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狩魔手记》-正文卷五 使徒传说 章十三 道路    激战以潘多拉的逃走而结束。虽然事情不可能就此了结,毕竟在潘多拉身后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使徒。可若是潘多拉再次找上门来,结果还真不好说。    这是一场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战斗,又是与拥有十阶能力的潘多拉为敌,因此三个人各自收获了数量不菲的进化点。其中收获最多的梅迪尔丽,不管苏愿不愿意承认,她才是迎战潘多拉的主力,也是重创潘多拉的核心。从进化点获得这个方面来说,这个世界其实有着奇妙的公平。现在梅迪尔丽保存的进化点已经超过了一百个,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将一个五阶能力提升到七阶。    想到潘多拉临走前那张狂且得意的笑声,梅迪尔丽虽然仍有些微笑,但是微笑却如封在冰里。她已经决定,最先提升到七阶的能力将会是速度。潘多拉逃走时显得从容自若,只凭六阶速度想要抓住她还有些困难,但是如果有了七阶速度,那么她肯定无路可逃。可是梅迪尔丽早已规划好了自己的能力升阶路线图,先行发展速度的话会在很大程度上打乱她的计划,而且对即期战斗力也会有很大影响。在这处处凶险的时代,每一分力量的提升都是实实在在的收获,始终都是最优先的选择。    梅迪尔丽苦苦权衡思索着,双手下意识地摆弄着合金重剑。重剑早在和鱼人的战斗中就已变形扭曲,剑面也被冰刺激打出了许多坑洼。不过重剑的合金质地相当好,梅迪尔丽也用惯了沉重武器,丢了的话可不好再弄一把。而且重剑也并非不可修复。    梅迪尔丽幽蓝的目光望向遥遥的远方,依然在思索着,而纤长十指顺着剑身抚摸着,时时会突然发力,每当这时,重剑就会发出刺耳的呻吟,厚重的剑身在她的指下乖乖地改变着形状,逐渐变直。    潘多拉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敌人,而且危险的地方并不仅限于战斗力,从女人的角度看尤其如此。可是如果抛开其它方面的考虑,仅以战力而言,她现在产生威胁已经不是十分致命了。这次击败潘多拉多少还有些运气的成分,但是下次战斗就是另外一回事。梅迪尔丽随时可以发展出七阶的能力,她的七阶能力可要强于普通的九阶能力,和潘多拉之间差距已经缩小。潘多拉再不是不可战胜的了。    而苏则得到了潘多拉的骨骼和血液。以苏身体的诡秘能力,得到了潘多拉的基因后,应该一两天内就会产生相应的变化,最多不超过十天,就会完成吸收融合的过程。他在吸收异种基因时也会得到进化点,甚至比战斗中得到的更多。正是这个原因,让苏能力进阶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甚至比完全蜕变后的梅迪尔丽还要快。    可是不知为什么,想到苏快速变异的身体时,梅迪尔丽眼中的蓝色光芒却越来越是黯然。    喀的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音后,重剑最后一个弯角被梅迪尔丽用力扳平。在拧动金属的时候,梅迪尔丽遥望远方的眼瞳中似乎浮出了潘多拉的身影,虽然黑发的少女依旧张扬,可是梅迪乐丽仍然决定先将速度放一放。    在离开苏的八年中,无论是在深红城堡还是在暗无天日的审判镇中,梅迪尔丽都不曾虚度过一分一秒的时光。她能以黑暗圣裁之名独揽审判所大权,那高高的宝座之下,垫着的全是白骨与鲜血。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以为她是依靠着蜘蛛女皇的恐怖才能够稳坐在那个位置,而了解内情的那些人,却都清楚蜘蛛女皇只是在开始时扶持了她一把而已。黑暗三巨头一个被杀、两个被逼退隐,全是脸上还带着些稚气的小女孩一手亲为。    过去的八年,是在黑暗与鲜血中浸泡的八年。    如果时间足够,潘多拉再敢找上门的话,或许单是一个梅迪尔丽就会让她无法脱逃。到了那个时候……    主掌审判所数年的梅迪尔丽,其实见过、经历过也实施过太多黑暗血腥的手段,所谓先xx后xx,根本就算不上折磨。在审判所时代,梅迪尔丽根本不需要用语言威胁这种空洞的方式,她本身就是最有效的威慑。    