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最后的守护者-正文第六章 艾格文与萨格拉斯  麦迪文已经离开整整一周了,对卡德加来说,这也是异常充实的一周。每天他都把自己埋在图书馆,摩洛斯负责三餐,到了晚上就在图书馆的大桌上凑合一夜,一周时间就这么过来。  他找到一些古书,一些讲述时间、圣光和魔法的古书。正当他埋头苦读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肯瑞托的来信。信中是对他上一次报告的回复:贾兹巴希望他能给他寄去一份艾格文史诗的抄本,戴尔斯女士在信中说她根本不了解那些书在讲什么,并询问卡德加可否在每个书目下摘抄一段文字再给她邮去,奥蓉达则坚信世界上存在第五种巨魔,认为卡德加没仔细看完所有的怪物手册。卡德加把他们的请求撇在一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突破口是一个简单的法术――鹰眼术,施法者凭此将视野扩大几倍而看到远处的东西。一个牧师把叫做“圣视法”,并将它传授给当地的僧侣。即然它能穿越空间,也许经过修改,它就能穿越时间,卡德加猜想。这种尝试在外界大概是行不通的,那里死板的时间限制了太多。  但在这里,卡拉赞的麦迪文之塔,一切都有可能。至少,这里扭曲的空间和流动的时光之砂为实验提供了先决条件,那些诡异的时间碎片,一旦碰到,就会被轻易带入另一个时空。  尽管获得线索,但卡德加还是无法找到更多的情报,他需要更多的信息,也许那些正躺在层层防护的古书中睡大觉,这真该死。  他把目光转向最重要的那一本研究笔记――麦迪文亲手写的笔记。很奇怪,笔记中很少涉及这些似乎是专门为其他来访者准备的幻像。是麦迪文把这些资料藏在了另一个地方,还是他本身对这城堡之外的事物更感兴趣呢?  在塔内想创造出一种召唤幻境的魔法十分复杂,不像在外面施展鹰眼术那么简单。时间的是如何运行?现在的时间又预示着什么?只有对这些问题有着深刻而透彻的认识,才有可能创造出那种魔法。一个手势的细微不同,甚至周围空气味道的改变,都会导致整个魔法的失败,汇聚起来的能量也会因此消失。有时,失败的魔法会引起能量紊乱而失去控制;在近期的研究中,卡德加发现:能量紊动得越剧烈,造成的后果越严重,也就意味着魔法越接近成功,但一般来说,那些能量都会因为魔法失败而无声地烟消云散,要知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当然,也只有极少的法师能在剧烈的能量反噬中幸存下来,这么看来,法师也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  在卡德加研究的时候,他总是担心麦迪文会回来,为了寻找一本史诗卷轴或其他的什么突然出现在身后。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他会告诉麦迪文他的研究吗?假设他告诉了麦迪文他做的事,伟大的星界法师是会鼓励他,还是会阻止他?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五天,卡德加觉得他的魔法好象要成功了。在保留鹰眼术原有结构的基础上,卡德加为他的新法术赋予了一个随机功能,它能搜寻随机出现的幻影。那些零散的时光之砂相对于真实环境来说,更亮些也更热些;总而言之就是更古怪些,新魔法就是凭此寻找到它们的。  法术还有个新功能:声音再现。就像耳背的人习惯把手握成杯状放在耳边以增加听力,魔法能收集并放大声音,再经过处理,施法者在幻象中也能轻易听懂别人说话。虽然它不能处理远处的声音,但却有一个奇妙的特性:施法者看着谁,就能听到那个人的话。  在第五天晚上,卡德加完成了他的魔法运算。他站起来,为麦迪文留下一张不起眼的手稿和魔法阵图,手稿写下了魔法的整个过程。如果这次发生什么不测的话,至少麦迪文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卡德加这样想着走进仓库。  