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十一节 战前  “继续搜!”在凤剪峭壁附近,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卡尔正在大声的咆哮着,“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卡尔中将请注意,卡尔中将请注意,这是全频广播,希望你尽快使用特殊传讯器转到第七秘密频道,重复一遍,请您在听到以后立即使用特殊传讯器转到第七秘密频道!”所有的传讯器内都不约而同的传出了接线员生硬的声音。  “妈的,”取下通用传讯器,卡尔取出一个贴身的传讯器调好频道,塞入耳内,“我是卡尔,有什么事情?”  “卡尔,追踪逃奴的事情怎么样了?”一把威严无比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老师!”对这个声音熟得不能再熟悉了,表情立时变得恭敬起来,卡尔有些惶恐的回答,“对不起,还差一个没有逮到,而且洛可汗大人派出的试验品也变节一同逃了,我正在下令搜捕,请您放心吧!”  “逃奴的事情以后再说!”停顿了一下,格罗姆的声音接着传了过来,“现在你立即赶到灰谷,接管前线指挥权,准备向暗夜精灵发动突袭!”  “什么?”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大跳,卡尔难以置信的问道,“要和暗夜精灵开战?”  “对!”格罗姆的声音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我们在洛伦丹的盟友亡灵一直面临着人类和矮人强大的压力,快撑不住了,他们希望我们能够有所行动,牵制一下联盟,我们正好趁机出兵攻占灰谷和黑海岸,切断卡利姆多和艾泽拉斯的海上运输线,继而全歼暗夜一族,使卡利姆多完全成为我们的领土,不容任何联盟的势力插手!”  “明白!”眼内放射出狂热的光芒,卡尔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太好了,我一直都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呢!”  “凯恩.血蹄的得意门生凯洒已经带着牛头人部队进驻灰谷协助我们作战!”显然对卡尔的回答很满意,格罗姆特意叮嘱卡尔,“克雷萨的儿子萨姆也到了前线,你要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放心吧!老师!”自信的一笑,卡尔信誓旦旦的回答,“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格罗姆结束了谈话,“我已经通知了灰谷前线的指挥官兰格百夫长,你去了之后他会把指挥权交给你,好好干!”  “是!”卡尔以一个干净利落的回答结束了交谈,换上通用传讯器,他大声疾呼,“全体人员听着,立即乘坐双头飞龙赶到灰谷,准备大的行动!”  “明白!”所有的兽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紧急起飞,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往灰谷前线。  “卡尔中将!”还未停稳,一名健壮的兽人便带着不少的中层军官匆匆迎了上来,他的手上捧着代表军权的战旗,“您终于来了,我是这儿的指挥官兰格,现在正式把指挥权移交给你!”  “谢谢!”郑重的接过战旗,卡尔正式接管了前线指挥大权。  “凯洒勇士和萨姆勇士都到了会议厅,”跟在卡尔身后,兰格对现在的情况作简单的说明,“各部人马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动!”  “知道了!”点点头,卡尔大步流星的迈入会议大厅。  “哈哈,卡尔兄弟!”蹲在大厅门口,凯洒正百无聊赖的用磨石打理着自己的那对牛角,他那身体可是货真价实的比牛还壮,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看到卡尔走上前来,收起磨石,他豪迈的张开了双臂,“好久不见了!”  “你又长高了不少啊,凯洒兄弟!”和凯洒把臂言欢,卡尔礼节性的拍着对方那结实的后背,“我们终于可以达成小时候的梦想,和联盟的那些伪君子开战了!”  “是啊!”从厅内走出,萨姆和两人拥抱在一起,“我们终于又聚在一起,为共同的目标而战了!”  “咱们部落可真是人才辈出!”看着三人如此亲热的样子,兰格不由倍感欣慰,“别说统一卡利姆多,就算打下整个艾泽拉斯都指日可待啊!”  “兰格百夫长!”转过头,卡尔向兰格发布了第一道命令,“请你召集所有的指挥人员到会议厅,立即召开战前会议,并拟一份详细的情况供我们参考!”  “明白!”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兰格转身离去。  不大的工夫,兽人军官们便赶到了会议厅,作战会议正式开始。  “我查阅了一下最新的情报!”坐在正中的主位上,卡尔环顾左右,“暗夜精灵们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他们在前线的主要防守力量是弓箭手和德鲁伊,但是那些树人和石头人和他们关系不错,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助战,还有那此所谓的半神之子也一定会掺和进来,所以,我们一开始就要把这些因素全部估算在内,制定出一个万全的作战计划!”  “报告!”卡尔的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卫兵的通报,“亡灵方面的远征军已经抵达,指挥官伊苔尔丝正在门外等候指示!”  “哦?太好了!”听到连亡灵也有部队赶到,卡尔不由得喜出望外,“快请进来!”  “是!”卫兵匆匆离去。  “尊敬的指挥官阁下,我瑾代表亡灵一族向你表示最衷心的感谢!”一名身材高挑的亡灵女士款款步入了厅内,虽然她的皮肤惨白,但身材皎好,脸部被一幅迪亚菲丝巾遮住大半,但是仅凭露在外边的秀眉和星眸,以及丝巾下鼻梁的轮廓便可断定,可见她生前必定是一位世间罕见的美女,向着卡尔敬了个礼,她朝众人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还有在座的各位,亡灵一族会永远记得你们的恩情!”  “都是自己人,用不着那么客气!”指着空着的那些座位,卡尔示意她就座,“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召开战前会议!”  “谢谢!”从容不迫的坐到位置上,伊苔尔丝一边接过卫兵奉上的情报资料,一边向众人作了个自我介绍,“我叫伊苔尔丝,是亡灵远征军的指挥官,希望能和各位一起并肩作战!”  “伊苔尔丝?”眉头一挑,卡尔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你就是亡灵英雄西尔瓦娜丝最杰出的学生伊苔尔丝?”  “正是!”点点头,伊苔尔丝露出了一丝笑意,“怎么,我不象吗?”  “真没想到!”摇摇头,卡尔由衷的称赞道,“早就听说你在洛伦丹身经百战,出身入死,没想到却是这么年轻的一位女士!”  “过奖了!”站起起欠欠身,伊苔尔丝谦虚的回答,“我只是实战的经验比较丰富而已。”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既然对方也是名门之后,卡尔自然要把在场几位主要人物的身份交待一下,以表明己方的作战规格,“我叫卡尔,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他叫凯洒,是凯恩、血蹄的学生,牛头人部队指挥官,他叫萨姆,是兽王克雷萨的弟子,是这次作战突击队的队长!”  众人寒喧了一阵,终于开始涉及正题。  “刚才已经说了,虽然暗夜精灵在第一线主要力量是弓手和德鲁伊,都是轻装士兵,但树人和山岭巨人,还有半神子女和他们关系很好,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助阵,咱们不能掉以轻心!”在桌子上用力了点了两下,卡尔接着向下说,“不过树人和巨人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动作很慢,而且一个怕火一个水,所以,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突破灰谷防线,直捣黑海岸!”  树人,是指多年来一直保护暗夜精灵的丛林守护者,他们是高大的树人,不畏刀劈斧砍,再生能力极强,不过却对火有着天生的恐惧,山岭巨人是石头形态的巨大人形,更是刀枪不入,但是重量过大,一旦陷入水中或沼泽,便永世不得翻身了,两者虽然有着极强的能力,但有个共同的毛病,就是速度太慢,所以,只要能赶在他们参战以前结束战斗,部落一方就能把损失减至最低了,至于半神子女,是指森林里那些人头马身的强悍种族,男的武艺高强,女的精通魔法,他们是暗夜精灵的好邻居,所以必须把他们的因素也考虑进去。  “这个主意不错,在黑海岸展开决战,把巨人引入水中,放火对付树人,重装牛头士兵围歼半神子女,亡灵士兵和兽族战士消灭弓箭手和德鲁伊!”