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飘渺之旅》-正文第十九集 心鉴之花 第六章 心鉴之花    紫炎心的修炼原理李强在玉瞳简里已经查到,所谓的基础修炼的法宝,其实只有两部分,一是改变凡人的体质,二是形成一个无意识的法宝元婴,其作用就是让有资质的凡人快速进入修真。    李强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玉瞳简,将各种材料归纳了一下,排出需要的东西。    第一件就是火元晶,然后依次是在幻神殿收取的轻灵之水,一块在黑狱找到的极品晶石和晶原水,天籁城的玄冰精髓,一块天金淬等一堆物品,甚至还有梅游冰炼制的灵丹。李强考虑了一下,立即开始修炼。    李强走的还是傅山修炼紫炎心的路子,用极寒包裹极热,这种方法的难度是不言而喻的。当初傅山修炼紫炎心,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凭着极其精湛的炼器手法才制作出了紫炎心,而李强有比真元力更加强大的神奕力,修炼起来比傅山要轻松了许多。    神奕力几乎是无坚不摧的,即使是像火元晶这样坚硬无比的东西也抵挡不住它的威力。李强用神奕力将火元晶震裂开,取下手指头大小的晶体,他知道若是用整块的火元晶,凡人根本无法忍受,恐怕一下就会被其焚为灰烬。    李强先用天金淬做外层,用一个极小型的防御仙阵固定住,然后才开始正式修炼。    一团金光在他两手间盘旋,渐渐地,红光透出,火元晶在神奕力的作用下竟然碎成无数的晶粒,混入天金淬里。那块在黑狱得到的极品嵌前石也被震成碎晶,李强用碎晶列出三个阵法,从低到高,是重玄派特有的三种筑基阵法,然后他将轻灵之水和一些培元丹依次放入,凭着阵法将这些玩意儿一一收摄。    其实,李强自己也没有把握,因为他是用神奕力炼制的,和重玄派传统的手法差别太大,他实在没有信心给凡人用。    神奕力的特性就是随心所欲,筑基法宝在神奕力的包裹下逐渐成型,那是一朵拳头大小的鲜艳牡丹,由于有仙阵在内,这朵牡丹显得亦真亦幻。天金淬是银色的,无数极细的火元晶融嵌在其中,将银色的表面印染得一片艳红,淡淡的红光在花瓣上流淌,银色的天金淬透出的光晕,仿佛是晶莹的露珠在晨光中闪烁,又像是满天的星辰落在了花瓣上。    “好!非常好,这样的筑基法宝比我的紫炎心更高明!”    李强托着那朵牡丹,扭头大叫道:“傅大哥!”    傅山面带微笑,静静地站立在平台上,他的心情无比舒畅,尽管已经修到了大乘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激动的了,可他脸上仍然抑制不住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傅山说道:“我傅山这辈子只有两件事情值得纪念,一是跟吴大哥修真,一是做了老弟的领路人,其他的都不足论,哈哈。”    李强和傅山虽然聚少离多,但是两人的兄弟感情极深。李强现在的境界已经不比傅山差了,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他也变得很沉稳了。他举起手中的牡丹,笑道:“傅大哥,你看这是我修炼的第一件筑基法宝,能用吗?”他也不问傅山的近况如何,到了这个境界,兄弟俩已经不在意聚散离合了。    傅山接过牡丹,仔细查看了一番,半晌,他叹了口气:“青出于蓝啊,可惜,可惜,老弟,恐怕你要重新修炼一个筑基法宝了,你这件宝贝——凡人无法消受,太厉害了。”李强不由得苦笑:“大哥啊,我也考虑到了,可是我没有真元力作为引子,怎么办呢?”    如果李强拥有的是仙灵之气,也许还能修炼出凡人可以承受的筑基法宝,他的神奕力层次实在是太高了,用神奕力修炼出来的东西,普通凡人如何能接受。    傅山点头道:“好吧,来尝试一下,我和你合修这件筑基法宝。”    傅山的功力极高,在炼器方面比李强要厉害得多,他的提议立即引起李强的兴趣。李强心里明白,傅山是想借此机会传给他一些炼器方面的心得。    两人讨论了一会儿,傅山终于明白了李强炼器的特点,他笑道:“难怪这件筑基法宝竟然有仙器的特点,呵呵,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气做你的兄弟,如果他能够顺利筑基,修行的进度一定会打破修真界记录的。”    李强明白傅山是在提醒自己,力量增强得太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他笑道:“大哥若能在筑基法宝里加入三个阵法,应该可以控制整个法宝的力量。”他随口报出三种阵法的构想。    傅山考虑了片刻,做了一些修改,这才说道:“这样应该更完善一点。”李强佩服道:“好,还是傅大哥想得周到。”    那朵牡丹重新被神奕力包裹起来,李强站着开始重新修炼,傅山站在他的对面,一道真元力射进神奕力包裹的牡丹。    傅山心里暗暗吃惊,他发觉真元力在大量流失,神奕力犹如一团烈火,似乎要将自己输入的真元力完全焚毁。他分神说道:“老弟,在牡丹底部加三片绿叶出来,加好我再来修炼。”他收回真元力,立即盘腿坐下恢复。刚才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让他觉得吃力了。    其实,傅山的真元力并没有耗掉,而是被李强无意中截留下来。