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安妮・赖斯-布莱克伍德庄园-正文第二章  翻译:sin  写完这封信后我久久不能移动。  我坐着聆听糖魔沼泽的惯有的各种声音,眼睛盯着面前的信纸,注意着这乏味而工整的手稿上的决心,我的影子在暗淡的灯光中反射到大理石地板上,敞开的玻璃窗迎着夜晚的微风。  我的沼泽地里的小宫殿的一切都令人满意。  没有哥布林的征兆。没有哥布林的渴欲和敌意的感觉。只有关于自然的,远处,我敏锐的吸血鬼耳朵听到来自布莱克伍德庄园模糊的忙碌,奎恩阿姨正在起床,还有可爱的助手嘉斯蔓,我们的女管家,为了一个略微多事的夜晚。很快电视会播放迷人的黑白电影。《Dragonwyck》或《劳拉》,《蝴蝶梦》或《呼啸山庄》。一个小时内奎恩阿姨将会对嘉斯蔓说:“我的小男孩在哪?”  不过现在需要勇气坚持到底。  我从口袋里掏出宝石来看。一年前,当我还是人类时――还活着――我得把它放在灯下看。但现在我可以清晰的观察它。  它是我的头像,侧面巧妙地刻着一块双层缠丝玛瑙,因此图象是全白的并有显著的细节。背景是纯粹闪亮的黑色。  它是块沉甸甸的宝石,手工精妙。我本想刻好后送给奎恩阿姨,还有很多类似的小玩笑,但黑暗之血在这完美的时光前来临。现在那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它显示了我的什么特征?鹅蛋脸,面部太精巧了――细长的鼻子,圆圆的眼睛,饱满的眉毛和丘比特般的弓形嘴唇使我看上去象个12岁的女孩。没有巨眼,没有高颧骨,没有粗糙的下巴。非常美丽,是的,太美丽了,所以我照相时总皱着眉头;但技师没有刻下我脸上的愁容。  事实上,他绘出了一丝微笑。他把我的短卷发渲染成了浓密的波浪如同一轮阿波罗光晕。他刻出了我的衬衫领口,外套翻领和适量蕾丝的领结。  当然我六尺四寸的身高或我的瘦弱体形无法用这个浮雕表现出来。我有着适合弹钢琴的纤细手指,偶尔我也弹弹。不管是我过于精致的脸还是娇柔的手,这就是我能告诉人们的极限了,我真的是个年轻人。  所以这是个外表漂亮的神秘生命。一个要求同情的生命。这个生命愚钝地的说道:  “想想吧,莱斯特。我年轻,我蠢。我美丽。看看这浮雕。我美丽。给我个机会吧。”  我把这些话印在手稿的背面,背面是个椭圆形的相片框架,上面有我的颜色暗淡的肖像,从另一面印证了肖像的精确度。  浮雕正下方刻着一个金边字,然而:奎因的名字用的是我挺厌恶的常规字体――用左手的家伙试图写得正规,我想象,幽灵先知说道:“我是受过训练的,我没有精神病。”  我拿起这封信快速的重读了一遍,再次为我刻板的手迹汗颜,然后叠好和宝石一起放进一个狭长的棕色信封中封好。  我把信封放在我的黑色运动夹克胸袋里。我扣上我的衬衫领扣然后调整我的红色丝领带。奎因,简洁的着装者。奎因,值得成为吸血鬼记事中的一个人物。奎因,为企求被允许而装扮。  我再次坐下,聆听。没有哥布林。哥布林在哪?我感到一阵疼痛的寂寞。我感觉到夜晚空气的空虚。他在等我去猎食,在等待鲜血。但我今晚没有猎食的意图,即使我有些饥饿。我正要去新奥尔良。我正要,也许,去飞蛾投火。  哥布林不能猜到什么事正在发生。哥布林从未比得上个小孩。哥布林看上去喜欢我,是的,在我生命的每一阶段,但他永远是幼稚的。只要他用他的右手抓住我的左手,纸面就象是小孩涂鸦。  我弯下腰去触摸大理石桌面上的遥控器。火把开始暗淡然后缓缓熄灭。黑暗降临到这个修道院中。声音似乎更响了;苍鹭的呼叫,恶臭的黑水隐蔽的流动,缠结的丝柏和树胶的顶端的小生物急促奔行。