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县委组织部长2》-正文第二十九章 惊天爆炸    六月十二日这天下午三点,白云武警中队警营,气氛肃然,戒备森严。    屠晋平第一次利用了武装部党委书记的权力,把白云县委常委会挪移到了警营召开。参加常委会的成员和列席人员陆续到来,一路上有说有笑,接近警营,即被这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所感染,赶紧敛起笑容。杨道理第一次参加常委会,不知深浅,见韩江林居然亲自把守营门,验证与会人员身份,不禁惊讶咂舌,朝韩江林扮了个鬼脸。韩江林心里回报一笑,表现在脸上只是轻轻颔首点头。他认为屠晋平这么做,未免小题大做。但是,做为县委班子成员,他的责任是热烈拥护班长作出的任何决定,而不能产生一丝一毫的质疑,以维护书记的绝对权威。更何况忠实而毫不动摇地执行班长的决定,这是组织部长最基本的素质之一。    人员到齐,韩江林撤岗,站岗的武警战士紧闭营门。走近会议室,一阵欢快的笑声打破了庄严肃穆的气氛。原来一向善于说笑的苟政达在讲一个官场笑话:在一个勇救落水者的烈士的追悼会上,县委书记在应邀发表悼词,说,我们的烈士死得好,死得正确,死得及时,死得其所……    这些词完全是官场上的应景之语,是官话套话,用在烈士追悼会上,变成了天大的笑话。官场中这类移花接木产生的笑话何其多?笑他亦即笑我,苟政达实际上是在自嘲,目的是想调节眼下异样的气氛。要换在平时,大家肯定会放声大笑。苟政达敢于质疑屠晋平,因为他掌握着政府的行政资源,其他人在县委书记的一元化领导下,自然只能仰其鼻息,同声相闻。县长倒可以传达一点另类的声音,这也是表示他存在的一种特殊方式。苟政达就把常委会移到警营召开视为荒唐事,故意说笑破坏眼前的气氛。这有点类似于宗教组织内部,教徒们对教主心悦诚服,不敢产生任何怀疑,异教徒则把宗教的任何行为都会视为荒唐的举动。    此时,屠晋平板着脸端坐主席台,头微微上扬,一派君临天下的气势,表明他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包括苟政达。大家只能把大笑换成微哂,自是两下讨好,都不得罪。    韩江林在屠晋平身侧坐下,边翻开文件边用目光征询屠晋平是否可以开始了。屠晋平没有理会,自管抽烟。他的思想和行为在这个地盘上是至高无上的,不受任何约束,更不能受任何人的影响和左右,哪怕像韩江林这类被他视为嫡系的部下也不行。在一个群体之中,权威的影响具有穿透性,屠晋平默默抽烟,不吸烟者默默思索,抽烟者也跟着大吹烟斗,不一会儿,会议室里烟缭雾绕,列席会议的年轻武警中队长禁不住猛咳起来,又不好离开,只得一次一次站到窗子边呼吸新鲜空气。    煎熬。这是韩江林此时唯一的心理感受。让他人受到左右和煎熬,屠晋平这类水平不高,自视权谋过人且操纵权力的人,视此为权术和谋略。    在他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屠晋平摁灭了烟,像蚊虫一般慢吞吞细蒙蒙地开始说话,近旁的韩江林听起来有些吃力,稍远一点的人扯长了耳朵。会议室里只剩下屠晋平的声音,此时此刻,他是君主,是皇帝,谁也不能也不敢放过皇帝的圣旨。    屠晋平在简述机构改革的意义。自然,改革的意义是重大的,但任何脱离实际行动的单纯阐述意义的词语和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屠晋平有意在阐述意义的时候声音放得很低的原因。就像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一样,意义也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由少数人来阐述。绝大多数人都能阐述的意义,或者可供大声说出来的意义,实际上变成了白开水一样浅显的道理,还有哪一位智者对此循循善诱、孜孜以求?谈及实际机构设置和人员配备的原则,屠晋平的声音渐渐上扬,清晰、朗脆。    “机构改革要结合白云的实际,更好地推进白云的经济社会发展,当然,也应当考虑干部的出路,白云有许多年轻能干、政治上成熟、有培养前途的干部,这些干部可能会因为我们的考核,因为职位设置的限制,一时不能提拔到相应的领导岗位,县委应当考虑他们的出路,给他们以机会,比如说,一时不能进入县级班子的科局级干部,可否考虑在县政府配备三至五个县长助理?”    他的头转向苟政达,似乎在征求苟政达的意见。    苟政达当然明白屠晋平的所谓建议是不能拒绝的,一是因为屠晋平是班长,领导制度是民主集中制,民主是基础,集中则是核心,也就是说班长的提议往往就是决定,即使苟政达不同意,会议记录的秘书也会把屠晋平的话写成决定,或者执行者会把屠晋平的话当成决定去执行。二是所有的干部都希望得到晋升,哪怕这种晋升只是名义上的,屠晋平提议设置县长助理,就是要给部属名义上的晋升,换一句话说,是政治待遇上的晋升,与工资待遇无关,虽然只是名义上的政治待遇,干部们会觉得书记够哥们,能够照顾他们的利益,并仗义执言,满足他们的虚荣心。中国的知识分子往往自视为士,士为知己者死,他们当然愿意跟随照顾他们利益的知己者死。顺流者昌,逆流者亡,如果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逆潮流而动,自己抛弃自己的政治基础,等于自毁前程。苟政达自然不会那么傻,赶紧点头答应,在照顾干部的利益上与书记保持高度一致,说:”县长助理不仅是名义上的,在福利上也应当有所考虑。”    屠晋平附和他的话,顺着苟政达的思路说下去,被苟政达牵着鼻子走,他就不是屠晋平了。他剑走偏锋,诡灵怪异,让别人的思路永远只能跟随在后,话题峰回路转,说:”我们这么做,就是要形成一种爱护干部,促进他们在政治上成长的机制,既然是机制,它就不能是单一的个案,而是一个体系,一系列爱干部、用干部、提拔干部的政策。”    “有人说组织部门是干部批发部,在我看来,该批发的时候还得批发,在人才问题上,有一句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既然人才是浪,是一代人,那就不是个别人,在我们县里,至少也是一批人,成熟一批用一批,批发一批。”    屠晋平情绪激昂,热情洋溢,班长这么有气魄,韩江林做为年轻的组织部长,竟然跟不上班长的步伐和节奏,深感惭愧。    书记定了调,接下来讨论干部任用的事情就顺利多了。韩江林按机构代码顺序,逐一汇报每一个机构的职数配备情况,和相关人选的考察任用说明。常委们大都顺着书记的意思,表达赞成意见。偶尔也会有某一个常委对其中的一项任用存在疑虑,参加过书记会议的领导,会对自己提名的人选作出相应的解释。这种解释间接地传达一种信息,即这一人选是我所提名的,目的在于让提异议者保留意见,不要唱对台戏。即使提异议者不领情,或不接受这种解释,需要象征性地举手表决,常委中参加书记会议的人占了常委中的绝大多数,表决很自然地获得通过,异议者最终只能保留意见。    会议正在进行,突然,欧成钧从外面进来,附在屠晋平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屠晋平脸色由白变红,转而发青。韩江林见情况不对,停下来望着屠晋平。    屠晋平说:”会议由杨书记主持,继续完成既定的议题。”说完,他附在苟政达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什么,苟政达两眼发直,脸色通红,手足无措。屠晋平宽慰地拍拍他的肩,算是安慰,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苟政达扯了马书记一把,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会议室。    会场上传染着一种不安的气氛,大家感觉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又不知道这变故是什么,面面相觑。    书记县长缺席,常委会继续进行,但对韩江林所提人事只能议而不决。杨副书记见会议无法继续下去,说:”我提议暂时休会,等屠书记苟县长回来再继续。”    列席会议的人大常委会主任杨国超主任不同意,说:”杨副书记受书记委托,有权履行职责,在座的常委达到了召开会议所需的三分之二,符合法定人数。”    县政协刘主席说:”杨主任依法行政,任免合法首先是程序合法,方案已经书记会议同意,常委会讨论只是形式,结果能够出来就成,不要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杨副书记不同意了,说:”谁说常委会只是形式?书记会议只是形式,常委会才是真正的决策机构,权力机构。”    刘主席见杨副书记认真起来,有意调节紧张气氛,说:”还不是一样的吗?人大常委会是权力机构,可这权力机构的哪一项决定,不是出自县委的决定,人大来走一走形式?”    正在争论不休,韩江林手机铃响,见是屠晋平的电话,他赶紧跑到门口去接听。电话中,屠晋平要他向常委会转达一个不幸的消息,一个小时前,四点十分,在县城通往南江的公路上,发生了一起重特大爆炸事故,爆炸已造成十九人死亡,四人重伤。    韩江林脖子凉风嗖嗖,胸口一阵阵发紧,全身震颤,他目前还兼任着南江的党委书记,想问爆炸是不是发生在南江境内,仿佛有人紧紧卡住他的脖子,什么话也说不出。    屠晋平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说:”爆炸地点离南江还有十公里,医院正在全力抢救伤员,爆炸的起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发生了这样重大的事故,从职责、从事件发生产生的严峻事态,韩江林都觉得目前的常委会应当立刻休会。屠晋平明确指示:”山雨欲来风满楼,越在这种时候,越在保持镇定,保持足够清醒的头脑,我和苟县长、分管县长、公检法及镇里的领导成立了事故处置领导小组,省市的领导估计要晚些时候才能到达事故现场,通知常委们,要抓紧完成既定的议程,晚上召开特别常委会,研究这起特大事故,处理善后事宜。”    韩江林感觉到屠晋平有更深层次的政治考虑,回到会议室传达了屠晋平的意思。常委们都是极具政治觉悟和敏感性的人,意识到发生重大爆炸事件非同寻常,纷纷向杨副书记提出休会,赶到县场参加救助。班长的指示不能不遵从,常委的意见不能不听。刘主席说:”我这个列席人员有一个提议,方案下发时,常会们肯定把方案中的人选看过一遍,现在给十分钟时间,有意见的话就请发表,没有意见,算是原则通过。”    杨主任是本地人,想尽快赶到现场掌握情况,连声附和:”对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是变化的,有些任用即使暂时不那么恰当,以后还可以免职、交流。”    常委会纷纷颔首点头。    杨副书记说:”我赞同这个意见,各位常委请根据名单再酝酿五分钟,有什么不同意见发表,如果对某位人选有意见,请提出来,这一人选暂时不予表决,没有意见的人选,算是原则通过,就像杨主任说的,工作中不合格的干部,以后还可以调整的嘛。”    常委会一边打电话,一边看方案名单,会议讨论事实上乱成了一锅粥。韩江林悄悄吩咐杨道理,叫小郑开车到武警中队大门口,会议一散便赶往事故现场。    常委会及时结束,武警中队营房静悄悄的,人去楼空。原来除了值勤的战士,武警战士全都调往事故现场参加救援行动去了。杨副书记一路小跑出门,说:”屠书记完全应该及时中止常委会。”    韩江林说:”我想屠书记有政治上的考虑,担心夜长梦多,给本来已经严峻的形势雪上加霜。”    “局势再严峻,天也不会塌下来。”杨副书记钻进桑塔纳轿车前,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韩江林一路品味着这句话,觉得姜真是老的辣。上一页《县委组织部长2》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