不过潘多拉似乎并不知道她的过去,梅迪尔丽也有意远离这段黑暗而血腥的历史。和苏逃亡的这段时光,她象是又回到了过去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换句话说,她的世界重新充满了阳光。    不过梅迪尔丽忽然想起,如果潘多拉真的不知死活再找上门来怎么办?或许她真的会被梅迪尔丽捉住。梅迪尔丽可绝不是敢说不敢做的人,但是一想到如何兑现前半段威胁时,忽然有些明白了潘多拉临走前大笑的含义。    咔嚓!刺耳的金属声响起,梅迪尔丽手中本已恢复正常的重剑突然扭曲,甚至比没有修复前还要糟糕。    这声响动才把梅迪尔丽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然后立刻感觉到两道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她迅速转头,看到希尔瓦娜斯正躲在远处偷偷地看着自己,脸色说不出的苍白。一接触到梅迪尔丽的目光,少年即刻如受惊的兔子一样把头强行转向一边,装作没有看到什么。希尔瓦娜斯的演技实在是有点烂,就是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少年知道如果逃的话只会更糟,他怎么逃得出梅迪尔丽的手心?这层遮羞的布,还是不要掀开的好。    希尔瓦娜斯不知道梅迪尔丽刚刚在想什么,只是感觉到从她身上不断散发出浓郁的杀气,而那把给无数人带来死亡的合金重剑在她手中如意大利面一样柔软,被随意地扭来扭去。对梅迪尔丽那双细腻纤长的手,希尔瓦娜斯可是一点都不陌生,他可没少被拍头。看到合金重剑的下场,少年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的头骨将来都不可能达到合金的硬度。    梅迪尔丽现在的心情的确不怎么好,可是想想似乎又不好对少年做些什么,所以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又把目光重新投注到手中的重剑上。    重剑剑身上多出了几条明显的裂纹,想要修复,只有回炉重新熔炼铸造。可是重铸需要至少达到三千度的高温炉,现在哪有这种条件?所以重剑算是彻底损毁了。再强韧的合金也是有个限度,哪里经得起梅迪尔丽的反复蹂躏。    在少女和自己的重剑过不去的时候,苏已在几公里外找了个安静地方,将自己埋进冰层下方,开始慢慢消化潘多拉送来的礼物。    潘多拉的基因已经从血液中被分离出来,分成了数百份,苏的身体正在本能的进化破译。苏的身体甚至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小器官,里面全是组织体液,潘多拉的骨骼破片就浮在里面。器官内的体液象煮开的水一样沸腾着,无数细小泡沫从骨骼碎片上冒出。在这个器官内,体液中至少有着上百种不同的细胞,正以各种方式攻击着这片骨骼,试图将其分解。苏的意识也在不停地招描着它的内部结构,可是这片骨骼的构成物质和结构都很奇特,和任何已知生物都不相当。骨骼本身的强度已经与合金相当,而当苏以精神力量进行扫描时,会被骨骼内部复杂结构中分散偏离,只能探察到浅得微不足道的一层。透测之类的感知能力则是根本失效。    虽然过程艰难而复杂,但是在新生的器官内,一切都井井有条。苏的身体内部如同组成了一个小却复杂、门类齐全的生化实验室,同时进行着数百个实验。而且还有上千项实验已经排好了计划。    一切都井然有序,让人绝望。    苏的身体本能正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方式在活动着,而且正在接管越来越多的领域。苏需要做的只是下达指令,然后等待结果。而且绝大多数时候,结果都好得让人难以置信。苏的身体似乎在任何情况下都知道应该干些什么,且以最具效率的方式去做。比如说吸收分解未知生物基因时,很多次都是直接截取出有用的片断加以吸收,将余下的储存起来当作备份。在这个过程中,似乎苏的身体本能很清楚什么是对自己有用的。当苏在战斗感觉到不足,想要发展某方面能力时,身体也会从日益庞大的基因备份中抽取出需要的部分,最后组合成新的片段,插入已有的基因中,并且配给相应的能量养分,消耗定量的进化点,以生成新的组织或是让现有的器官组织发生改变,从而得到新的能力。