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席女设计师-正文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正文 Chapter14 功劳被上司掠夺  是的,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假清高,你未名未禄时,你就是给人当枪手的命,用叶小凯的话说,你们领导要你几张图纸,是看得起你。  李文琳用了两天时间把广兴的设计图纸再次画好了,这次留了心在电脑里存有备份。张莉莉也不敢再自寻死路,现在她一心想着与李文琳和好,所以李文琳把图纸平安地交到了乔振天的手里。  乔振天扫了一眼,说:“图纸我也不太懂,感觉还不错,明天我拿给朱总看看。”  李文琳笑着说好。  李文琳把图纸给乔振天的同时,也给了设计总监一份。  当天相安无事,第二天,李文琳被通知参加公司小型会议。走进会议室时,李文琳才发现张总监、乔振天以及公司副总裁都在,她站在门口,一时有点儿迟疑。  副总裁看到她,立马笑眯眯地招呼道:“这位就是李文琳吧,快请进快请进,大家都在等你呢。”  李文琳想着这里面可全都是大小老板啊,特别是副总裁,离她是很遥远的神话般的人物,由于做事情不能越级报告,李文琳一般只要接触设计部的总监就可。  张总监也冲李文琳点点头,她马上快步走了进去,想着总不能让老板等着她一个小员工。  副总裁坐在一把黑色真皮沙发椅上,其他两个人坐成一排,和副总裁面对面。一时,李文琳也不知道自己是站着好还是坐下来好。  还是副总裁在那里笑眯眯地招呼道:“文琳,快坐下,快坐下。”  李文琳无奈,看了一下张总监,张总监笑了笑向她点点头,她才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坐下来。  和这么多大佬开会,实在是太痛苦了,而且她根本不知道,突然通知她参加会议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用好奇,相信只要坐到这里来,很快就会见分晓。  公司副总裁笑眯眯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说:“这次广兴的单子我们最终能够拿下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  李文琳吃了一惊,看了一眼乔振天,乔振天笑笑地看着她。  副总裁仿佛明白李文琳的心思,挥了挥手,说:“虽然现在还没有签合同,说拿下来还太早,但是昨天广兴的负责人看了我们公司的图纸,十分满意,我们公司是很有希望的。”  李文琳点点头,心想原来如此。  副总裁又扫了他们一眼,视线定格在张总监身上,说:“这次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张总监,如果没有他画的图纸,我们狮豪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这个单拿下来。”  李文琳听到这里愣了愣,嘴巴张了张,想着是不是听错了。她安慰自己,也许张总监也画了图纸,最后广兴看中了张总监的图纸,没有看中她的。  张总监笑了笑,没有说话。  副总裁继续说:“文琳,听说这个单最后是你负责的,所以你一直跟下去吧,好好努力。你和乔经理好好配合,到时成功签下合同了,你们就是公司的大功臣。”  李文琳立马点头说是。  “好了,没事了,散会吧。”  副总裁吩咐会议结束,三个人走出来,张总监和他们两个说笑了几句,便走了。只剩李文琳和乔振天时,李文琳说:“老乔,最后的图纸用了张总监的吗?”  乔振天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李文琳看他没有说话,以为就是默认,便没有再问下去,她甚至天真地欢喜道:“老乔,我们总监真厉害,朱总真的看上我们设计的图纸了吗,看来我还是要向张总监好好学习啊。”  乔振天依然不说话,李文琳一个人在那里开开心心的,“如果图纸是张总监画的,要我负责这个单,好像不好意思啊,我想我要向张总监去说明。”  乔振天打断她的话,“不用了,你们总监很忙的,否则的话,还要你们手下的设计师做什么。总监是负责整个团队的,负责具体业主的是你们设计师,明白吗?”  李文琳想着乔振天说得也是,点点头,对乔振天充满了感激。她想了想,说:“无论如何,广兴看中了我们总监的图纸,我的图纸没过关,让我再继续负责这个单,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乔振天看着她,到嘴边的话几欲脱口而出,到最后,他却说:“上面叫你负责,你就好好干吧,不要推辞了。”  