李强依言修炼出三片叶子,特意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傅山布阵。他叫道:“傅大哥,再来。”    傅山站起身来,苦笑道:“老弟的神奕力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次李强特意将神奕力收缩在花朵上,留出三片绿叶让傅山施为。没有了神奕力的干扰,傅山很快在叶片上布好了阵法,同时用真元力激发,他收手道:“老弟,这个激发的引子已经做好了,你小心别破坏了阵法的运转,现在可以和主阵连接了。”    由于李强刚才无意中截留了傅山一部分真元力,所以主阵和辅阵的连接极为顺利。只见这朵牡丹放出灿烂的光华,一圈圈的彩晕幻化出来。    傅山知道就要成功了,他喃喃自语道:“一朵鲜花……给一个兄弟,实在是很奇怪啊,他不会去收一个姐妹回来吧……”这个兄弟从一开始修真就神出鬼没无奇不有,他也搞不清李强会干什么。    一声清脆的震响,李强举着牡丹笑道:“大哥,成功了,哈哈。”    傅山笑道:“没有进入炼心就修炼出筑基法宝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算是我们重玄派的第一人了。”李强好奇道:“为什么修炼筑基法宝必须进入炼心?”    傅山解释道:“炼心里有很多材料,而且有很多炼制筑基法宝的玉瞳简,那些都是前辈留下的经验和教训,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所以,核心兄弟都是进入炼心去修炼筑基法宝的,一件筑基法宝的修炼成功,也就意味着可以真正成为重玄派的炼器宗师,不过,你是一个例外……”    李强不在意是不是重玄派的炼器宗师,他在意的是自己修炼的筑基法宝能不能用。    傅山感到好奇,他忍不住问道:“老弟,你修炼的筑基法宝为什么要用牡丹作外形,重玄派虽然不限制收小妹,但是……到目前为止,重玄派的核心兄弟中还没有一个姐妹,而且,你这件筑基法宝也不适合女孩子筑基用啊。”    李强大笑起来,他将牡丹托在眼前,说道:“我修炼的时候没有想到是给谁用,只是牡丹的花瓣层层叠叠,好让我可以轻易布阵,至于给谁用,谁规定牡丹就一定是给女孩用的?这朵牡丹又不是插在头上的,这是筑基法宝啊,呵呵,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    傅山也笑了,他觉得自己确实有点想歪了,于是打岔道:“你的筑基法宝还没有名称,你准备如何起名?”    李强沉思片刻,说道:“大哥有什么好名字吗?呵呵,说一个吧。”傅山知道李强为了尊重自己,想让自己命名。他摇头道:“这件法宝一定要你自己命名,因为这是你的责任。”李强痴迷地看着这朵绝世的牡丹,半晌,才说道:“就叫——心鉴之花。”    傅山问道:“心鉴之花?是什么意思?”    李强将心鉴之花收入体内,用神奕力来培养其灵气。他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傅山抬手拍了他一巴掌:“故作神秘的家伙!算了……”李强突然打断他的话头:“哎,对了,侯老哥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傅山说道:“没有,我也不知道他到了哪里,不过,他说过要回天庭星去一趟,也许他还在那里吧。”    傅山侯霹净两人都到了大乘期,现在都在为飞升做准备,到了这种修真境界后,基本上就是修真阶段最清闲的时光了,只是了结一些俗事俗务而已。    天庭星的故宋国一直是侯霹净割舍不下的地方,即使他修炼到了大乘期,还是不忘回去看看。李强很清楚侯霹净的心情,这个老哥哥看似孤僻,对朋友却非常热心豪爽,他也很想再见老哥一次。    李强叹道:“我还以为侯老哥和大哥在一起,唉,不知道在他飞升前还能不能再见面。”    傅山不答,他背对着李强,两手抱臂出神地看着无边无际的太空,神情显得很落寞,突然,他轻轻叹息了一声:“经历的越多就越冷漠,期望的越多也就越失望,老弟,没什么,到了你这个境界,应该不会再期待什么了,任何事都只是一种体验。修到大乘期是我毕生的愿望,真正修到了,呵呵,我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很奇怪的心情啊。”    李强摇头道:“我有很多事情都放不下,尤其是师尊和莫大哥转世的事情,现在又多了一项任务,要找到合适心鉴之花的人。大哥,我似乎一直在忙碌,从来也没有定下心来修行,要不是修神,我可能还一直停滞在出窍期的境界中……”    傅山点头道:“你修行的时间太短了,修神最根本的基础还是修真,有些体悟和境界还是要在红尘中得到,必须亲身体验,别人的指点是没有用的。老弟,看到你现在的修为境界,我为你自豪,也为你担心,我这个领路人其实不合格啊。”他言下之意就是不放心李强,李强修炼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傅山陪着李强重新将三十六座潜厅走了一遍,他将重玄派的一些精华内容传授给李强,这是他唯一一次系统地讲解重玄派的修真理念,也是最后一次传授,所以,他传授得很认真。    李强明白,傅大哥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和自己这样系统的讨论修真了,他也将自己得到的仙灵诀告诉给傅山,还谈了自己对境界体悟的感想。    