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说明苏的本能正在以某种不为人所知的方式苏醒,那么吸取分解潘多拉基因、以及分析骨骼构造的过程完全可以证明,所谓的身体本能在某种含义上,其实拥有着不可思议的智慧。    苏的大脑正在全速运转,脑部区域被某种方式分隔成了数千处理中心,每块区域都有独立运算分析的能力,也被分配了不同工作,最终汇总成一个结果。这有些类似于旧时代以数千个处理搭建成的大型计算机,但又有着本质不同。苏的大脑可以进行模糊处理,也能够精确处理数据,这是计算机根本做不到的。现在苏的脑部,更象是由几千个微型的人脑在一起思考。而且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协调它们,将不同的数据、不同的任务分发给每个处理中心,然后汇总分析出的结果。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差错,有智脑的高效精确,更有智脑不具备的智慧分析能力。    在所有处理中心之上,那只掌控一切的无形之手才是关键。它是什么机制,是怎样把海量的原始数据分类,制定出分析方向和任务,并且分配给每个处理中心的?更重要的是,它是什么?    这些问题都无从解答。    它就象一个巨大的幽灵,徘徊在苏的身体最深处,并且正在逐渐苏醒。而且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它似乎无所不能。惟一能让苏稍稍安心些的,就是自己的意志仍然是最高的指令。自己想要做的事,它都会执行。哪怕事后证明了当初的进化方向是错的,走了弯路,它也同样会执行到底,但是会用自己的方式侧面去进行补救。比如说,在下一次强化时更正部分上次的错误。    在选择能力和强化自身上,苏有着本能的优势。他是一个天生的猎人,对于自己和猎物的优势劣势同样清楚,并且在利用环境方面几乎无人可比。在进化道路上,苏基本上没犯过什么错误,而且在荒野时能力提升缓慢,因此本能发挥的余地有限,苏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龙城,是一切转折发生的地方。    在最初加入暗黑龙骑的日子里,为了不成为帕瑟芬妮的负担,苏开始沿着正统的道路提升自己:战斗,获得进化点,强化能力,再战斗。在这个过程中,苏数次建立了自己的部队,又一次次惨烈地拼光。但是整体而言,苏一直是沿着能力者提升的道路在走着。    带着蜕变后的梅迪尔丽逃离龙城后,这条路就渐渐走不通了,因为能力提升太慢。其实苏晋阶的速度已经非常罕见,更是还没有感觉到能力位阶的瓶颈在哪里。这意味着至少在感知域上苏可以发展出十阶能力。    苏很强大,发展也很快,但是敌人更加恐怖。所以苏下定决心,克服了一向以来的恐惧,终于放开了对身体本能的束缚,走上了直接吸取转化外部基因强化自已之路。这是一条不归路。掠夺式的发展是可以带来能力的飞速提升,而且强大得没有尽头。但是世界是平衡的,过去几十年中,已经有多个事例证明了吸掠基因并非可行的方法。大多数案例中能够被吸取掠夺的只是低阶能力,这些两三阶的能力,只要稍有些天赋的人都能够慢慢发展出来。而极少数可以吸掠高阶能力的案例中,掠食者最终的结局都是死于基因崩解,而且从开始掠食时算,没有一个人能够活过一年,大部分都是在三个月内出现基因崩解迹象。    人类对于自身的认识,其实和对宇宙的认知一样浅薄。    基因是生物进化的钥匙,胡乱吸收消化,又怎么可能不出事?即使是些拥有吸取能力的黑暗物种,也有非常大的限制,它们需要把和自身不相容的所有基因片段都过滤掉,同时吸取能力的位阶也有严格的上限。    算算时间,距离逃出龙城已经有几个月了,苏也吸收了大量异种基因,其中不乏高阶能力的基因,甚至包括了八阶的极速突进。而在暗黑龙骑的资料中,吸掠基因最高的成功纪录仅仅是五阶而已。直到现在为止,苏的身体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更没有基因崩解的迹象。在本能的组织下,所有吸取的基因都被彻底分解,并且与苏原本的身体完整地融为一体。    这条路至少现在看起来仍然是美妙无比,只不过,它的尽头会在哪里?    深埋在冰下的苏脸上表情稍微动了动,似乎在微笑,然后就将所有的顾虑和疑惑都封存起来,等待时机成熟时逐一解决。