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石康-《奋斗》-正文上部 第2节  高强的努力毕业典礼高强  高强的努力  然而身在校长室的高强,却丝毫没感受到任何善意。刘校长尽管语气十分语重心长,但他每吐出一个字,高强就像被钉子钉了一下似的痛苦。  ”为了我们学校的办学声誉,为了维持校纪,经校委会讨论,一致通过,凡是在校期间考试作弊的学生,一律不发毕业证书。”  ”校长!”高强几乎尖叫起来。  ”高强,你听我说下去,制度总归是制度,如果我们为了一个学生,而改变我们的制度,那么学校如何办得下去呢?如果所有学生考试都作弊,那么我们如何向社会输送合格的人才呢?”  ”可您总得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呀!”高强几乎哭出来,事实上,他的眼泪已经下来了。  ”作出这个决定我们也很痛苦,我们决定,不把处分单放入你的档案。”  ”可是,我愿意通过参加补考改正我的错误,如果我没有考过,那我自认倒霉――”  ”你要是不作弊,当然可以补考,那是你的能力问题。不会,可以学嘛,跟不上,可以加班加点,请老师做课外辅导,但作弊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是品质问题。”  ”刘校长,我错了,我求您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我大学四年不能白上啊――”  刘校长的声音像是浮在半空:”决定不是我一个人作出的,是校委会根据校规校纪作出的,是根据国家教委――”  高强在摇晃,校长在他眼里越来越模糊,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校长拿出一支烟点燃的工夫,”咕咚”一声,穿着抹布T恤的高强昏倒了。  刘校长没有丝毫的慌乱,这位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心里说道:现在的大学生也太脆弱了,要是把他们送到战场上,敌人不费一弹,只用高音喇叭对他们喊不给文凭,他们就给你来个咕咚,这仗还怎么打啊?  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时,陆涛华子和向南三个人心系高强,他们发了很多手机短信。  典礼一结束,他们在校园里找来找去,向认识的同学们打听看没看见高强。  华子找得最急,他和高强最好,他跑来跑去,他去了高强可能去的任何地方,他急匆匆的,都忘了用班主任的话讽刺陆涛――”我们这个班,出了一名真正的优等生,我教了二十年书,你是第一个,陆涛――同学们,陆涛除了完全合格地完成了所有课业,陆涛还帮助学校建立了一套电脑管理系统;代表学校参加过奥林匹克数学、物理大赛,取得过优异成绩;在全国大学生辩论大赛上,他力克外校,使本校得以进入前四名。此外,他还担任过我校校学生会副主席,青青文学社的副社长,旱冰协会的会长,物理小组的组长,这些都是他长期担任的,短期的,我就不提了。他的学业也创我校历年最好水平,我统计了一下,他每门功课的平均成绩是95分,领先第二名近10分,这些都是用勤奋和汗水换来的呀!”  华子想这么纠正:”老师,您错了,陆涛什么都得第一只因为他是小天才,这是用好几辈子狗屎运换来的!”  高强  高强的手机一直在响,他难过地站在楼上,穿着那件皱巴巴的T恤,而不是像大家一样的学士服,那学士服看起来很傻,但因人手一件而显得不傻,傻的是他,是被排除在外的他。透过窗户,高强看着楼下的一切,毕业典礼啦,熟悉的老师与同学啦,操场啦,树啦……他意识到,他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喜欢这一切,但这一切却是有所保留地喜欢他,他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与屈辱,他没有得到文凭,他流出泪水。  高强来到游戏厅,坐在角落里玩CS,他把自己想象成孤独杀手,一枪爆头,他很成功,只是还没来得及陶醉在成功里,突然,电脑一下子灭了,灯也灭了,游戏厅陷入一片黑暗。高强的心一下子紧缩成一团,浑身僵硬,感到了一种突然袭来的孤独与恐惧,就像被别人一枪命中,又像是发现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游戏厅的老板出来:”抱歉,抱歉,停电了――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如同被谁推了一把,高强一脚踢开椅子,突然大声叫起来:”怎么停电了,怎么停电了!他妈的怎么停电了!”  愤怒吞没了他。  从游戏厅出来,高强感到一阵阵麻木,他拿出手机,打开,不出所料,上面写满了死党发来的短信息。  向南说:”高强,你在哪儿,我们都很担心你。”  米莱说:”干吗呐!”  ”高强,我是华子,有美女发你,快显形儿。”  陆涛说:”高强,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我跟他们已经不一样了。”高强想,他为自己的想法愣了一下,四周看看,把手机关了。他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然后他站起来,梦游似的往前走去,他只想这么走下去。  但高强发现自己还是走回了家,在楼道里,他感到浑身发软,就坐在楼梯上抽烟,最后一支烟。