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天才基本法》-正文天才基本法 正文 61、概率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鉴定中心门口有颗参天银杏,树冠繁茂,展开时如伞般亭亭,据说有五百多岁。    走下楼梯时,林朝夕一直在看那颗银杏。草莓世界里,老林小时候很喜欢带她来安宁大学玩。    春天时,他们会在银杏树边的大片草地上放风筝,秋天时,他们会花一整天时间看安宁大学的园丁打银杏果。大概因为他们父女两从早晚都在看,园丁总会在最后送他们一大袋银杏果。    银杏果放到铁锅里炒一炒,剥开时还有一点臭,入口却完全清甜。老林每天都会给她炒上几颗,当上学路上的零食。    她那时真觉得那是再正常不过的生活,可放到现在来看,却是令人向往的日子。    林朝夕用手按着棉花止血,老林早就把棉花扔了。    党院长挽着挎包走在前面,踏下最后一级台阶,回头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就在她要开口前,老林打断她。    “给我几分钟,我要打个电话。”老林说。    他从绿洲基地出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林朝夕还站在旁边,下意识缩手想回避,老林却紧紧拉着她。    他拉着她走出鉴定中心,横穿小路,快走几步,在香樟树下站定。树阴遮下一片阴影,又有小块光斑点缀其中。    老林拿出手机,点亮老式诺基亚的屏幕。    也不知道是树阴下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虽仍保持一种冷漠克制,可青筋突起的手背还是出卖了他。    林朝夕想了想问:“你要不要抽根烟?”    这是他们离开基地后,她对老林说的第一句话。    老林低头看她一眼,自嘲似地笑了笑,随后飞速按下一串数字,没避开她,林朝夕很轻松看到显示屏上的号码。    021开头,这是通长途,但等她想看全数字,最后两位却因为反光而看不清晰。    老林举起电话等待,林朝夕听不到电话里的声音,但能清晰感知电话接通瞬间,她知道那头有人“喂”了一声,老林还是沉默。    过了一会儿,大概在对方就要挂电话前,他说了两个字:“是我。”    风吹动银杏叶片,千万片齐齐扇动。    老林用很平铺直叙地语气说:“现在,有个女孩拉着我的手,说她是我的女儿,我们刚从鉴定所出来,我想问问您,我们之间出现亲缘关系的概率是多少?”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但也有可能直接挂断电话,几秒种后,老林冷笑了下,收起手机。    甚至不用几分钟,整通电话连带等候时间不过30秒。    老林把手机扔回口袋,虽然是冷笑,但他脸上终于出现人类正常的情绪反应,几块漏下的光斑落在他嘴角和眉心,很明亮,因此也显得其他部分更加晦暗。    他一个人吹了会儿风,才低头看她。    “概率是多少?”林朝夕仰头问。    老林下意识想摸口袋拿烟,但最后还是忍住,他蹲了下来,换了个姿势看她。    林朝夕看着比自己还矮的父亲,低头问:“是谁啊,你当年干嘛把我扔到福利院?”    这个问题像是封印解除的咒语,老林缓缓笑了起来,说:“你知道的明明比我多,为什么还问我?”    林朝夕一时语塞。她清清嗓子,自己那套解释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我跟你说啊,事情……”    “情”字最后一个音还未吐完,老林伸开手臂,用宽大手掌按住她后脑勺,将她紧紧按在肩头。    老林半蹲仍站着,她仍站着。    银杏明亮的绿色覆盖在她视网膜上,又仿佛在瞬间化成软塌塌的夏风,被密匝的血管支撑住,有非常坚强的骨架。    林朝夕的手轻轻搭在老林背上,她能感到老林禁扣她身体的手臂中蕴含的千钧力量,老林却又仿佛卸下一直以来的所有重担,她能感到,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党爱萍站在台阶上,一直看着他们。    她看到小女孩好奇探究的目光,看到他们短暂的对话,目睹男人挂断电话后缓缓搂住孩子的动作。    她最后长长叹了口气,她一直在想,为什么人们总一定要给孩子个家,其实不光是孩子,成人也同样需要。    太孤单了。    ――    回程路上,党爱萍拒绝再回一趟绿洲基地,她直接让夏令营头头把车开到红星福利院门口。    眼前是熟悉而逼仄的小巷,她打开车门,一直沉默坐在后座的男人也同时开门。    林朝夕想跟下来,却被男人反手关上的车门挡下。车门咔哒一声落锁,小女孩扒着车窗,指着驾驶室的司机,敲了敲窗,表情非常惊恐。    隔着车窗,看着小女孩精彩丰富的表情,党爱萍觉得既温暖又酸涩,她养大的孩子大概真的要走了,银杏树下的拥抱让她这个感觉非常清晰。    她将视线移向身边的男人,她给林朝夕非缠着喊爸爸的这位青年取了个绰号,叫“暂定林父”。    