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山海经密码》-正文第五卷 斯原 第二十四关 一死重千钧  拉婆门临退之时,命令属下活捉了数百邰城的老弱平民,驱赶他们向十二连峰大阵冲来!  “怎么办?”南宫冯问道。  姬庆节知道,如果要把这队巫骑兵困死,就得先对那些平头百姓动手。他叹了一口气:“放他们回去。”  “可是,就算放他们回去,胡人也未必会放过这些百姓。”  “我知道。”姬庆节说,“明知是徒然,我也没办法向治下的子民动手!这大概就是我们和那些蛮族的区别吧。”  南宫冯也感到无奈,只得放拉婆门等穿过大阵。拉婆门退出十二连峰大阵之后,犬戎方面也收兵了。  这一仗下来,犬戎损失了近三千精锐,而邰城也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双方都觉得损失惨重。姬庆节正在烦恼,属下来报:“申屠族长出阵救人去了!”不由得大吃一惊:“救人?救什么人?”  “那队巫骑兵掳走的几百个人里面,有不少是申屠氏的人。听说有人看见申屠族长的儿子也在其中。”  姬庆节怒道:“糊涂!糊涂!这个时候出阵,哪能救人?枉自送死罢了。”  南宫冯道:“要不要派人接应?”  姬庆节苦笑道:“接应就有用吗?再说,我们还有余力去接应吗?”  姬庆节烦恼的时候,阿修罗侯那边也暴跳如雷。这八千骑兵可是牺牲了五万犬戎精锐、大祭师沼夷耗时三年才培养出来的。此外所耗费的人力物力更是不可胜计,没想到才开仗就损失了超过三成,而公刘居然到现在还未出手!  “这见鬼的十二连峰,真不好对付!”正迟疑在进退之间,属下报道:“营前抓到一个奸细,他自称是申屠氏族长申屠畔,求见大王。”  “申屠畔?把他宰了祭旗……且慢!”阿修罗侯转头问拉婆门:“你们冲进阵的时候,这家伙是不是其中一个主持将领?”  “是,属下远远望见他了。”  “好,你亲自把他请进来。”  申屠畔跟在拉婆门后面,双眉紧锁。“姬庆节那毛头小伙子,果然不能依靠!”然而自己该怎么办?真的能救回儿子和族人?  “你就是申屠畔!”  申屠畔惊醒过来,一抬头,见到了北极高峰般的阿修罗侯,一种强大的压迫力压得他几乎忍不住就要跪伏,但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起了一个身着粗衫的老人,“他们犬戎现在是强大没错,可我们轩辕子孙自有自己的高贵处,不可轻易妄自菲薄。”这念头只支持了他一会,随即想到自己早已背叛,哪里还有资格获得公刘的精神支持?双膝一软,终于跪倒。  阿修罗侯似乎笑了:“你这次来,可是来告诉我十二连峰大阵的破绽?”  申屠畔心中一颤,这当然不是他此来的目的,但要救回儿子和族人,哪有可能不出卖些重要的情报?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只知道很少的一部分内容。”  “哦——”阿修罗侯似乎微感失望,随即道:“不要紧,说来听听。”  “大王,申屠畔万死,能否先见见犬子?”  阿修罗侯皱了皱眉头:“什么?”  “犬子……我儿子和许多族人让拉婆门大人擒拿过来了,我想……”  阿修罗侯的声音冷得像冰山窟窿里吹出来的风:“你敢跟我讲条件?”  “不……不敢!”  阿修罗侯神色稍缓:“你放心,你既然投靠我,申屠氏一族便算是我族新民。我不会为难他们的。待此事一了,便把他们编入我族行伍。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编入犬戎的行伍?申屠畔突然一阵茫然。当初在危急之际答应了犬戎方面的条件,但现在想起,自己的族人还能习惯从衣冠重归蛮夷吗?特别是在被公刘唤醒了虞夏正溯的强烈意识之后。  “怎么?”  “这……我……”  如果阿修罗侯擅加引诱,也许申屠畔很快就抵受不住。可惜他的耐性并不好,再加上方遭新败(在他看来),心情更是恶劣,浅演之民族,视武力高于一切,阿修罗侯暴躁之下,想到的不是诱惑,而是威胁:“把他的族人给我带来!”  申屠畔心中一震,眼见就要见到自己的族人了,但眼前这个酋长的声音里似乎饱含怒气,到底是福是祸,可真难以预料。  百余人被绑成一串,蹒跚走近帐前。申屠畔听见脚步声,脸上一热,倏忽站了起来,阿修罗侯见他不得自己命令自行起立,心下更怒。  申屠畔还没细看,一个稚声已经叫了起来:“爸爸,爸爸!真是你,你来救我们对吗?”  犬戎的卫士喝道:“别吵!”  这百余人里申屠氏的人占据了大多数。内中一个老人见识较广,见申屠畔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也没有绑缚,以为是邰城方面派来的使者,大声道:“族长,您回去对公刘大人和庆节大人说!轩辕子孙都是不怕死的好汉!