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饶雪漫-《左半边翅膀》-正文寂寞总说无所谓(2)  我抽烟的时候,他一直冷冷地看着我。他不知道,那其实是我第一次抽烟,我必须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才能不被呛到,不丢人地咳嗽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都很傻。可是当时,我是那么迫切地,要在我亲爱的人面前表现出一点点与众不同。我抽了半根烟,将烟头丢到脚下用皮鞋碾碎,然后,强装镇定地问他:“你考虑好了吗?做我的男朋友?”  如果当时他说“不”,那我简直可以去死了。  可是上天保佑,他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天呐,他居然点了点头!我的幸福一下子快要炸开了,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向我挨近了一点点,然后,牵住了我的手。  我快要飞起来了啦啦啦啦!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间。我们一起逃课去打游戏,一起通宵看电影。我是真的喜欢他,为了他什么都肯做。我送他QQ秀,送他QB,他生日的时候我给他买了一双阿迪的球鞋,我跟他去开钟点房都是我出的钱。我们去拍接吻的大头贴,我偷偷让人在底板上做了两个字“结婚”,我真的希望能跟他天长地久。  两个月以后,他把我甩了。  他说,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因为我耍他(就是指我威胁他女朋友那件事),害得他和他最喜欢的女生分手,所以他也要让我尝尝被人耍的滋味。  他叫我不准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然他就公布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拍的亲热照。  他还说我是他见过的最贱的女生。  为了忘记这件事,我逃了整整三天的课,三天的时间泡在网吧里。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转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  我把QQ的签名换成“我要找个地方好好想一想”。  我在想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只是想找一个我爱的人好好地相处,为什么到最后,不是伤害别人,就是伤害我自己?  那段时间我在网上瞎逛,拼命加人,还加了饶雪漫的编辑方悄悄。我跟她说我的故事,以为她会吃惊不小,谁知道她反应平淡,只说我傻,叫我今后不要和贱人来往。  她问我:“你说要一个人想一想,都想些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一直想。”  如果那天刘宁没来找我,我还真有可能那样一直想下去。  在我的“小太妹”朋友圈子里,刘宁是个远近闻名的贱人。她其实不算坏,但就是喜欢占人小便宜,还喜欢撒谎,因为只是一起玩,大家也不怎么跟她较真。  我和刘宁的关系也不算好,就一般朋友吧。但是那天,她居然专程跑到网吧来找我。我问她“什么事”,她一把拉住我,忽然就哭了。  她说维尼怎么办,我得罪了某某,现在他们一帮人说要打我,我怕他们把我打死。  说真的,我很错愕。  我吃惊的不是她混到这个地步,而是,她居然会来找我。  “你被人打死关我什么事”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不过看她哭得那么撕心裂肺的模样,我还是尽量温和地说:“我也没办法,你自己去求他们吧,要不就出去躲一躲。”  她哭着说,没用的,我得罪了好几个人,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你表哥是他们的老大,他们都买你的面子,求你去叫他们不要打我。  有什么办法呢,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  那帮要打刘宁的人里,有我一个玩得很好的朋友菲菲。我问她这件事能不能算了,她说维尼你别傻了,刘宁她就是一个贱人,成天在我们帮里面搬弄是非,好几对男女朋友差点被拆散,最后才发现是她在搞鬼。  我硬起头皮问:“那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这一次行不行?““你别废话,这次我们打她是打定了,你要是帮她,以后就当没我们这些朋友。”菲菲斩钉截铁地说。  我知道菲菲没有骗我,我也知道刘宁就是那样一个人。可是,就算她再贱,也没到要动用那么多人来打她一个女孩子的地步吧?  我问方悄悄,应不应该帮她?我说:“不帮她,那帮人可能把她废了;但是帮她的后果就是我今后一个朋友也没有。”  她问:“是不是除了你,就没有一个人肯帮她?”  我说是。  她说:“我建议你帮。因为一帮人一起打一个女孩子,这很下作。”  “可帮她对我也没好处啊!”  “没有好处地去做一件事,也算是一种高贵吧。”她回答我。  我决定帮刘宁。可能我心里一直想的也是帮她,别人只不过帮我把说不出口的话表达了出来而已。也许我是被“高贵”那个词打动了,也许我一直想做一个不同的人,干点不同的事,只是没有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我就算害怕,就算犹豫,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我代刘宁和菲菲他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按照道上的规矩,这种情况下刘宁这边也是可以带人的,但她人缘实在太差,最后跟她一起去的只有我。  菲菲他们看见我去了,都很诧异。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经历打群架的场面。我努力地组织着语言,不让他们看出我的胆怯。“这么多人打一个,太过分了,有种上来单挑啊!”我居然说了这么一句傻到家的话,单挑我也赢不了,他们那队里好几个男的呢!  “你算什么呀维尼,要不是看在你哥的份上,我们连你一起打!”人群里有个女孩挑衅地说道。  我一下就火了,冲过去狠狠抽了她一巴掌。我人生的第一场群架就这么火爆热辣地开场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人抽了好几下,我尖叫着用穿着凉拖的脚用力踢那个打我的人,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了!  然后我就被菲菲拖开了。  菲菲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维尼,看在过去是朋友的份上,我们卖你这个面子。  “既然你铁了心要帮这个贱货,那我们也不能不给你机会。这样吧,今天就在这,你给我们大家下跪,跪下以后说‘我是傻B,我错了,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那我们就放过她,不然的话,请了这么多兄弟过来也不是吃素的,后果怎么样你很清楚。”  我瞪大眼看着菲菲。我没想到,平时一起花钱一起混劲舞团的姐妹,会把我往绝路上逼。  刘宁偷偷地拉了拉我的衣袖,我看见,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如果我现在甩手就走,她一定会被这帮人打得半死,而我呢?我也会被说成一个假仁假义、临阵脱逃的家伙,还有什么高贵,简直就是个真正的傻B!  脑子里像忽然通过一阵电流似的,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跪在菲菲她们面前了。眼睛里烫烫的,我知道我自己在哭,但是那几句话,我说不出口,死也说不出口。  菲菲大概没想到我真会跪,愣了愣,什么也没说,就带着那帮人走了。  刘宁用力地抱住了我,她也在我的身边跪了下来,放声大哭。  因为脸被打肿了,那天晚上,我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说要到同学家里复习功课,就没回家。  刘宁出钱,我们在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一整个晚上,她一直很小心地握着我的手,一只手被汗湿透,就换另一只。上一页《左半边翅膀》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