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爱神的黑白羽翼2》-正文第七章 迷惘的灰色    狼帮的基地,三层楼的古朴房子。    狄仁是最后一个到的,进来的时候,一干人等都把他盯着,他咳嗽了一声,本着贵客必后至的信条,昂首挺胸地走到沙发上坐下。    急性子的顾凯率先开口:“不会是为了风华的事还要特地投票吧?”    “那件事三个小时以后就可以摆平,”杜谦永双手交握,“这次是为PROJECT的事,具体的让芮荟来说。”    “上次PROJECT的民意调查结果出来了,荣登榜首的,是罗轩和朱玲的CASE.”她弹了弹手中的调查表,笑道,“果然还是爱情的魅力无法挡啊!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学生为这俩人请命。各位觉得如何?这两个苦命鸳鸯的事想必都听说了吧?”    猎皱起眉头,拿下嘴里的烟:“那个三胞胎之女?”    “咦?什么三胞胎之女?学校还有三胞胎吗?”顾凯一脸新奇地追问身边的猎。    猎瞥了他一眼,不睬他。    “陆然猎!我在问你啊?!”    “会长,我要换位置。”完全不睬顾凯的发问,猎已经站起来走到对面的座位上,对顾学弟视而不见。    透明人顾凯预备发火,芮荟扔了个茶垫过去:“好了,不要来这么没品位的斗嘴了!下面提方案,每人限一个,脑袋不好使的可以把机会让给别人,GO!”    第一个被点到的是林镜,我吗?他指指自己的鼻子,然后笑了笑:“调停。”只不过两个字,气度都优雅得不得了。    第二个是狄仁,十秒钟没反应,PASS.(嗐!这是老师应有的待遇吗?)    下一个是顾凯,五秒,PASS.    芮荟的视线移向莲华:“你可以说三个。”    “绑架,绑票,诱拐。”    猎吐了一口烟:“我脑袋不好使,请教这三者有什么区别?”    “基本上绑架和绑票是来硬的,诱拐是来软的。顺便说一句,我本人比较喜欢硬来的那种……”    猎白了他一眼:“你自恋啊,没人对你是什么口味感兴趣!那么绑架和绑票呢?不要告诉我去查字典。”    莲华客气地笑道:“你不用特地强调你查不来字典……”    猎气得险些拍案而起。    “行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芮荟的武士刀劈斩下来,两人不得已休战,“那么,绑架和绑票的区别?”    “后面那个有钱可拿,是吧?”回答的是杜谦永,“但最好别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这不过是个单纯的PROJECT.”    “猎,你说。”芮荟使了个眼色。    “都说完了我有什么好说的。”他负气倒在靠椅上,猛抽了两下烟。    “好,那么我说,”芮荟收好刀,“我个人比较偏向于替那个女的另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对街头混混,实在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狄仁直摇头:“不可以,怎么能棒打鸳鸯?太残忍了。”    “那么会长怎么想?”最后的矛头指向谦永。    “赞同芮荟的话,可是既然这是学生委托的,当然不可能这么做。调停看来行不通,精心策划太麻烦,那么就决定绑架,还有什么问题?”    “我们需要地图。”林镜淡淡地说。    “芮荟?”杜谦永转向身边的红发美女。    “没问题,今天晚上可以弄到详细地图。”芮荟自信地点头,“我手头还有一张朱公馆的草图。”    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有一搭没一搭地探讨起来。    狄仁一抬头,皱眉:“怎么到处都是烟?”    说到这个PROJECT,其实也是东林由来已久的传统,每个季度,学生们都会自发地进行一次民意调查,筛选出本季度急需解决的热门事件(有时也是相当无聊的事件,比如某某某实在太讨打,大家一致建议海扁一顿),民意支持率最高的,就由狼帮出手解决。东林自建校之日起便有了狼帮,到现在,狼帮的面孔已经更换了一代又一代,但具体这个PROJECT是何日诞生的却无从考证,只是有一点,PROJECT的传统在每一届学生中都相当受欢迎,所以即使学生会会长不喜欢,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本季度的热门话题便是学院里一对热恋的苦命鸳鸯:朱玲和罗轩。千金小姐的朱玲,有两个三胞胎姐姐,爸爸刚继承了庞大的家族产业,而罗轩,常年跷课在外鬼混的不良学生,有个嗜赌成命的老爸,妈妈已病故。两人的爱情故事在东林可谓家喻户晓,怎奈二人身份、家境、教养都相差悬殊,朱玲的父亲为了不让女儿误入歧途,干脆给她办了休学,把女儿整日关在家里闭门思过。    相爱的两人被活生生地拆散,这样的桥段虽然是俗了点,但总能在纯情的学生们心中激起惊涛骇浪,比如朱玲是怎样怎样终日以泪洗面啦,罗轩又是怎样怎样一次次被粗暴地拒之门外啦……所以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学生都纷纷为这两人请命也不足为奇了。    放学后,然美依约站在校门口等猎,明娜做完清洁出来,发觉然美居然还没走,一阵纳闷。    “你干什么呢?不是很早就走了吗?”    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说是在等猎吧?    “哦,我在等人。”然美只能模糊地搪塞。    明娜奇怪:“等人?等什么人啊?”