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山海经密码》-正文第五卷 斯原 第十九关 十年弹指过  燕其羽正自彷徨,突然听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燕姑娘!”心头一宽,回头果然看见了桑谷隽。  桑谷隽驱使幻蝶飞近前来,道:“燕姑娘,你怎么能这么鲁莽就闯进来!”  燕其羽没有回答他这句貌似责备、实则关心的话,只是道:“其他人呢?就你一个进来?”  “我先一步过来了,这地方好古怪,多半有什么幻象,其他人却不见了。”  “嗯。本来我有感应到白羽的气息的,进来之后反而没法感应到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有办法打破这幻象么?”  桑谷隽摇了摇头:“这该死的地方,我东西闯荡也找不到尽头,好不容易才遇见你!”  燕其羽一阵黯然:“那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在这无边无际的地方彷徨吧。川穹都不知怎么样了。”  两个人一个驱风,一个御蝶,从东海飞到西山,从南岭飞到北荒,竟然看不到半个人影!  燕其羽道:“不得了,我们一定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也许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幻境!”  “幻境?”  “是啊。”桑谷隽道:“你想,我们来这里都过了多少日子了,休息了行动,累了再休息,一路来不停地飞翔寻找,现在我都快忘记我们是要找什么东西了!”  “找什么东西?”燕其羽一阵茫然:“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里,日子会过得这么快!”  “幻象,一定是幻象!”桑谷隽说:“也许在这个世界里,时间也是一种幻象!”  燕其羽骇然道:“时间也是一种幻象?那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可应该有这个可能吧。”  “万一……”某个念头已经在燕其羽心里盘旋了一段时间了,她一直不敢出口,这时候终于说了出来:“万一我们一辈子就在这个地方出不去,该怎么办?”  桑谷隽叫道:“我们该不会这么倒霉吧!不行!得赶快想办法!”  可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一个人一旦认为整个世界都是幻象,甚至生命本身都是幻象,那他还凭什么去摆脱这一切?  “难道……”燕其羽颤声道:“我们要一直到死才能摆脱这个地方么?”  桑谷隽惊道:“燕姑娘!千万别这么想!也许这样会堕入敌人的诡计!”  “那我们该怎么办?”燕其羽说:“每天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除了知道自己确实还活着以外,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甚至,我们连自己一开始想做什么都快忘记了!”  “燕姑娘!不能放弃!”  “嗯……”燕其羽勉强振作,两人决定要弄出些事情来,不能就这样继续无作为。于是燕其羽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狂风,造成无数次海啸;桑谷隽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地动,崩塌了无数山峰!可这个世界除了给他们俩糟蹋得一片狼藉以外,那份孤寂还是不曾动摇。  有一天,燕其羽蓦然在桑谷隽鬓边看见两丝白发,大吃一惊:“桑谷隽!我们来了这里多久了?”  “多久?我不记得了。”桑谷隽道:“好久了吧。”  “你……你看看我!”  “你怎么了?没什么啊。和往常一样。”  “没什么?和往常一样?”燕其羽急道:“我的意思是,和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相比!”  “和刚刚进来的时候……那是变得很不一样了。毕竟我们已经来了这里好久了。”  “我……我头上有没有白头发?”  “白头发?没有啦,你……还早啦。”  “可是,可是你有白头发了啊!”  “是吗?”桑谷隽摸了摸自己的鬓角,喃喃道:“原来我们进来这么久了。”  这些年相处下来,燕其羽已经不在桑谷隽面前掩饰什么了,话里带着丧音:“进来这么久了,可我们什么都没做!难道,难道我们要这样呆到死不成!”  “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桑谷隽说:“其实就算在外面,我们又能怎么样?除了多一些人,日子还是那样过啊。就算能在人群里出类拔萃、建功立业,到头来也不过如此罢了。”  “到头来也不过如此?”燕其羽喃喃道:“那我们还生下来干什么?给造物当扯线的玩偶么?”她突然想起了雠皇:“对,我连‘生下来的人’都不算!我只是一个从血池造出来的东西!我以前总想逃脱雠皇大人的控制,就是因为不想做一个玩偶。为了得到所谓的自由,我甚至冒着被他杀掉的危险!可现在想来,我这样子活着和以前又有什么不一样?我是自由了,可以天南地北到处飞——可我还是觉得这活法不是我想要的!”  桑谷隽道:“那你想怎么样活着?”  燕其羽被他这句话问得怔住了:“我想怎么样?”是啊,就算离开这个明显是幻象的世界,回到那个现实中的世界,她又能怎么样?追求权力?树立威名?还是建立事业?或许那些男人会这样来打发一生吧。可自己呢?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燕姑娘……”桑谷隽仿佛想到了什么:“其实,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  “浪费?”  “嗯,这些年来,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向你开口,因为总想找到我们想找的东西,或者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再提,可现在……也许等不到我们找到我们要的东西,我们就已经老了。