我可以闻到恶臭本身的热力。  月光皎洁,我渐渐辨认出一点明亮金属蓝色的天空。  这儿的沼泽是岛上最粘绸的部分――千年丝柏那多节的根围着河岸,它们奇形怪状的分枝间密布着摇曳的铁兰。就好象它们有意要藏庐于世,或许真的是这样。  只有闪电偶尔攻击这些老守卫。只有闪电不畏惧糖魔岛的邪恶传说:有来无还。  我15岁的时候听过这些传说。21岁时更是再三的听到,空虚和迷恋使修道院和它纯粹的神秘吸引着我――这栋坚固的双层房字和附近难以解释的陵墓――而且现在没有真正的了。只有不朽,这盈满的力量将我置于真实和时间之外。  用独木舟从这出去要花一个小时,沿着树根前行,再在高地底部登陆,这儿布莱克伍德庄园孤高傲慢的耸立着。  我没有真的爱这座修道院,虽然我需要它,不爱这有着奇怪罗马雕刻的阴沉的黄金和花岗岩陵墓,虽然我藏进里面躲避阳光。  但是我确实爱布莱克伍德庄园,只有对这伟大的房子无理性和占有欲的爱能把我们拉出――房子仿佛在说:“你出生前我就在这里,你死后我亦复如是。”似乎在履行梦之港般的职责。布莱克伍德庄园的历史如同它自负的美丽一般掌握着我。除了我奇妙的海外冒险,我在布莱克伍德农场和庄园度过了一生。  我不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叔父和伯母设法离开布莱克伍德庄园,但他们对我来说无关紧要,这些陌生人去了北方只是偶尔回来参加葬礼。我被庄园束缚着。  我内心在挣扎。我会再一次穿过房间吗?我会回去搜寻一楼后面的大卧室吗?我心爱的奎恩阿姨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她心爱的椅子上?我夹克口袋里还有另一块在纽约仅在夜晚前为她买的宝石,我应该给她,不是吗?它是块极好的品种,最后的一块――  不过,不。我不能达成单独的绝别,对吧?我不能暗示某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不能高兴地堕落进我的已淹没至眼珠子的神秘:夜访者奎因,奎因现在喜欢昏暗的房间并好象得了怪病般似的对灯畏缩。单独的绝别对我心爱的温柔的奎恩阿姨有什么好处?  如果我今晚失败了,我将成为另一个传说:“无药可救的奎因。他进入了糖魔沼泽深处,虽然每个人都告诉过他别那样干;他去了那个被诅咒的岛上的修道院,一天夜里他再没回来。”  事实上,我不相信莱斯特会让我灰飞烟灭。我不相信他会在我没有告诉他我的故事(至少是一部分)前干掉我,也许我太年轻才会如此深信。也许因为我如此狂热的读过历代记,我感到莱斯特和我一样的亲近。  疯狂的行为,最有可能的。但我正要启程,我要尽我所能接近莱斯特。他从哪里且他如何监视新奥尔良我不知道。他何时并怎样视察他的法国区公寓我也不知道。但是这封信和刻着我自己的玛瑙浮雕礼物今晚要送到那公寓。  最后我从金边皮椅上起来。  我离开这华丽的大理石地板的房子。没有更多的挂虑我让自己从温暖的大地缓缓上升,体验着美妙的轻盈,直到我可以从凉爽的高空上面观察沼泽地那庞大蜿蜒的黑块,大房子的光亮好像它是光滑草地上的灯塔。  我运用我力量中这最奇异的飞行天赋指引自己向新奥尔良而去,穿越庞恰特雷恩湖,向皇室道声名狼籍的住宅行进,所有的猎血者都知道那是无敌的莱斯特的房子。  “魔鬼的地狱。”我的缔造者称之为,“他把他的财产用上自己的名字,虽然泰拉玛斯卡正在追捕他。他想和他们比耐力。他可比我仁慈多了。”  仁慈;那是我已算计好的。莱斯特,无论你在何处,都保持仁慈。我这次来绝无不尊重你之意。如同我信中展示的一般,我需要你。  