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努努·几米·绘本·努努旧版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石谦-《问责》-正文第七章  7  在三阳市委常委会上,主持会议的市委张书记说,同志们,刚才向大家传达了里下河市委关于常来同志新的任职决定,基于常来同志已担任市委常委,被提名为常务副市长,日后常来同志的工作担子会更重,也相当繁忙。因此,常来同志请求不再兼任大禹镇党委书记一职,我建议大禹镇党委书记一职由招商局局长刘继承同志接任,请常委们……  张书记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市委政工书记相传宝便跳了起来,责问说,老张,你的这个建议我们不能接受!张书记笑笑说,传宝同志,你既然有反对意见,请说出反对理由。  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没有必要再说出反对理由!相传宝阴阳怪气地说。  老相同志,你作为市委负责政工的副书记,提出反对意见是你的权利,但你总得给大家一个理由吧?如果不能向同志们陈述正当理由,你认为合适吗?一向为人做事比较感性的张书记也急了,大声对相传宝说。  张书记这么一激动,正好中相传宝的下怀,他奸诈一笑,坐回自己的位置,又阴阳怪气地说,当时书记碰头会我就不同意,你们大家说说,是刘继承合适还是姚怀才合适?  同志们,今天上午,咱们市委五位书记专门就大禹镇党委书记人选一事,开了个书记碰头会。当时,市委组织部建议由刘继承担任大禹镇党委书记,老相同志建议由镇长姚怀才同志接任。与会同志经过对两位候选人的反复比较和研究,大多数人认为,目前大禹镇处于新的一轮发展高xdx潮,应该为其选配一名德才兼备,有能力、有水平且年轻有为的同志担任党委书记一职。刘继承比较年轻,是农学和工学双硕士,在大学里做过教师,又在咱们三阳市招商局担任两年局长,既有理论水平,也有实际工作经验,平时工作表现有目共睹,而姚怀才同志已经接近五十岁,能力与水平以及知识结构都略逊于刘继承。因此,市委五位书记中,有四名同志同意向常委会建议刘继承,唯独相传宝同志一人反对。为了慎重起见,碰头会结束后,市委组织部又向里下河市委组织部作了请示,张部长明确表示支持咱们的意见。请问,到底是咱们四票重要还是你一票重要?你这是在明目张胆地违反组织原则!张书记见相传宝摊牌,便索性将书记碰头会情况向常委们作了介绍。  相传宝一看张书记说出碰头会的情况,便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伎俩,胡搅蛮缠大吵大闹常委会。被他如此一闹,原先同意组织部方案的两位副书记也产生了动摇,其他常委都领教过相传宝的厉害,不敢轻易表态,致使市委连续四次常委会都没有将大禹镇党委书记人选定下来。  讲到这儿,陈小娥又喝了口茶水,笑笑说,听说后来还是在里下河市委组织部干预下,老张书记行使一把手一票否决权,刘继承才得以担任大禹镇党委书记一职。这样一个被动的结果,便注定刘继承将来的工作难度。在谈话时,张书记又一再强调刘继承同志到任后,要注意团结好大禹镇三套班子,但绝对不允许搞无原则团结,和对不良风气进行妥协与让步,更不允许加入大禹帮。这样一来,无形中就将刘继承摆到了风口浪尖上了,再加谈话内容泄了密,在刘继承还没来上任前,大禹镇领导班子里就已经有不少他的对立面,在等着他了。  陈小娥接着说,刘书记上任那天,就闹出了一个大笑话,当时我也在场。听说原定是由市委老张书记亲自送刘继承来上任的,由于张书记临时有其他重要事情走不开,便安排政工书记相传宝陪同刘继承上任。张书记这人最后吃亏就吃亏在粗枝大叶上,相传宝本身就坚决反对刘继承担任大禹书记,再加上平时阴险狡猾,让他来送刘继承上任,能有刘继承好果子吃?再说,让市里领导谁送不行,非得安排相传宝来?在镇委镇干部欢迎大会上,主持会议的镇长姚怀才还没宣布会议开始,相传宝就抢先拿过话筒,说,今天,我将刘继承送来了,已经完成张书记交给的任务。下面的会,你们看着开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将自己的态度明目张胆地暴露给大禹镇全体干部,搞得大家面面相觑。  