与其他大法师一样,麦迪文拥有一个储藏魔法原料的巨大仓库,嗯,你可以想象一下艾泽拉斯最强大魔法师的仓库,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找不到的。只过了一小时,一个魔法阵出现在图书馆中,它的外圈由紫水晶围成,充满能量的石英被用来堆砌魔法阵盘旋的内纹。终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卡德加最后复习了一遍咒语(大部分是在达拉然就已经会的),最后练习了一次手势(原来就自学到的),穿上了一件宽松的法袍(为了增加运气),走进了魔法阵。  卡德加停了下来,调整下自己的状态。是的,这次不是小把戏,也不是简单的瞬发魔法,这是一个巨大而危险的魔法。要是在紫罗兰城,肯定会有一群法师找到他,逼他发毒誓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干。他甩头,做了个深呼吸,开始了。  魔法阵发出瑰丽柔和的光,强大的魔法在阵内开始运转。就像水面上的彩虹随波浪轻轻晃动,他感觉到能量在他体内凝结,汇聚成一个温暖的球状物。这是魔法控制的中枢,只要施法者不出事,它就能迅速响应命令而改变魔法效果。  卡德加把意识传递到球体中:我要找一个幻象,这些幻影就在塔中,把它带过来,带到我身边来。球体轰鸣了一阵又安静下来,看上去似乎在等待卡德加的具体命令。  “带来一个幻象,”年轻的法师命令到,“让我看看年轻的麦迪文。”  轻轻的一声爆裂,能量从他的意识飞出,进入真实世界去寻找主人的目标。就在卡德加等待回复的时候,图书馆刮起了风。风?这里怎么会有风?卡德加看了看四周,发现图书馆似乎和刚才不一样了。是一个幻象,它缓慢地包围了卡德加。  就像谁开了窗户,刮来一阵风,卡德加感到阵阵寒意,他进入一片错误的幻境。  又是一阵寒风,那股冰冷的空气似乎来自诺德森。尽管卡德加一再告诉自己这只是幻境。但他还是忍不住全身发抖,好冷!  周围的墙壁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色平原;寒风卷走了书和卷轴,留下一片又深又厚的雪地;椅子、书和书架什么的全部消失,一片片鹅毛大雪飞旋着飘下。  他站在山坡上,双膝埋在雪里,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成了这个幻象中鬼魂一样的存在。  卡德加环顾周围,呼出的白气翻滚着消失。右边是一片树林,暴风雪已经把那里埋得差不多了。左侧的远方是一座闪耀着白亮色的山峰,卡德加一开始以为那是一整片白色的巨石,等他仔细端详才发现,那是冰,庞大的冰层附在山崖上,就像是某个看不见的手把河流引到这里并急冻住。冰河像达拉然的山峰一样昂然而立,几个细小的黑点在白色中移动,那不是鹰就是隼,在巨型的冰山上,它们显得如此渺小。  在他面前是一道峡谷,一支军队正在其中跋涉。士兵们踏过白雪,踩出脚下的黑土,身后留下一条蜿蜒的墨色痕迹。他们身穿红色战铠,戴牛角盔,背后飘着一条黑色高领披风。从他们佩带的武器可以看出,他们是一群猎人。在队伍前方,领头人高举着一根长木杆,杆顶挂着一个巨大的绿色爬行动物的头部――卡德加是这么以为的。  军队渐渐走近,待卡德加看清那是什么时,他倒吸一口冷气――那是龙头。即使是在紫罗兰城,他也只看过龙的颅骨,他从没想过能亲眼看到龙头。这里究竟是哪?这里究竟是什么年代?  军队发出一阵吼声,也许他们是在喊口号或是在唱歌,但那帮家伙的嗓音实在是不敢恭维,这听起来更像是某种诅咒。声音非常模糊,就像是从深井中传上来的,但至少,卡德加能听清每个音节。  他们离卡德加更近了,卡德加终于看清这是支什么队伍了。他们并没有红色战铠,红色是他们的肤色;他们也没有牛角盔,两只牛角是长在他们脑袋上的;黑色的高领披风更是无稽之谈,取而代之的是两对肉翅。  他们是恶魔。卡德加在贾滋巴的演讲中听到过他们,奎瑞根收藏的手册中也提及了恶魔的存在。他们是一种比兽人更嗜血更残忍的怪物。看样子这支队伍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们的剑布满血迹,大部分恶魔身上伤痕累累。  