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星球大战前传1:魅影危机》-正文第二十四章  三天后,奥比旺-克诺比站在希德英雄神殿的一个小房间里,在这里死难的英雄受到哀悼和敬仰。奎刚-金的尸体正躺在外面广场的棺材架上,等待火葬。纳布的所有居民和官员以及冈加的人们已聚在一起来向绝地大师致敬。  对于那些为纳布主权而战的人,生活有了很大改变。随着机器人军队的崩溃,贸易同盟对纳布的控制也瓦解了。所有地面运输车。坦克、单座战斗飞船和武器及弹药车都在共和国控制之下。纽特-甘雷总督、他的军事助手卢恩-哈科和占领委员会的其他人作为囚犯已被送往考路斯坎星球等待审判。议员帕丁被选为共和国议长,他允诺要尽快执行对俘虏的判决。  艾米达拉女工假装投降,从而可以安全地在总督有时间逃走前接近他,智胜敌人。她联络萨比放弃正在下面几层进行的战斗,利用专用通道到达女王的房间,然后在总督到来之前化装成她的模样。这是一次有意进行的冒险,萨比也许不能及时到达那里。如果是这样的话,艾米达拉就会撞进密室隔间逃走,全力脱身。她还年轻,但她并不缺少勇气和胆量。她从一开始绝地武士来协助她时就显示了智慧和远见。奥比旺认为她将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女王。  然而,是一个九岁的小男孩拯救了他们所有人。天行者阿纳金甚至都不太清楚他做了些什么。他驾驶一架星际战斗飞船冲进同盟军的主力防守,突破了他们的保护,着陆在内莫伊迪亚旗舰的腹地,用鱼雷击毁飞船的反应器,引发了一连串爆炸,毁坏了指挥中心。是中心发报台的破坏导致了机器人军队冻结在原地,它们的联系被有效地截断了。阿纳金声称他原本没有任何计划去出击,他的战斗飞船的鱼雷也没想要射中反应堆。但奥比旺听到这个男孩的故事对他进行详尽的询问之后,相信阿纳金是被超出常人思维的东西引导着。这种非凡的天赋赋予了男孩与神力的一种联系,即使是尤达一级的绝地大师也未必能获得,他现在相信奎刚是正确的。天行者阿纳金是被选中的一个。  他缓步踱进房间,穿着参加葬礼的服装,轻便的、宽松的、土黄色的绝地武士制服,奎刚的光剑,如今是他自己的,挂在腰间。绝地武士会已来到纳布参加葬礼,并再次就阿纳金的事情进行商谈。他们密切地谈着,根据他们最后与男孩相处的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切对他做出评定。奥比旺认为他们商议的结果一定是意料之中的。如今他不能想象会是别的。  他停下脚步,呆呆出了一会儿神,想着奎刚-金,他的导师,他的师父,他的朋友。他的生命中已经失去了奎刚,但他将继承他的事业,实现训练这个男孩的承诺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不管发生什么。  听着,他心里说,抱憾地微笑了。我相当喜欢他。  门开了,是尤达大师。他缓步走进房间,拄着拐杖,满是皱纹的脸,带着困倦的沉思。  “尤达大师,”奥比旺问候道,急忙迎上前去,恭敬地鞠躬。  绝地大师点点头,“武士会授予你绝地武士的称号。对那个男孩,武士会已经做出了决定。奥比旺。”他庄重地说。  “他要接受训练?”    尤达大师的大耳朵向前竖起,困倦的眼睛的眼睑睁开了。“这么没耐心,你就这么确定这件事已经决定了吗?”  奥比旺缄住舌头,保持沉默,恭顺地等待另外的答案。尤达大师仔细观察他。“奎刚-金是一个伟大的斗士,”他轻轻清了清喉咙,声音异样而悲哀。“但他本可以更好,如果不是去得那么快的话。你要慢慢继续下去,奥比旺。”  奥比旺同意他的观点。“关于这个男孩儿,他知道我们其他人所不知道的。”  但是尤达大师摇了摇他的头:“别太快做出判断。不是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的本质不会马上被揭示出来。要成为绝地武士需要好多年。要与神力成为一体,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渐渐隐退的阳光温柔地透过窗子照过来,他走到窗前,落日降临,是向奎刚告别的时候了。  尤达大师凝视着远方说:“武士会已经决定了,”他重复道,“将要训练这个男孩。”  