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巨龙之夜-正文第三章  “他们跑了!”血精灵怒吼道,“他们跑了!!!”  这个黑衣女子透过面罩注视着他,虽然他比她高了大约两三寸,但他依然感觉自己是在仰视着她。与此同时,仿佛刹那间,他在她令人生畏的凝视下压抑住了自己的愤怒。  “一次明显的刺探,泽恩达瑞,我们根本没必要关心他们,这些家伙的命运早已注定了,你知道的。”  “但是在他们的创造中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可以探索,许多魔法,闻所未闻的魔法!”  泽恩达瑞在谈到魔法时他眼中所闪现出的贪婪让他的同伴露出了轻蔑的微笑。“小事而已,血精灵。”她轻轻拂过遮掩焦痕的面纱,“只是些对我们最终目标毫无意义的小事。”  他为她的智慧以及黑暗中的美丽所折服,不仅仅如此,“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我的女士?”“是啊,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呢?我雄心勃勃的魔法师。”黑衣女士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  两个人就站在格瑞姆巴托那迷宫一般的洞穴通道的其中一个上层洞口。尽管这里正垂直于山脚,比起那些下层为客人们准备的入口,这里更容易进到洞穴深处。而那些不速之客只会找到那些充满陷阱的道路,还有那些被泽恩达瑞的魔法伪装过的哨兵。  那些闯入者只能悲泣这些法术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血精灵向格瑞姆巴托周围投下最后一瞥,视线越过山脚下的荒凉景象,在兽人奴役红龙的那段时期过后已经恢复了许多,迷惑性的茂盛绿地中隐藏着许多针对入侵者的天然或者人造的威胁。六条腿的鳄鱼在水中等待猎物,那些狗头人部落――它们对泽恩达瑞和黑衣女士都充满了恐惧――也等候着那些涉足过深的蠢蛋。更加恐怖的守卫者是巨大的软泥怪,这种淤泥状的魔鬼会吞噬任何它碰到的生物。西北边的干燥土地上,蜥蜴掠食者追猎着任何新鲜的猎物。  如此充满生机,亦如此充满死亡。泽恩达瑞觉得这篇被植被覆盖的领域和他曾经所在的地方距离是如此的遥远,那是一个他曾经拥有他所追寻的一切,而如今梦寐以求想要回归的地方。  记忆带来的痛苦让他忍不住想要诅咒,但泽恩达瑞还是压抑了这种想法跟在那个蒙面女子身后。整整一夜,他带着龙人搜寻那些稀有的珍宝,结果却让那些胆小如鼠的残存矮人逃回了他们的秘密洞穴。在那之后,他只能向他的女主人发誓一定会将那些讨厌鬼全部消灭。虽然他们都认为那些该死的矮人虽然不会毁掉最终目标的实验,但至少会拖延实验的进度――矮人已经成为目前最棘手的障碍。所以他制定了这个计划,这个完美的计划  但是泽恩达瑞却不知道,他们的实验品中居然有两个会选择在这个非常时刻逃离格瑞姆巴托  “怎么会?怎么会!”他吼着,尽管清楚女主人被激怒后会有怎样的折磨等待着他,但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语气,。仅仅一点点失误她就干掉过两个得力助手,虽然他很清楚女主人十分需要他的技术,但他还是得如履薄冰般小心行事。他的同伴如此疯狂,但是却并没有妨碍到她的理智。  “那些龙人守卫都是些没心没肺的玩意。我告诉过他们那两个家伙可能对一些束缚咒语有相当强的抵抗力,而且在那之前就有过一些预兆了,看守应该来提醒我才对。这些蠢货显然不明白什么叫防患于未然。”  血精灵咒骂那些看守,龙卵看护人对于实施屠杀之类事情利落而高效,并且通常是绝对忠于职守的。尽管他们并没有被训练的和龙人一样狡猾,可是这并不能当做目前的情况的托词,它们本有能力胜任远比监哨更复杂的任务。血精灵很难相信他们犯下如此大错。“我真该把他们的黑心挖出来”  “没必要自寻烦恼,他们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孩子们该见见世面的。”她优雅地走在隧道里,一边轻抚着面纱,仿佛她是一个在城堡中的女王一般。“另外,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考验。”  “考验?我的女士,他们会搞出一场大乱子,会让某些强大的家伙来探个究竟。也许会招来达拉然的人,甚至……更糟!”泽恩达瑞很容易想象到“更糟”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后果。艾泽拉斯蕴藏着比达拉然所有巫师都要强大的力量,甚至比整片艾泽拉斯土地上所有人民加起来都要强大。  她听了他的话之后又笑了,但是这次带了一些冷冷的期待“是的,有人会非常想来探个究竟,非常想来……  在他再次提出意见之前,他们进入了巨大的山洞的更高位置,下面是他们庞大的囚徒,它依然在奋力挣扎着想摆脱魔法制成的镣铐。黑颚怪们兴奋的围着这闪光的庞大怪物,检查着每一根绳索确保能禁锢这条虚空龙,调整着它们的女主人刚刚为了下一阶段而准备的白色水晶)”,  “肮脏的生物们。”泽恩达瑞抱怨道。谈到美学,血精灵和其他精灵没有什么不同。他皱起鼻子看着其中一个带着头巾的生物奔向他的女主人,奉上一个蓝色条纹的小方盒子。  “顺从的生物们。”她纠正道,然后示意黑颚怪可以离开。这个像矮人一样的生物急匆匆的回到了同伴当中,她向泽恩达瑞举起盒子:“你看到了吗,只要我需要,随时都可以命令他们。”他表情从厌恶变成了贪婪,泽恩达瑞盯着它,眼中冒出了绿光。“那么,仅仅是蛋的问题吗?”  “不总是这样吗?啊哈,他们把它带来了”  四个黑颚怪走了过来,这些生有鳞片的矮人们费力的抬着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蛋,这个蛋直径接近一米,棕色的外壳十分厚重,包裹在一层油光中。油状物体不断地滴下来落在搬运者身上。  关于这枚蛋的品种是毫无异议的。  一枚龙蛋。  “他们可以再快点的!”泽恩达瑞催促道,仅仅留神(考量)这蛋脆弱的价值而无视它的沉重。“如果时间太久这蛋就不新鲜了”  他的抱怨声从上面传了下来。而他的女主人对此很明显并不在意:“外面的包裹物会保护它的,甲虫把任何东西放在里面保持新鲜,不管多久。”泽恩达瑞惊异于这蛋的年岁以及对他们计划会起到的重要价值。事实上,如果这枚蛋不能保持在黑暗当中的话,他们的计划毫无任何成功的可能。  她的能力已经不是第一次使他震惊了,尽管他已经历经了数个世纪的岁月,见识相当广博了。  他走下去和她站在一起,黑颚怪正把龙蛋放到虚空龙面前的一块石质平台上  “慢点儿,慢点儿……”她低语着,就仿佛面对着一个小婴儿。  完成任务后,黑颚怪纷纷离开了。这石台的顶端有一块与四周明显不懂的长方形黑斑花岗岩,就仿佛是一座祭坛。支撑花岗岩的四条支柱就好像直立起来的巨龙。泽恩达瑞不清楚他的女主人到底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石台,但他清楚感觉到这石台的古老以及施展在其上的诸多咒语。一股潜在的魔力充盈在它的石质架构中,吸引着血精灵。看得出来这平台在它悠远的岁月中曾被多次使用,如果说这上边浅红的痕迹遗留自那些年代,想必多半是些所谓的“为了无辜的苍生”的咒语。  泽恩达瑞不在乎在他的工作里出现献祭或者牺牲品,这种事情并不会妨碍到他。他丝毫没有考虑过他的所作所为是否邪恶不洁――充满了野心?是的。必然的代价?是的。但这不是邪恶不洁的。就跟他的族人一样,对魔力的饥渴与需求驱策着他不断探索着魔法的奥妙,不惜任何代价。他仔细考虑过为了达成目标他所要做的一切。  在这过程中许多人倒下死亡了,但他不会去管这种小事,因为他根本不在乎。毕竟,那只是些矮人、人类或者其他一些低等生物。  黑衣女士仔细地研究了几秒这个龙蛋,就好像能看穿它那粘稠的外壳一样。她把那个天蓝色的小方盒子放到了龙蛋前边。接着,她冲着眼前那个被禁锢着的庞然巨兽笑了笑,伸出那又长又尖的手指插入了保护膜  那虫膜滋滋作响地融化了  “来这里帮我个忙,亲爱的泽恩达瑞……”  他急切的走到她身边,将他浑身的魔力汇聚起来与她的魔力融合在一起。这种血精灵独有的天赋使他对女主人来说更加宝贵,也使得他有了发言权。他为他的女主人带来了一种独特而且强大的法术――源于那些恶魔或者其他一些来自扭曲虚空的住民,类似能量虹吸这样的技术――用来支援她。泽恩达瑞深谙此道,甚至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这同时帮助他能够自由支配许多外来的魔力源头或者强大的仆从,即使是他的女主人也无法从他手中获得支配权――除非杀了它们。