点点头,伊苔尔丝对卡尔的意见赞不绝口,“一口气突破灰谷防线,避开正面迎敌,在他们想不到的地方展开主力决战,我们就能把握战争的主动权了!”  “说起来简单,”犹豫了一阵,兰格面有难色的开了口,“但是灰谷地形复杂,一旦他们堵死了路口,咱们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兵力无法展开了!”  “而且!”又一名将领开了口,“敌人的指挥官是守望者玛维,她参加的战斗比咱们在座的人加起来都多,又是打败过伊利丹的英雄人物,咱们很难过了她这一关!”  “怕什么!”拍案而起,凯洒打了个响鼻,“就算她是英雄人物,咱们可也不是泥巴做的,有我们几个在,一定能把她给踩扁了!”  “说得好!”对凯洒的话,萨姆可是击节赞成,“我们并不怕她,打败了她,我们不是正好可以名正言顺成为真正的英雄吗?”  “大胆计划,小心行事,我想,胜利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对于击倒成名的英雄人物,显然伊苔尔丝也跃跃欲试,“关键地带,我们可以派突击队先行占领,并掩据险而守,让大部队可以顺利通过,这样就能万无一失了!”  “对!”  “打败她!”  一时间群情汹涌,把不同的观点淹灭得无影无踪,作战计划很顺利的定了下来。  “就这么定了!”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卡尔作总结性的发言,“我们先攻下灰谷前哨,然后从坠星湖出发,越过弗伦河直捣黑海岸,关键地点壁泉河由萨姆率空投部队先行占领,阻止暗夜精灵的援军从月光湿地南下支援,我率另一部分空投部队攻占他们的边防重镇阿斯特兰纳,大部队由凯洒和伊苔尔丝率领,务必全速前进,一举拿下奥伯丁!作战通讯频道在战前临时决定,现在散会,大家各自回营准备,明天上午向黑海岸发起总攻!”  “是!”肃然起立,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  驾驭着角鹰兽,安琪和斯姆分别带着娜娜和格兰特向着石爪山飞去。  “小伙子,你要记住,”一边笨拙的操纵着角鹰兽,斯姆一边向格兰特面授机宜,“石爪山是地精的中立地带,表面上双方人马都没有进驻,但暗地里却在进行着激烈的暗斗,在白天,兽人和人类见了面也只是动动口,不会乱来,到了晚上,那就是谋杀者的天堂,而石爪山真正的主人,是一个叫太阳石的地精,那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如果兽人重金收买他,你们的处境会很危险,所以,你们要尽快找到飞艇离开,不要耽搁太久,知道了吗?”  “知道了!”点点头,格兰特感激的回答,“谢谢你的提醒!”  “好高哦!”在另一只角鹰兽上,搂紧安琪婀娜的小蛮腰,娜娜一边望着脚下的景色和浮云,一边欢快的叫着笑着,“真是太好玩了!”  “是吗?”冷冷一笑,安琪用手轻轻的按了按角鹰兽的头。  “呼!”收起双翅,角鹰兽如一颗炮弹般向着地面俯冲而下。  “救命啊!”脚下的事物不断的变大,强烈的风刮得让人几乎睁不开双眼,耳旁尽是呼呼的风声,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的抱着安琪,娜娜惊声尖叫起来,“我们要掉到地上了!”  “啊!”被娜娜死命的抱住,几乎勒得喘不过气来,安琪一边扯着缰绳升起角鹰兽,一边扭头吩咐娜娜,“怕什么怕,不会有事的,你抱得那么紧,是想把我勒死啊?”  “哦!”看到角鹰兽重回空中,娜娜这才松了一口长气,死命搂着安琪的手也松弛下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腾出一只手,她心有余悸的拭去了光洁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对不起,刚才我太紧张了!”  “这点事都怕!”已经达到了吓唬娜娜的目的,安琪笑着扭过头,“胆子真小!”  “人家是头一回坐这大鸟嘛!”不满的嘟起小嘴,娜娜气鼓鼓的望着安琪,“姐姐你一定是故意吓我的,对不对?”  “……”没想到娜娜看似天真却如此机灵,安琪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无谓的耸耸肩,“我干吗要吓你啊?”  “我怎么知道!”别过头,娜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不管你打什么坏主意我都不会害怕的,还有,你不要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格兰特看,不然我会生气的!”  “谁稀罕!”似乎被说中了什么心事一般,先是一愣,接着撇撇嘴,安琪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就最好了!”女人对感情方面的事有着本能的直觉,安琪望向格兰特的目光,让娜娜感到了一丝危险和不安,所以才会趁只有两人的机会向安琪说明吧。  在另一只角鹰兽上看两女相谈甚欢,格兰特和斯姆还以为她们是一见如故,已经成为好朋友了呢。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他们终于抵达了石爪山的地精城市。  安顿好角鹰兽之后,一行四人漫步在充满了古怪风情的地精街市,对于那些绿皮肤的地精和奇形怪状的建筑和科技物品,娜娜自然是看得流连忘返,欢呼鹊跃,格兰特也是不断的提出稀奇古怪的问题,两人那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引得路人侧目,让同行的斯姆和安琪也觉得面上无光,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地精们拥有高超的科技,部落和联盟都有不少人长驻于此采购军需和民用商品,不过,在这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距,那就是严禁发生流血冲突,否则将遭到全城地精的追杀,所以,就算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在这儿碰了面,除了横眉毛竖眼睛的斗斗嘴之外,倒还真不敢破这个例,个人生死事小,要是因此而导致整个种族遭到各地地精们的联合制裁和武器禁运,那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啊,这儿有家酒店!”看到一块绘制着酒瓶的破旧木制招牌,斯姆不由得两眼放光,“太好了,走,我们进去座座!”  “这不太好吧!”似乎不想耽搁正事,安琪忧形于色的提醒斯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一杯,就喝一杯!”回过头,斯姆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啤酒和火药就是咱们矮人的生命,赶了这么久的路,连酒是什么滋味都忘了,再急,你也得让我喝上一杯再走!”  “好吧!”矮人的固执和嗜酒都是出了名的,知道再多说也无济于事,安琪只好答应,“怜惜点喝吧!”  “走!”拉着格兰特的手,斯姆乐呵呵的向着酒店奔去,“我们喝个痛快!”  “只许喝一杯!”跟在后边,听到斯姆不小心漏出来的口风,安琪气得牙痒痒的,忍不住大声的提醒他们。  已近傍晚,酒店里生意似乎不错,橡木的柜台和桌椅擦拭得干干净净,明亮的烛台上摇拽着金黄的烛光,灰色石头彻就的壁炉里香樟木正噼噼啪啪的响着,三三两两的酒客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杂耍艺人和吟游诗人正在卖力的表演着自己的技艺,看上去氛围不错。  “我没有喝过酒!”被斯姆拉进酒店坐下,望着杯子里那充满了泡沫的东西,格兰特有些犹豫的摇晃着杯子,“听说这东西喝了有好处,也有坏处啊!”  “当然了!”大口大口的畅饮了一通,放下杯子,斯姆拭去嘴角的酒渍,顺手抓起一块猪排啃了两口,他才长长了吐了一口气,“真痛快!酒这东西,喝着舒服,而且可以壮胆,平时不敢干的事,喝了酒之后你都敢做,当年固守西泉要塞,就是我酒后一时冲动才去的,而且,当你有什么烦恼时,可以喝个痛快,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坏处嘛,就是第二天醒了以后可能会头痛,不过你是年轻人,不会喝酒怎么成,来,干上一杯!”  “好吧……”被斯姆硬劝了一通,格兰特举起杯子放在嘴边,小心的喝上一口,他的表情立时变得奇怪起来,“好怪的味道!看你喝得那么爽,我还以为很好喝!”  “习惯了就离不开它了!”举起杯子,斯姆不停的劝酒,“来,喝,干了它!”  “真的很奇怪吗?”看到两人迦然不同的表情,娜娜困惑从格兰特手中拿起杯子,放到唇边轻轻的品尝了一下。  “啊……呸!”眉头皱在了一起,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一边忙不叠的吐出啤酒,娜娜一边把酒杯放下,“这味道真的好奇怪!”  “哈哈!”看到娜娜的表情,坐于一旁的安琪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老板,来一桶啤酒!”