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富二代》-正文第八章 父子冲突    【核心提示】“你不要给我找个美国儿媳妇回家来!我讨厌外国女人!特别是美国女人!”姜耀祖的声音越来越大,红通通的脸上青筋暴露,手舞足蹈地咆哮道,“我不希望我的孙子是二分之一的中国人!我要百分百的中国血统!”    1    姜嘉豪回到家,母亲说他父亲参加朋友儿子的婚宴去了。吃饭的时候,母亲照例给他端上来一碗汤说:“嘉豪你习惯喝这个汤水了吗?”    “习惯了。”姜嘉豪低头喝着汤答道。    “习惯就好。不像你爸,总是挑三拣四。”    姜嘉豪抬头笑笑:“我觉得这汤不错啊。”    “我这个汤啊,比什么保健品和山珍海味都好。营养价值高,又好吸收。”姜嘉豪母亲开始讲解汤水的好处,“鱼汤和牛肉汤能够补充优质蛋白质,增强免疫力,经常喝,连感冒都会少很多。今天喝的猪皮汤也很好的。”看一眼姜嘉贝说,“我们女人喝了能够美容养颜、皮肤又有弹性……”    姜嘉豪微笑道:“那我们男人喝呢?”    “补充胶原蛋白。还能够降血脂、降血压。”    “这么神奇啊?”姜嘉豪诧异地说,“这么黏黏糊糊的汤,不是更增加血液的粘稠度吗?”    “不会的。”姜嘉豪母亲微笑着说,“猪皮汤中的胶原蛋白可以软化血管、稀释血液,能起到降血脂和血压的作用。我介绍给几个高血脂、高血压的朋友喝,效果都不错。”    姜嘉贝抬头吐吐舌头,笑笑:“妈妈真的是个专家了。我建议妈妈写本书,现在这种健康养生类的书最畅销了。”    “这种书好卖,说明现代人的健康观念增强了、注重健康了。我虽然不会写书,但我喜欢看书、喜欢学习健康养生知识。”姜嘉豪母亲笑容慈祥地说,“我每天熬一种汤,鱼汤、牛肉汤、牛蹄筋汤、猪皮汤轮流熬,这样你们每天都能够喝到不同味道的汤,营养也均衡一些。饭前喝汤利于吸收,而且有饱腹感之后,还免得吃那么多的饭和肉。吃太多的米饭和肉不好,要多吃青菜和水果。”    姜嘉豪觉得母亲确实很注重健康饮食,食谱搭配非常讲究,简直就是个健康养生专家。他们家每餐饭虽然有荤有素,但蔬菜一般都在三种以上。不像别的人家,一家人只炒一小碟青菜,剩下的全是肉菜。最重要的是,他们家这些蔬菜都是母亲叫黄姨专门到无公害蔬菜专卖店买来的,不是普通菜市场摆卖的蔬菜。母亲为了搞好一家人的饮食,买到好吃、健康的东西,还经常叫老朱开车带着她和黄姨跑去乡下农村买土鸡土鸭、买红薯芋头,把车后箱塞得满满地拉回来。为此母亲经常说:人活在世上要懂得生活,要爱惜自己。光会赚钱不会生活的人、生活品质不高的人、不注意身体健康的人,赚再多的钱都没有意义。    饭后,姜嘉豪陪母亲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母亲一边看电视一边又开始敲打经络。姜嘉豪也学着母亲的样子在身上敲敲打打。    不到9点,姜耀祖就回来了。    “我朋友儿子的婚礼确实搞得气派,车队全都是兰博基尼和法拉利!花车是他那台宾利雅致,整个车队就没一台宝马。”姜耀祖红着脸、喷着酒气站在客厅中央,兴致勃勃地讲述着婚礼的气派场面,“整个国际大酒店的餐厅全被他包了,红地毯从大门口一直铺到餐厅,两边每隔两米就站着一个礼仪小姐,从一楼一直排到餐厅……”    姜嘉豪母亲打断姜耀祖的话说:“搞那么大个架势干吗?不就是结个婚嘛。有必要这么显摆吗?”    “你懂个什么?人这一辈子能结几次婚?有钱不搞得热闹一点怎么行?”姜耀祖继续眉飞色舞地说,“等我们嘉豪结婚的时候,我要搞得更气派。要把市委书记和市长全都请去,还要让他们在婚礼上发表贺词。”说到这里,姜耀祖突然问,“嘉豪,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对象啊?”    姜嘉豪说:“有了。在美国。”    姜耀祖说:“美国?是哪个地方的人?”    姜嘉豪终于鼓起勇气说:“就是美国人。”    姜耀祖睁大眼睛说:“美国人?”    “嗯。”姜嘉豪点头说,“我大学的同学。”    姜耀祖收敛了笑容,马上表示反对:“美国人不好。我不喜欢外国人,最不喜欢美国人。”    父亲的话让姜嘉豪感到惊讶:“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最讨厌美国人。”姜耀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说,“美国佬喜欢到处充当世界警察、干涉别国内政。昨天打伊拉克、抓萨达姆;今天打阿富汗、赶走塔利班。搞得这些国家都乱得很。”    