镇长姚怀才一直是相传宝的死党,原本就因为没有顺利过渡成党委书记而恼怒,一看相传宝如此态度,也故意出刘继承的洋相。他以送相传宝的名义,带着镇三套班子成员也离开了会场,再也没有回来,将刘继承一个人晾在会场,搞得刘继承相当尴尬。刘继承这人书生气十足,为人处世比较大度,这事发生后,他并没有及时报告老张书记,以便市委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而是一个人硬扛着,结果让人家当做软柿子捏。我曾对他提出这个问题,刘书记摇头叹息说,单虎难斗群狼啊!据听说,张书记在市委的日子也不好过,咱们就别给他添麻烦了。  华书记,你说这叫刘继承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谁还会拿他当一回事?因此,在后来的日子里,刘书记为了让自己的一些设想能得到党委成员们的支持,每次党委会前,他都主动做一些党委委员的工作,会下大家的态度都比较坚决,可一到会上,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人人看着姚怀才的脸色行事,搞得刘继承哭笑不得。  华卫法问,除相传宝的原因外,还有其他原因吗?陈小娥说,当然有了,这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大禹镇过去领导班子变动,书记、镇长、人大主席都相应一起提拔,而这次只提了常来一人,镇长没有正常过渡到党委书记,人大主席没有正常过渡到镇长,那些副书记、副镇长也只能原地踏步,中层干部就别说了。因此,他们对张书记一肚子牢骚,可又不敢对张书记撒,结果就将对张书记的怨气,撒到了刘继承的身上。你说出的话,非叫你不算数,想干的事,非叫你干不成,搞得刘继承相当被动。再加上后来张书记犯了说不清楚的错误,刘继承的处境就更加狼狈了!  华卫法插话问陈小娥,刘继承为啥如此软弱?陈小娥说,看起来好像他很软弱,其实不然,真如他自己自嘲的那样,单虎难斗群狼。结果,人家是利用了他的忍辱负重的弱点,经常拿捏他。实际上,刘继承是个特别有主见的领导干部,也相当坚强,如果换了其他人,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因此,我认为,刘继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张书记真的确有其事吗?华卫法又问。陈小娥羞涩地红着脸,不屑地说,鬼才知道呢!十有八九是大禹帮捣的鬼,一个大权在握的市委书记,好多女孩整天扎堆在他面前晃悠,如果他要有这方面爱好,您说他还用得着干那样的龌龊事吗?听说张书记是流着泪离开三阳的,一辈子的清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给毁了。说到这儿,陈小娥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关于前任书记嫖娼一事,华卫法是知道的,但没有想到还有如此复杂的背景,他陷入了深思……  陈小娥见华卫法在发愣,便停止说话。  ”哎,对不起。我思想走神了,你继续说。”  据说,这次参与送花圈事件的都是乔庄村人。这个村在大禹镇,属于银孔里的穷人。村级集体经济非常薄弱,农民生活相当贫困,主要原因是班子贪而腐,外商根本不敢到那儿投资。  这是什么原因呢?华卫法问。陈小娥笑着说,原因很简单,怕他们敲竹杠呗!这个村是我的定点村,我对村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刘书记来后,我建议镇里调整乔庄村的领导班子,然后镇里再拿出几百万,改善乔庄村水、路、电和学校等条件。另外,再支持村里招商建厂和改善农业种植结构,用两年时间,彻底改变乔庄村的面貌。刘书记根据我的建议,调整了村领导班子,又到乔庄村进行调查研究,认为乔庄村适合蔬菜种植,决定镇里以投资入股形式,在乔庄村建立现代化蔬菜种植基地,成立三阳蔬菜立体种植股份有限公司,并请来了园艺专家和聘请山东寿光市的五位有经验的土专家。镇里投资两千万元,农民以土地入股,每年按利分红,具有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村民进公司打工,按月发放工资,公司相当红火。