分解潘多拉骨骼的工作一直在进行着,到目前不过解锁了10%的进度,也就是剥开了最外层薄薄的一点。苏对于她的骨骼结构非常有兴趣,如果以这种结构构成外骨骼的话,那么就相当于穿了一身合金重甲,并且可以隔绝探测。它还可以偏转、传递和削弱多种力场和波,稍加改变的话,应该会对能量攻击有强大的防御效果。    对骨骼结构的初级破解,就可以应用到骨刃和潜藏在皮肤下的骨粒上。改造成功的话,苏的骨刃将会在物理性能指标上首次达到暗黑龙骑军用复合材料短刀的标准。身体的防御力也会大幅增强,以他现在仅仅五阶的防御强化力,配合重点部位的骨甲防御,已可达到相当于七阶的效果。而且骨甲是在战斗时才由身体内部的颗粒临时拼接,并不影响行动力。    和骨骼相比,潘多拉的血液和基因中蕴含着更多的奥秘。大量的推导和分析表明,她的基因中隐含着一种全新的结构,和已知生物机体全然不同。从初步分析结果看,这种空间结构有些类似于苏在鱼人大脑中枢内探察到的神秘区域,能量或者是讯息是以场或者波的形式存在的,以特定方式可以激活这种结构,从而释放能量或者是还原信息。不管是信息还是能量,以这种空间结构方式存储,存量有可能是普通生命体的上千倍。    仅仅是一个鱼人脑部的丁点空间所瞬间释放出来的信息和能量,就庞大得差点让苏陨落。虽然这主要是因为它在刹那间破开了时空的限制,让苏的精神本体和普利德克拉连接到一起所导致,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极不容易的。至少不是十几只鱼人合力所能办到的。    在沉睡中,苏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如果以这种结构重新构建大脑中的处理中枢,那么每一个中枢都至少能够达到普通人脑的智慧。到了那个时候,就相当于有几千个人生存在苏的身体中,一起为他出谋划策。    这可不是一般的混乱。    不过既然有了这个想法,那么就很有实现的可能。只是这样一来,在进化的道路上距离人类就是更加的远了。苏苦笑了一下,将这些无聊的忧虑挥到了脑后,进入最深沉的睡眠。    随着苏自身的意识进入休眠状态,本能开始全面接管身体,身体储存的能量开始不断分解,以供应数百个实验以及上千处理中枢的运转。黑暗心脏也在缓慢却强劲地脉动着,将庞大的能量如潮水般供应到身体各处。可是如此大规模的进化所需要的能量十分恐怖,黑暗之心所提供的能量竟然只能占到消耗的三分之一。虽然苏已将黑暗之心融入身体,但是只破解了它一小部分的功能,能够从中抽取的能量有限。现在心脏的脉动速度已经处于极限。因此,本能开始调动体内所有的能量储备,为此次的破解和进化服务。    本能做任何事都有着明显的顺序,而提升本体战斗力一向拥有最高的优先等级。大量热量从体表散发出去,不断溶化着周围的冰雪。这些热量都是被浪费掉了,从本能的角度看,这种浪费是不可容忍的。这说明现在的进化实验规模似乎已经达到了本能所能控制的极限,以至于无暇去阻止能量的散失。    从远处望去,可以看到平整的冰面忽然出现了裂纹,随后裂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然后冰层裂纹中心区域开始破裂,竟然从中喷出一道蒸汽。蒸汽在空中迅速冷却,飘落,但是冰层下方的蒸汽却是在源源不断地涌出,并将裂口不断溶解扩大。冰面碎裂得越来越多,雪下的蒸汽仍在源源不停地冒出来。    几分钟过去,厚实的冰面忽然塌陷,原来冰层下已经出现了一个雪坑。雪坑仍然在不断地扩大、溶化着,逐渐在坑底显出人形轮廓,最终露出了苏沉睡中的身体。    雪水不断流下,浸泡到苏的**身体上,即刻被蒸腾成炽热蒸汽,升腾而起,又将更多的冰雪溶化。    一个小时后,苏慢慢睁开了眼睛,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扑天盖地的饥饿。    此时苏身体内近似沸腾的情况已经基本平复,脑部区域上千个思考中枢只有几十个还在运转着,这是维持对身体控制精度的最低限度了。包含着潘多拉骨骼碎片的器官依然在运转着,但是活性也降低到了最高峰时的十分之一。心脏维持着两分钟脉动一次的频率,也是日常活动的标准。    苏的体温正在快速下降,很快降到了零度左右,这是他在冬季时的正常体温,是保证活动能力和减少能量消耗的最佳平衡点。