她问了句“怎么回事”,暂定林父带她走了几步,到一个僻静转角。这么些年福利院生涯,她见过太多人情冷暖和迫不得已,但暂定林父的回答仍是她从未听过的一种借口。    “我不知道。”男人指尖夹着烟,在垃圾桶边点了点,这么说。    “什么叫你不知道?”党爱萍皱眉,用经验补全故事,“你不知道她的存在,所以孩子是她妈妈未婚先孕以后遗弃的?”    男人眉眼低垂,吸了口烟,摇了摇头。    “摇头又是什么意思,是指你没孩子,一切都是朝夕的妄想?但你如果没孩子,为什么要去福利院看她的档案?”党爱萍火气又有点上来。    “我去福利院纯粹是因为不知道这个丫头从哪冒出来的,她成天缠着我,所以我去调查看看她哪来的。”    “调查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当时没有,可能是太闲了。”    “你没正面回答。”党爱萍犀利地道,“你是不是有过孩子,然后孩子丢了,如果一个从没有性生活的男人,绝不会没事去调查福利院的孩子。”    “我有过孩子,但我以为孩子已经死了,所以不存在遗弃和调查。”暂定林父很平静说完,补充了句,“您非常犀利。”    “我见多了。”    “是,我明白。”    党爱萍看着这个男人,知道他在说实话。    她每个月都要接待一些家长,他们中很多人不远万里而来,抱着万分之一希望,来福利院寻找他们走失的孩子。    她不清楚这位“暂定林父”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去看林朝夕的档案,或许比那些人还难一些。    “你做人怎么这么糊涂。”党爱萍回头了眼轿车,林朝夕和张叔平都维持僵硬姿势,“还不如林朝夕。”    暂定林父也看了那一眼,他又抖了抖烟,露出手上的抽血针口:“我是不如她。”    党爱萍说:“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dna不匹配,你准备怎么办?”    “您这么问,是想我说我还愿意领养她?”暂定林父按灭烟头,反问。    “是她铁了心跟你走,之前还跟我说什么用晋杯冠军打赌,如果她拿了第一名就想要自由选择家庭的权力,也是因为你吧?”党爱萍说,“不知道她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哪知道这些你都不知道的事。”    “孩子有秘密。”老林说,“大人也好不了多少。”    他把烟头按灭,往停车场走去,说:“等五天吧,您别问她了,我来问就行。”    ――    老林和党院长谈话很短,林朝夕一直在张望。    党院长肯定会问老林究竟怎么把她弄丢的,这是她非常想知道的往事,但之前那么那么多年,连她做女儿的都不清楚父亲的过往,那么党院长三言两语肯定问不出什么。    而到最后,院长妈妈肯定又要把矛头对准她,她爱藏事,古古怪怪,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其实,这才是林朝夕最怕的事情,她怕被他们逼问。    然而呢,她想象中三堂会审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回程路上,老林提都没提这些。    张叔平把他们在教学楼前放下。    停车时,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说的张副校长拉上手刹,终于开口:“按照规定,这是封闭式夏令营,家长不能和孩子呆在一起。”    从头到尾围观了一场父女认亲的戏码,张叔平在乎的居然还是夏令营规定?    饶是老林也愣,更别说林朝夕了。    张副校长看了眼后视镜:“不然呢,问你们到底是不是亲生父女,让你们一人给我讲一个小时心路历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dna鉴定结果五天以后才出来。”老林说。    林朝夕:“所以这五天里我们还不是父女。”    张叔平很不屑地“呵”了一声,再没说什么,让他们滚下车,自己把开走了。    也就离开了四个小时不到,绿洲基地也没什么变化。    解然的讲课声从7楼传出,林朝夕环顾四周一圈,找不出感叹词,只能抬头看老林,有些欲言又止。    这是认亲后他们第一次的独处时间,老林一定有很多话想和她说。林朝夕抬头看老林,做好和父亲促膝长谈的准备。    老林却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了四个字:“去上课吧。”    他说完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爸,你要去干吗?”林朝夕急了。    “去上班啊。”老林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马上到饭点,食堂忙。”    林朝夕:???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