李文琳便点点头,一直在那里不好意思地谦虚着。  事情的转变是第二天,乔振天带着李文琳去见业主,去的路上,他叮嘱李文琳:“文琳,一会儿业主有不懂的地方,你解释一下,你画的图纸可能一般人不能一下子看懂。”  他拿出图纸交给李文琳。  李文琳接过来,低头一看,竟然是自己设计的图纸,她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确认是自己辛苦画出来的图纸后,觉得很疑惑,就问乔振天:“老乔,不是说用了张总监的图纸吗?”  乔振天苦笑不已,想李文琳怎么这么笨呢,她的EQ怎么这么低呢,如果聪明的人昨天就应该明白,是他们总监拿了她的图纸去上头表功了,她怎么到现在好像还看不明白?  他说:“你的图纸就是总监的图纸。”  李文琳不明白。  乔振天继续说:“广兴昨天看中的就是这套图纸,这是你的,也是你们总监的。”  李文琳明白过来,猛地抬起头,说:“这件事情你一开始就知道?”  乔振天没有做声。  他当然一开始就知道。  李文琳拍了拍手上的图纸,说:“我辛苦画了七天七夜的图纸,怎么到了最后,竟然不是我的了?”  她低着头,根本没有想让乔振天回答的意思,乔振天便沉默在那里。  李文琳低声说:“你要我画图的那些天,我很高兴,整宿整宿地睡不着,想着自己的设计才华终于被人认可了。”  她的情绪突然很低落。  对于李文琳的失落,乔振天没有任何安慰的话。  李文琳和乔振天办完事情后,一个人情绪低落地回到公司,坐在自己的格子间。有时看到张总监进进出出,看着那个高大轩昂的背影,她从前是那样欣赏他佩服他,可是他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他竟然冒名顶替,把她的图纸占为己有!  有好几次,李文琳站在那里,张总监明明看到她了,可是他就像平时一样,很和气地向李文琳笑笑,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他是那么理所当然,没有半点儿羞愧之心。  李文琳简直无法理解,她该怎么做?是这样一直默不作声地做下去,还是跑到张总监面前,向他问个明白?  两种想法在李文琳的心里斗争着,想着自己的图纸被人拿去,没名没姓的,辛苦白费,才华淹没,这种心情谁又能理解?可是去找张总监说就会有所改变吗?张总监会说是副总裁误会了。  李文琳在为人处世方面虽然木讷迟钝,可是这一点还是看得出来的——张总监明明知道是她的图纸,故意占为己有了。  明白了这一点,李文琳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如果她去找张总监的话,只要一张嘴,唯一的下场就是让领导不满。领导不满的结局,可想而知。除非她是不想干了,立马从这个公司走人,才能够冲到他的办公室,对领导大骂一通。  问题是现在这个形势,男友失业了,两个人的生活要她独自支撑,她还指望着保住这份工作,指望着拿到提成呢,她怎么能够冲动。可是就这样沉默下去吗?未免也太不公平。  李文琳一天都在想着这些,魂不守舍。  张莉莉看她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手头也没有忙着什么,便笑嘻嘻地走过来,说:“文琳,在想什么呀?”  张莉莉的图纸依然没有改好,她无路可走,只能麻烦李文琳。昨天她想着最近和马畅关系比较好,拿着图纸请马畅去改,无奈马畅在设计这一块和张莉莉的水平不相上下,尽管他非常努力地改了,可是拿给业主看后,业主仍然不满意,还十分轻视地说:“你们公司的水平未免也相差太多了,虽然上次那个李小姐作风不好,她的图纸可是相当不错的。你也不要改来改去了,叫她帮你改一下就好了,你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去找你们领导。”  张莉莉马上说:“刘太太,我自己去找她吧,我们关系还不错的。”  张莉莉脸上笑着说这些,心里早就骂开了。最讨厌这些业主,一个个上帝嘴脸,没什么文化,最多算个暴发户,搞个装修还要装作很有档次很有品味的样子,好像对装修图纸要求严格就是有品味的表现。张莉莉就想不明白了,有房子住就行了,换一个马桶的位置,换一个地板砖的大小,难道就显得有档次啦?  无奈讨厌归讨厌,也只能心里骂骂过过瘾,为了生活下去,为了保住工作,她必须把这个单签下来。要想把这个单签下来,那么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图纸改到让业主满意,所以她只能厚着脸皮再次来求李文琳了。张莉莉知道李文琳肯定在生她的气,不过为了能够签了单在公司继续待下去,张莉莉只能处心积虑地讨好李文琳。  “文琳,看你今天在发呆,是不是广兴的图纸画好啦?”  