酒兴上涌,回过头,斯姆冲着绿皮肤的地精掌柜挥了挥手。  “不是说好了只喝一杯吗!”不依的望着斯姆,安琪极为不满的提醒他,“怎么变成一桶了!”  “呃!口误!”打了个酒呃,斯姆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我说的是一桶,刚才口误了,对不起!”  “你……”吐出一口长气,安琪闷闷不乐的一言不发。  “你们这些暗夜精灵啊,就是不知道知活的情趣!”借着酒性,斯姆开始大发感慨,“酒这样的好东西,不喝那可真是你们的损失啊!”  “格兰特,你是男人,不喝酒怎么行,来来来,把这杯酒干了!”把自己的杯子斟满,斯姆举起了酒杯,“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一口气喝干了它!”  “好吧!”哭丧着脸,象吃药似的一口气喝光了啤酒,格兰特表情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不光是娜娜,就连一脸不高兴的安琪也忍俊不住而笑出声来。  “对了!”几杯酒下肚,斯姆脸上也有了几分酒意,想起了什么,扭头望着娜娜,他兴致勃勃的提出要求,“娜娜,你的声音很好听,能唱唱歌来听吗?”  “歌是什么啊?”从小就被关在地下,显然娜娜还不知道有歌这种东西,“和声音有什么关系呢?”  “你听!”指着一旁弹奏着乐器浅吟低唱的吟游诗人,斯姆用现成的榜样作起了说明,“那就叫唱歌!”  “嗯,听起来很舒服啊!”侧耳倾听了一阵,娜娜脸上有着羡慕的神色,“我也想学唱歌呢!”  “你不会唱歌,那真是太可惜了!”摇摇头,斯姆开始发表自己的感慨,“你的声音,你的形象,我敢打赌,在整个艾泽拉斯,只有阿丽娅可以和你相提并论,她的歌声,可以让无数的人为之倾倒,如果你学会了唱歌,和她在一起表演的话,不知道会有多轰动!”  “你整天把阿丽娅挂在嘴边,是有是有什么坏想法啊!”听到斯姆夸奖娜娜和阿丽娅,安琪显然真的有些上火了,“我和阿丽娅经常见面,觉得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阿丽娅,是女英雄吉安娜的杰出学生,她不但享有联盟第一美女的称号,歌声也是世间一绝,难怪斯姆会对此念念不忘了。  “呃,我这么大一把年纪的,能有什么想法!”别过头,一边喝酒,斯姆一边回答,“吉安娜大人前不久让她出使艾泽拉斯,我听她在北郡修道院唱过歌,那声音可真不得了,把人的心都给吸引过去了,在场的有上千人吧,全都听得傻了,就连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恶心!”看到斯姆那一脸向往的神色,安琪不由得愤愤的哼了一声,“真是个老不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美好的东西有什么不好?”有了几分酒意,矮人那固执的性格更是变本加厉,“不光我这样说,整个联盟,谁不知道阿丽娅是第一美女啊!”  “不去想怎么打击部落,成天在一起对女性评头论足,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似乎对联盟的那些无聊之辈的举动极为反感,安琪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挖苦意味,“以后又多了一个娜娜,我看艾泽拉斯那边又有很多无聊的话题了!”  “那当然!”点点头,斯姆似乎并未听出安琪的话中有剌,“只要娜娜一去艾泽拉斯,引起的轰动绝不亚于阿丽娅,以后的格局将是卡利姆多的阿丽娅和艾泽拉斯的娜娜并列第一,这一点,我敢赌十桶波尔多酒!”  听到斯姆一而再,再而三的夸自己漂亮,娜娜嘴上没有说什么,可她脸上那股高兴劲,就连瞎子都能感觉得到。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看到娜娜得意的表情,安琪没好气的哼了一句,“什么都不会,象个傻子一样!”  “你才傻呢!”格兰特就在身旁,娜娜当然不愿被别人说成傻子了,立即反唇相讥,“长得漂亮有什么不好,你整天把脸遮起来,一定是因为长得太丑了!”  “胡说!”被娜娜说成丑八怪,安琪显然给气坏了,她拍案而起,“我戴面具是为了让士兵产生敬畏感和神秘感,不是因为长相的问题!”  “娜娜!”看到安琪生了气。格兰特连忙制止了正欲站起来和安琪针锋相对的娜娜,“你这样说,会伤害她的自尊,她是我们的恩人,你不可以这样说她!”  “对不起!”并不擅长与人相处,听了格兰特的话,娜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站起来,她真诚的向安琪道歉,“安琪姐姐,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谁说我丑了!”