然美才转校过来,照理说不该认识很多人才对。    “……明娜,如果我有事瞒了你,你会不会生气啊?”实在无法自圆自话,然美心虚地问。    明娜的眉毛立即夸张地拧起来:“废话!我当然会生气啦!”    天……好痛苦。然美的头顿时变得好像有千斤重,难过地耷拉下去。    “不过啦,”明娜又转了个声调,“如果你事后告诉我,我也会原谅你的。”    “真的?”然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好友明媚的笑容。    “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我这个人神经有点粗,觉得既然是好朋友那彼此就不该有秘密,可是别人说不定不是这么想的,我也不能把这样的想法强加在然美身上啊!但是如果你相信我,我会很高兴分享你的秘密的。”    然美握住明娜的手,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明娜真的好好,她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的死党:“对不起,明娜,那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好吗?”    “OK啦,那我先走了,你继续等人吧。晚上等你的电话!”明娜摆摆手,笑嘻嘻地走出校门。    狼帮的各位已准备就绪,往东林的三号门出发(只有那里可以停泊机车),可是陆然猎却突然站住,叫他们先走一步。    “咦?猎,不是说去成田工地吗?你这是去哪儿?”顾凯问。    “我还有些事,随后就到。”他侧目,不自然地说。    “哇塞!不会是去见女朋友吧?!”顾凯一脸兴奋地猜测。    无辜的顾凯刚一说完,立刻遭了猎一记刻薄的白眼:“女朋友你个头!你以为天底下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天天发情!!”    众人哄笑,芮荟学姐也在现场,顾凯的面子怎么挂得住,一秒不到就毛了!    “陆然猎!!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而已,你拽个什么劲儿……”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他肯定已经冲过去和猎拼命了。开玩笑,男人的面子问题哎!    即使从背面,也可以看见猎的嘴角轻浮地扬了扬。    然美已经在校门口站了足足有二十分钟了,学生们一个接一个走出校园,转眼间,整个操场和林荫道上只剩下寥寥几人。    猎还没有来。林子里刮来一阵热风,吹到然美身上却让她莫名地发冷,肚子里突然隐约泛酸,是因为没有吃午饭的缘故吗?她轻轻按着胃部,脸色渐渐发青,身上转眼也冒了一层冷汗。    猎从林荫道走出来,橙色的T恤,墨绿色帆布休闲裤,单肩背着个黑色的包,胸前银色的掉坠闪闪发光。层层阴影从他身上褪去,直到他高挑的身子暴露在艳阳下。正门广场已经没有人了,所以他一眼就看见站在大门旁的然美的身影。    站在太阳直射的地方,她本就娇小的身影显得更加单薄,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她吹得东倒西歪。    然美没有注意这边,猎继续不动声色地靠近她,至于为什么要不动声色,连他自己也搞不懂,他好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东西。    在他离大门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然美非常凑巧地抬头看这边,两人视线相交,猎的脚步突然停滞,看着然美,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向前迈一步。就像昨天在操场时的情形一样,只是这次没有了攒动的人头,偌大的广场上两人孤零零地面对面,令人措手不及的尴尬。    最后是猎侧过头,把视线移向一边。    “猎,有什么事吗?”最先开口的是然美,在他面前,她的语气总是很小心。    “你今天早上没来学校?”猎淡淡地问,眼神游离在然美身后。    他知道她没来学校?然美抬起头,略有些吃惊。    猎别过头,声音有些恼:“我不想知道的,只是你那个大嗓门朋友嚷嚷得整层楼都听见了!想不知道也不行。”    然美哦了一声:“可是,你昨晚也没回家呢。”    “我彻夜不归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这又不是第一次!况且我下午才和老家伙吵了架,怎么可能当晚就回去?!”    “……”    “还有,”他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以后不要那么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然美不明白地看着他。    “我跟老家伙之间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所以不要硬插进来!”    是吗?然美难过地垂下眼,胃里、心里,苦涩的滋味不断翻涌着,她始终是,不该介入他们生活的外人啊。自作多情,也许在别人眼里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    发现然美的脸色有些难看,猎费力地解释:“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之间的矛盾不是因为你,一切都与你无关,懂了吗?”