张莉莉笑嘻嘻地说着,对李文琳很是讨好。如果说真心话,她真想和这个女人干一架,在她漂亮的脸上狠狠地抓一把,让她毁了容。但是在生活面前她不得不低头,她有事求李文琳,这是没办法的事。  想起从前看到过的一本职场百科全书,一个人要在自己部门做到技术最强。张莉莉直觉是真理,只可惜设计这一块要从小打好美术基础,她先天不良,后天再怎么努力学习,也是鞭长莫及的事情。  张莉莉继续问:“文琳,是不是广兴的图纸画好啦?”  李文琳回过神来,点点头说:“是,画好了。”  看到张莉莉手中拿着的图纸,她想了起来,张莉莉要她帮忙改图纸,她以前也答应过张莉莉的,可是她是不会再给张莉莉改的。她不是任何人都能捏的软柿子,总监偷了她的图纸已经够让她失望了,更别说张莉莉上次毁她的图纸了。  因为总监出了这张牌,现在对于图纸,她有一种本能的反感,根本不想画图,也不想改图,甚至不想在公司再待下去。你想想,在这样的一个部门,总监年轻有为,才三十出头,她的工作不可能再有上升空间,最多是一个首席设计师。总监偷走她的图纸,摆明了人品不好,还指望着在这里待下去,会有前途,会有钱途?  所以李文琳的心情很不好。  张莉莉不知就里,把手中待改的图纸递过去,对李文琳说:“文琳,帮帮忙,我一直在等着你帮我呢。”  她双手合十,做央求状。李文琳看了她一眼,想起上次图纸莫名其妙出现在垃圾桶变成一堆碎纸的样子,想起那天上午,张莉莉也是拿着图纸过来请她改图,她拒绝了。  如今想起这些,李文琳突然间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就是张莉莉所为。她抬起头来,看向张莉莉。张莉莉虽然心虚,可是知道越是心虚越要装大胆,她尽量显得坦诚无比地看着李文琳,这样装出来的嘴脸令人发指。  李文琳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她知道肯定是张莉莉所为,因为别人没有这样做的动机,只有张莉莉动机明显。  所以,她不帮张莉莉,还要给她点儿颜色看看!  张莉莉嘴唇动了动,李文琳任她继续央求着,直到她央求了无数遍,李文琳才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做,你的图我没时间帮你改了,你自己改吧,很简单的。”  她甚至还笑了笑,心里带着报复的快感。  张莉莉呆了呆,猛然间想起马畅的话,“有时候和别人过不去,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她现在明白了,小兔子一样的李文琳变了,李文琳在报复她,现在李文琳会反抗,也会对付人了。  张莉莉一时间适应不了,然而表面上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冷笑两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  “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淡淡道。  张莉莉心里却明白,会画图改图是非常了不起的。  到了下班时间,李文琳拿起手袋,心事重重地回了家。打开门,她看到叶小凯站在那里切菜。这个身影对李文琳来说,已经太熟悉了,就像定格的电影切片一样。每天她下班回到家,叶小凯就会站在那个位置,不是切菜就是洗菜。  她转身关了门,心事复杂。  叶小凯看到她脸色不太好,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有多说,因为李文琳就是这种性格,如果她想说就会主动说出来,如果她不说,问也是白问。所以他不问。  李文琳把手袋放下,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看到叶小凯一个人忙着做晚饭,过意不去,也走过去帮忙。  在李文琳的世界里,只有感情是最珍贵的。  尽管这个男人并不优秀,以前他只是一个拿固定工资的程序员,现在呢,他失了业,但是他们在一起相濡以沫了那么多年,感情有多深她是知道的。而且叶小凯虽然失业却在努力想办法赚钱,哪怕去工地打零工。只有他才是陪伴她在这个陌生城市走下去的人。  做好饭菜,两个人一起坐在饭桌前。  “小凯,你有没有碰到过……”  “什么事情?”  李文琳心里有事,想听听别人的意见,特别是来自叶小凯的意见。她想了想,说:“就是明明是你的功劳却被领导拿去了,你连个名分都没有,甚至都不会告知你一声。”  叶小凯看了李文琳一眼,见她神情抑郁,想着多半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情。他认真地想了想,说:“当然碰到过,我想不只是我碰到过,大部分做下属的都会碰到这种情况吧。”  