慢慢地我下降,下降,下降,再一次进入芳香的空气之中,如果这儿有窥探的眼睛只能看见一个转瞬即逝的影子,直到在我站在这住宅后院之前,看着通向莱斯特家后门的铁旋梯,喷泉在身旁潺潺流动。  好了。我到了这儿。规则被打破了。这样我站在花花公子的后院。历代记里的描述现于眼前,繁茂的九重葛延着铁柱子长到楼上的铸铁扶手。它象个特别的神庙。  我能听到周围法国区的噪音:餐厅厨房的,喧嚷,人行道上惯常的旅游者的欢快谈话。我听到波旁街上的爵士乐隐隐恸哭。我听到前面缓缓行进的汽车的隆隆声。  这个小庭院本身封闭而美丽;它砖墙的高度让我丧失警惕。闪耀的的绿色香蕉树是我见过的中最大的,他们的蜡质茎杆到处扣住紫色石板。但这里是没有约束的地方。  有人来过这摘除香蕉林的腐叶。人们摘去成熟前就已枯萎的新奥尔良的香蕉树。他们砍掉多余的树丛来保持天井的清洁。  即使是从石头小天使手中潺潺倾入喷泉盆池中的水也新鲜洁净。  所有这些美好的小细节让我觉得自己更象个非法入侵者,但我因充满无比鲁莽的热情而毫不畏惧。  然后我看见后窗上隐隐有光,非常暗淡,好象来自公寓深处的灯。  这可把我吓坏了,但心里的疯狂再次支撑着我。我会和莱斯塔本人说话吗?如果看见我时他毫不犹豫的使用火焰术该怎么办?我将没有机会展示信、玛瑙浮雕和我的苦涩哀求。  我应该把新浮雕给奎恩阿姨。我应该把她抓在怀里亲吻。我应该和她长谈。我快死了。  只有完美的白痴才会如我这般高兴。莱斯塔,我爱你。奎因来这当你的学生和奴仆!  我赶紧爬上铁旋梯,小心的避免发出响声。我一上到后面的阳台,立刻闻到屋内一丝明显的人类气息。一个人类。这意味着什么呢?我停了下来用读心术扫描房间。  我立刻收到一个混乱的信息。有人在这儿,毫无疑问,他鬼鬼祟祟的,这家伙,他事实上厌恶和痛苦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权利在这儿出现。这个不知姓名的人,这个人类,同样知道我在这儿。  那一刻,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入侵,我抓住了一个入侵者。一种奇特的护卫感涌上心头。这个人侵入了莱斯塔的产业。他怎么敢这样?他铸下了何等大错?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他怎么知道我在探测他?  事实上,这个奇怪的讨厌家伙拥有几乎和我同样强大的读心术。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顺从地回答我:斯德灵・奥利弗,我的老朋友,来自泰拉玛斯卡。就在同时,当我探测他的身份时,我听到他的意念认出了我。  奎因,他用心灵术说道,就如同他在向我献殷勤。但他了解我多少?自从我见过斯德灵已经有很多年了。他觉察得到我的改变吗?他能用他快速的传心术讲述那样的事情吗?天啦,我必须把它从脑袋里消除去。还有时间摆脱这件事,还有时间回修道院并让斯德灵去干他的秘密调查,在他知道我来的目的前还有时间逃离。  是的,逃走――马上――让他以为我变成了一个年代记的普通人类读者,然后当他探测我时回去。  但我不能走。我太孤独了。我要坚决的去面对。那是完美的真相。斯德灵在这儿,也许这儿还有通向莱斯塔的心灵之门。  冲动之下我作出了最为犯忌之事。我打开了公寓未锁的后门并走了进去。在这雅致的后客厅我一时呼吸都暂停了。扫视着咆哮的印象派绘画,然后我越过明显是空着的卧室进到走廊并发现斯德灵在起居室――最正式的客厅,堆满了镀金的家具,临街挂着蕾丝的窗户。  