常之大,几乎赶得上十个普通的扑满。太英很惊讶,他来这里就是为了买这个?    “为什么要买这个?”    “我想攒硬币。”    “什么,硬币……”    蓦地,太英想起一件事来。这话她曾经和允儿说过,而且在去社长办公室之前遇见了基柱。怪不得她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原来他什么都听见了,却在这里装糊涂。    “原来你都听见了,是不是?”    “什么?你说什么?等一等,一头猪够了吗?买哪种呢?粉红色的?还是黄色的?”    基柱继续装糊涂,太英决定配合他,便从堆积如山的储蓄罐中挑选出一个最漂亮的。    “嗯,粉红色的小猪。”    基柱不想放开太英的手,所以好不容易才付了款,然后离开了混乱的时尚用品店。站在宽阔的马路中间,两个人面对面商量在哪儿吃饭。想到韩基柱平时的态度,太英以为他一定会带自己到一个很排场的地方去。基柱在街上绕了一圈,最后带她来到一家规模很小的面食店。太英很惊讶,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她忍住笑,跟随基柱进了面食店。太英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基柱要吃的东西,是炒年糕和米肠。    基柱拍着饱饱的肚子走出饭店,手里拿着扑满,在饭店门口等候太英结完账出来。看着太英笑着向自己走来,基柱把扑满伸到她面前。太英会意地笑了笑,把硬币塞了进去。当啷,硬币落进扑满的声音听来是那么轻快。    “好,现在已经开始用小猪扑满积攒硬币了,炒年糕和米肠也吃过了,还要做什么呢?”    基柱仔细回想太英说过的话,又想起剩下的项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然而没过多久,他的嘴角便滑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啊,下面这一项,说实话有些困难。我要制造一次回忆,看看我的影子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尽管我不知道会不会在别人面前痛哭,如果出现那样的事,我一定放声痛哭。就这样,呜呜呜。”    太英惊讶地望着基柱,基柱靠在太英肩膀上,假装哭得很伤心。    “哦,你怎么了?”    太英慌了,一把把他推开。但他更调皮了,又把头埋在太英的肩膀上。    “我要这样哭,呜呜呜。”    “哎呀,人家都看着呢,你怎么了?”    基柱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推开了,他连连咂着嘴环顾四周。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好奇地看着他们,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害羞……看来人一旦恋爱,脸皮就变厚了,这是他以前所不知道的。太英惊慌不已的表情看上去漂亮极了,基柱呵呵笑着,又开起了玩笑。    “所以你不要做出让我哭的事情,知道吗?”    “是,我绝对不惹你哭。”    太英回答得非常痛快,然后小心翼翼地望着基柱。    “不过,你从刚才就一直对我用平语?”    “怎么了?不喜欢我对你用平语?你比我小七岁呢,完全是个小孩子。宝贝,宝贝。”    听到“宝贝”的字眼,太英又噘起了嘴巴。    “哎呀,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总是叫人家宝贝,真是搞不懂。”    太英猛然把手抽出来,仿佛真的生气了,一个人走到前面。基柱从太英的背影中读出了她的调皮,轻轻地笑了。    “小丫头,你去哪儿?”    “你为什么要这样?真是的。”    “宝贝,我们一起走吧。我给你买冰棒,一起玩儿吧,宝贝。”    基柱大声叫着“宝贝”,周围的人们都把视线转向他们。太英惶恐地转过头,忍不住笑了。一个容貌俊秀的男人,穿得一本正经,腋窝里却夹着个粉红色的小猪扑满,并且对着个健全的女人说“一起玩儿吧,宝贝”。但是韩基柱并不可笑,甚至可以说比平时更有味。人们惊奇地望着他们,他们却并不在意。不知不觉中,基柱已经跑了过来,太英拉着他的手,想起了古人说过的话。    “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许就是这样的。”上一页《巴黎恋人》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window.__cfBeacon = {“rayId”: “6428f296fd8d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