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星光璀璨》-正文第二十二章  文听说:“不要说得这么刻薄,汪海最近好很多了。”  vickie耸耸肩:“但愿。”  话虽这样说,但文听其实也放心不下,到了晚上的时侯给汪海打了一个电话,是他的助理接的,告诉她说:“汪海正在听导演讲戏。”  文昕问:“哦,我也没别的事,就看看今天他顺不顺利。”  助理很乖巧,告诉她说一切都挺顺利的,汪海状态也非常好。  文昕稍微放了一点心。汪海好几年没有遇上这样的角色和这样的机会了,他想必会很用心地去揣摩,不至于自毁前程。  她想想又给小千打了一个电话,小千说费峻玮正好在候场,问她要不要叫他接电话。文昕犹豫了一会儿,说:“不用了,免得干扰他的情绪。”  难得准时下班,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夜空呈现出一种隐隐的孔雀蓝色,两北角的天幕上却看得见细碎的星基,在这城市里非常罕见。文昕想到家里的冰箱都空了,于是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才开车回家。  这个时候正好是下班的高峰,又是周末,路上堵得水泄不通。文听换车道的时候没留意,正好后头一辆商务车要超车,只听“嚓”一响,商务车就跟她的车蹭上了,文昕本能地一脚急刹,商务车也刹住了。文昕车后本来还跟了一部黑色的沃尔沃,差点追尾撞上她的车,幸得沃尔沃的司机应变极快,方向一打避让过去,绕到了文听的车前,刹得“吱”一声,也跟着停下来了。  三辆车打了双闪,停在车道上。  “怎么开车的你?”商务车司机一下来就怒气冲冲,“你下来!你看看你把我的车刮的!”  文昕只好赔笑脸:“您看这马路中间多危险啊,要不我们把车挪到边上再说?”  后头的汽车全在按喇叭,那人只好也把车子挪到一边。还没说上两句,文听的电话又响了。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文昕心急火燎,一看手机上竟然是费峻玮的私人号码,知道他一般不会用这个电话联络自己,不由得越发着急上火,走得老远避开人,电话一通就问:“出什么事了?”  “你撞车了?”  “什么?”文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收工,正巧从你对面的车道经过,看到你撞车了。”  文昕立刻往对面车道张望,没看到那部熟悉的保姆车,想必已经去得远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说:“没事,刮了一下而已。  你明天没有通告吗?”  “有。”费峻玮的声音在电话里似乎变得远了些,他好像在跟比人说话,”前面立交绕回去……”  文昕不由得大叫:“把电话给司机!”  “什么?”费峻玮似乎被她的尖叫吓了一跳。  “我没事,我很好,一切都很好。”文昕迅速地冷静下来,“但如果你绕回来就不好了,你叫司机往前开,该干吗干吗去。”  “可是刚刚那个男人指着你的鼻子在跟你吵架。”  “我有保险,再说两辆车只是刮了一下,你也看见了,我没事,顶多赔点钱就行了。”文昕放重了语气,“你去做你的事情,正事要紧,刚刚你告诉找说明天有通告,对不对?”  “我是明天有通告,不是今天。”他坚持不肯作罢,“那个男人看上去很凶……”  “拜托你了,小祖宗!”文昕只差没有哭了,“你要一来不更是给我添乱?他再凶又不会吃了我,这是环线,下班高峰,车来车往,你要下车被人看见,随便谁去网上一爆料,还不立刻上头条?这种头条你想要吗?”  “我不想。”  “很好,乖乖回家去。”文听知道他的脾气,又随口哄了他一句,“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明天就去探班。”  他果然高兴起来:“真的?”  “嗯,快回去吧,晚上早点睡。”  挂掉电话,走回去看开商务车的那个男人,足足有一米八,身材魁梧,正瞪着她。怪不得刚刚费峻玮说他看上去很凶,果然有点凶巴巴。  她勉强笑了笑:“先生,我车买了全保险,您看要打122吗?”  “车都挪了,还打什么122啊!”那男人口气仍旧很冲,“我的车刮成这样,我约了人吃饭谈事,耽误了我的生意你配得起吗?你看怎么办!”  “她打过转向灯。”  不紧不慢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那人瞪大了眼睛,说:“什么?”  “我说,这位小姐事先打过转向灯。”黑色沃尔沃的驾驶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车了,就站在文昕的车旁边。这样的大冷天,他西服领带,衣冠楚楚,看上去文质彬彬,说起话来却词锋尖锐:“她很早就打了转向灯,我的车本来在你车子后面,都看到了,你自己没注意,超车的车速太快,所以才刮到她的车。”  “怎么说话的你?你跟她一伙的?想挨揍是不是?”  沃尔沃的驾驶者看了看商务车司机那“醋钵大的拳头”,慢条斯理地举起手机:“我已经打了122,这事让警察来处理。”  “报警我怕你吗?到时候算误工损失我这个合同几千万,你负得了这种责任吗?我要打电话给我的律师!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悉听尊便。”沃尔沃的驾驶者无动于衷似的,“我本人就有律师执照。我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有法学博士学位,既然是民事诉讼,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足够处理。如果您真的要起诉我和这位女士的话,我愿意为她提供法律援助。”  警笛声由远及近,蓝白色的警灯闪烁,在夜色中分外显眼,交警已经快要到了。沃尔沃的驾驶者看了看膛目结舌的商务车司机,说道:“现在给你的律师打电话还来得及。”  这种小事故交警处理起来很快,首先问是协议解决还是走程序,倒是那商务车司机悻悻地同意私了。其实他的车也就掉了点漆,反而文昕自己的车门凹进去一大块。从当时的情形来讲,文昕并线的时候明明打过转向灯,就算论起责任来也要算对方超车的时候不小心,可是文昕也没心思再理论了,给了对方五百块钱。  交警走后,商务车司机很快就走了,好像怕那个法学博士真的找他麻烦似的。文昕局的挺不好意思,连声道谢:“今天真是谢谢您了。”  “你不应该给他钱,助长这种人的气焰。我可以替你当证人,证明你没有错。”  文昕无可奈何,说道:“破财免灾,真要去交警那里走程序,一晚上就算埋进去了。那人明显是个无赖,我的电话号码什么的再给他知道,说不定没完没了。再说陌路相逢,我耽误您这么久,已经觉得挺不好意思了。”  “没有关系。”他仍旧风度翩翩,从车内拿出大衣,取出名片夹来,“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那个无赖再找上你,我随时可以替你作证。”  文昕接过去,看了看头衔,是外资银行的法律顾问,名叫梁江。出于礼貌,她也给了对方一张名片。  “余小姐……原来是经纪人……真是挺有趣的行业。”他看过之后微笑,将名片收起,向她告辞,“我得走了,再见。”  “谢谢您,再见。”  他驾车离去。文昕正打算上车,突然发现地上黑乎乎的一团,借着车灯一看,是个男式的钱夹。文昕拾起来一看,黑色的小牛皮,只有细细一行LOGO,非常低调,但文昕知道这个牌子不便宜,正是费峻玮代言的品牌。她想八成是刚刚那位梁先生掏名片夹的时候掉的,抬头只见沃尔沃早就去得远了,无影无踪,于是匆忙上车拿电话,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打给那位梁先生。  结果电话已经转到服务台。  文昕没有办法,只得打开钱包看了看,里面除了数张信用卡,还有一叠现金,不仅有人民币,更有美元和港币,金额不小,看来是不便给他快递回去了。文昕重新打电话给他留言:“梁先生,我是余文昕,我刚刚在车边捡了一个钱包,应该是您的吧?要是方便的话,你给我回个电话,我好把钱包还给您。”上一页《星光璀璨》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