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阿菩-《边戎》-正文卷一 长征远遁 第十四章 乌古  虽然蒙古人将狼与鹿并列作为其始祖神话的象征,但在现实中他们对狼的痛恨并不在其他草原部族之下。去年入秋以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斡难河流域的狼群忽然猖獗起来。流祸所及,草原诸部均受其灾。  在合不勒的呼唤下,蒙古人联合起来进行了一起驱灭狼群的行动。狼群被他们东驱西赶,最后竟然汇成一处。合不勒在父亲的支持下布下了一个大陷阱,把狼群坑杀了大半,但仍有小半向东逃来。合不勒率领五百族中勇士沿途追来,谁知到头来这个庞大的狼群竟然被一百多个汉人用计谋烧杀。  蒙古最重勇士。萧铁奴杀父的罪行在汉人看来是罪无可恕,但由于其间牵涉到他们父子俩太多的恩怨,谁是谁非难以说清,蒙古部落的人在萧铁奴离去之后也没有为那个死去的勇士报仇的说法。  然而,萧铁奴的勇悍却是连大多数蒙古牧人都有些害怕的,这个家伙未必是个好人,但是个强者却是无疑的。可今天,那个叫折彦冲的汉人似乎比萧铁奴更强――这个人不但烧杀了狼群,还折服了萧铁奴这头草原上最不羁的野狼。  当局势稳定下来以后,杨应麒偷偷问萧铁奴道:“‘折彦冲是头儿’这句话,你对蒙古到底是怎么说的?头儿前面到底有没有加上‘我们’两字?”  萧铁奴听了之后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才道:“那是说给合不勒听的。”  “哦?”  萧铁奴道:“他们最重勇士,把折彦冲说得厉害些,可以少掉很多麻烦。”  “是吗?”杨应麒笑了笑,也没再追问下去。  尽管语言不通,但崇尚勇士的合不勒很快就跟折彦冲交上了朋友。他看出折彦冲等人的疲惫,下令张好帐篷,供他们休息。  他对折彦冲道:“汉人兄弟,不要担心,有蒙古的朋友替你们守着。”  曹广弼和杨开远对外族怀着很深的戒心,睡得并不安稳,折彦冲和萧铁奴却睡得很沉。杨应麒累得慌,但翻来覆去睡不着,口中喃喃不断地念叨着:“蒙古……蒙古……成吉思汗……”  折彦冲等一觉醒来,合不勒已经给他们准备了羔羊肉、马奶酒。两拨勇士语言不通,最好的交流就是比武!折彦冲和合不勒比试了一会武功弓箭,都是难分上下。与合不勒一起来的勇士带察尔却输给了曹广弼。合不勒在旁边看得佩服,对这群汉人又看高了几分。  折彦冲说起自己进入草原的缘由,合不勒大喜道:“你们要来草原放牧么?那何必去投靠乌古部?便来与我们一处,斡难河边的水草,北森林里的猎物,有我们的,就有你们的!”  折彦冲听得颇为动心,但想想还是道:“我们的师父狄喻已经去了乌古,现在应该已经联系上了。若是狄喻师父和乌古部说好了我们却没去,那是太不敬了。我想我们还是先到大鲜卑山下看看,如果那里无法容身,再来斡难河找合不勒兄弟。”  此刻萧铁奴还在抱头大睡,给折彦冲作翻译的是他手下一个蒙古部与汪古部的混种,他是直接把折彦冲对合不勒的称呼翻译作“安答”,那是兄弟的意思。合不勒听了十分高兴,说道:“你叫我安答,是要和我结安答么?”  折彦冲听了知道最后那句话经过翻译意思有些曲解了,然而他也喜欢这蒙古青年,心中忽然有了个主意,说道:“在这里,曹广弼、杨开远、欧阳适、杨应麒都是我的好兄弟,萧铁奴也是一条的好汉。我有心在这草原对着明月与你们结成兄弟,不过,我还有一个好朋友,是个女真人,武功箭术也是大大了得!我想把他介绍给你,若你也喜欢他,到时候我们大家一起结拜如何?”  合不勒道:“折安答说了得,那一定是很了得的人了!既然这样,我就陪你到乌古部去走一趟。”  折彦冲大喜道:“好!”  这晚两个民族的勇士尽兴大醉一场。第二日出发,补充好水源之后穿过那片荒漠,径朝大鲜卑山而来。走了两天,忽然前面的哨骑来报:“前面有个人和我们的人打了起来。