虽然格兰特中劝架,但他的话却语意不明,引起了更大的误会,用力的摘下自己的面具,安琪愤愤的望着格兰特,“你看,我丑吗?”  面具下边,是一张闭月羞花的绝世容颜,宛如一湖秋水的晶亮眸子配上细长入鬓的秀眉,更显得妩媚动人,配上那精致的鼻子和性感而润泽的红唇,可谓倾国倾城,更为难得的是在顾盼之间自然流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和冷艳气质,与似不食人间香火的仙女般清丽脱俗的娜娜相比,安琪则象是人间的公主般高贵而骄傲,再加上她那傲人的惹火身材,除了眼前的娜娜和传闻中的阿丽娅之外,恐怕再难找到与之媲美的女子了。  “咦!”象是不认识一般重新打量着安琪,斯姆不由得拍案叫绝,“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的真正面目,真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位美女,看来,第二美女洛丝兰的地位不保了!娜娜和阿丽娅并列第一,你算第二,洛丝兰退到第三位好了!”  “看什么看!”发现邻座的几位人类酒客正目瞪口呆的盯着娜娜和自己,一边戴回面具,安琪一边大声喝斥,“没见过美女吗?”  被安琪一喝,那些家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个个讪讪的回过头去,一边小声的谈论着什么,一边不时偷偷瞄向这边,显然正在对娜娜和安琪评头论足。  刚才斯姆的嗓门够大,娜娜和安琪的名字附近的酒客可是听了个一清二楚,他们都是各地而来的冒险者,传播小道消息的速度比官方的探子还快,结果呢,她俩的名字很快流传开来,引来无数的狂风浪蝶,给她们以后的生活平添了不少的烦恼。  “看到了吧!”重新坐下,安琪故着不屑的望着娜娜,“别以为就你长得漂亮,我也不比你差多少!”  “我没说就我长得漂亮啊!”委屈的辩解了一句,娜娜下意识的把座位向格兰特的方向挪了挪,在她看来,除了容貌稍逊半分以外,安琪各方面都强于自己,令她感到了一丝潜在的不安。  “真没想到啊!”感觉到娜娜的不安,格兰特连忙岔开了话题,“安琪小姐不光武技出众,面具下还有着这么美的容貌,太令人吃惊了!”  “哪儿呀!”听了格兰特的称赞,安琪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我真的有那么漂亮吗?”  “当然是真的!”点点头,格兰特很肯定的回答,自从记事以来,他看过的女人就是娜娜和安琪,当然会如此肯定了,“你这么漂亮,何苦天天戴着面具呢?”  “我也不想啊!”摊开双手,安琪无奈的回答,“是老师让我戴上的,她说我长成这样,会令部下分心,而且威严不足,所以才要戴上面具的!”  “哦!”这才恍然大悟,斯姆忍不住插嘴道,“我就说呢,你干吗成天戴着那东西,敢情是玛维的命令啊!”  看到格兰特和安琪有说有笑,不知怎么回事,娜娜心中居然升起了一种很不舒服的压抑感觉,令她整个人都变得闷闷不乐起来,低下头,她无聊的用小手搓弄着自己的衣角,还不时偷偷的抬头瞪着安琪,而安琪则故意视而不见,和格兰特谈笑风生,更让娜娜郁闷得不得了。  被斯姆拉着硬灌了几杯酒,格兰特不由得谈性大性,一五一十的道出了自己的经历以及和娜娜相识的经过,让斯姆和安琪听得有滋有味,还好长辈多年的教导以及在生死一丝间生活养成了良好的习惯,他并未说出娜娜死而复生以及麦迪文和重生十字勋章的事,只说令娜娜受了轻伤,但就算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让斯姆急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差点要替娜娜主持公道,如果不是娜娜挽起衣袖证明没有留下伤痕,恐怕格兰特是在劫难逃了。  格兰特倒是逃过一劫,不过娜娜露出有如羊脂白玉般光洁无比的玉臂,倒让斯姆和附近的酒店大饱了眼福。  而安琪最感兴趣的刚是格兰特和卡尔决战的情形,在此之前,她认为格兰特和娜娜都是中看不中用之流,听了格兰特的描述,她不由得重新替两人定位,而卡尔,却被她在潜意识中列为了强敌。  等斯姆过足酒瘾,早已是天色尽墨,众人不得不找了家旅店休息,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从未住过旅店的格兰特和娜娜当然免不了大发感慨,引得人人侧目。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