兄弟俩不眠不休地学习讨论,不仅李强的收获极大,就连傅山也大开眼界。李强竟然会仙灵诀,而且还有神果圣实榄和甘神露,这让傅山吃惊不小,他心里明白,凭着李强给的这些仙灵诀和神果,自己的实力还可以再提高一步,到了仙界,自己就会比普通仙人要强,虽然他还不知道仙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天,李强学完一套阵法,问道:“傅大哥,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都交给小弟吧,呵呵,我来办。”    傅山缓缓地摇头道:“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事,我在离开前会处理好的,哦,有一件事情……”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盯着李强,神色间有些犹豫,似乎想说又有点不愿意说的样子。    李强奇道:“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办到的……”猛然间,他醒悟过来,大叫道:“是她——花大姐!傅大哥,你不放心花大姐?”    傅山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他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说道:“兄弟,这一别不知道何时再见,呵呵,我们应该还有见面的机会。这是星标,里面有回家乡的星路。”他递给李强一只标识好的星标。    李强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将回去的路重新标识到定星盘里。星标里的星路很简单,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回地球的,还有一条是通向一个陌生的星球,他好奇地问道:“傅大哥,另一条星路是到哪里的?”    傅山说道:“那是一个很美丽的星球,叫幻云星,你花大姐就在那里修行,有空你去看看她,唉,她很任性,得罪了不少人……”李强点头道:“嗯,大哥放心吧,我会去看的。”    其实,不用傅山说,李强也知道花媚娘的仇家不少,她是有名的小妖女,得罪的修真高手实在是不少,有傅山和侯霹净在那些人还不敢怎么样,傅山和侯霹净一旦飞升,难保那些人不去找茬寻仇。    李强问道:“傅大哥,最后这段时间,你准备到哪里去?”他有点依依不舍。    傅山微笑道:“和老朋友们告别,顺便各处走走,我还打算回家乡一趟,每次回去的感受都不同啊。”他的话语中似乎有种解脱的意味,“老弟,你好自为之吧,见到你,我也了却一桩心愿。”    李强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大哥要走?”刹那间,他心里感到极度的失落,虽然他叫傅山为大哥,可实际上,傅山在他的心目中就像是父亲一样,自从踏入修真界,傅山对他的无私关爱,一直让他深深的感动,听到傅山要真正离开了,他心里就像失掉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依依难舍的表情。    傅山摇头道:“老弟,别放不下,尘世间分合离别平常事,以你的境界应该无所谓了。”他潇洒地抱拳拱手道:“老弟,再见。”不等李强回答,他已踪影皆无。    李强缓缓地坐下,突如其来的离别刺激使金尊神心剧烈地震荡起来,他整个人都沉浸在若有所失的心境里。金尊神心的波动让他非常难受,他失神地看着远处闪烁的繁星,渐渐沉入了迷失的境界里。    这是李强修神后第一次无意识的修炼,他似乎陷入了佛宗的某种奇特的境界里,无欲无求,仿佛是混沌初开一般,金尊神心也停止了跳动,满天的星辰仿佛融入了他的身心,他开始脱胎换骨了。    李强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幸亏这里是心炼阁,是重玄派最隐秘的地方,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他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他处于失神的状态,只要有任何一点惊动,他就会走火自爆,连入魔都不可能了,但是他的功力也在这一刻飞快地增长,其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    慢慢地,一轮金色的光芒从他身上升起,整个心炼阁被照耀得一片通明,所有的建筑都像镀了一层金膜般闪闪发光。时间不长,金色的光芒掩进李强的体内,他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扭曲起来,不一会儿,李强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竟然隐形了。    经过七次显形隐形,李强依旧凝视着星空,仿佛一切变化都与他无关。    李强还不知道,他在无意中进入了修行的大寂灭关,这是佛宗的秘传,是和情绪有关由某种神秘力量触动的。