李文琳抬起头,看了叶小凯一眼,有点儿不相信,“真的吗?”  叶小凯笑了笑,细长的眼睛好看地眯了起来,点点头说:“嗯,其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领导嘛,自然认为下属的也是他的,你以后要是做了领导肯定也会这么认为的。做下属的,本来就是为领导服务的。”  叶小凯低下头,夹了菜送到李文琳碗里。  “小凯,如果你碰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  和叶小凯相处这么多年,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她在工作上碰到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和他谈一谈。而他呢,总会认真地倾听,然后真诚地为她着想,给她意见。一般叶小凯给的意见,李文琳照着办的话,百分之九十是不会错的。  所以现在,李文琳在工作上碰到了问题,要问的第一个人肯定就是叶小凯。  叶小凯笑了笑,认真地说:“我以前就碰到过这种事情啊,我编的程序,上面很满意,我们组长就说是他编的,这种事情多着呢。”  “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当然是当做没有发生一样。领导要用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他用了虽然现在不说,心里总还是有数的,说不定以后会回报你。”  “说不定。”李文琳喃喃地重复了一下,“当领导的怎么能这样做呢,不重视人才就罢了,还要欺负下属。”  叶小凯笑了笑,说:“我觉得没什么的,你也当做没这回事好了,领导既然说是他的功劳,那就是他的功劳好了。”  李文琳听着,心有不服。  广兴的公装大单继续在接洽。李文琳在公司里无所事事地沉默了几天,没有主动去找乔振天,到最后,乔振天主动联系她,把她约了出来。  两个人在外面一家餐馆里一边吃饭一边聊起这件事。  李文琳一直默默无语。  乔振天很自然地说:“文琳,广兴的常务副总对你的图纸很满意,我们等于杀出了重围,有了很大的获胜的希望,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和朱总见个面,我们继续商谈图纸的事情。”  李文琳低头吃饭,没有吭声。  “接下来……”乔振天停了停,看了李文琳一眼,李文琳没有抬头看他,“你呢,负责把你的工作做好,上次的图纸只是第一印象,敲门砖明白吗?接下来要进行测量,然后把华龙酒店整套图纸都画出来。文琳,这是一个技术活,又是一个辛苦活。这可是一个大酒店啊,如果你手下的绘图员不够,我会叫你们总监再多给你配几个的。然后进行材料报价、装修预算、招标申请等等,等到我们到了那一步,估计合同很快就会签下来了,现在只能说成功了一半。这个成功的一半,还得感谢你。文琳,如果没有你的图纸,我们不会成功的。”  乔振天笑眯眯的,眼里都是欣赏的光芒。  李文琳哦了一声,淡淡道:“是我的图纸吗,不是我们总监的图纸吗?今天你终于肯承认是我的图纸啦!”  她语气虽然淡淡的,心里却仍然无法释怀,一个狂热地爱着设计的人,是最难容忍别人偷走她的设计的。她想着自己最看重的东西都被别人偷走了,上头是这样人品不好的领导,她还怎么在这个公司里待下去呢,这也是她最近几天情绪一直很低迷的原因。  乔振天紧张地看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公司的同事,才压低声音说:“文琳,我当然知道是你的图纸,你不要介意,这种事很常见的。”  李文琳愤怒了,用陌生的眼神看了一眼乔振天,冷冷道:“你一开始就知道张总监拿的是我的图纸,当时我们四个人在场,公司副总裁也在,如果你帮助我,承认是我的图纸,我想张总监也不敢抢了我的图纸。乔振天,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  李文琳用双手拢了拢头发,乔振天在她面前变得完全陌生,她低下头去,头发再度乱纷纷地垂了下来。乔振天沉默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李文琳这些天一直没主动联系他,原来,她是生他的气。  在她的心目中,乔振天博学多才,乐于助人,精明稳重,让她欣赏,甚至敬佩。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乔振天却如此让她失望。他知道所有的事情,明明最先看了她的图纸,但是在张总监说图纸是他的时候,乔振天却没有站出来。  