去年年底分红时,村民乔中太因为入股土地少,老夫妻俩又是文盲,平时没有在公司里打工。他看到别的人家除了平时做工工资外,都分得红利四五万元,自己家只分了一万八千元,一时想不通,便喝了农药。亏得发现早,才保住一条老命。这事本来在农村并不稀奇,但在原来村支书乔大龙和村长乔凤山的挑拨下,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参与起哄。新年初九,不知从哪里组织几千人到市委给刘继承送花圈,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后来我听说,镇里个别领导是此事的幕后策划者,还动用公款到外地雇请农民参加送花圈,我便多了一个心眼。前几天,我到村上挨家挨户对参与此事的村民进行调查统计。结果表明,乔庄村只有三十几人参加,其余的人都是从外地雇请的。这些人都是早晨用旅游大巴拉到高速路三阳出口处,然后排队向市区出发,上午八点多钟到市政府门前。乔庄参加人员我这儿都有名单,请华书记过目。  你对处理这事有什么想法?华卫法一边接过陈小娥递来的名单,一边问。陈小娥说,建议市委派调查组,彻底调查事件真相,严肃处理事件有关责任人。最后,华卫法站起来说,陈小娥同志,感谢你对市委和我的信任,咱们一定认真对待这个事件,下一步还希望你多配合。  送走了陈小娥,华卫法陷入了沉思……  时钟敲响深夜十二时,江小宁、汪峰、刘继承推开了华卫法的门,请示明天的日程安排。华卫法说,江主任,看样子咱们还得在大禹多待一天,明天我要和大禹部分同志单独谈谈。他边说边递给江小宁一份谈话人员名单。  第二天,华卫法与列给江小宁的谈话名单上的人员,单独一个个进行谈话,他们众口一词像商量好的一样,几个人谈的内容基本一致,主要集中三点:其一是刘继承年轻不成熟,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工作方式简单;其二是独断专行,听不得党委其他同志意见,例如乔庄村的投资,一家伙就是两千万,眼下虽然效益不错,农民也得了实惠,但镇里的投资何时收得回来,将来情况怎样,谁也说不清楚;其三是好大喜功,不通过党委研究,就在全镇三级干部大会上贸然宣布,五年内要将大禹镇基本建设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言下之意,就是大禹镇过去不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可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同时也否定大禹镇改革开放以来的丰硕成果。从这些谈话内容看,表面上是对事不对人,实际上就是对人不对事。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刘继承有头脑,善于思考问题,干事有魄力。华卫法想,既然大家多次提到乔庄村,送花圈事件导火索也是在乔庄村点燃的,有必要去乔庄村看看,同时听听村民们的意见。  吃过午饭,华卫法让汪峰带着其他人先回市里,自己叫上江小宁和陈小娥,在大街上打辆的士,悄悄来到乔庄村。路上,他们就讲好微服私访,华卫法扮演外地投资商,江小宁是随员,陈小娥陪同。他们先参观公司的几个主要工厂,从无土蔬菜厂、立体蔬菜厂到大棚蔬菜基地和食用菌基地、洗菜场、包装厂一直到蔬菜研究所,以及销售公司、运输公司。一路看来,华卫法从心里佩服刘继承,这真是大手笔,仅一年多时间,就建起了这个初具规模的蔬菜一条龙生产加工基地,并有一部分见了成效,着实不简单!华卫法感慨老张书记将既懂农业又懂工业管理的刘继承放在大禹,确实具有远见卓识。同时,华卫法心里就产生了一个问号,如此大的投资规模,绝对不止大家所说的二千万!便问陈小娥,小陈同志,这样规模可能不止二千万吧?陈小娥笑笑说,这么大规模的企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的投资总额。华书记,当真人面不说假话,其他不算,仅现金就投入一亿二千万。华卫法不解地问,那另外的一个亿是从哪儿来的呢?陈小娥这才道出了实情,原来,镇里有一个食品集团公司,占地八十多亩。