姜嘉豪没想到父亲不喜欢美国竟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就忍不住说:“你知道美国为什么要打垮萨达姆和塔利班吗?”    姜耀祖嘴里喷出一大口烟雾说:“我怎么不知道?搞霸权主义呗。说到底,美国佬打伊拉克还不是为了霸占伊拉克的石油咯!”    “爸,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姜嘉豪笑了笑说,“美国打击的这些政权,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残暴的独裁者、开历史倒车的专制者。你知道在他们统治下的老百姓过着怎样的生活吗?”    姜耀祖抖抖烟灰说:“我看过报道说伊拉克人民一直都过得很好,老百姓都很幸福,也很拥戴萨达姆。他每次选举总统都是百分之百的得票率。他无论出现在哪里,人民群众都会为他欢呼。”    “你看到的都是些什么报道呢?”姜嘉豪摇摇头笑道,“你想过萨达姆的票是怎么得来的吗?是民主选举、是老百姓心甘情愿的吗?你知道当时的萨达姆政权残暴到什么地步吗?整个国家都是他萨达姆家族的,他们屠杀那些持不同政见的人和无辜百姓就像捏死一只蚂蚁。我只举一个小小的例子:他那个生性残暴的长子乌代能够当着众人的面把一个结婚仅一天的新娘子强xx并且杀害,同时还要处决新郎。只要他愿意,他还可以把他的情敌丢进笼子喂狮子……这种报道你看过吗?”    姜耀祖不耐烦地摆摆手说:“这种报道你应该是在美国看到的吧?能相信吗?那是美国佬在颠倒黑白!”    “很多国家的报纸当时都是这么写的。难道全世界都在颠倒黑白吗?”姜嘉豪说,“爸爸你想过没有?如果伊拉克人民真的那么爱戴萨达姆的话。为什么当时美军那么轻而易举地就占领了巴格达?美军为什么没有遭到伊拉克军民的强烈抵抗?伊拉克人甚至还欢呼着推倒了萨达姆的塑像?你难道不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深思吗?你知道是谁打败了萨达姆、抛弃了他吗?不是美国军队,而是他的人民,是他的人民抛弃了他!塔利班也是一样,关于塔利班在阿富汗如何残暴统治的新闻,只要上网就能搜索得到。你想想,能够和本拉登称兄道弟的统治者,会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吗?我觉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美国对这些国家动武、打击他们,使这些国家摆脱了独裁、暴政,建立民主、自由、和平的国家,有什么不好?”    姜耀祖翘起二郎腿,冷笑道:“你这简直是无稽之谈!美国佬就是喜欢粗暴地干涉别国的内政,到处耀武扬威,搞霸权!人家萨达姆再怎么独裁、塔利班再怎么专制,那都是人家伊拉克人民和阿富汗人民自己的事情,应该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根本轮不到美国佬去干涉!”    “在那些独裁者的残暴统治下、在暴君的屠刀下,本国人民又怎么有能力去反抗呢?”姜嘉豪的内心已经很激动,但还是尽量以平缓的语气说,“美国是一个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高度发达的国家,他们崇尚民主和自由。看到世界上其它地方还有那么多野蛮、残暴的政权,他们当然要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承担起一个文明大国的责任,维护着世界的正义与和平。”姜嘉豪想了想,说,“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心和正义感的人,看到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欺压弱势群体和老百姓的流氓地痞,你会看得过眼吗?如果你又完全有能力去制止那些流氓地痞,你会任其为非作歹吗?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吗?他们自己解决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弱者永远被强者欺凌、好人被流氓地痞杀死。我觉得美国不能容忍独裁暴政和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不能容忍村霸在村里横行霸道是一样的道理。”    “简直是一派胡言!姜嘉豪你这是典型的崇洋媚外!强词夺理!美国佬再怎么主持公道,总不能入侵别的国家吧?!