这里有这么多的恶魔,他们刚刚猎龙归来。这里究竟是哪?这究竟是什么年代?  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卡德加转过头,这才发现身后有人。  这是一个女人,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她是从卡德加后面悄悄走近的,雪地上只留下不可察觉的痕迹。她没注意到卡德加,或者说,她不屑于注意卡德加。  她身着银鳞衣,一件白色的带帽披风乖巧地伏在身后,依希可以看到披风的绿丝衬里,银边罩帽严实盖住了她一头金发,这身白色装束将她巧妙隐藏在雪地中。她静静站在山崖上,看样子,寒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到她。(卡德加打了个喷嚏――!)。她还配着一条绿宝石项链,发出迷离的绿光,同她的眼眸一般美丽――如檫拭后的翡翠般灿烂夺目;如风暴后的大海般宁静威严。卡德加熟悉这眼神,麦迪文曾以同样的眼神凝视着他,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  这就是麦迪文的母亲,艾格文,传说中最接近神的法师。  此时,卡德加也知道他究竟在哪了。在图书馆的史诗中他看过这段艾格文与恶魔的战斗,此地,就是那战场。  卡德加突然明白魔法错在哪了。在麦迪文离开之前,他曾向卡德加借阅过“艾格文之歌”。难道,魔法误解了他的意思,没有展示年轻麦迪文的幻影,而将麦迪文注意的那个场景带到他面前?  艾格文冷冷看着峡谷的恶魔,眉头皱成个“川”字,卡德加似乎可以看到她眼中翻腾咆哮的绿色风暴。  她举起一只手,吐出一声简短的咒语,指尖隐隐闪光。只见一道巨型白光划出弧线硬生生劈进恶魔队伍;这不是普通的闪电,也不是范围攻击的雷暴,而是元素闪电;冰冷的空气就像被强大的紫白色电弧劈成两半,一阵炸雷声平地而起,翻滚在所有人的耳边。  闪电过后,空气中传来辛辣而微酸的气味。  除了恶魔,卡德加是离元素闪电最近的一个人(鬼魂?),尽管他知道自己只是个虚幻的人物,尽管他知道他看见的只是个幻象,尽管他知道雷声在自己这个幽灵的耳里已经减弱了许多;尽管他都知道这些,但在这恐怖的元素闪电术面前,他还是被震得跌坐在地上目瞪口呆。  元素闪电准确击中挂着绿龙头的旗杠,擎旗的恶魔来不及哼一下,转眼化为灰烬;以他为圆心,方圆几米内的恶魔统统在一瞬间爆炸,血肉模糊的躯体四散在空中,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元素闪电只打到几十个恶魔,大部分的恶魔还是在攻击范围之外。这些巨型的恶魔(比十个人抱在一起还要大)被这次偷袭给震住了,但仅仅过了一会,其中最大的恶魔操着破锣嗓吼叫起来,他们把视线投向艾格文这边。一半的恶魔飞起来杀向艾格文(和卡德加),另一半取出黑木重弓,熟练地点上火箭,纷纷朝艾格文射去。  艾格文不慌不忙地抬起一只手,划了个大圆,面前的天空冒出一堵蓝火墙,火焰熊熊燃烧,橙色火箭射到上面,就像沙子撒到水中,轻松吞没,不起一点波澜。  蓝色火墙延伸到空中,天上的恶魔来不及刹脚,被凭空出现的火墙烧个正着,时不时有裹着蓝火的恶魔惨叫着天上摔下,动作快点的绕过火墙,气势汹汹地冲下;天空被他们的黑色巨翅遮得严实,眼见还有二十多个。  艾格文挂着微微的笑,卡德加曾在麦迪文与兽人战斗时看过这种笑,但与她儿子比起来,这笑容更成熟自信。  卡德加低头望向峡谷,那里的恶魔放弃弓箭,聚在一起咏唱起低沉冗长的咒语。他们周围的时空开始扭曲,诡异的紫气凭空冒出,一个黑洞出现在那里,与地面的白雪形成强烈反差。黑洞钻出更多恶魔,他们有着野兽的五官,火焰般的眼睛;只能靠翅膀分辨他们:有的是蝙蝠的黑色肉翅,有的像昆虫般透明薄翼,也有如食腐鸟一样的灰色羽翅。这些召唤出的恶魔立即加入施法队伍,越来越多的恶魔从洞中走出,越来越多的恶魔参与召唤,黑洞在这北方冰冷的空气中越扩越大。  