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英]J.R.R. 托尔金-《魔戒之王(台湾版)》-正文第一部 魔戒远征队 第13节 多次会议  佛罗多一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开始他以为自己作了一个很长的恶梦,所以才晚起了。还是自己生病了?但这个房间看起来好奇怪,这里的一切都方方正正的,黑色的梁木有着雕梁画栋的气魄。他继续在床上躺着,看着地上斑斑的阳光,倾听着瀑布的声响。  “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对着天花板大声说。  “你在爱隆的屋子里,现在是早上十点,”一个声音说:“如果你想要知道得更清楚一点,现在是十月二十四号早上十点。”  “甘道夫!”佛罗多坐了起来,老巫师坐在一张靠在窗户旁的椅子上。  “没错,”他说:“就是我。自从你离家做了那么多傻事之后,还能来到这边,运气实在很好。”  佛罗多又躺了下来。他舒服得不想要和人争辩,而且,他也实在不认为这次能够吵赢。他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过去这段时间的冒险景象全都回到脑中:在老林中那段要命的“捷径”、跃马旅店的“意外”、他在风云顶戴上魔戒的疯狂行为。当他思索着这一切,并且徒劳无功地试图回忆自己如何抵达瑞文戴尔时,唯一伴随他的声音是甘道夫对窗外噗噗地吐着烟圈的声音。  “山姆呢?”最后佛罗多终于问道:“其他人都还好吧?”  “是的,每个人都安然无恙,”甘道夫回答:“山姆刚刚一直待在这里,我半个小时前才打发他去休息。”  “在渡口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佛罗多问道:“一切都模糊不清,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你当然会觉得模糊不清。你当时已经开始消逝了,”甘道夫回答:“你的伤口最后已经把你给击垮了。如果再晚几个小时,我们也帮不上忙了!不过,亲爱的哈比人,你的抵抗力可真是强韧!就像你在古墓的表现一样。那真是千钧一发,可能是这段旅程中最危险的一刻,我真希望你在风云顶可以撑住,不要动摇。”  “你似乎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佛罗多说:“我从来没跟其他人说过古墓的故事,一开始我觉得它太恐怖,但稍后又忙到没有机会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佛罗多,你睡着的时候嘴巴可没闲着,”甘道夫温柔地说:“我要读取你的记忆和思绪并不困难。别担心!虽然我刚刚说你们做的是‘傻事’,但我只是开玩笑的,我觉得你和其他人很不错。你能够度过这重重危险、横越这么远的距离,依旧没有让魔戒离身,实在是件很伟大的功业。”  “如果没有神行客,根本办不到,”佛罗多说:“但我们还是需要你,没有了你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被耽搁了,”甘道夫说:“这差点就让大家功亏一篑。不过我也说不准,或许这样反而比较好。”  “赶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不要急,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这是爱隆的命令,你今天不应该知道或是担忧任何的事情。”  “可是谈话可以让我不要再胡思乱想,这很累人的耶,”佛罗多说:“我都已经醒了,有很多事情需要人家解释给我听。你为什么会耽搁了呢?至少你该告诉我这一点。”  “你到时就会知道这一切了,”甘道夫说:“一等到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就要开会,目前我只能告诉你,当时有人把我囚禁起来了。”  “囚禁你?”佛罗多大吃一惊。  “是的,我,灰袍甘道夫,”巫师面色凝重地说:“这世界上有许多善良和邪恶的势力,有些比我要强大,有些则是还没和我正面对决过,但时机快要到了。魔窟之王和他的黑骑士都出动了,大战已经迫在眉睫!”  “那么你在我遇到他们之前,就知道有这些黑骑士了?”  “是的,我的确知道他们,我也曾经和你提过他们。黑骑士就是戒灵,是魔戒之王的九名仆从。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再度转生,否则我会选择立刻和你逃离夏尔。我是在六月离开你之后才得知这个消息的,这段经历先不急着说。至少,幸好,这次有亚拉冈出马,我们才不会全盘皆输。”  “是的,”佛罗多说:“是神行客救了我们。但我一开始还很怕他,山姆一直不太信任他,我想这可能一直到碰上葛罗芬戴尔,他的疑虑才消除掉。”  甘道夫笑了。“我听说了山姆的很多事迹,”他说:“他现在再也没有疑虑了。”  “我很高兴这样,”佛罗多说:“因为我开始喜欢上神行客了。