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华人文学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历史军事古代短篇诺贝尔韩流影视商战吸血鬼书评网络穿越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推理官场传记纪实鬼故事盗墓游戏职场专题作家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散落星河的记忆》-正文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5—1    奥丁星域。    阿丽卡塔星。    对所有阿丽卡塔星的居民来说,这段日子十分难熬。    每个晚上,仰望星空,都能看到色彩绚丽的流光纷纷扬扬、划过天空,就像是一场永不停歇的流星雨。    生死存亡关头,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参军,每个人抬头看到“流星雨”时,心头都弥漫着悲伤、恐惧和迷惘。    他们既盼望流星雨早日停止,战争结束,亲人平安,又害怕流星雨真的停止。    现在的形势下,当“流星雨”停止的那天,奥丁联邦是否依旧存在?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全星际异种的命运又是什么?    棕离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眼窝下都是深深的青影。    他自小接受的是强者教育。靠着自己的努力、踏着失败者的身躯,一步步脱颖而出。    作为胜利者,他很自信,坚信自己的能力能守护奥丁联邦,但现在他的自信正在被炮火一点点击溃。    左丘白那边的战场依旧处于胶着状态,没有丝毫战役结束、成功撤退的迹象,阿丽卡塔却已经岌岌可危。    他启用辰砂和殷南昭的旧部指挥战役后,的确暂时性地扭转了战争局面。    但不过几天时间,阿尔帝国的指挥官就好像摸透了他们每个人的作战思路和作战风格,竟然立即改变战术,将阿尔帝国的舰队拆分,以点对点的方式围剿着奥丁联邦的每一艘战舰。    他似乎完全知道奥丁联邦看似凶猛,实际却群狼无首。只要抓到他们配合上的漏洞,就可以各个击破。    从宿一、红鸠到哥舒谭、言靳将军,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像是在没有穿衣服裸奔,似乎一举一动都被对方洞若观火地预知。    他们像是被一圈看不见的力量包围住,那力量就像是一个在慢慢收缩的气泡,渐渐将他们束缚住,直到他们无力反抗。    刚开始只有当事人能感觉到,后来连旁观者棕离都感觉到不对劲。    棕离不敢相信。    对方竟然能这么快就制服奥丁联邦众多的优秀军人?比他预估的时间少很多。难道奥丁联邦真要覆灭?    棕离走投无路下再次联系楚墨,将战场的严峻形势汇报给他,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楚墨却只是回复了一句“知道了”,就切断了信号。    棕离无奈下,又联系左丘白,催问:“你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    左丘白目光沉重:“楚墨给了我新的命令。”    棕离讥讽地问:“什么命令?难道让你也去实验室做实验吗?”    左丘白没有正面回答棕离的质问:“楚墨说辰砂还活着,我们必须更改作战策略。”    棕离愣了一愣,不相信地说:“当年我亲眼看到你用光剑处决了那只异变兽,砍掉了它的脑袋。”    “我只是杀死了一只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野兽。”    “你的意思是……你杀死的那只野兽不是辰砂?”    “我们被殷南昭和安教授骗了,或者应该说,所有人都被他们骗了。”    辰砂没死?!棕离居然一下子又惊又喜,期待地问:“辰砂现在在哪里?”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和他作战。”    “不可能!”棕离忍不住大叫。    那可是辰砂!刚毅耿直、黑白分明的辰砂!    棕离不愿意相信,心里却知道左丘白没有说错,因为很多疑点都有了答案。    难怪对方能训练出专门针对奥丁联邦的双人战机的作战方式!    难怪对方能短短几天就突破小双子星的太空防线!    难怪对方现在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一瞬间,棕离理解了楚墨的做法。    如果阿尔帝国的指挥官是辰砂,奥丁联邦就像是一只已经落入蜘蛛网的小昆虫,所有努力和反抗都徒劳无功,只不过白白增加牺牲而已。    棕离满心绝望、寒意彻骨,不得不扶着工作台坐下来。    既然辰砂在阿尔帝国那边,紫宴是不是也已经投靠阿尔帝国?    棕离愤怒地说:“奥丁联邦是辰砂和紫宴的祖国!”他们应该是守护奥丁联邦的战士,怎么能变成摧毁奥丁联邦的元凶?    左丘白淡淡说:“那是五十年前的辰砂和紫宴。”    棕离无言。    是啊!已经五十多年了!    五十多年前,并不是他们先抛弃奥丁联邦,而是奥丁联邦先抛弃他们。    棕离平静了一瞬,问:“你有什么计划?”    “我会为异种死战到底,绝不让异种成为被奴役的低等种族。”左丘白表情淡然、目光平静,似乎死亡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小事一件。    棕离以前最讨厌他这副装腔作势的样子,现在却觉得很亲切。他听明白了,左丘白说的是异种,不是奥丁联邦,某种意义上,他已经放弃了阿丽卡塔。    棕离眼眶发涩,坚定地说:“我会为联邦死战到底,纵然联邦覆灭,阿尔帝国也必须付出代价。”    两个男人都在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死志。    他们从小到大都不对付,却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抬起手向对方敬军礼,传递着无声的尊敬。    ――――・――――・――――    阿尔帝国。    奥米尼斯星,议政厅。    阿丽卡塔星的战役,阿尔帝国已经占据绝对优势,把奥丁联邦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帝国军队攻陷阿丽卡塔星指日可待。    林楼将军向洛兰汇报:“肖郊舰长已经摸清楚阿丽卡塔的军事力量,三十个小时后,我们会发动最后的进攻。我有信心,这场战役结束时,星际中将再无奥丁联邦!”    整个议政厅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人人喜笑颜开地向洛兰致敬。    洛兰却没有一丝轻松的感觉。    只要楚墨还活着,即使攻下阿丽卡塔星也不代表着人类安全了。    只要异种和人类的矛盾还存在,即使杀了楚墨,仍然会出现第二个楚墨。    ――――・――――・――――    洛兰离开议政厅,安步当车,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问题。    到众眇门时,刺玫已经等在那里。    洛兰走到栏杆前,眺望着远处说:“我想让你去曲云星。”    “好。”    “不用再回来了。”    刺玫太过惊讶,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疑惑地看着洛兰。    洛兰说:“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