虽然体温下降,但苏仍然感觉到了寒冷,于是站了起来,这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虽然早有准备,不过看到方圆十米的巨大雪坑,苏还是禁不住苦笑,难怪自己会饿得这么厉害,原来身体内积存的大量高能量营养物质已经消耗得干干净净。看来这次的进化改造,还真是大动干戈。大部分能量都消耗在分析破解的过程中,真正用于形成本身能力的部分并不多。    最终形成的三项改进是改造了骨刃和骨甲的结构材质,另外依据分析出的结果调整了肌肉和关节的结构,从而增强了大约15%的力量。所有的改进都是以直接提升即期战斗力为目的,时间已经不容许苏再慢慢地做出改进。    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硬的身体,几枚骨刃从手臂外侧弹出又收回。骨刃的形状并没有变,只是颜色上多了暗银色的光辉。随着他的心意转动,胸口、下腹等要害,以及肩臂腿膝等用于攻坚的部位,皮肤上也泛出一层暗淡的银色。肌肤下骨粒已经改造了大半,需要时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形成保护用的骨甲。    苏从雪坑中走出,找到放好的衣服,一一穿好,向预定的会合地点走去。    此刻梅迪尔丽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篝火前,出神地盯着跳跃的火焰,不知在想着什么。希尔瓦娜斯正挺着单薄瘦弱的小身体,将一具具鱼人的尸体动手肢解了,取出脂肪部分,用类法术火焰烤软后,再扔到篝火里。那堆篝火,其实就是鱼人脂肪作燃料的。这种屠戮的脏活,现在都是希尔瓦娜斯在干。用梅迪尔丽的话说,少年基本是张白纸,白得根本没法在这个时代生存,所以要染黑。染黑这件事,她可是专家。    鱼人虽然死了,但是身体坚韧依旧,冻硬后更加难以处理,和汽车轮胎有得一拼。希尔瓦娜斯不被允许使用任何工具,处理起来自然艰难。他先是控制住火焰温度,将鱼人尸体软化,再以寒冰能力维持冰刃,一点点肢解鱼人。要同时维持两个截然相反的能力,也只有他这种拥有元素亲和的能力者才能做得到,但也十分吃力。鱼人其实是十分强大的敌人,只是碰到了苏和梅迪尔丽这两个变态,才显得不堪一击。比如说这支鱼人巡逻队,一共七名战士,被梅迪尔丽瞬间放倒了五名,留下两个给他练手,结果希尔瓦娜斯虽然成功杀了两个,过程却是险死还生,要不是梅迪尔丽最后关头插手,他会以重伤的代价杀死最后一个鱼人,算是惨胜。解剖鱼人的过程,其实是了解敌人的过程,只有清晰了解身体结构,才能够做到一击致命。    看到鱼人堆出的篝火,苏不禁一怔。没想到在自己完全沉睡的这一个小时中,居然又来了一队鱼人的巡逻兵,看来冰洋之主的手下还真是不少。鱼人脂肪十分耐烧,看来烧个一晚不是问题,燃烧的火焰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让人闻着十分舒服。苏嗅了嗅香气,确定无毒,才算放心。又看了一眼远处堆积的鱼人尸体,按下了吃掉它们的想法。鱼人外形虽然很象鱼,但也是智慧生命,出于传统思维,苏很难把它们当成单纯的鱼来看待。    不吃鱼人,一时之间就没什么可吃的了。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冰原上,连点能烧的东西都找不出来,所以想要点堆火,都要割取鱼人脂肪才行。    苏只坐下一会,巨大的饥饿感觉就再一次席卷了他。    “得弄点吃的了。”苏自语着。这句话一出口,突然看到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特别是少年的目光简直就是灼热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表情却出卖了他。    能力都是需要能量支撑的,所以能力者的食量都很大,苏和梅迪尔丽这样的高阶能力者更是恐怖。希尔瓦娜斯在刚刚的战斗中耗尽体力,又要负责清理鱼人尸体,割取脂肪生火,早就饿得头晕眼花,全身发软,只是在梅迪尔丽的强势压迫下有什么想法都不敢说而已。    苏站了起来,说:“你们在这一带等我,我去弄点吃的,大概要一天才能回来。”    “我也去!”不知是饿的,还是怎么,希尔瓦娜斯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对了。