这也是她必须容忍他那暴躁脾气的另一个原因。他就站在女主人的身边,双手缓缓张开,作出同女主人一样的手势覆盖在蛋上。蓦然间他们将各自的魔力联结在一起,架构出一个独特的特有的形态。与此同时,蓝色盒子和白色水晶也各自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泽恩达瑞的同伴把左手伸向被囚禁的虚空龙。  白色水晶发出一阵阵不详嗡鸣,每一块水晶各自射出一道颤动的光芒击在了虚空龙的身躯上。  水晶光芒所照之处生成诸多蓝色的能量触须,它们不断在这挣扎的野兽身上蔓延。尽管那些银色的绳索扼住了它的喉咙,它那苦闷的呻吟声依然使洞穴不断震颤。随着那女巫的引导,蓝色触须不断向下延伸,最终触碰到龙蛋的中央。龙蛋不停的震动并且膨胀到两倍原来的大小,蛋壳逐渐变成了天蓝色。  “就是现在……”她向泽恩达瑞低语。  仿佛一体同心一般,两人同时将他们各自的能量投放进咒语的框架,与那些从虚空龙那里偷取来的能量混合在一起。那龙蛋突然爆发出一股猛烈的能量风暴,邪恶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穴。那些黑颚怪――尽管它们能抵抗女主人仪式中大多数的魔力,但依然飞速地躲到最远的角落以免被波及。而那些聚集在一起的矮人,尽管明知道头上的洞穴有坍塌的危险,但至少还知道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跑出洞穴会有怎样的噩运等着他们。  空气不断地发出爆鸣声。女巫漆黑的长发纷纷飘起,黑色的面纱也被掀开了,显露出她那被灼烧毁容的侧面。嘴唇已经是两片焦黑定型肉瓣,看上去就像是骷髅在微笑一样。在头巾的下方,曾经是耳朵的地方只剩下一个被焦肉围起来的窟窿。  她高高举起自己的双手,泽恩达瑞完美地模仿着她的动作。他们继续将混合的能量注入龙蛋,又不断地夺走虚空龙的精华。  虚空龙的挣扎越来越强烈。它设法要撼动整个洞穴,但所有的努力都毫无意义。一块巨大的钟乳石松脱了,猛的向地面砸去。一个反应迟钝的黑颚怪在岩石的撞击下变成了一滩肉泥,而两个施法者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  兹泽拉库――血精灵还记得这个虚空龙的名字――微微发着光,仿佛马上就会融化在雾里一样。而那些绳索还将这头外域猛兽紧紧束缚在这里,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它们在女主人的指示下,残暴地掌控着兹拉库。  在两个术者不停的纠缠下,虚空龙越来越多的魔力和精华流入了那个膨胀的巨蛋。泽恩达瑞估计这蛋都快要爆炸了,它的成长已经超过平衡值了……  事实的确是这样,龙蛋的一侧猛的爆开一道裂缝。但施法者并没有因此感到意外或者沮丧,因为他们很清楚这道裂缝跟他们的法术没什么关系,至少不是直接关系。很快原因就会明朗,有什么东西热切地渴望着自由  这枚龙蛋正在孵化。  在这只蛋散发出的光芒中,泽恩达瑞同伴的脸庞愈发的扭曲邪恶,充满了残忍和冷漠,甚至连黑颚怪都难出其右。恐怖的面容足以吓倒每一个人类――当然不会吓倒她的同伴,因为他是个血精灵  “啊……我的孩子……”她喃喃低语着,听上去就像呼唤子女的母亲,“啊,来吧,我的孩子。”  裂缝接连崩开,蛋壳开始逐渐剥落――  一只眼睛盯着外边不停眨着……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这样的眼睛。  尽管它只是刚刚诞生,但那目光中充满了狡诈、充满了恶毒,难以想象的老成。  这片将洛丹伦、达拉然与格瑞姆巴托分割开来的海湾虽然宽广,但对于克莱奥斯特拉兹来说,飞越这里还用不了五个小时。但现在红龙就好像海鸟一样降落在海面上一片凸起的礁岩上,它必须停下来休息。他感觉长期维持冥顽不化的法师形象弱化了他许多许多能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可惜已经没有机会恢复了,狂风猛地向他袭来,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迫使这只红色巨龙放弃了任何歇息的打算。