总不能把人家萨达姆抓去上绞刑架吧?!人家毕竟是伊拉克的总统!堂堂的一国元首!”姜耀祖越说越激动,“我倒觉得萨达姆是个英雄,敢跟美国叫板。本拉登也是英雄,敢跟美国斗。敢跟美国斗的都是英雄!这个世界上应该再多几个敢跟美国叫板的人。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美国,一点都不喜欢!”    一直坐在一旁不吭声的姜嘉豪母亲忍不住说:“你们两父子说话能不能小声点?又不是吵架,这么激动干什么?”    “本拉登用飞机撞毁美国世贸大厦,致使那么多无辜者生灵涂炭。这种大恐怖分子你倒认为他是英雄?”姜嘉豪摇头不止,“爸爸你了解真正的美国吗?我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是了解真实的美国的——起码比你要了解。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美国吗?它最大的优点就是民主、自由,就是公平、公正、文明。哪怕它有一万个缺点,只要有民主自由、公正公平这一两个优点就足够了。”姜嘉豪想了想说,“像你所说的那些买卖公务员、贪污受贿、暗箱操作地皮的内幕。我听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这种事情在美国绝对不可能发生!”    姜耀祖板着脸说:“你怎么知道在美国就没有?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有!”    “不会。人家有一整套的制度去制约、去保障,人家从根本上去杜绝这些事情的发生。怎么会有呢?”姜嘉豪说,“我美国的同学也有父母是办企业、当企业家的,人家从来不需要请公务员吃饭、给他们送礼。人家动不动还投诉公务员。”    “你听他们瞎吹!他们吹什么你就相信什么?”说着姜耀祖就站起来,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大声说,“你不要和我讲这么多!我不想同你讲了,更不想听了!反正我就是对美国没有好感!一点好感都没有!我讨厌这个国家!相当讨厌!”    姜嘉豪也忍不住站起来,大声说:“你没有好感那是你的事!你不要把你的观念强加给我啊?”    “但你不要给我找个美国儿媳妇回家来!我讨厌外国女人!特别是美国女人!”姜耀祖的声音越来越大,红通通的脸上青筋暴露,手舞足蹈地咆哮道,“反正我不希望我的孙子是二分之一的中国人!我要百分之百的中国血统!”    一旁的姜嘉贝忍不住插话道:“爸爸你的观念确实也太陈旧了。哥哥找个美国女朋友又怎么了?现在娶外国老婆的男人多得很。你这种想法确实可以进博物馆了。”    姜耀祖一跺脚,瞪姜嘉贝一眼,喝道:“少插嘴!这没你什么事!去睡你的觉!”    “你们两父子还要争论到什么时候?”姜嘉豪母亲说,“一个晚上就是谈论这些无聊的话题。争论美国和伊拉克有什么意思?关你们两父子什么事?你们又不是联合国秘书长!”转头对姜耀祖说,“你爸就不能少说两句?嘉贝说得没错,儿子找个美国女朋友有什么不好吗?碍着你了?我看你的观念确实有些问题。”又转头对姜嘉豪说,“嘉豪你也少说两句。去睡觉了。”    “儿子还不都是你娇惯的!”姜耀祖把矛头指向了姜嘉豪母亲,“我姜耀祖这么大的家产,是能随便找儿媳妇的吗?你儿子倒好,那么多中国女人他不找,偏偏要找个美国佬回来。我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事业,到时候让一个有美国血统的孙子来继承?把我姜氏集团的生意做到美国去?笑话!”姜耀祖摊开的手不停地抖动着,情绪一直很激动,“你们觉得我这种观念过时吗?恐怕就连李嘉诚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娶个外国老婆吧?你们觉得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啊?!”    姜嘉豪觉得父亲的观点简直是不可思议,更不能让人接受,就说:“爸爸,现在国外很多人都讲地球村了。你还动不动就血统。”    “不要同我开口闭口就是美国、国外!我听着心烦!”姜耀祖把烟头狠狠地摁灭在烟灰缸里,目光咄咄逼人,“姜嘉豪你是中国人吗?你想让中华民族的血统到你儿子身上变成一半吗?另一半是美国血统吗?你可以、我不可以!”    “我也爱国,我深深地热爱我的祖国!但我更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讲究法治、公平、公正,不要有太多的潜规则。