好吧,喜欢其实不是很正确的形容词,我的意思是他对我来说很重要,很亲切,虽然他有的时候形迹诡密,又喜欢板着一张脸。事实上,他经常让我想起你,我以前都不知道人类之中有这样的人。我一直以为他们就只是大,而且还很笨,就像奶油伯一样是个烂好人,或者像是比尔一样又笨又坏。不过,我又有什么资格批评人类呢?夏尔根本没有人类,只有布理才勉强有一半的人类居民。”  “如果你觉得老巴力曼很笨,那么你即使是对布理的居民也不够了解。”甘道夫说:“他在自己独特的领域上是很睿智的。他说得多,想得少且慢;但是只要给他时间,他就可以看穿一堵砖墙(这是布理的谚语)。不过,我也必须承认,中土世界没有多少人像亚拉松之子亚拉冈。渡海而来的西方皇族血脉已经快要到了尽头,这场魔戒之战可能就会是他们最后的一场冒险。”  “难道你是说神行客真的是古代皇族的血脉吗?”佛罗多难以置信地说:  “我以为他们很久以前就全部消失了,我以为他只是个游侠而已。”  “只是个游侠!”甘道夫说:“亲爱的佛罗多,这就是游侠的真实身分:他们就是北方王国的残余力量;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可能早就无法和你在这说话。即使时光回溯到古代,我可能还是需要他们的帮助来对抗邪恶。我们已经到了瑞文戴尔,他们也该出现了,魔戒还没有这么简单就被驯服。”  “我想也是,”佛罗多说:“但到目前为止,我满脑子只有如何到这边来的念头,我希望自己不需要再去更远的地方。在这边享受人生,好好地休息是很好的;我已经流亡了一个月,我发现这一个月的冒险已经让我受够了。”  他沉默下来,闭上眼。不久之后,他又开口说话。“我刚刚在算时间,”他说:“怎么算都不会是二十四号。今天应该是二十一号才对,我们大概是在二十号抵达渡口的。”  “你想太多了,动太多脑了,”甘道夫说:“你的肩膀和身侧觉得如何?”  “我不确定,”佛罗多回答:“它们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已经比以前好多了,不过,”他挣扎了一下:“我又可以移动我的手臂一些些了。没错,它又可以动了。我不会一直觉得冷冰冰的。”他用右手摸着左手说。  “好极了!”甘道夫说:“你好得很快,应该很快就会完全康复。爱隆治好了你,从你被送进来之后,他就不眠不休地医治你的伤口。”  “不眠不休?”佛罗多不可置信地反问。  “严格来讲应该是四天三夜。精灵们在二十号晚上把你从渡口救回来,你在那边就失去了意识。我们一直很紧张,山姆除了帮我们跑腿之外,日夜都不肯离开你身边。爱隆是个身怀绝技的医者,但魔王的武器却也不是等闲人可以处哩的。说实话,我本来几乎不抱希望了,因为我怀疑你愈合的伤口中还有刀刃的碎片在里头。爱隆一直到昨晚才找到,也才把它挖出来。它藏得很深,而且还不停往里钻。”  佛罗多打了个寒颤,这才记起神行客捡起的刀刃上有个缺口。“别担心!”甘道夫说:“我们已经清除掉这感染了,碎片也被融化掉了。看来哈比人对于邪恶的力量有很强的抵抗力,即使是我认识的人类战士,也可能会轻易死在那碎片之下,而你竟然承受它的折磨整整十七天。”  “他们本来要怎么对付我?”佛罗多问:“骑士们本来想怎么做?”  “他们本来想要用魔窟的兵器刺穿你的心脏,而这武器将会留在伤口内。如果他们成功了,你就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只是地位低下,必须听从他们的命令。你将会变成听从黑暗魔君指令的死灵;他会因为你保有这枚戒指而让你受尽折磨,但是对所有的生灵来说,魔戒重回他的手上就是最恐怖的折磨。”  “幸好我根本不知道这有多么危险!”佛罗多虚弱地说:“我的确是很害怕,但如果我知道更多的内幕,可能会吓到不能动,我能够逃出他们的魔掌真是走运!”  “没错,命运的确是站在你这边,”甘道夫说:“勇气也是你的武器。你之所以只有肩膀受伤,心脏没有被刺穿的原因,是你到最后一刻都不肯放弃抵抗。但这真的是千钧一发,当你戴上魔戒的时候,其实是最危险的;因为当时你等于半个人进了死灵的世界,他们甚至可以当场掳获你。”  “我知道,”佛罗多说:“他们的外貌好狰狞!可是,为什么我们平常就看得见他们的马?”  “因为那是真的马,就像他们的黑袍是真的黑袍一样,目的则是为了让他们内在的虚无能够藉由这形体来和活人沟通。”  “这些马怎么可能忍受这种骑士?只要他们一靠近,所有的生物都会惊恐莫名,连葛罗芬戴尔的精灵神驹也不例外。狗儿会对他们嚎叫,母鹅则会呱乱跑。”  “因为这些马从生下来,就是为了服侍魔多的黑暗魔君而驯养的。他旗下还有许多有血有肉的仆从!他的阵营中有半兽人、食人妖、座狼和狼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类的战士、贵族。这些都是在太阳底下行走的活物,却甘心听他驱使,而且,他们的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瑞文戴尔和精灵呢?瑞文戴尔安全吗?”  “目前还是安全的,它会支撑到全世界都被征服为止。精灵们或许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