艾格文没管底下越聚越多的恶魔,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空中来袭的敌人身上。  她掌心一翻,一半的恶魔转眼变成玻璃,被随后的音波攻击震得粉碎。剩下的恶魔重重落在地上,拔出武器砍向艾格文。只剩十个。  守护者迅速做了个手势,四个恶魔的肌肉开始融化,露出森森魔骨,他们恐惧得大叫,直到他们的喉咙也化为雪地里的一滩绿水,永远也叫不出声。还有六个。  艾格文右手暗暗一抓,三个恶魔连哼都没哼一声,悄无声息地爆开,他们死亡的躯体中飞出一大群蜜蜂、大黄蜂等小虫,也正是这些瞬间植入的昆虫撑爆恶魔的身体。剩下三个。  她双手轻松一挥,一个恶魔的四肢被生生撕开,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用力拽掉。还剩两个。艾格文伸出两个指头,其中一个坠进流沙陷阱,只有垂死的诅咒飘荡在寒风中。  最后一个,他就是这群恶魔的头,指挥进攻的首领。卡德加离他最近,他甚至能看到这家伙腮帮子上疤痕的细节,他是个独眼龙,眼中燃烧着仇恨之火。  双方都没有攻击,而是互相打量对方;这时,峡谷里已挤满了召唤出的恶魔。  恶魔老大先开口说话,在卡德加听来,他的声音浑浊不清,似乎来自远方。  “提瑞斯法的守护者,你这个傻瓜。”这家伙用蹩脚的人类语说。  艾格文放声大笑,声音就像匕首般尖锐。“你说我是个傻瓜?我来破坏你的猎龙行动,看样子我已经成功了,不是吗?”  “你这个自傲自大的白痴。”恶魔含糊不清地说。“在你和我们战斗的时候,我山谷中的兄弟已经召唤来了援军。其中有死亡骑士、暗黑犬、深渊领主、末日守卫、梦魇甚至连燃烧军团的首领也将来到这里。你完蛋了。”  “我知道他们来了。”艾格文很平静。  “你知道?”恶魔扯着破锣嗓大笑。“你知道你现在是一个人吗?你知道你的对手有多少吗?”  “我知道,”守护者微笑着说。“对你来说,守护者太难对付了,所以你肯定会费尽全力召唤援军。”  “你知道?”恶魔继续大笑,“你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一个人来冰封大陆了。”  “我说了我知道的,但我可没说我是一个人来。”艾格文轻轻一笑,打了个响指。  天空突然阴沉下来,就像是一大群鸟密密麻麻遮住了阳光。  但现在不是小鸟,而是龙,是铺天盖地的巨龙,卡德加做梦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多龙,他们扇动巨翼翱翔在空中,等待艾格文下一个信号。  “笨蛋燃烧军团,白痴的是你!”艾格文大笑。  他怪叫一声拔出血剑,但艾格文比他更快,她伸出三根手指,那个被骂做白痴的倒霉蛋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的胸膛突然消失,只遗下血雾一片,他双手掉到地上,双脚跪着倒下,滚落的头颅还保持着惊诧的表情,他死了。雪地上一片血红。  这就是给巨龙的信号,这些盘旋的生物俯冲向下,对着峡谷中挤得满满的恶魔喷出他们的愤怒之火。这回可热闹了,有的地抽出武器抵抗,有的念咒施法,也有的妄图逃离这个屠宰场。但那根本无济于事,恶魔们就像被收割的小麦般一片片倒下。  就在这时,在兵团中央,召唤声响起,那是队伍中最强的几个施法者,在喷薄而至的龙息中,他们拼死集中在一起,汇聚起他们所有的能量,以前所未有的虔诚和热情,召唤他们最强大的恶魔。  兵团恶魔企图组织反攻,巨龙开始从空中降落,他们的身体不怕火箭,抵抗毒药和低级魔法,巨龙越逼越近,向恶魔们宣泄着龙族的复仇之焰。恶魔们被迫向中心集中,那里的施法更疯狂了  艾格文站在崖边,俯瞰着整个战局,她咬紧牙关,绿色的眼眸翻滚着能量,这是她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时空中忽然出现卡德加都不认识的阴影,艾格文脸色一变,高唱咒语,想要破坏恶魔辛苦构筑的魔法结构,也同时拉扯恶魔那庞大的魔法能量,就像人们常常将刀剑弄弯以折断它们一样,引导那些能量反过来破坏它自己。  