前几年由于经营不善,现在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刘继承通过省工商银行一个同学的关系,将食品集团所有的厂房、生产设备和土地做抵押,搞了一个亿人民币贷款,作为食品集团和三阳蔬菜立体种植有限公司合作本金。食品集团占有百分之二十九股份,而食品集团的下岗职工全部转入三阳蔬菜公司,到这边来上班,三年内还清银行贷款本息。  从三阳蔬菜公司出来,华卫法提出去看看乔中太老人。正巧,乔中太就住村西头第二家,三间坐北朝南的红砖瓦房,加上坐西朝东的三间偏房和红砖墙院,与其他农户没有什么两样。老公俩正在院内做竹扫帚,华卫法一行是以找水喝的借口,进乔家门的。老人见家里来了客人,相当客气,立即放下手中的活,为来客各上了一杯茶水,便坐下来陪客人拉家常。乔家只有一个儿子,一直和媳妇在镇上做水产品生意,小孙子留在家里由老人照顾,今年已经上小学三年级,全家人生活还算过得去。  ”那您老怎么就想不开呢?”拉了一会儿家常,一心想让华卫法了解实情的陈小娥,有意将聊天内容引向了主题。”什么想不开?全怪这个老东西糊涂!”这几天一直对老伴耿耿于怀的乔大娘,听到陈小娥的问话,便用手指着乔大爷,生气地说。也许是陈小娥揭开了乔大爷还未愈合的疮疤,也许是乔大娘的指责,伤了老头子在客人面前的面子,老人那张饱经风霜铜黑色的脸,突然间涨得紫红,长着稀稀拉拉花白胡子的干瘪下巴颤抖起来,冲着老伴怒吼道:”你别说了,好不好?!”乔大娘见老头子冲着她发火,更加生气,继续数落老头子:”不好!你做错了事,还不让别人讲啦?去年村里成立公司,用土地入股,咱们家八亩地,他死活要留下四亩不入股,怕公司跨了。结果年底分红只分了一万八,可他又眼红人家分钱多,一时想不开,喝了农药。说心里话,咱们家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哪!一万八,不少了,可他……”乔大娘越说越急,越说越气,”你死了不要紧,还把人家刘书记给坑了。”在一旁喝水的江小宁,一看两位老人掐了起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赶紧劝慰乔大娘,说:”大娘,有话好好说,生气对身体不好。刚才,您老说是乔大爷害了刘书记,这是怎么回事呀?”江小宁的劝慰,起到了作用,乔大爷一声不响地蹲在一旁抽旱烟,有一搭无一搭地任凭老伴说去。乔大娘说,老头子出院后,过去村里的支书乔大龙和村长乔凤山,就来家里哄他,挑唆他去告镇里的刘书记。这时,蹲在一旁抽烟的乔大爷委屈地说,我不去能行啦?他们说刘书记是个贪官,姚镇长讲了,只要姓刘的一走,他们还在村里主事。这两个坏透顶的人,村里谁敢惹得起他们?一直在一边静听的华卫法,凑过来笑着问,听说还送了花圈?华卫法的问话,捅到了老人的伤心之处,乔大爷痛苦地说,这事做得伤德啊!年初八夜里,乔大龙来叫我,说出去有点事,我就稀里糊涂地去了。到了高速路口,不知从哪来了几十辆大客车,说是去市里上访,我就跟着他们上了车。后来,我才知道是给刘书记送花圈的,你说我这把年纪,大新年去给人家年轻人送花圈,真是作孽呀!老人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这时,陈小娥走到乔大爷身边,看着华卫法,故意对老人说,乔大爷,您老可能还不知道吧?这次刘书记可能真的要走了。乔大爷一听说刘继承要走,脸又急红了,急忙抓住陈小娥的手说,闺女,他可不能走呀,多少年来,镇里从来不顾咱们乡下人死活,镇里富得流油,老百姓穷得要死。刘书记来后,一心为庄稼人说话办事,这样的好人怎能走呢!  ……  从乔中太家里出来,华卫法心里特别沉重。他们又走访了几户参与上访的人家,这些人不是与乔大龙就是和乔凤山有亲戚故旧关系,碍着面子,只好跟着瞎起哄。  晚上,华卫法一行没有去镇上,而是直接回了市里。他感到,大禹镇情况比较复杂,可能市里有关领导也被牵了进去,有的很可能还是幕后策划人。华卫法想,如果这种人继续留在市领导班子里,将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会在自己的头顶爆炸,到那时后悔莫及,必须尽快铲除他们,也让他们瞧瞧看谁更狠!上一页《问责》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