奥比旺感到一阵轻松的喜悦传遍全身,流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  尤达大师看到了这个笑容:“请问,你真的确定这是正确的吗?”他布满皱纹的脸紧绷着,“这个男孩的前途仍然是昏暗未定的,奥比旺,训练他是错误的。”  “但是武士会……”  “是的,决定了。”他抬起睡意朦胧的眼睛,“我不能同意这个决定。”  当两人互相面对时,是长久的沉默,倾听着外面预备葬礼的喧闹。奥比旺不知该说什么。显然武士会已经决定驳回龙达大师的提议。这本身是有些不寻常。绝地大师在这里引出这个话题,强调了他对天行者阿纳金是多么关注。  奥比旺小心地开口:“我要收这个男孩为我的弟子,大师,我会以力所能及的最好方式训练他,但我将谨记你在这儿对我说的话。我会尽心地做,留心你的告诫。我将严密观察他的进步。”  尤达大师观察了他一会儿,然后点点头。“你的诺言,那么好好记着吧,年轻的绝地武士。”  他轻轻说,“你能这样,就足够了。”  奥比旺感谢地鞠了一躬,说:“我会记得。”  他们一起走进一片明亮的光辉中。  葬礼的棺材被放下了,火具稳稳托住奎刚-金的身体,火焰开始渐渐地包围吞噬了他。被指定向他告别致意的人们围绕着棺材。艾米达拉女王和她的贴身侍女、议长帕丁、希欧-比伯司令官、帕那卡队长和由一百个纳布战士组成的卫队站在一起。纳斯头领、恰恰冰克斯和二十名阿加勇士站在他们的对面,绝地武士会的成员包括尤达大师和温杜大师把他们联在了一起。最后,加上那些认识奎刚很长时间,很了解他的绝地武士共同组成了这个环形阵营。  天行者阿纳金和奥比旺站在一起,他努力忍住泪水,稚嫩的脸庞因此而绷得紧紧的。  奎刚在火焰和持久的鼓声中化为清烟升天而去。这时,一群雪白的鸽子放飞在斜阳鲜红的余辉中。鸽子展翅飞翔,激起一片白色的光芒,很快越飞越远。  奥比旺发现自己陷入了回忆。他的整个一生都在绝地,特别是在奎刚的指导下学习。现在奎刚去了,而奥比旺走出了原来的生活获得了新生。现在他是一名绝地武士了,不再是弟子。一切都过去了,门永远地关闭了。令人难以接受,同时,又带给他一种奇怪的解脱。  他低头看看阿纳金,这个男孩盯着棺材架上的骨灰,轻轻啜泣着。  他把手放在阿纳金瘦弱的肩上说:“他已与神力合为一体了,阿纳金。你得让他走。”  男孩摇着头:“我怀念他。”  奥比旺点点头。“我也会怀念他。我会永远记住他。但是他去了。”  阿纳金抹去脸上的泪水,说:“现在我怎么办?”  那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肩:“我会像奎刚那样教你。”奥比旺-克诺比轻柔地说,“我是你的新师父,阿纳金,你将会跟随我学习,你一定会成为一个绝地武士,我敢保证。”男孩不易察觉地挺直身体。奥比旺对自己点点头。他想,奎刚-金也许正在某个地方微笑呢。  路对面,温杜大师和尤达大师站在一起,当他看到奥比旺把手放到阿纳金的肩上时,黑黑的脸庞上面色凝重起来:“一个生命结束了,新的一个又在绝地团体中开始了。”他哺哺自语。  尤达大师躬了躬身,拄着他那扭曲多节的拐杖,摇摇脑袋:“我觉得,这个可不像奎刚那么保险,他会带来许多麻烦。太多未定的因素,和难以做出的选择。”  温杜大师点点头,他明白龙达大师对此的感受,但是武士会已经决定了。“奥比旺会好好培养他/,他说,转换了话题,”奎刚是对的,他是合适的。“  他们知道,在奎刚被击败后,这个年轻的弟子是如何在熔坑中从西思爵士手下死里逃生。这需要非凡的勇气和意志。只有和神力保持高度和谐才能躲过这样一个对手。奥比旺-克诺比那天以超出人们想象的行动证明了他自己。  “这次他可训练合格了,”尤达大师勉强地表示赞同,“可要训练这个男孩,却不一定。”  “在战斗中击败一个西思爵士对于他灵敏应付各种情况是一个有力的考验,”武士会会长加上一句。他的目光停留在奥比旺和阿纳金身上。“这是没有疑问的。检验他的人是一个爵士。”  尤达大师睡意朦胧的眼睛一亮。“总是两个。不多,也不少。一个师父和一个徒弟。”  温杜大师点点头。“那么哪个被打败了,你认为――师父还是徒弟?”  他们彼此对视,但谁也无法给出一个答案。  那天晚上,达斯-西迪厄斯独自站在阳台上俯视这个城市,他昏暗的身影夹杂在闪烁的灯火中。想起失去的徒弟,他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