双方的对抗愈加直接,恶魔的召唤像燃烧的沥青般激烈,艾格文现在已经放弃利用对方的能量,她高举双臂疾声高呼,身上的圣光熠熠生辉,束起的头发因为剧烈的施法而散开。  守护者的魔法率先发动,恶魔中央闪出耀眼的光芒,如太阳般刺眼的光芒令人无法正视,一时间天地为之变色;石破天惊的爆炸紧接而至,毁灭性的冲击波和炙热的空气横扫整片山谷。魔法效果覆盖整个战场,甚至波及到一些站得太近的巨龙。  峡谷升起粗大的烟柱,化为云雾升腾在空中。艾格文大口喘着气,她笑了。这是狼的微笑,是捕猎成功的笑,是胜利者的笑。  但是在卡德加看来,事情还没结束。他发现天上的那片云雾有些古怪,它发出隆隆声响,似乎是有意识地聚在一起,不安地蠕动着,越聚越紧,黑紫色的云雾渐渐勾勒出一个人的外型。  在那片云中,卡德加看到了神的样貌。  那是一个泰坦,比任何神,任何龙类更加巨大。他青铜浇铸的身体上覆盖着厚重的黑耀石打造的黑色盔甲,骇人的胡须和狂乱的头发象流动的火焰,黑色的眉毛上方钻出两只巨大的角。他的眼睛,那是无底的深渊。随着他大步跨出那片乌云,大地在颤抖。他手中的长矛雕刻着滴着灼热血液的神秘文字,长矛的末端,燃烧着一个巨大的火球。  巨龙们已经逃离了战场,但卡德加无法责怪他们。尽管麦迪文具有强大的力量,尽管他的母亲艾格文展示了更强大的力量,但在堕落泰坦这股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那只能算是两只小小的蜡烛。  “萨格拉斯,”艾格文吸了口气。  “守护者,”堕落泰坦的轰鸣的声音像大海一样深,远方的冰壁甚至没有将回声传来,直接崩塌掉了。  艾格文站直了身体,拢了拢耳边凌乱的金发,说:“你的玩具们已经被我消灭了,你在这里已经完全失败了,趁着还有命在,逃跑吧。”  卡德加看着守护者,天哪,她疯了吗。连他都看得出来,刚才的战斗已经使她耗尽了力量,现在的她跟卡德加对付兽人们之后一样虚弱,这个堕落泰坦根本不会上她的当。史诗上说艾格文最终取得了胜利,而他,该不会看到另一个结局吧,艾格文死掉?  萨格拉斯甚至没有笑,但是他巨大的声音翻滚过大地压迫着卡德加“提瑞斯法的时代已经到了尽头”堕落泰坦说“这个世界不久之后就将在燃烧军团的冲击下覆灭。”  “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守护者”艾格文说“只要我还活着,就决不会发生这种事,”她的手指微微弯曲,卡德加看得出她在重新召唤她的力量,聚集她的精力,她的智慧,她的意志,她的能量,准备发动一次袭击。  卡德加后退了一步,然后又一步,然后再一步,他有些鄙视自己,但既然那个老年的自己能在幻境中看到自己,既然年轻的麦迪文能在幻境中看到自己,难道这两个更强大的力量,伟大的法师和堕落的泰坦会看不到?  又或者,他如此渺小,根本不值得被注意。也许吧?  “投降吧,现在,”萨格拉斯轰隆隆的声音“我需要你的力量。”  “决不,”艾格文握紧了拳头。  “那就死吧,守护者,你的世界将和你一起毁灭,”堕落泰坦举起了滴着灼热鲜血的长矛。  艾格文举起双手,发出一声半是诅咒半是祈祷的呐喊。她的手掌发出一道流动的彩虹,带着世间从未出现过的颜色,就像有意识的闪电一样插进萨格拉斯胸膛正中。  在卡德加看来这简直就像弓箭射到大船上一样,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但萨格拉斯在这打击下居然蹒跚着后退了一小步,手中巨大的长矛也掉在了地上,就像陨石砸到了地上一样,地上的冰雪在重击下掀起了巨大的波纹,卡德加站立不稳,单膝跪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堕落的泰坦。  在艾格文的魔法击中之后,一个黑斑就在萨格拉斯胸前散布开来,不,不是黑斑,那是一个冰冷的死亡之影,他灼热的青铜身体被击中的部分被冰冷的惰性金属代替,这种代表毁灭的金属像野火一样从他的胸膛中央开始扩散。  萨格拉斯开始对这种不断扩散的毁坏感到惊奇,然后开始惊慌,之后恐惧起来,他用一只手去触摸被毁坏的身体部分,然后这只手上也开始了这种变化,只留下黑色粗糙的惰性金属。