能够朝着一个繁荣富强、民主文明的方向发展!”姜嘉豪激动得竟流下了眼泪,“爸爸,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我的榜样、我的偶像。你的话我一直都在认真听,也一直按照你说的去做。但请你不要老是把你的思想观念强加给我好吗?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价值观,也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你不要总是把你的价值观强加到我身上,让我按照你的方式去生活。好吗?”    “行了行了!”姜耀祖一挥手,吼道,“我不想和你说那么多!你不要同我说了!你是我儿子,我永远都是你老子!这一点永远都是无法改变的!不管你是从美国回来、还是从月球回来!我说不能找美国女人就不能找!除非你不是我儿子!”说完就气冲冲地跑上楼去了。    姜嘉豪母亲朝着姜耀祖的背影大声说:“你这就是典型的肝火太旺。叫你拍经络又不拍!脚也不愿意泡!儿子不就是找个美国女朋友吗?又咋的了?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你火气那么大干吗?!”又转头对姜嘉豪说,“不要和你爸计较。他就是这个鸟脾气。别理他就是。”    姜嘉贝朝楼上努努嘴说:“我觉得老爸本身就是个大独裁,我们家的独裁者。什么都得听他的。好像他就是我们家的皇帝一样。哼!”    “你爸爸他今天是喝多了。”姜嘉豪母亲说,“做子女的要多体谅父母。孝顺就是既要孝、又要顺。你爸也不容易。很辛苦。”    “切,都什么年代了,还搞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姜嘉贝说,“孝可以做到,顺就难了。像爸爸这么糊涂的人,干吗还要顺着他?盲目地顺从就是愚昧!”    姜嘉豪母亲说:“好了,你们都去睡觉吧。等下让爸爸听到了,又要下来骂你们了。”    “我才不怕他呢。”姜嘉贝一扭头走了。    2    回到房间,姜嘉豪感觉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郁闷得很。回想起刚才和父亲的那一通辩论,他窝了一肚子火。心想早知道跟父亲的观念如此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话,他不回来还好些。父亲的思想观念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姜嘉豪想上网跟苏菲发发牢骚、倾诉倾诉,但又怕苏菲问她什么时候能来中国,想想又只好作罢。就一屁股坐在床上,抽起了闷烟。    “哥哥。”姜嘉贝走进姜嘉豪的房间安慰道,“哥哥你不要和爸爸计较。他这种老古董,简直就是个疯子。我也很讨厌他,懒得理他。对他说的话,我是采取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的态度。你也可以这样做。”    “爸爸对你的事情毕竟不太干涉。”姜嘉豪表情痛苦地说,“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找个美国女朋友他都要干涉。说不喜欢美国人。你说这是理由吗?”    姜嘉贝关上房门说:“爸爸也想干涉我,整天给我上课。是我不给机会他干涉。”姜嘉贝想了想说,“比如爱情之类的事情,我根本就不会告诉他,永远都不会征求他的意见。他能拿我怎么着?”    姜嘉豪问:“对了。你有男朋友了吗?”    “哥你这不是废话吗?”姜嘉贝抿嘴一笑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我又不是圣女。”    姜嘉豪笑问:“能不能告诉我?是谁?”    姜嘉贝说:“告诉你也无所谓。只是你要给我保密才行。”    姜嘉豪笑笑:“你还信不过你哥哥吗?”    姜嘉贝思忖着说:“是我的一个大学老师。”    姜嘉豪还是有些惊讶,说:“不会吧?”    姜嘉贝反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姜嘉豪说:“我觉得你要小心一点哦。会不会是已婚男人哦?现在有些大学教授很坏的。”    “不是。哪天我带他给你看看呗。”姜嘉贝笑了笑说,“好了。我去睡觉了。拜拜。”走出门口又折回来叮嘱道,“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妈妈。”    姜嘉豪笑笑:“你放心吧。我谁都不告诉。