斯德灵站在高大书架的左侧,手中拿着本打开的书。当我站在吊灯下时他仅仅看了我一眼。  他在看什么?那一刻我不想查明。我太专注于看到他,意识到我仍旧象当我还是能看见鬼魂的18岁男孩时那样爱着他,他看起来和那时变化不大――柔软的灰头发从他的高额头和鬓角松散的向后梳着,大大的有感染力的灰眼睛。他看上去不到60岁――奇特的岁月,好象对他毫无作用,他的身体依然瘦削和健康,穿着一件厚厚的白蓝相间的泡泡衫。  可是渐渐地,几秒钟后,我意识到他很害怕。他仰望着我――由于我的高度几乎每个人都要仰望我――尽管他看上去很威严,他也确实相当威严,他可以看到我的改变,但他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本能和警觉地畏惧。  如今,我是一名被看作人类的猎血者而又不必怕被别人认出。然后我们面临传心术的问题,然而我努力用我的缔造者教过我的方法去关闭我的思绪,用简单的意念就可以做到。  “奎因,”斯德灵说道。“你怎么了?”这温和的英国口音一瞬间将我带回四年半以前。  “我什么事都一团糟,斯德灵,”我在还能控制自己前回答。“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我象个莽汉一般直切要点。“你在这套公寓里得到莱斯塔的允许了吗?”  “没有,”他立刻说道。“我必须承认我没有。你呢,奎因?”他的嗓音中充满了关切。“你为什么在这儿?”  他把书放回书架朝我走来,但我退到了大厅的阴影里。  我几乎因为他的和蔼振作起来。但另一个不可避免的事件严酷地开始起作用。他甜美的人类气息是那么浓厚,突然我看到他和我认识的他的一切分离了。我把他看作猎物。  事实上,我感到巨大而难以忍受的浪潮现在将我们分开,饥渴得好象他的和蔼会随着他的血注入我体内。  但斯德灵不是作恶者。斯德灵不是游戏。当我看他时我正在失去我的雏儿心智。我严重的孤独感正在和我分开。我的饥渴折磨着我。我想同时既享用他又告诉他我所有的悲哀和不幸。  “别靠近我,斯德灵,”我挣扎着自我控制地说道。“你不应该在这。你没有权利在这儿。要是你够聪明,你为什么不白天来,那时莱斯塔不能阻止你。”  血的气息快让我疯了,我的原始欲望接近了我们的间隙――谋杀与爱。  “我不完全懂得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奎因,”他以正规而动人的英国口音的声调说道。“但你是我最期望在这找到的人。奎因,请让我看看你。”  我再次拒绝。我在发抖。“斯德灵,别用那种古老的方式迷惑我,”我接着说。“你也许发现这儿有人比我更危险。或者你不相信的故事?别告诉我你认为他只存在于书里。”  “他是他们中的一员,”他温和地说道。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转瞬即逝。“这是莱斯塔的手稿吗?是他改变了你?”  他的大胆和文雅让我惊讶。但他的年龄比我大得太多,那么习惯于一种优雅的权威,而我却是痛苦的年轻人。再一次,我感受到熟悉的他爱的浪潮,再一次它随着我愚蠢的渴欲完美的消融。  “不是莱斯塔干的,”我说。“事实上,他什么也没做。我来这找他,斯德灵,然而这发生了,这场我撞见你的小悲剧。”  “小悲剧?”  “它会怎么样呢,斯德灵?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住哪。你知道我在布莱克伍德庄园的整个家族。