李文琳只觉得和这样的人合作没什么意思,以前以为他会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现在发现,他其实和她不是一条战线上的。大概谁也不可能和他是一条战线上的,他不需要任何战友。李文琳有种被利用、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她当他是最好的前辈和朋友,而他呢?大概在他的眼里,李文琳就是一个被利用的傻子。  李文琳低着头轻声说:“我原以为你会一直站在我这边,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只是没想到……你大概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吧。”  她摇了摇头,说:“你根本不会明白,一个设计师的设计被人偷走的那种感受,就好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一样,心里空空落落的,觉得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乔振天,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业绩?”她拿起手袋站了起来,不想再面对他,愤怒地转身想走。  “李文琳——”  匆忙中乔振天也站了起来,挡在李文琳前面,“你给我五分钟时间,听我解释好不好,我不是不想帮你,你听我说。”  李文琳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很陌生,真实的乔振天和她了解的乔振天相差太远。在她的心目中,乔振天简直像英雄一样,给她机会,给她希望,给她动力。可是现在,他却深深地伤害了她。她无比真诚地跟随他,仰慕他,信任他,给予了百分百的真心和热情,可是他呢?连她最起码的权益都不肯替她维护,实在太让人寒心了。  乔振天示意她重新坐下来。李文琳默默坐下来,心想只给他五分钟时间,看他在这五分钟里能说什么。  乔振天整理了一下思绪,说:“文琳,这件事我不是没有想过。很早以前我就碰到过这种事,我早就知道该怎么做。只能说,你还是太天真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奇怪,像你这么天真的人,怎么会……后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你设计这一块实在太好的缘故,公司已经离不开你,所以才一直留你在公司。”  李文琳抬起头来,一时间不明白乔振天在说些什么。  乔振天挥挥手,“文琳,我们换个角度想问题,假如当时,我们四个人开会,副总裁也在场,他认为你的图纸是张总监的功劳的时候,你站出来说图纸是你画的,我也站出来给你作证,结果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  李文琳愣了愣,结果是什么样子,图纸是她的得到了证明,不就公平了吗?没有站出来,就是不公平。  乔振天说:“最后的结果,你如果只闹一次,公司最后还是会认为图纸是你们总监的,如果你持续闹下去,公司会发怒,甚至会责怪我和你。”  “为什么,图纸不是我画的吗?我要回我的图纸,难道错了?”李文琳圆睁了双眼,简直难以置信。  乔振天觉得在为人处世方面,李文琳好像是一个傻瓜,他笑了笑,答非所问地说:“文琳,你在狮豪工作几年了?”  “四年了,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从绘图员、设计师助理做起,一直做到现在的设计师。”  “这期间,你负责了不少公装大单吧。”  “嗯,负责过五星级酒店、会展、大商场的装修。”  “图纸都是你画的吗?”  “是的,碰到大型公装,那些在电脑培训班培训了几个月的设计师根本就画不出来,我为了赶图,总是没日没夜地加班,身心疲惫,最近感觉都老了许多。如果不是我狂热地爱着设计,也许早就退出来了,女孩子不适合做设计。”  “这么些年,你向你们总监要求加工资了吗?”  “没有。”  李文琳觉得有些奇怪,抬起头来,迷惑不解地看着乔振天。乔振天笑了笑,觉得李文琳真是傻得可以,如果他估计得不错,早在两三年前,狮豪就已经离不开李文琳了,她在那个时候就可以主动要求涨工资,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  李文琳看着乔振天脸上浮起的淡淡笑意,说:“你笑什么,五分钟快过去了吧。”  乔振天只得收敛心神,他本想告诉她:你不用担心失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只要狮豪没有破产,肯定会留下她,当然,前提是狮豪能撑过这场金融危机。