只是你自己要把握好就行了。”    姜嘉贝嫣然一笑道:“谁不保守秘密就是小狗。”    姜嘉豪把烟摁灭,点头道:“好的。”    妹妹的这个样子让姜嘉豪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从小开始兄妹俩的关系就很好,还相互保守秘密。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妹妹撞见他躲在外面抽烟,还没等他说话,妹妹就主动开口了:“哥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谁不保守秘密就是小狗。”从此,这句话就成为了他们之间相互保守秘密的口头契约。    想到妹妹小时候天真可爱的样子,姜嘉豪就忍不住想笑。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现在也长成大人了。只是成绩不如他好,一直都普普通通,又不愿意出国留学,只勉强考了个本地的五通大学。但刚才听到她说爱上了她的大学老师,他心里还是感到惊讶,甚至有些忧虑。师生恋毕竟不是件正常的事情,连美国的大学都在反对、甚至禁止。国内的大学老师和学生搞师生恋的事情,他在网上已经看到过不少帖子。有女学生主动投怀送抱的,有两情相悦的,但更多的都是大学男教师忽悠无知女生的。有的大学教授甚至还利用职务之便威胁女学生和他们上床,不同意就不给她们考试过关。他上次看到一个帖子,某大学教授玩弄多名女生的“香艳日记”被人贴到网上,引发网民评论如潮,网民纷纷把教授称为“叫兽”。他真担心妹妹的大学老师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是个人面兽心的“叫兽”。    想到这些,姜嘉豪不禁替妹妹担忧起来。他决定哪天要去会会她的男朋友才行,别让妹妹给“叫兽”骗了。    姜嘉豪又点上一支烟,打开电脑,在文档中写了个标题:《父亲眼中的美国》    他吸一口烟写道:    我和父亲眼中的美国是两个截然不同、有着天渊之别的美国。在我看来,美国是法治、民主、自由和文明的象征。但是在父亲眼里,美国却是个爱管闲事、喜欢干涉别国内政的世界警察和霸权国家。比如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在父亲眼中,美国是彻底的侵略者。而在我看来,美国是在尽大国责任、主持公道,甚至是救苦难人民于水火之中的上帝。    谁能告诉我,我和父亲,究竟是谁错了呢?    写完了,他修改了一下,把文章贴上博客。很快就有人留言了,一下子就有了5条,其中有个网名为“浪子不回头”的网友留言说:    博主不必困惑,你和你父亲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文化和价值观。你们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谁都没错。你们一个是天上的飞鸟,一个是水中的游鱼,你们有着不同的环境和轨迹。    看完这个网友的留言,姜嘉豪似乎突然间就释然了。心想网络确实是神奇的,在网络的这端,能够与世界各地的、素不相识的网友神交。网络世界是虚拟的、相对隐私的,可以在网上分享快乐的心情,也可以宣泄内心的困惑。特别是在美国,网民甚至还可以在网上骂政府和总统。    但突然间姜嘉豪又陷入了困惑,对着电脑发呆。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实在是想不通。虽然父亲以前也提醒过他,叫他不要带洋媳妇回来,但他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自己才只是说说而已,还没有真正带回来呢,父亲的反应就如此强烈。真是不可思议。想想父亲也是读过书的人,是他那个年代的大学生,甚至还当过国家干部。应该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才对啊,他怎么会如此古板呢?    MSN突然跳出一条消息。姜嘉豪点开一看,是田甜,她发过来一张笑脸说:“姜总,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田总你不也一样吗?”姜嘉豪也发了一张笑脸说,“没睡。心情很烦。”    田甜说:“什么事?能不能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给你解烦消愁?”    姜嘉豪想了想说:“我父亲的思想太古板。我刚才跟他发生了争执。