该死,最厌恶的就是澄清解释这档子事。他已经不晓得该怎么说才能不产生歧义了,“那时不是针对你,就算是老妖怪在场,我一样会迁怒于她,我就是……”他的说明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连他自己都觉得混乱,“……那么无药可救的人。你懂吗?”    不懂啊,猎,你为什么要这样看待自己?为什么要随意迁怒别人?我真的不懂啊!胃在不停抽搐,她的头埋得更低,脸上、手上冷汗直流。    猎的话已经由于慌乱变得语无伦次:“反正!下次再看见我和他吵架,你给我离得远远的!”    “那怎么可以呢?一个是我的弟弟,一个是我的父亲,我怎么可以就这么……跑开呢?”苍白的嘴唇努力吐出这些字句,虚弱的然美再也坚持不住地往后倒去。    “喂!!”猎飞快地上前一步抱住然美的腰,她整个瘫软在他怀里。    “然美!!怎么了?!该死,你给我醒醒啊!!”    隐约听见猎在耳边急切的呼喊,他的手非常粗暴地拍打她的脸。这个弟弟,连在担心的时候也是这么霸道呢……可是,他的怀抱,真的不可思议地温暖……    医务室的门被粗暴地踢开,校医正换衣服准备回家,听到这声震天响的踹门声吓得连外套都掉到地上。回头看,学校风云人物之一的陆然猎正杀气腾腾地站在门口,如果不是怀里抱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女孩,他会以为他是来杀人的。    大跌眼镜啊!印象中,这个陆然猎从来都是和女生撇清关系的。    “还愣着干吗?!快救她啊!!”    大概是被猎的气势吓倒,校医连忙过来帮着把然美放到里面的病床上。    他检查了不到三分钟,中间被猎打断不下十次,三次被骂成庸医,五次被骂该死。    “我的少爷,我说你可不可以安静点?最好是出去让我好专心检查!”    “我为什么要出去?!”    “你来帮她治?”校医摊了摊手,一副我管不了的样子。    猎紧握的拳头差点就要送出去,但还是强压住脾气退到帘外。    十分钟后,校医拉开帘子,猎靠在窗户旁,焦躁地抽烟。    “她怎么样?!”    看他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校医简直想大笑,才进来的时候大叫大嚷着“快救她!!”害他还以为这女孩是心脏病发了呢,乱紧张了一把,结果只不过是普通的胃痉挛。    “她没事,不过是胃病犯了。我已经给她打了针,睡一下就好了。”    猎仍然面色疑虑。    “你别这么看着我,这点小病我还不至于诊断错误。这里是药,待会儿她要是醒了,就让她吃一粒。”他一面说一面拿上包往门口走,“哦,对了,瓶里有开水。”    “喂!你要去哪儿?!”猎伸臂拦住他。    “回家啊。”    “浑蛋!那她怎么办?!”他一把提起校医的衣服。    “我都跟你说过了,她等会儿就会醒,没事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来杀了我!OK?”他举起手来,信誓旦旦,“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你吗?我又不是她男朋友!我也不想当电灯泡啊!”    “你确定她没事?她昏倒在我面前的啊!”    “她是女孩子,脆弱一点很正常,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是金刚不坏之身好不好?”    猎终于慢慢松开手,校医来不及理衣服,连忙溜走。    拉开白色的帘子,然美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得可怕。猎在床前的凳子上坐下,不安地注视着被白色包裹的然美——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衬衫,白色的皮肤。    他无法想象然美感觉到的痛楚,十岁以后,他就几乎再没生过病,连次像样的感冒都没有。胃痉挛?会那么痛吗?痛得让她竟然昏倒。为什么?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像花一样纤细,像玻璃一样脆弱。    四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猎一瞬不瞬地看着然美,她是那么平静,平静到没有一丝起伏,平静到仿佛没有呼吸。    他突然有一种很可怕的预感,然美……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害怕。他不知所措地伸出手去,想要探她的呼吸,这时,身后忽然有人扑哧笑出声。    猎警觉地转过头来,校医正站在门口,竭力想要忍住笑:“陆然猎同学,麻烦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一点胃痉挛不会死人的。你这样没有常识,今后要怎么保护你的女朋友啊?”    “你又回来干什么?!”好家伙,果然是号称可以杀死人的眼神。    刚才还不让他走,现在又嫌他碍事,这个大少爷还真不好伺候。    “放心,我没想打扰你们。东西忘了拿了。”校医拿上东西,站在门口最后看了猎一眼——老天!那眼神简直就是穿心箭啊!    “对了,你什么时候也对女生感兴趣了呀?”不要命地调侃了一句,连忙带上门逃之夭夭。    “邦啷!!”可怜的医务室的门被猎用力摔上。    响声惊醒了床上的然美,她隐约分辨出猎的背影:“猎……”    一阵沉吟,然后是猎没有热度的声音:“醒了?”    “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她尽力提高音量,可是声音还是透着疲乏。猎始终背对着她,让她没来由地伤感,“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她努力从病床上撑起来。    “你在干什么?!给我躺下!!”猎已经一个箭步过来把然美按倒在床上。    他们的脸第一次离得这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猎不可思议的英俊再次让然美紧张得红了脸。她还是不习惯和异性离得太近。    猎很快站起来,出去拿药和开水。    “再不回去,父亲和母亲会担心的。”    把玻璃杯用力一磕:“现在回去我不担心吗?!”他粗手粗脚地倒好开水,“反正晚都晚了,如果担心怎么不打电话过来?”    再次来到病床前,很不温柔地把药和水递给然美。    “谢谢!”然美从猎手中接过药和杯子,虽然声音冷冰冰的,但他的手是热的,然美会心地笑,原来她有个别扭却体贴的弟弟。    “对了,猎,你一直在这里守着我吗?”    “因为学校里其他人都走光了,我不得已。”猎不耐烦地说。    然美捧着杯子笑:“这么说,你没有和狼帮的人去成田工地?”    “你白痴呀?我哪来的分身术?!”    “那么这一定是天意了,让我在这个时候犯病,你就可以不去打架了。”然美笑得痴痴的,还有点庆幸。    看她一脸瞎高兴的样子,猎觉得不可理喻:“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情愿自己病倒也不要我去收拾那帮家伙?”    然美一怔:“我不是故意病倒的!”    “算了算了,我都在跟你说什么啊?”非常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傻瓜然美,猎泄气地靠在椅子上。不过既然他陆然猎没有露脸,风华那帮家伙即使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会依教吧。这个二百五的傻姐,还以为自己拯救了苍生,其实只是让事情更糟罢了,最后还是得再和他们干一架。    可是看她这么高兴的样子,还是免扫她的兴了吧。还有一点他没有跟她说,其实手机在包里震动了好多次,只是他都没有注意到。    然美躺在床上,猎的影像呈九十度的倾斜,他还是习惯地把脚放在凳子的边缘上,一手托着下巴,很烦躁地四处看着,看墙壁,看药柜,看窗外,就是不肯把目光停留在一件事物上。在黄昏的余辉中,他宽阔的肩背上一半是金钱豹的金,一半是犹豫的灰。    然美的眼角涌起笑意——这个乱帅一把的弟弟。    “还要喝水吗?”察觉然美在看他,猎低声问,眼睛在她脸上晃了一圈,又执拗地望向窗外。    “不了,谢谢。猎……”她的声音变得很小很小,“你可不可以叫我一声姐姐?”    猎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暗淡的光线下,他的脸沉得非常可怕。    然美后悔了,原来她和猎还没有亲密无间到这种地步,是她又得寸进尺了。她硬着头皮准备接受他不客气地回绝。    “哼!看来你一点都不笨嘛,”猎冷笑,又恢复到惯常的讽刺,“简直狡猾得可以,趁着虚弱的时候好来博得同情啊?”    任他说吧,因为她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如果这叫做狡猾的话,那她的确是不识相地狡猾了一回。    “我不想叫你姐姐,因为你根本就不像一个姐姐,明白了吗?”    “是吗?……要怎么样,你才会承认我这个姐姐呢?”    “怎么样都不会承认!我不会承认!!”猎激动地站起来,凳子哐啷一声倒在地上。    一阵令人窒息的安静。    原来,他还是厌恶她的,亏她还幻想着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借此机会走得更进一步。    “对不起,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强迫你了,真的……对不起。”    “你再躺一下,我在外面等你。”    猎的关门声不再粗暴,却不可思议的冰冷。然美独自躺在床上,目不转睛地望着灰白的天花板,直到眼睛看的发酸,直到不争气的水雾又漫上来。她难过地举起手,轻轻盖住流泪的脸颊。    勇气啊,属于她的勇气,究竟在什么地方?    猎站在阳台上,又不由自主地点上烟。心里有块地方堵得慌,堵得快叫他透不过气来,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难受的感觉,所有的异常,都是从那个叫陆然美的女孩走进他生活的那一刻开始的。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要怎么粗暴就怎么粗暴,想要嘲讽谁就嘲讽谁。每一次,几乎每一次,那道纤细的身影都会像一只看不见的手,牵拌住他,缠绕住他,让他一次次地败下阵来。他开始不安,开始顾虑,开始害怕,变本加厉地焦躁。    为什么就是不肯叫她一声姐姐,只不过是个称谓而已,真的这么困难吗?    “……该死!陆然猎,你到底是怎么了?”    双手无力地埋进额前的头发里,种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不知所措。上一页《爱神的黑白羽翼2》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