在冰原上,只有深入冰洋里面才有可能找到吃的,他哪有那个本事?而且那里是普利德克拉的领地,水上两个鱼人战士对付起来都是惨胜,在水下就算只有一只鱼人,他也只有变成鱼食的份。    苏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们去了也没用,在这等我。”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梅迪尔丽,微皱了皱眉,想想说:“别总是欺负他。”    “这是为了他好。”梅迪尔丽轻飘飘地瞄了瞄希尔瓦娜斯,看样子就是不准备听话的。苏的双眉再次皱了下,但是没说什么,孤身一人向北方走去。    冰盖下方是坚硬的冻岩,要再向北方几十公里才会进入冰洋范围。苏开始匀速奔跑,半小时左右就可以进入冰洋,而冰盖还要继续深入延伸。这种奔跑基本上不消耗体力,黑暗之心所提供的能量足够应付低烈度的战斗。苏一直是很有耐心的,就是跑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感觉到厌烦。可是现在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隐约烦躁,却又找不出烦恼的缘由。    冰寒的风从苏身边呼啸而过,带着隐隐的怒意。这是普利德克拉的愤怒,冰洋之主对于苏赖在自己领地不走的行径已经是感觉无奈了,连潘多拉都败下阵来,他手下那些鱼人战士来得再多也只是送死而已,除非他亲自动手。    苏出奇地的没有感觉到冰洋之主的愤怒,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怪,胸口在微微地收紧,发向心脏的指令讯息杂乱无章,对外界的感知不断削弱,却又有一股火焰在心底升腾,烧得他不得安宁。    奇怪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甚至身体本能已经启动了一次自我检查,但是未能找到任何问题,于是又沉寂下去。可是缠绕着苏的烦燥却始终存在,如幽灵般纠缠不去,让他开始一点点地失去冷静。    “我这是怎么了?”苏索性站住,默默地问自己。他当然得不到任何答案,全景图覆盖范围内连生命的迹象都很稀少,自然不会是有敌人逼近附近的反应。    而和苏亲近的那些人,梅迪尔丽的战力已经和他相差不多,现在当然不会有危险。帕瑟芬妮是暗黑龙骑的少将,实力强大且又十分狡猾,又有家族暗中支持,应也不会有事。    至于海伦……海伦还用得着他操心?    一想到海伦,苏就象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莫名的烦恼消退了不少。海伦只是个没有能力的普通女人,但给苏的印象之深却几乎超过了任何人。苏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里都在想着什么,也许世界会毁灭,但海伦依然存在。直觉告诉他,海伦肯定在做些什么,而且和他密切相关。可是苏不知道,也不可能猜得出她想做什么。    把胡思乱想抛到一边后,苏蹲下,双手握拳,用力砸在冰盖上。几拳下去,厚达数米冰层就遍布裂纹,然后轰然裂开,被砸出了一个冰洞。苏飞身跃入冰洞,没入冰冷黑暗的大海。    冰下的海几乎没有一点光线,在黑暗中,苏左眼的幽幽碧色光芒显得格外醒目。他已经启动了昏暗视觉,同时全景图也被扩张到最大范围。黑暗对他已经不再是障碍。冰洋水下环境对他的感知能力削弱得很厉害,开启了全景图只能覆盖到600米左右的范围。    除了左眼,苏上身浮出几块小晶体,不断闪烁着幽淡的光芒。在近于全黑的海洋里,这些光芒就象灯塔般醒目。苏在水下快速游动着,身后拖着几大堆切割过的鱼人尸体。淡淡的血腥气息迅速在冰洋中扩散,引诱着海中那些贪婪凶猛的食肉动物。苏不停地吞吐着海水,象鱼一样吸收着水中的氧气。这也只有他才能够做到,即使是梅迪尔丽也不可能象鱼那样在水下自如活动。    众多小小的身影开始从四周出现,迅速向苏围了过来。它们一进入全景图的范围,刺骨的杀机就清晰地传到了苏的意识中。这些鱼人战士在水下的行动速度堪比鲨鱼,而且格外灵活凶猛。它们有着敏锐的感知,在冰盖下一直跟着苏来到这里,直到苏下水,才一举围了上来,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    在冰洋国度,苏无论怎样隐藏,似乎都无法摆脱普利德克拉的追踪,没有普利德克拉的指引,这些鱼人怎么可能跟得住他?