我现在怎么能在你见过我而我也见过你后就这样从这出去?”  我感到渴欲在喉间涌动。我的视觉正在变模糊。我听到自己说:“别试图告诉我是否会让你走,泰拉玛斯卡不会来找我。别试图告诉我你的军团会四处搜寻我。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是可憎的,斯德灵。”  他变得更恐惧,但他挣扎着不放弃。我的饥饿正变得不可控制。如果我让它这样,如果我任其发展,结果不言而喻,看起来不可避免的是意识需要的所有;但那恰是不能发生的,不能对斯德灵・奥利弗这样。我陷入绝望地混乱。  在意识到我在干什么之前,我朝他靠得更近。我可以如闻到一般看见他的血。然而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也就是说,他往后退,好象他能从中逃离,他看上去象以往受害者的姿态。他的退缩促使我前进。  “斯德灵,你不应该来这,”我说,“你是个入侵者。”但我能听到我饥饿中的平稳声调,没有意义的词语。入侵者,入侵者,入侵者。  “你不能伤害我,奎因,”他说,他的嗓音提高而又合情合理,“你不会这么干。我们之间有太多的情谊。我总能理解你。我总能理解哥布林。你要背叛过去的一切吗?”  “这是古老的罪过,”我说,我的声音低得象耳语。  我知道我走进了吊灯的明亮光线中,他能看到转化的微妙增进。转化是非常奇妙的,那么奇妙莫名。在我眼里他因我失去本性状态的恐惧增强到了平静的慌乱,而这慌乱正加速血的芬芳。  狗能嗅出恐惧吗?吸血鬼能嗅出。吸血鬼倚靠它。吸血鬼发现它风味极佳。吸血鬼不能拒绝它。  “这是错误的,”他说,他也在低语就好象我的瞪视使他虚弱,它完全能对凡人起作用,他知道他没有搏斗的方向。“别这么干,我的孩子,”他说,他的话几乎听不见。  我发现我抓住了他的肩膀,当我的手指碰到他时我感到一股电流穿过我的手臂。揉碎他,揉碎他的骨头,但首先吞下他血中的灵魂。  “你没有意识到”他突然停下来,然而我减去了他心思的剩余部分――泰拉玛斯卡将更加怒火中烧,每个血族都会因此遭殃。吸血鬼,猎血者,千年之子都离开了新奥尔良。吸血鬼散落在黑暗中。这是个休战协定。然而我现在打算撕毁它!  “但他们不知道我,你瞧,”我说,“他们不知道我。只有你知道,我的老朋友,真是恐怖。你认识我,这就是为什么必需这么干的原因。”  我弯下腰,靠近他,亲吻他的喉咙旁边。我的朋友,我世上的唯一知己。现在我们将合为一体。强烈渴望老年和新生。一直爱着他的男孩。我感到血液冲过动脉。我的左手滑到他的右手下。别伤害他。他不能离开我。他甚至没有反抗。  “不会疼的,斯德灵,”我低语。我仔细地陷入了我的尖牙,血非常缓慢地充满我的口腔,立刻他的生命和梦想随之而来。  天真的。这个词通过愉悦而燃烧。他显现出一个明亮漂浮的轮廓和声音,从人群中穿过;斯德灵,这个人类,在我的精神景象中恳求我,在说天真的。我回到以往的岁月,听着斯德灵说天真的。我不能停止开始了的事。  有人帮了我个忙。  我感到一只如铁一般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我被从斯德灵哪儿抽离,斯德灵蹒跚着,几乎跌倒,然后他磕碰着躺倒在一张桌旁的椅子上。  我撞在书架上。我舔着唇上的血然后我试图对抗这晕眩。吊灯看上去在摇摆,墙上油画的颜色燃烧着。  一只有力的手放在我胸口以稳定我并让我站好。  然后我意识到我看见了莱斯塔。上一页布莱克伍德庄园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