我们三个打一个,竟然还打不过他。”  合不勒怒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我去会会他!”  折彦冲听了翻译之后也跟了上去。慢慢看见远处有个黑点,想必就是打了哨骑那人。那人望见这边人多,似乎决定不来招惹,缓缓退去。  曹广弼忽然道:“咦,那好像是阿鲁蛮!”  折彦冲道:“不错!真的是他!”策马冲上,一边大叫阿鲁蛮的名字。阿鲁蛮也看清了是折彦冲,赶紧勒转缰绳奔过来。合不勒听说是朋友,转怒为喜道:“原来你就是那位女真的勇士!果然了得!”  折彦冲给阿鲁蛮和合不勒介绍之后,问阿鲁蛮道:“你怎么来了?是狄先生担心我们所以让你来的吗?”  “不是,狄先生让我来叫你们走快点去喝酒。”  折彦冲奇道:“去喝酒?”  阿鲁蛮道:“怎么说呢!是这样的!我们找到了乌古部,见到了师父说的那个做了乌古汗的朋友,叫鞑赖干的。但走进他们大本营的时候,我总感到有什么不对头。”  这时几个首领都围上来了,连杨应麒也在,问道:“有什么不对头?”  阿鲁蛮道:“我说不上来。我看师父,他却满脸的欢容,也就放心了些。那个鞑赖干给我们摆上了丰盛的筵席,师父酒到杯干,喝得十分高兴。后来鞑赖干又问起你们的情况。师父忽然说:‘哎呀,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迷路了吧。’鞑赖干说要派人来接,师父说乌古部的人不认识你们,最好让我一起来,于是我就出来了。”  欧阳适道:“那你怎么一个人,乌古部的人呢?”  阿鲁蛮道:“被我甩了。”  众人听了阿鲁蛮的话后无不奇怪:“甩了?”  阿鲁蛮道:“我总感到那两个人眼神有点问题,看着不舒服,就想了个法子把他们甩了,自己来找你们。这是昨天的事情。”  欧阳适道:“你到底觉得哪里不对劲?”  阿鲁蛮道:“我说不上来。”  杨应麒沉吟道:“你再想想,你临走前狄先生有没有嘱咐你什么话?哪怕听起来再不打紧的话,如果想得起来,一句都别露了。”  阿鲁蛮想了想道:“啊,是了,师父说让你们快点来喝酒,说什么乌古的朋友就像大食国西边的西楚皇帝一样热情,准备了大草原最丰盛的酒筵等着你们呢。”  “大食国西边的西楚皇帝……大食西边哪里有什么西楚?西楚……西楚……”杨应麒想了想,惊道:“糟糕!狄先生和我们三四百个弟兄都有难了?”  阿鲁蛮问道:“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杨开远蓦地想起什么,惊道:“西楚!西楚霸王!项羽!莫非是暗示前面是鸿门宴么?”  阿鲁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杨应麒解释道:“乌古那边出了什么问题,狄先生一定是瞧出来了,但他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已经无法脱身了,因此一直假装没有发现。后来却托了个理由让你能走出乌古部,目的就是要你来通知我们不要去踩鞑赖干的陷阱!狄先生最后那句话,其实是个暗语来着。西楚是楚霸王项羽的国号!项羽曾在鸿门设宴款待他的对手刘邦,名是宴会,其实却是想对刘邦下杀手!项羽不曾称皇帝,只称霸王。但狄先生怕乌古的人听说过霸王的威名,因此不称霸王,反而叫他‘西楚的皇帝’――这种称呼听来陌生多了,一时让人联想不到项羽那里去。至于‘大食国西边’云云更是混淆视听而已,因为大食西边根本就没西楚这个国家。这个暗语其实不算深僻,若是中原智谋之士,多半能一猜就中。”  阿鲁蛮道:“总之,就是乌古那群混蛋要对师父不利,是吧?”  杨应麒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  他们讨论了半天,合不勒在旁边听着翻译,听到这里怒道:“鞑赖干那家伙竟然对远方来投的朋友使诡计么?