冰洋国度中隐藏着很多秘密,普利德克拉的意识可说无处不在,国度内每一寸领洋都有着它的意识,相当于一个范围巨大无比的全景图。而且普利德克拉还富有惊人的创造能力,鱼人这个全新的物种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相当完善,除了它们还缺乏岁月的沉淀,导致基因过于单一和干净。但与创造出一个新的智慧种族的壮举相比,这点瑕疵根本不是问题。    战后的新世界,对人类越来越陌生了。    就在人类还在挣扎求生的时候,极北的黑暗冰洋中却已悄然出现了普利德克拉这样的存在。按旧时代的标准,冰洋之主就是当之无愧的造物主。    鱼人在水下的感知更为敏锐,它们迅速锁定了苏,包围而上。海水中忽然出现了十几道淡白色的尾迹,鱼人们首先发射了它们的冰刺。含有剧毒的冰刺哪怕落空,溶化后也会污染大片海域,没有脱出范围的猎物仍会中毒。    苏舒展身体,皮肤表面又泛起淡银色的光华,冰刺都钉在他的身上,刺入一点就被骨粒卡住,然后溶化。苏早已对冰刺的剧毒免疫,甚至本能已经破解剧毒的全部秘密,这样将毒质成分稍加转变,就会反过来变成对鱼人的剧毒。苏迅速游动着,灵活性几乎不输鱼人。    一只鱼人直接从正面冲来,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披头盖脸向苏狠狠咬下!苏布满了骨甲的左手探出,直接**鱼人嘴里,握住它的舌根,狠狠地一扭一拉!鱼人舌内尚未成形的几根冰刺即刻破碎,锋利的碎片切割在神经丛丰富的舌根,立刻让它痛得发疯,在水中乱冲乱窜,抓到什么都是一阵扑咬。    另一名鱼人窜到苏身后,一口咬在后腰上。后腰部在其它人身上是柔软致命部位,在苏这里却变得坚硬无比。鱼人战士锋利的牙齿和坚硬的骨甲摩擦着,既然是在水下,那慑人的摩擦声也远远地传了出去。鱼人凶悍一咬非但未能破开苏改造过的骨甲,反而把自己的利牙崩脱了小半。而苏的右手忽然完全违反了人体规律,反手一把抓住了鱼人的头。他的手臂软得象是没了骨头,再也没有所谓的死角,但是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却不比有骨骼的生物弱。    苏抓在鱼人的后脑上,五指一收,喀喀声中,鱼人头骨最坚硬的后脑凸出部就被捏碎。苏已然对鱼人的机体构造了如指掌,知道这里集中了鱼人的被动神经系统,是保护得最好的位置,也是最要害的地方。后脑部被捏碎后,鱼人的身体和大脑间的联系就被切断,无力地飘浮在海水中,除了依旧凶悍的眼睛,就连张嘴都很困难。它们的**生命力顽强,即使这样,可能也要在海水中飘浮多日才会死去。    在水下,鱼人充满剧毒的冰刺、利齿和锐爪都是威力惊人的凶器,**就是最好的武器,已经不需要额外的工具了。即使是旧时代的潜水艇,也会被它们拆开外壳而沉没,至少会被折断螺旋浆而失去动力。可惜的是,它们这次的对手是苏,苏似乎是一切生体兵器的克星。    它们的尖牙利爪对苏藏着变异骨鳞的身体造不成多大伤害,最具威力的剧毒非但毫无作用,而且从苏的体液中不断释放出一种新的针对性毒素。战斗着的鱼人战士动作很快变得迟缓僵硬,它们只通过海水吸入极少量的毒素,毒性不在数秒内发作了。    苏在水下环境的灵活性仍不如鱼人,速度更要差得多。不过他的力量、反应和格斗技巧和鱼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鱼人战士几乎是一拥而上,不少甚至挂在了苏的身上,然而当它们抓住或者是咬住苏时,才发现苏的身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苏双手如电,不管鱼人从哪个方位攻来,都能准确无误地抓到它们的后脑,一把捏碎。    水下不断响起沉闷的喀嚓声,鱼人战士一个接一个从苏身上飘离,在外围游动寻找机会的鱼人动作越来越慢,而最弱的一个已经游不动了,在海水中开始飘浮挣扎,它的嘴越张越大,却吸不进任何海水,最后连舌头都伸了出来,把未成型的冰刺都吐出,却仍是无法将含氧的海水吸入。它体内所有的血管都在膨胀,失去了吸收氧气的功能。这只鱼人挣扎了一小会,就不再动了。    三分钟后,苏双手张开,纤长的十指之间,最后一只鱼人的身体缓缓沉向海底。