搞得心里很郁闷。”    “同是天涯沦落人。”田甜发了个握手的表情说,“我爸也一样呢。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这样的。总喜欢把他们的思想观念强加给我们。我也受不了。”    “我最想不通的是:我爸竟然反对我找美国的女朋友。理由是他不喜欢外国女人、不喜欢美国。你觉得这种理由能成立吗?”    “我爸还不是一样?他们那一代人的很多想法确实是匪夷所思的。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每次和我爸通电话、每次回国,他都要叮嘱我不要和外国男人来往。说要是我敢找外国男朋友、嫁给外国人的话,他就不认我这个女儿。真是不可理喻。”田甜说,“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我还问他为什么戴着有色眼镜看外国男人?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他居然说他看见外国人的样子就讨厌。他不希望他的女婿是个洋鬼子。真是莫名其妙。”    “你爸和我爸的话同出一辙。”    “我也觉得奇怪。我有些同学的老爸巴不得自己的女儿嫁个外国男人呢。我爸却对外国男人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真是让人想不通。”    姜嘉豪觉得和田甜自从在那次“富二代培训班”认识后,两人就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回来后,两人虽然还未见过面,却一直都有短信和在线聊天的来往。从田甜的言语中,他感觉她是个性情中人,性格直率,对人坦诚,是个值得深交的异性朋友。    下了线的姜嘉豪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两眼发呆,心烦意乱,毫无睡意。他拿起床头的英文版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翻了翻,又丢下。他感觉自己甚至有些像是书中的主人公霍尔顿。在美国第一次看这本书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霍尔顿倒戴着红色鸭舌帽的样子,喜欢他张口“他妈的”、闭口“混账”的口头禅。此时此刻,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父亲就是个“混账父亲”。    是的,他确实感到很苦闷、很烦恼。其实他并不想在父亲的企业中工作、按照父亲给他规划好的路线去工作、沿着父亲的轨迹去走。他有他的想法、有他的追求。他和父亲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当初回国刚进入父亲的企业的时候,他也满怀抱负要干一番事业。可是残酷的现实无情地击碎了他的梦想,让他不能不回到现实。    一直以来,他也想适应父亲的环境、包容父亲的性格、接纳父亲的建议,甚至削足适履地迁就父亲的脾气。但他觉得父亲实在是太强势、太以自我为中心,甚至太霸道。其它事情他忍忍也就算了,想不到父亲居然连他感情方面的事情都要干涉,理由竟然是不喜欢美国。而且他那一套不喜欢美国的理论竟是如此之荒谬!想想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凭着他的学历和能力,就算他不是“富二代”、不在父亲的企业中工作,他也完全可以到很多世界500强企业去工作,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堂堂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高材生,岂会英雄无用武之地?当初他的导师就希望他能够留在美国发展,帮他介绍一份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说,如果父亲愿意给他资金支持,他个人创业、从零开始,都比呆在父亲的企业好。但他知道这些都是行不通的、不可能实现的,父亲不允许他离开姜氏集团、也不会支持他自主创业。从小到大,他都由父母规划他的生活,按照他们设计好的轨迹去走。想到这些,他郁闷至极,越来越讨厌这种生活。    3    心烦意乱地姜嘉豪翻身下床,看看还不到10点半,就披上衣服下楼,自己开着车出了门。    姜嘉豪来到一家酒吧,要了一瓶轩尼诗,一口气喝下了三分之一,才倒进杯里慢慢品尝。