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乐小米等-你听,记忆的钟-正文二、王雄成 热血穿行的少年(1)  王雄成热血穿行的少年  【王雄成】84年出生。喜欢看书和电影,涉猎广泛。但却至今不辨五谷,不懂摩登,不认名人,不识自己。已出版长篇小说《圣域》,《青春之冷》。  少年的离别歌  文/王雄成  一  天色昏暗,乌云密布,闷热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向胸腔挤压过来,连喘气都感觉费力气。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教室里突然就炸开了锅。诸如”你是打车还是坐公交?”、”不晓得我爸有没有给我送伞”、”要不咱们到对面的KFC吃了东西再走?”等话语充斥在耳朵旁。刘碑经慢慢悠悠的收拾书包,他讨厌这种喧嚣的气氛,这让他很不适应。  ”刘碑经,你丫磨蹭什么呢?楼下布告栏贴这次月考排名了,看看这次该谁请客了?”张翔吆喝道。  ”你去看不就完事了吗?回头告诉我一声,我跟着去吃就行,肯定不是我请客。”刘碑经不耐烦地回应道,眉头紧锁着。  张翔笑道:”你丫也太没自信了吧。”  只过一会杜旭就跑了上来,走到张翔面前嘻笑道:”张翔同学,恭喜你,你是我们三个人排名最靠前的,倒数第三十二位,所以这次你请客。”  ”你排多少?”张翔反问。  ”二十七。”杜旭顺手指了指刘碑经,说道:”他丫最强悍,你猜多少,倒数第五。他后面那四位都缺考。”  张翔愣了一愣,走近刘碑经,一屁股坐在课桌上,说道:”你可以去买彩票了,我瞎蒙的都能倒数三十二,我看你平时还挺上进的呀,要不就是你丫智商有问题。”  ”我靠,你丫智商才有问题。你哪只眼睛看着我用功了。老子那是看小说。”  ”黄色的吧?”  ”去你妈的。”  ”你们俩别吵了。商量一下晚上去哪解决饮食问题才是关键。”杜旭打断了他们说话,道,”这次还叫上厘厘不?”  ”叫上呗,要不刘碑经得跟我急了,说了可以带家属的。”  刘碑经不自然的笑了笑。  三个人走到楼梯口刚好碰到厘厘,张翔起哄说刘碑经要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厘厘看了看刘碑经,只是笑了笑。刘碑经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是张翔请客来着。  云压得低,雨却下得并不大。厘厘带着伞只能供两个人躲。张翔和杜旭主动跑进雨中,喊道:”你们俩快点啊,学校对面的老地方,路上别磨蹭太久。”  刘碑经举着伞往厘厘的头顶上偏,自己又不敢太靠近。  ”你害怕什么?”厘厘嘻嘻的笑,一把搂住了刘碑经的腰。  ”谁怕了?我是担心你淋着雨了感冒。”  ”哎呦呦,这么知道心疼人啊。我看了排名,好像你是倒数第五。”  刘碑经有些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说道:”正好不是让他们请客嘛。”  ”我记得你以前成绩没这么差啊。本来我还以为你们搞了这个比排名的比赛后成绩会上去呢!”  ”你把我们想得太有上进心了。”刘碑经悻悻道,”我根本就没好好考,为的就是让那两个孙子请客。”  ”不就请客吃顿饭吗,不至于呢。”  刘碑经不说话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在刘碑经看来紧张而无味。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讨厌这种吃饭时干净而高档的感觉,讨厌他们的高谈阔论和对品牌,汽车,游戏的津津乐道。刘碑经插不上话。他不停的扒着自己碗里的饭。喝汤的时候竟然感觉汤里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这让刘碑经难受极了。  二  刘碑经穿过一条幽暗的小巷。用枯树干支起来的路灯被顽皮的孩子用石头打碎了,只剩下破旧的灯头在风雨中悬挂。路面坑坑洼洼,不大不小的水泡让刘碑经的裤子湿到了膝盖。刘碑经小声暗骂了一句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有听清楚。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母亲赵秀枝坐在昏暗的灯光下,脸色阴沉。  ”同学请我吃饭。”刘碑经靠床坐下。十四平米的小屋供三口之家住下,坐着轮椅的父亲还在家开了一个小卖部,已经拥挤得不能再挤了。  ”月考的成绩应该下来了吧。”赵秀枝抬了抬头,把声音压在了喉咙里,她不想吵醒自己的丈夫。  ”没有。”刘碑经回答得斩钉截铁。  赵秀枝不说话了,将货柜上的东西整理了一遍,把高架上的东西往下挪,以免丈夫够不着货物损失生意。刘碑经将书包扔到桌子底下,有些懊恼得看着母亲。她在数柜台里的钱。  ”妈,学校要交资料费。”刘碑经这句话说得很快。  ”又要交钱?多少?”  ”150。”  赵秀枝摩挲着刚数到一半的钱,极其无奈的从中抽出150块钱来递给刘碑经。刘碑经的手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去。  ”早些睡吧,明天上课不要迟到了。”  ”嗯。”刘碑经将椅子移到一边,然后把属于自己的折叠床拉开,铺上被子,这才脱去外套躺进去。  赵秀枝又忙活了一会,听见刘碑经依然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怎么了,睡不着么?”  ”没,马上就睡着了。”刘碑经随口应付着,他不想跟母亲聊天。他记得自己懂事的时候家里是这个样子,而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每天晚上母亲回家的时候总是能闻到她身上沾满的烂菜叶子的味道。母亲就在前面小区的菜市场卖青菜,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摊子,所以生意并不是很好。而父亲坐在轮椅上是他一直的记忆。他没有问过父母关于那双失去的腿的故事,因为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白天的时候窗户总是开着的,父亲坐在轮椅上卖东西,有懒得走远的邻居买包烟或者啤酒什么的。日子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  雨已经停了,刘碑经还是没有睡着,他感觉潮湿的空气通过窗户渗透了进来,身体很不舒服。这是北京吗,怎么感觉跟南方一样?刘碑经有些莫名其妙。  三  刚上早自习班主任老罗就让班长将资料费统一收齐。刘碑经从口袋里掏出钱,一张100的一张50的。他将100的递给班长,签了名字。等班长走开刘碑经从课桌里又拿出150块钱来,凑在一起一共200块钱。这是刘碑经每次虚报各种杂费攒下来的私房钱。  ”刘碑经,你来我办公室一下。”老罗将钱和表格抱在手上,抬头说了一句。  张翔和杜旭对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刘碑经,神秘的笑了笑。张翔小声道:”刘碑经这次帮老罗搞了个倒数第一,你看老罗脸色难看得”  刘碑经站起来,朝他们俩吐了吐舌头,故作神气。他跟着老罗出来不停的往路过的教室里看,如果碰到刚好朝教室外看的人四目相对刘碑经会摇晃着身子,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这种姿态是刘碑经以前看着高年级的坏学生学来的,他们将被老师叫进办公室做为炫耀的资本。后来刘碑经路过厘厘所在的教室,他特意去寻找她的身影,可是厘厘低着头在发短信并没有回看,这样刘碑经有些失落。  ”这次月考为什么会考这么差?”老罗坐在办公椅上,手里还拿着钱慢慢的数。  刘碑经低着头,过了好一会才说:”可能是复习没有做好,还有考试那天我发烧了,头疼得厉害。”  老罗冷笑一声道:”但愿你高考那天不要发烧。说实话,这些理由我都听腻了。平时不用功,关键时刻找借口,你这样子怎么对得起老师,对得起你的父母。”  刘碑经不说话,看来他并不擅长做一个坏学生。  老罗将钱点好用信封装起来,又从办公桌上拿过来一张表格,说道:”交大最近搞了一个义务家教的活动,让大学生免费去辅导哪些成绩差家里又请不起家教的同学,他们联系了我们学校,我看你的情况正好合适。这里有一张表格,你拿去填好交上来。”  刘碑经厌恶的瞪着那张表格,顿了顿,说道:”我不要家教,我自己会学好。”  ”你自己会学好你就不会考倒数第一了。”老罗有些生气的说道。  ”反正我不要家教。”刘碑经转过身去,道,”我下次一定会考好的。”  ”那我就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