它的头部已经完全变形,眼睛里也是一片浑浊。三分钟的搏杀,过程短暂却酷烈,合计近三十只的鱼人死在苏的手下,其中只有二十只是被苏所格杀,其余十只倒都是中了苏分泌出来的毒素而死。    这些毒不光对鱼人有特效,对大多数水生生物也是剧毒,所以苏身体周围几十米的范围,已成死海绝域。无意之间,苏又找到了一条新的战斗途径。    短时间调制分泌出这些毒素,对苏的身体负担也很沉重。他刚想休息一下,忽然感知到一种莫名的沉重压力,海流紊乱,一头庞大的黑影闯入了全景图的监控范围,几百米的距离转瞬而至,接近十米的庞大身躯带着恐怖威压,向苏当头扑来!    这是头类似于鲸鲨的猎食者,体型却比鲸鲨要大得多,也凶猛得多,流线型的头部更多覆盖了片片鳞甲,有些像是鳄鱼。虽然影响了些速度,却使得它战力大增。    苏任由这头巨兽咬住自己身体,随后双手撑住变异鲸鲨的上下鄂,在八阶的巨大力量下,略一发力就将鲸鲨的巨口彻底撕开,几乎把它的头撕成两半!    巨鲨垂死前的挣扎根本无可抵抗,苏被它带着向幽深的海底冲去。直到苏再给它以致命一击,这才彻底扼杀了巨鲨的挣扎,然后吃力地带着它向海面浮去。巨鲨身体表面有多块显得不太自然的骨质皮肤,可供鱼人战士吸附在上面。看来这头巨鲨就是鱼人部落的战车兼运输机。    在这队携带着巨鲨的鱼人战士全军覆没后,冰洋之主普利德克拉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再也感觉不到他是喜是怒。周围的海黑暗、冰冷而宁静,除了还在蔓延的大片血污,再也没有了异样的痕迹。但是苏知道,这并不意味着冰洋之主已经放弃了对他的关注和报复,而是开始了真正的认真。透过断层探测,苏觉察到似乎有一层极薄的阴影笼罩在冰洋国度上,但是阴影如水波般流动着,很淡很稀,十分不稳定,完全不同于使徒意识在断层空间风云席卷的恐怖。可是这样一来,覆盖的范围要大了何止数十倍?至少以苏现在的感知能力,根本无从探寻普利德克拉意识覆盖的范围。    从岸边延伸到海中的冰盖上突然出现了大片裂纹,如同有一只巨兽在冰盖下狂猛敲击,逐渐鼓起,然后猛然碎裂。在纷飞的碎冰中,鲸鲨巨大的身体从冰洋中飞出,和它庞大体型相比,随后跃出水面的苏实在微不足道。这个足有十几吨重的大家伙够三个人吃上一段时间了,但也不是很久。三个人中即使是实力最低的希尔瓦娜斯,现在的食量也可以直追十几个壮汉。    拖着比自己体型大了十几倍的鲸鲨,苏依然走得轻快迅捷,但他的心却很沉重。    水下世界并不是苏的主场,但是他却在冰洋之下一举歼灭了一个排的鱼人,搏杀战争巨兽鲸鲨也十分轻松随意。无论是高温烈焰,还是深海冰洋,苏都会在短得不可思议的时间内适应。他的身体似乎无所不能。    苏终于对自己的身体再一次产生了深深的畏惧。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更不知道变化的尽头是什么。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似乎他只要想到了,那就什么都会实现。但这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常识。    正如海伦所说,平衡是宇宙的规律,强大必然会有代价,弱小亦会有得益。不存在没有代价的强大,就如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样。    身体的进化已经渐渐脱离了苏的掌控,他忽然觉得,或许已经到了面对现实的时候了。首先,苏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从哪来的。    一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忽然闪过几张画面,每幅画都是以绿色为基调,景物十分模糊,如同从水中望出去的一样。这些画面非常熟悉,如同看过了无数次,可是苏却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看到它们的。上一页《狩魔手记》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9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