折安答,不要担心,我们这就带人杀过去!”  折彦冲道:“乌古有多大?他们的人多不多?”  合不勒道:“他们这一部人口不及我蒙古一半,但我蒙古部一个顶得他们两个!”  折彦冲却摇头道:“但眼前我们却只有几百人。而且现在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不是找乌古部算帐,而是要把我们失陷在乌古部的族人救出来!”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沉:“如果乌古胆敢对我的族人作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我……”  他没有说下去,杨应麒道:“不祥的话不要说了!一定不会发生的!我们赶快想个办法,应该来得及救出他们!”  曹广弼最重情报收集,这时说道:“无论如何,先想法子把乌古人的事情打听到了再说。”对合不勒道:“合不勒兄弟!蒙古和乌古同是北族,乌古人也应该还不知道你和我们订交,如果由你的人去打探消息,应该会容易得多!”  合不勒听完翻译,知道了折彦冲等人意思,点头道:“不错!还是先救人要紧。”按曹广弼的建议派了几个聪明伶俐的族人来打听。  那几个蒙古人见到乌古的牧人后表示自己刚刚去契丹做完生意回来,想穿过乌古部的领地回本族去,“不经意”地问到了乌古人汗帐所在,就这样渐渐接近乌古部的心脏,终于一个乌古人在闲聊中道:“最近来乌古的人可真多。”  “哦,为什么这么说?”  “前些时候,先是一伙契丹的败兵来了。之后又来了一批汉人。前几天节都使大人那里还打过不大不小的一仗呢,打的就是那批汉人。”  “节都使大人?你们乌古不是叛辽了吗?怎么你们的汗又做节都使了?”  “唉,我们重新归顺大辽有一段时间了,你们不知道吗?”  “嗯,没怎么听说。对了,刚才你说打了一仗,后来怎么样了?”  “那一仗啊,双方都死了好几十人,但总算把那批汉人给拿住了。”  “拿住了?你们拿住他们干什么?”  “送给辽国人啊。这些汉人好像和他们有仇,听说辽国一个大官会花大价钱把这些汉人买回去报仇。这次辽国的使者过来,又向我们要这要那。我们拿住这些汉人,刚好拿来抵消损失。”  “这些汉人真是可怜。现在他们一定像牲口一样被关起来了吧。听说辽国的大官出手可是很阔的,你们要小心些,别让那些汉人给跑了――他们也许比牛羊还值钱。”  “放心,他们关的那个地方啊,就离大鲜卑山不远。节都使大人的大军也在那附近,这批汉人跑不掉的。”  这几个蒙古使者又分头打听得确实,这才潜回报告。杨应麒听完道:“原来乌古已经归顺了辽国。唉,这次是我们太疏忽了,我们本该打听清楚再来的。那个乌古酋长见利忘义,真不是个东西!”  欧阳适却冷笑道:“打听清楚?我们这次本来就是病急乱投医,走到那里没有危险?在辽境被契丹兵追,在宋边被自己的族人逼,到了草原不但遇到马贼,还遭遇了宫帐军!上天连一点休息将养的闲暇都没给我们,什么时候给我们时间去细细打听了?”  折彦冲道:“现在乌古的情况我们基本了解了,如何救人,大家说说。”  杨应麒道:“若要救人,得有蒙古的朋友帮忙。”  合不勒道:“汉人兄弟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这个时代草原民族或称汉人为宋人,或称唐人。这些天相处下来,合不勒已经学会了几句简单的汉语,又因应勒折彦冲等人的习惯,称他们为汉人。他在相处中又知道杨应麒知识渊博,头脑灵活,也不以小孩子看待他,说道:“杨兄弟若有什么主意,尽管说出来。”  杨应麒根据蒙古探子的描述,在一片沙地上画了一个简图,说道:“这里是乌古部,我估计,他们正等着我们去自投罗网呢。所以我们不能贸贸然去,而要用调虎离山之计……”上一页《边戎》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