邻居赵叔叔扛着自行车上来,高强只好站起来,把烟藏背后叫”赵叔叔”。  ”呦,高强啊,怎么站这儿啊,毕业了吧,找着工作了吗?”赵叔叔用客套话往他的伤口上撒了把盐。  高强点点头,支支吾吾,腾开地方,让赵叔叔把车搬上去。  最后的家  还是回家吧。  也许家里会好一些,高强上楼,来到家门口,拿钥匙开门。  楼上”当当当”一阵脚步声,一个精干的老太太快速走下来。  ”刘大妈。”高强顺嘴说,心里叫的却是”老巫婆儿”。  ”哎,高强,正要上你们家去呢,两件事儿,第一件,你们家电费要拖到什么时候?这楼里就差你们家了。”刘大妈大喊大叫道。  高强争辩:”我们家电表不是有问题嘛,我爸说还要跟居委会协商。”  刘大妈才不屑于跟他讨论这种问题呢:”第二件,你们家门口儿这破柜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搬走?说了多少次了,妨碍人家搬东西,跟你爸妈说说,这老东西叫人收走算了,到时候消防部门下来发一张罚款单儿你们家又不干!”  高强又接了一句:”上星期天我在楼下找了一收旧家具的,不要钱叫他白拉走,人家还不收。”  ”反正我是通知你们家了啊,就这么两件事儿!”  刘大妈当然不会听他的话,她只是语重心长地把要说的话说完,接着,她便风风火火地冲向下一层楼,那里传来她的敲门声:”焦启刚,焦启刚,老焦,哎,姓焦的,开门,开门,我刘大妈!”  高强一开门,正和他爸撞了个满怀。  ”是不是刘大妈,那电表的事儿问得怎么样了,不是电表坏了,就是这楼有人偷电,我们怎么使也不可能一个月一百多个字儿!”高强的爸的嗓门儿比刘大妈还大。  ”我刚听见刘大妈在楼下老焦家。”  高强说完便进了家门,坐在门厅的沙发里。  ”学校给文凭吗?”高强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高强摇摇头。  高强妈长叹一声:”那你老姨那儿我得说一声,没文凭,老姨怎么使劲儿也不行,她们公司管人事的那个张四包儿可刁了。你们学校怎么这样呀,咱送张四包儿那一千多块钱的东西全打了水漂儿了。”  这时,楼下传来高强爸和刘大妈的吵架声,声音大得要命。  ”我一猜你爸就得跟人吵起来,他今儿一股子邪火儿――”高强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怎么回事儿?”高强问的时候,心里一点也不想知道答案。  ”还不是股票!赔了两万多,你二大爷叫他还钱,说要买房用,你吃完饭去网吧上网查查,看看现在割肉成不成?”  高强点点头,走到饮水机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坐到饭桌边儿上。  高强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把一盘刚炒好的豆角儿往高强面前一放,长叹一声,坐到沙发上,伸手把电视开了。  高强感到压抑,在家里,从来就好像没有谁能做对事情,而今天则显得格外垂头丧气,他从筷子筒里拿出两支筷子,在两盘子剩菜里扒拉来扒拉去。  高强爸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吃完东西吧,一会儿去网吧帮我查查――今天的证券报卖完了,晚报也卖完了,真是中了邪了!”他的声音既不满又无奈。  ”算了,割肉就割肉吧,做买卖哪儿有只赚不赔的?”  ”你懂个屁!就是割了肉,咱们也还不上!要能还上,我早就割了,我一辈子从来没借过钱,就这么一回!要不是他们买电视的时候向我们借过四千多,我才不会向他们伸手呢!”  ”谁让你听那瞎子的话呢,去了趟盲按就五万五万地买股票,还借钱买,真想不通!”  ”你懂个屁!王老五自己就投了二十万,人家庄家天天上他那儿按摩,说最多一个月,保证翻番儿。唉,这世道,谁的话都不能信。”  高强爸说完便去了洗手间,高强和高强妈相互看了一眼,高强妈正要小声对高强说什么,高强爸的声音传来:”高强,你文凭拿着了吗?”  高强妈冲高强摇手,叫他不要说。  ”学校不给。”高强用自己所能知道的最小的声音说。  ”你说什么?”  ”我去找了校长,校长拿校规跟我说事儿!”高强的声音大了一点。  高强爸出来,一脸烦躁:”要不咱去家里找一趟你们校长,再跟他说说?”  ”说也没用,他一推六二五,说是校委员决定的。”  ”那你的工作不就完了?你老姨为这事儿忙了好几个月,咱们怎么向她交待?给张四包儿的送礼钱咱还没给你老姨!”  这种指责方式,高强早听腻了,说来说去,全是他的错儿,可他又能怎么样?今天的心情真是太坏了,高强压住自己的怒火,烦躁地站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门”哐当”一声开了,高强爸出现在门口:”我跟你说话呢!”  高强忍不住了,他想骂人,他想喊,他终于喊了出来:”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在网上已经发了好几百份求职简历了。现在大学毕业就是失业,连一个月八百的活儿都一堆人抢着干,你让我怎么着?”  说完,高强便快步走到阳台上,他必须透一口气,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高强爸也跟到阳台上,他的身影投到高强身上,把高强罩在阴影里。  ”高强,你真不争气,叫你提前找工作,你天天泡网吧,偷家里的钱去买五百多的CS鼠标鼠标垫儿,你妈和我为你的事儿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