他点上一支烟,让烦恼随着烟雾在空气中飘荡。他把玩手机、翻看电话号码的时候又看到了小童的号码,他就拨通了小童的电话:“小童你好,还记得我吗?”    小童的声音甜腻腻的:“怎么不记得啊?陈老板嘛,在哪潇洒啊?”    “一个人在外面喝闷酒呢。”姜嘉豪说,“突然间就想起你了。”    “是吗?”    “你现在忙吗?”姜嘉豪说完马上就后悔了。心想这不是废话吗?三陪女到了晚上能不忙吗?    “我今天正好休息啊。你在哪个酒吧呢?要不我过去陪你喝两杯吧。”小童说。    “好啊。”姜嘉豪说着就报了酒吧的名字。    10多分钟后,一身清纯少女装、留着齐耳短发的小童真的出现在了姜嘉豪面前。小童今天的装扮,与那次他在皇家夜色夜总会见到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小童坐下来嫣然一笑道:“干吗一个人喝闷酒啊?你朋友呢?”    姜嘉豪给小童倒了一杯酒说:“心情烦闷。自斟自饮。不需要朋友。”    小童举杯又微微一笑:“怎么会是自斟自饮呢?不是还有我吗?难道我不是你朋友吗?”    “当然是。”姜嘉豪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谢谢小童啊。”    小童也将杯中酒一口干了,笑笑:“陈老板客气了。怎么不见陈老板去我们那玩了?”    姜嘉豪心里一怔:毕竟是三陪女啊,跟何祖期一样,三句不离本行啊。就敷衍着说:“最近很忙。没时间去啊。”    小童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是哦。像陈老板这种大老板,肯定很忙的。”    姜嘉豪笑笑:“你怎么知道我是大老板?我是个农民呢。”    “切。你要是农民天下就太平咯。”小童抿嘴一笑道,“我一看就知道。你不光是大老板,而且还是个儒商,大知识分子。”    姜嘉豪乐了,递给小童一支烟,说:“嘿,看不出小童还懂看相啊。”但转念一想,像她这种阅人无数的风尘女子,比常人更能识人辨物不足为奇。    小童点上烟,吸一口,缓缓地吐出烟雾,把烟优雅地夹在指间,看着姜嘉豪说:“陈老板身上透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这是很多老板都没有的气质。”    姜嘉豪看着小童,不置可否地笑笑:“真的?”    “嗯。”小童歪着头闪闪眼睛,认真地点点头说,“我觉得反正和别人不一样。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小童的这个样子让姜嘉豪马上就心猿意马了,心怦怦直跳,裤裆里的物件不安分起来。在酒精的催化下,连血压都开始升高。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呷一小口酒,说:“我觉得小童也跟别人不一样。”    “是吗?”小童目不转睛地看着姜嘉豪微笑道,“说来听听呗。”    姜嘉豪突然蹦出一句:“你身上的商业味没那么浓。”说完他马上又后悔了。感觉自己今晚老是说错话。    小童右手托着下巴,手肘靠在桌子上,微笑着问道:“商业味是种什么味?”    小童这个笑盈盈的样子让姜嘉豪裤裆里的物件肿胀得厉害,血液直冲头顶。他一狠心,抓住小童的手摩挲着说:“我感觉你像是个学生妹。”    小童并不反抗,还抓紧姜嘉豪的手,低头笑道:“我本来就是学生啊?”    小童黏腻的声音让姜嘉豪终于无法控制自己,感觉自己的身体随时都像是要爆炸一样胀得难受。他一把搂过小童,把嘴堵在她的嘴上。小童犹豫了一秒钟,马上激烈地迎合起来,还把舌头卷进了他嘴里,像是一条爬进洞里的蛇。    两人亲了一下,姜嘉豪放开小童,喘着粗气说:“走吧……我送你。”    两人上了车,姜嘉豪又忍不住抱住小童吻了一阵,才有气没力地说:“我们去……酒店……好吗?”    小童没说话,姜嘉豪知道她是默许了。就开车直奔五通世纪大酒店,心跳得都快要蹦出来了,闯了两次红灯都不知道。    进了房间,小童直接脱衣服进了卫生间。姜嘉豪在外面等得燥热难耐,坐立不安,心脏肿胀。他只好光着脚板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一副躁动不安的样子。    披着浴巾出来的小童对姜嘉豪莞尔一笑:“到你洗了。”    姜嘉豪草草洗了澡,就光着身子走到小童面前,一把扯掉裹在她身上的浴巾,她雪白的身子完全裸露在他面前。    姜嘉豪把小童放倒在床上,一把抓住他的两个尤物,一股暖流顿时从他的手心直通心脏。他再也忍受不住,迫不及待地伏了上去。    “啊……”小童抱紧了姜嘉豪,出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并在下面如蛇般地扭动起来。小童撩拨得他不知如何是好,头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血脉贲张。很快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岩浆喷涌而出。    姜嘉豪紧紧地搂着玉体横陈的小童,抚摸着她如绸缎般光滑的皮肤说:“小童你确实是个美人儿。”    “是吗?”小童笑了笑,“只要让陈老板高兴就行。”    姜嘉豪差点想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想想还是觉得这样不妥,就话到嘴边又咽下。坐起来,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小童,小童却推开他的手说:“不要。”    “拿着吧。这是你该得的。”姜嘉豪说完马上又后悔了。真不应该这么说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今天是心甘情愿的。就像刚才你说的,不是商业行为。”小童微微地笑着,“你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像我们这种人也有情感?但对你我是真心的。至少今天晚上是。我不需要你相信。”    姜嘉豪心里微微一动,竟突然对小童萌生出一丝怜爱来。心想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就把钱塞进包里,问道:“你的真名是……?”    “童思雨。思念的思,下雨的雨。”童思雨柔柔地说。    “很有诗意的名字啊。”姜嘉豪说。他竟发现自己突然有种喜欢上了童思雨的感觉。感觉她和别的陪侍女确实不一样。如果忽略她的职业,她就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大学生。    两人躺了一下就双双去卫生间洗澡。看着白花花、高低起伏的童思雨,姜嘉豪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忍不住把她按在马桶上又做了一次。    姜嘉豪第二天醒来,早已穿戴整齐的童思雨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微微笑道:“早上好。我先走了。想我就给我电话。拜拜。”说完就招招手,风一般飘走了。    望着童思雨离去的方向,姜嘉豪心里突然填满着深深的后悔。昨晚自己的一时冲动、酒后乱性,竟做出了这等荒唐事!姜嘉豪你还是过去那个姜嘉豪吗?你这么做,对得起对你一往情深的苏菲吗?姜嘉豪啊姜嘉豪,原来你的思想也这么龌龊啊。你真不是个东西!    姜嘉豪甚至感到有些恐慌,自己当时兴奋得过了头,居然连安全套都没戴。和这种女人做爱,万一染上个什么病,甚至是艾滋病,那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姜嘉豪目光空洞地望着窗外,感觉窗外的朝阳竟是那么的刺眼,眼前一片恍惚,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4    姜嘉豪刚到办公室,手机就响起,是王雪杉的号码。她开口便问:“姜嘉豪你干吗从来都不上QQ啊?”    “哦……我不记得上。我现在马上就上。”姜嘉豪这才想起自己加了王雪杉后就从未上过。登录后才发现她留了很多言:在吗?在吗……想和你聊聊……    挂了电话的王雪杉在QQ上说:“你的工作是不是很忙啊?”    姜嘉豪说:“是很忙。整天跟着我爸在外面喝酒应酬、迎来送往。”    王雪杉毫不掩饰对姜嘉豪的仰慕:“我很佩服你,初中全班同学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你虽然是富二代,但是你身上没一点纨绔子弟的气味。事业心又强。”    姜嘉豪说:“你佩服我干吗?我心里苦闷得很呢。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王雪杉发了个惊讶的表情说:“干吗了?”    姜嘉豪发了个很难过的表情说:“昨晚刚和我爸发生争论。郁闷得很。”    王雪杉说:“争论什么?”上一页《富二代》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