傅山的离去让李强心有所感,加上他熟知佛宗的功法,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他的悟性已经足够将其带入这个境界了。    大寂灭关是很神奇的一种境界,修炼任何一种功法时,如果能进入大寂灭关的境界,其功力的增长就会不受修行人的控制,李强修炼的修神天荐章也是一样。大寂灭关就像是万能的催化剂一样,只要你能进入大寂灭的境界,你修炼的功法就会快速增长。    但是,大寂灭的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即使你非常熟悉这种功法,也不可能轻易进入此境界,它必须是触景生情自然而然产生的。    李强的金尊神心膨胀开来,并且透过他的身体向外扩展,一股股无形的劲流顺着平台流淌,将坚逾钻石的地面硬生生刮出一道道粗痕。陡然间,金尊神心收缩回去,一道淡金色的旋风围绕着李强的身体盘旋。    李强额头上的那点星芒突然被触动了,一股无匹的战意如洪水般奔涌而出。李强全身剧烈地颤动起来。    神之战魂是李强在紫魂星收到的,当时他含了几颗甘神露在嘴里,在收摄神之战魂的时候,甘神露融入了神之战魂里,他等于将一股精纯的神意收藏在了体内。    李强被神之战魂催动,终于清醒过来,转念间,他便沉入修神的境界里开始修炼。    李强突然发觉现在的境界不是自己熟悉的不死之心境界,而是一个陌生的境界,他分神稍稍思考回忆了片刻,不由得又惊又喜,自己在莫名其妙中竟然修入了五擎天的初步境界,即所谓的杀戮之心境界,居然一下子跳过了两重神天,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当神之战魂开始融合进来的时候,李强修神的功力就急速提升起来,这还是*了甘神露的神效,如果神之战魂完全被李强吸收,他现在就可以跃升到七星天的境界去了。    可是就这样,李强也已经觉得万分吃力了,他努力沉浸在杀戮之心中,不断提升自己的杀意。幸好此时周围没有人,不然,仅凭他这股杀意,就能让人完全崩溃。    李强觉得自己犹有余力,似乎还可以有所突破,他稍稍有点犹豫,突然间想到青帝让孤星转告的话——“节制”。他心念一转,立即打消再作突破的念头,全力巩固现有的成果。    青帝的忠告将李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又沉浸在五擎天的初步境界里。    米斯拉最近很烦恼,天蚀老仙好像对他开始有兴趣了,天天跟着他,最奇怪的是老仙什么也不说,就只是跟着他,他到哪里老仙就到哪里,他简直要受不了想骂人了。    这天,米斯拉在指导弟子修炼,老仙站在边上一脸的不屑。米斯拉知道他看不上自己的功法,可是又没有办法让他消失,只好苦笑道:“前辈,我说了,只要是进入重玄派的心炼阁,我们是不能去打扰的,唉……”    天蚀老仙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小子失踪的时间太长了,都快一年了,也不见他出来,上次我相信了那个什么傅山的话,他说那小子就快出来了,好嘛,连人影也不见,我只是让你去心炼阁一趟,看看他还在不在,哼,惹火了我,小心我破掉你们那个心炼阁。”    陈智风匆匆赶来,问道:“李兄弟还没有出关?”    米斯拉真要疯掉了,他大叫道:“哥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重玄派的规矩,任何兄弟闭关,别人都不能打扰的,只有等他自己出来……哎!”他被老仙逼得正在难受,听到陈智风无意间的一句话,忍不住就跳了起来。    陈智风笑道:“米老弟干嘛这么急躁?我只是问问罢了,对了,李兄弟的妹子过来了,也在找她大哥。”米斯拉突然大叫一声:“别问我!”一道白光闪过,不知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天蚀老仙也紧跟着失去了踪迹。    魅儿和灵百慧两人走了过来,魅儿说道:“陈老爷子,我大哥出关了吗?”    陈智风也有点怕这个小丫头,吴嗔老爷子自从半年前和魅儿聊了一天之后,就出去游历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整个重玄派就只有他和米斯拉是核心兄弟,加上最近有弟子要参加大比,他们更是忙得不亦乐乎,魅儿来了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问陈老爷子要李强。    陈智风赶紧打岔道:“魅儿姑娘,你现在应该准备一下了,马上就要参加大比,还这么清闲啊。”魅儿撇撇嘴,娇声道:“老爷子……”这一声娇嗔叫得陈智风浑身一麻,他想不通为什么魅儿随便一句话,自己就会觉得受不了。    还好魅儿一直没有露出本相,不然这一句娇嗔,就能让陈智风道心大乱。魅儿的天生魅惑已然达到大乘了,可以说修真界无人能够抵御,这也就是为什么李强不让魅儿露出本相的原因。    白光闪动间,米斯拉又瞬移回来了,他慌慌张张地说道:“老仙要发疯了,怎么办?”    上一页《飘渺之旅》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9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