也许要到死我们才能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所以我……”  燕其羽知道桑谷隽想说什么。一直以来她都避免自己去考虑这个问题,可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她不想桑谷隽说出口,因为她不知自己该如何抉择,也不知自己会如何抉择——然而她却没法让桑谷隽不开口。  “燕姑娘……我,我们……我想,假如我们这辈子什么都没找到,既找不到那已经快被我们忘记的东西,也没法摆脱这个世界,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握好身边的一些……一些我们能够抓住的东西?”  燕其羽不说话。  桑谷隽期期艾艾说:“燕姑娘,你……我……”  燕其羽一闭眼,一股狂风卷起,把她垂直吹起,直向天心!  桑谷隽在下面叫道:“燕姑娘!你干什么?”  燕其羽咬牙道:“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些年来我们东西南北,山川海岳都闯过了,就只剩下一个地方没试过了,那就是天顶!出口一定是在那里的!一定!”她也不知道桑谷隽是否能够听见,只是催谷自己所有的力量,调动天地间的灵力不断地向上飞去。桑谷隽的幻蝶能达到的高度比她矮得多,可即使是最强烈的罡风也有极限在!燕其羽渐渐觉得呼吸不畅,周围似乎连风也没法搅动了,她还在努力着:“坚持!坚持!也许再进一步就成功突破了!”  然而到了最后,她再用功也没法前进,甚至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往上升,而是在往下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失败了么?”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连撑开眼皮的力量都没有了:“就这么往下掉,是走向死亡,掉下地狱么?死了以后,是否就能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仍然是附属于这个世界的一个幽魂?可就算真的能离开了这个世界,又怎么样?”她终于完全不省人事。  在黑暗中睡了不知多久,久得像没有尽头,睁开眼,还没看清楚眼前的东西,耳朵先听见一声欢呼!桑谷隽!是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最终陪在自己身边的还是这个男人,这个自己宁肯追逐死亡的也不愿面对他表白的男人。  燕其羽看明白了周遭的一切:这分明是桑谷隽为她营造的一个温馨的地方——全部用天蚕丝织成,不像一个房子,更像一个窝,或者说一个巢,更确切一点说,这里是一个超级大蚕蛹。蚕蛹里面,只剩下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  “你终于醒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桑谷隽明显却老多了,眼角竟然有了皱纹,两鬓的白发多了几倍——是因为自己昏迷了很久,还是因为他太过担忧所致?  “你那天吓死我了!还好我接住了你!你太乱来了!”  “对不起。”  “没什么啦。”桑谷隽说:“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别再干这么冲动的事情了。我……我宁可一辈子不出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燕其羽心中一阵感动,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个地方也没什么不好的。”桑谷隽说,“就我们俩,虽然寂寞了些,不过,有一个人陪着,不就够了么?外面那个世界,虽然人多得像黄河里的泥沙,但大多数人连找到一个让自己不孤独的人都不能够!”  “桑……”燕其羽一阵哽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接受他吗?也没什么不好的。两个人一起老去,就算最后没活出点什么东西来,也胜于一个人一生孤独。  “燕姑娘……我……”桑谷隽鼓起勇气:“答应我,好吗?”  燕其羽还没有开口,可她那默许的眼神却让桑谷隽两眼放光!不知为什么,燕其羽很能理解眼前这个男人的狂喜之情。她心中一阵安慰:毕竟,能遇见这么一个因自己一个眼神而如此狂喜的男人,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我还能苛求什么呢?”  她张了张口,桑谷隽很激动地等着她的答案,因为两个人都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就能定下关乎两人一生的大事。  “我……我答……”  突然,外面一声鹰鸣,燕其羽脸色一变,脑子还没想清楚,人已经奔了出去!晴空万里,只有远处的一个黑点!是他!一定是他!  她奔回天蚕蛹,想拉桑谷隽出来:“桑谷隽!他……”突然整个人呆住了:蚕蛹中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对面一道裂缝,破裂的丝绸被漏进来的风吹得啪啪作响!一种揪心的痛把燕其羽整个人笼罩住了!那道裂缝让她仿佛看见了自己刚才出帐那片刻桑谷隽脸上的抽搐!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想呼叫,可却叫不出来。何况,真的不是那样的吗?  燕其羽颓然坐倒!她伏倒在地,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上一页《山海经密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