不要为了我们这些老弱受到牵制!”  “啊,爸爸,你是庆节哥哥派来的吗?哼!你放心,小达紧记你的教诲,丘爷爷不怕死,我也不怕死!”  阿修罗侯大声冷笑,申屠畔心中一阵绞痛。看看自己的儿子,之间他脸上全是伤痕,看来吃了不少苦。然而那双望向自己的眼睛却单纯地充满了信任和希望。申屠畔只看了这一眼就不敢再看——他不敢想象儿子知道真相之后整个天地会变成什么样子!  “怎么样?想好没有?”阿修罗侯的话里充满了不耐烦。  刚才那个申屠氏老人大声道:“族长,千万不能为了我们答应任何屈辱的……”他还没说完,阿修罗侯怒气抖发,一个犬戎卫兵会意,一棒把老人的脑袋砸得稀巴烂。  俘虏们一阵骚乱,但在刀棒之下终于恢复了秩序。小达今天见到不少杀戮,但此时还是吓哭了,口中说道:“爸爸,小达不怕,小达不怕,我只是心里难过。”  申屠畔看着那个倒下的老人,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阿修罗侯冷冷道:“你可以慢慢想的,从现在开始到轮到你儿子,还有一点时间。”  申屠畔一惊,马上省起他这句话的含义,惨呼道:“不!”  拉婆门亲自走过去,举刀大声道:“跪下的,不杀!”他的华语说得不是很准,但人人都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最靠近他的一个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割断了喉咙。  拉婆门一步杀一人,每一步踏出都会顿一顿,每个人都杀得极有节奏,以让未死的人有投降的余绪。集体的恐惧让整个俘虏队列又是一阵骚乱。这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跪下,马上会跪倒一大片。但他们看处于领袖地位的申屠畔没有跪,便都硬顶着。百余个面临死亡的人互相看到各自眼中的恐惧,又拼命地为其他人打气。小达大声叫道:“我不怕,我不怕,我不跪,我不跪。”可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和他绑在一起的一个小女孩一句话也不说,用手撑住他,不让他跌倒。  “哼,不错嘛,头儿骨头软,底下的人骨头却都硬的很。”  这句话仿佛直接刺中申屠畔的心脏,然而在儿子面前,他还是没办法跪下。  阿修罗侯道:“你今天既然不肯开口,当日何必向我投诚?你既已向我投诚,此刻何必死顶着不开口?别人有为公刘效忠的立场,你却早丢掉了,不是么?快点说吧,免得你族人枉死。”  一些俘虏听了这几句话,开始怀疑地看着申屠畔。小达也怔住了,叫道:“爸爸……”  爸爸……这声称呼是这样的软弱,申屠畔没敢看儿子,但听了这句叫唤也马上知道自己的儿子也在怀疑了。这个声音里的怀疑很微弱,但即使是这样,申屠畔也受不了。  “爸……爸爸……”  申屠畔陡地跳了起来,冲着小达暴喝道:“不许这样叫我!”  小达被父亲的突变惊傻了,如果不是身边有个女孩子咬牙撑住他,他非跌坐在地不可。  申屠畔红了眼睛,一瞬间什么也顾不得了,个人的生死荣辱,族人的长远考虑,全部抛在一边。抽出藏在鞋底的一柄小刀向阿修罗侯扑来。  阿修罗侯也呆了呆,自然而然地伸手一挡,一股寒气把申屠畔瞬间冻毙。但申屠畔这一冲之势甚猛,竟然撞到了阿修罗侯身上,被阿修罗侯震开,碎成十几块,跌落在地上。  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步步杀人的拉婆门。小达大叫一声要扑过来,却被扯住。拉婆门举刀就要砍下他的脑袋,一直呆在小达旁边的女孩子挺身过来,却哪里能阻挡住这一刀的来势?两个弱小的身体一起断成两截。  一直温顺的俘虏们暴动了,当然,暴动的结果是一个个人头落地,只留下最后十个人——这十个人是留下来清理尸体的。  十个幸存者在大刀下把同胞的尸首件件捡起来,堆成一堆。他们知道,自己也仅仅是比同伴们晚走一步罢了,等这繁琐的捡尸工作一完成,便是自己下黄泉的时刻。这十个人都显得很害怕,但手里抓着族人的尸体,却没勇气向那群野蛮人跪下,因为死去的人正在看着他们呢!  就在他们准备受死的时候,尸体堆上突然出现一个美少年。美少年扫了一眼看清周围的情况,叹道:“唉,又弄错地方了。”  拉婆门大惊:“是那坐芭蕉叶飞的小子!”  阿修罗侯正要出手,美少年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他自己、尸体还有尸堆旁边那十个幸存的俘虏一起消失了。  阿修罗侯看着尸体消失后那空荡荡的地面,喃喃道:“他们轩辕子孙,还真是难以理解……”  他说的是川穹么?也许不是。上一页《山海经密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