萨格拉斯开始吟唱,聚集所有的能量治疗自己,他试图逆转这个过程,阻止这股暗涌,扑灭这代表毁灭的野火。他的声调越来越热烈,未被影响的皮肤被更高的强度保护起来。他变得像太阳那么灼热,大声的咆哮着,就像那些黑色的死亡之影侵袭到了他的心脏。  紧接着又一道闪电集中了萨格拉斯身体中央,就像上一道一样强烈而富有攻击性。卡德加转头去看艾格文,她正观察着她那被火焰和黑暗包围的敌人。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在她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然后战斗结束了……  卡德加转过身眨了眨眼,火光太亮眼了。目光回到裂谷中,他发现堕落泰坦―萨格拉斯已经倒在了地上,就像是一堆金属铸造的普通的雕像,生命已经燃烧殆尽。地面承受不了泰坦那沉重的身体,萨格拉斯慢慢沉了下去,就像摔在地上砸了一个坑……  四周的一切渐渐平静下来。  艾格文大笑起来,尽管看起来筋疲力尽。她搓着手咯咯笑着走向倒在不远处的泰坦。卡德加注意到她下山的步伐很艰难,不像开始那样轻巧的浮在积雪之上。  随着艾格文渐行渐远,图书馆原来的面貌显现出来。冰雪升华成浓重的蒸汽,消失了。书架,走廊和椅子逐渐露出他们阴暗的影子。  卡德加机械的转了个身,回到工作台那里。周围的一切又恢复正常,看不出这里刚刚发生过任何事情。  卡德加呼出一口冷气搓了搓冰冷的手,嗯,这个魔法效果很好,尽管不是那么精确,召唤了一个清晰的幻境,虽然不是卡德加最初所想的那个。问题出在哪里呢?需要找出来修正一下。  年轻的法师拿出他的书写工具袋,找了几张空白羊皮纸,然后给自己的铁笔装了个笔尖,蘸了蘸墨斗里的章鱼墨,始快速记录刚才发生的一切,从他是如何施法一直到艾格文陷在雪里越走越远……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卡德加还深陷在思考和书写中,呃,有人敲门?卡德加反应过来的时候摩洛斯已经敲了两次门。  卡德加有些恼怒的抬起头来,他刚刚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就是抓不住细节的内容,好像这些细节在有意回避他,在他的思维边缘游荡一样。  “法师回来了,”摩洛斯说。“他想你快点到天文台顶层去。”  卡德加一脸茫然的看着摩洛斯,还没回过神来“麦迪文?回来了!?”,终于还是反应过来了。  “没错,”摩洛斯呻吟着说,每说个字就要颤抖一下。“他要你跟他一起飞到暴风城去。”  “暴风城?我?为什么?”卡德加惊讶的很。  “你是他的学徒,我想这也许是原因,”摩洛斯还是愁眉不展。“天文台,顶层。狮鹫已经来了。”  卡德加看看自己的羊皮纸,写满了整齐的手写体,刚发生的细节都记录的很清楚,但还有些东西需要再研究。然后他下定决心“好吧,好吧,让我收拾收拾东西先。”  “随你的便,”摩洛斯说。“只不过是大法师想让你跟他一起飞去暴风城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然后他转身进了走廊。“顶层,”随后传来他空洞的像回声一样的声音。  暴风城!卡德加想不通,那是莱恩国王的城堡,他一个小小法师为什么要去那里,难道是因为那些兽人的报告?  卡德加看了看刚写的笔记,他的思绪已经被麦迪文回来以及他们要一起出发的消息打乱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去暴风城的新冒险。  他注意到自己写的最后一句话:  艾格文有两个影子……  卡德加摇了摇头,不管刚才想继续写的是什么,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他用吸墨纸把多余的墨汁吸掉,然后把羊皮纸都放在一边。然后他整理了工具,快速回到自己的住处。如果要骑着狮鹫出门,他需要换上旅行的衣服。另外要去见皇室的话,不穿上自己最好的魔法斗篷是不行的。上一页最后的守护者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