而要撑过的话,就必须拿下广兴这个单子。  但是他现在不打算这样说出来了,因为说出来,对于他接下来的工作会十分不利。  他想了想,说:“我的意思是,你的确是错了。文琳,你要知道,图纸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相当不重要的一部分。你想想,你们设计师平时都做哪些工作,你告诉我。”  李文琳有点儿失望,因为她处在不看重设计的环境里。在部门,许多设计才能不如她的设计师签单率比她高得多,而他们的低收入都是底薪加上提成的,所以她虽然设计才能好,但是在部门里面,收入是偏低的。这就给了她一个错误的观念:设计是不重要的。用马畅的话说,靠的就是这张嘴;用阳天的话说,设计师靠的就是卖,出来混谁不是卖;用张莉莉的话说,如果你能搞定业主,那么你就是最好的设计师。  她原本对设计就很没信心,后来是乔振天反复灌输,无数次告诉她设计才能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乔振天却说“设计只是工作中很不重要的一部分”,她一时有些迷惑了。  她缓缓地说:“我们设计师的工作,就是画图,谈客户,跑工地,签合同。”  乔振天点头,说:“对了,你也发现了,画图只是你们工作中的一部分。在你们设计师的眼里,画图只是工作的一部分,那么在公司,画图就更是微小的一部分,明白了吗?”  李文琳慢慢听明白了,“你以前不是说,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就是设计才能吗?”  乔振天有点儿无耻地说:“我以前是为了鼓励你。”  为了今天的目的,他有点儿昧着良心了。  李文琳眼里带着失望。  乔振天振作精神,说:“文琳,我们要解决首要问题,要完成主要任务,你说是不是?我们的首要问题是什么,是和广兴把单签下来。不但是我们,公司也是这样的。如果你现在为了这几张图纸大闹下去,结果就是你转移注意力,你把工作的重心丢在一旁,你置公司的利益于不顾,你为了私人恩怨纠缠不清。在公司眼里,你就显得太自私不懂事,不顾大局。我当时没有吭声,因为我知道,我这样出来作证,只会让事情往更坏的方面发展。”  李文琳不吭声,她并不相信乔振天的话。在得知张总监偷了李文琳的图纸那一刻,乔振天的第一反应再正常不过,对此他不吭声就是,这是在职场多年养成的一种习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现在之所以说这些,只不过是想让李文琳继续和他负责广兴这个单子,而且要全心投入。  这是他的目的所在。  乔振天苦口婆心地说:“文琳,你想想,总监拿了你的图纸去,副总裁误会是他画的,这其间也许真的只是一个误会。你想想,我们损失了什么?是的,不说我,说你,你呢?这个公装大单继续由你负责,你现在是我们公司最重要、最资深的设计师,是不是?如果这个单签下来,你可以拿到一大笔提成,这笔提成够你和你男友一次性在广州买一套大房子,是不是?可以让你少奋斗十年,何乐而不为呢?你并没有损失什么,为什么不开心?”  李文琳被他说得有些心动了。  乔振天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有着所有搞艺术的人的清高,他启发她说:“陶渊明我没说错吧,我虽然学历没你高,但是这个人我也是知道的。他辞官不做,到南山归隐,说不为五斗米折腰,结果呢?他归隐南山,不会种田,每年收成很少,吃不饱穿不暖,最后因饥寒而死。再说了,现在可不是晋朝,现在想归隐都没地方,我们普通人,是不得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  乔振天的最后一句话震撼了李文琳,简直起了醍醐灌顶的效果,她突然头脑清明,一直纠缠在心里的委屈愤怒如云烟般消散。是的,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假清高,你未名未禄时,你就是给人当枪手的命,用叶小凯的话说,你们领导要你几张图纸,是看得起你。  “文琳,现在是委屈你了,好好干,以后出息了,就再也没有人敢用你的图纸了。有本事,你也当上设计总监,那时候手下几十个设计师,就是他们给你画图了。”  李文琳笑了笑,说:“老乔,你说得没错。我没事了,你说吧,我们什么时候去找朱总,我听你的。”  看到李文琳终于开了窍,乔振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笑道:“好,我马上联系他,确定好时间,马上通知你。”  李文琳点头答应。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