他奋力飞向天空,继续他的旅程。  可是这天气偏要与他作对,暴风雨越来越猛烈,即使是强健的红龙也只能像树叶一般在狂风中颠来倒去。他立刻冲入云中奋力爬上,希望能从云端之上越过风暴――虽然费尽了力气不过总算成功了。  红龙察觉到了这阵风暴不完全是自然的产物。  与其在这里受阻,不如选择一条更直接的路线,克莱奥斯特拉兹转向笔直飞往格瑞姆巴托。就在此刻,狂风突然扭转了方向,猛地吹向红龙就好像要将他撞到山峰去一样。  “这不可能是偶然……”红龙暗忖,“这是法术。”但他没有时间考虑这到底是特意用来对付他,还是只是单纯为了猎龙。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摆脱这个法术  一般来说他习惯以法术对抗法术,虽然此刻克莱奥斯特拉兹感觉这样并不明智,但他别无选择。魔力在红龙的外表形成一层足以对抗风暴的外壳,接着他猛地冲入了乌云之中。  一瞬间,红龙受到了暴风十倍于前的猛烈冲击。一连串的闪电接连袭来,狂风将他吹得翻来归去。雨水仿佛激流一般冲刷下来,他根本看不清前方的情况。  克莱奥斯特拉兹强忍晕眩,他痛苦地意识到正是他自己的力量增强了这阵风暴――施放这法术的幕后人定是有意如此。红龙在空中被吹得天旋地转,世界就仿佛上下颠倒了一样。克莱奥斯特拉兹毫无还手之力,现在他已经无法爬升到云层。他只有一个选择,很显然,那幕后的敌人想要的就是这个结局。  克莱奥斯特拉兹划过一条弧线,坠入了翻滚的海流中。  浸入水中的那一刻他马上就明白他又错了,但他已经无法回头。即使克莱奥斯特拉兹有着敏锐的视力,但在这里他什么都看不到。除了他身边几码范围内,整个海湾的海水都不自然地变得漆黑一片。就好像有只数倍与他大小的怪兽正在浮上来吞噬红龙,可他又什么都看不到。  有一些龙类天生是水下能手,但无论红龙多么善水,他们都是属于天空的巨龙。如果没有什么来干扰的话,克莱奥斯特拉兹也只能在水下停留不到一个小时。很明显,他必须尽快回到空中。  有声音在脑中向他耳语。  又一阵晕眩压倒了克莱奥斯特拉兹,他已经分不清方向了。红龙猛地向上冲去,迎接他的是一股连灵魂都将冻结的黑暗而不是风暴。  而那声音愈发清晰有力,它反复吟颂着。克莱奥斯特拉兹熟悉这种语言,他努力抗拒这充满诱惑的召唤,时刻留心着每一个要置他于死地的陷阱  眼前只剩下一片漆黑……海水压迫者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肺,红龙已经不知道他被淹没了多久,也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长……这里已经感觉不到是何时,也感觉不到是何地,只有不断吟颂的低语。  “我绝不会在这里倒下!”红龙心中怒吼。他的心中浮现出他那亲爱的配偶――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面庞。但女王的面容逐渐褪去,越来越暗淡――不详的征兆。  但这仅仅使得他更加坚定。克莱奥斯特拉兹将力量聚集起来,要施展一个孤注一掷的法术。  光耀在他的身边猛然爆发,将那来自深渊的黑暗烧的一干二净。  在闪光中,红龙找到了一切麻烦的源头――纳加。  红龙了解纳加的出身,而事实上他――至少是因为他的意向,要为这个种族的诞生负一定的责任。他们都曾经是暗夜精灵之中的一份子,他们是那些服侍疯狂女王艾萨拉的高等精灵。曾经,在年轻的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的带领下,一些守护者引爆了高等精灵的力量源泉――那恐怖的永恒之井。剧烈的爆炸摧毁了大陆,形成了一片新的海洋,将暗夜精灵那雄伟的首都沉入了海底。随着首都的消逝,人们相信艾萨拉和她的狂热追随者都已经不复存在。  但事实并非如此,数千年之后克莱奥斯特拉兹以及整个世界都将发现,有一只诡异的势力在波浪的掩护之下逐渐演变成了新的威胁,而且越来越棘手。  这次难以置信的光耀暴露了那些毫无准备的纳加。有一些被法术造成的冲击波打得团团乱转而陷入一片混乱。如今的纳加依然完全不同于任何一种精灵。克莱奥斯特拉兹紧盯着一个女性纳加,她还有残留着一些似是而非的特征――他们长得都差不多,瘦削的身躯还有暗夜精灵样的细长脸庞。从某种病态的角度上来讲,她们都很漂亮。但绝对没有任何一个精灵种族会有着四条充满邪气的手臂和如此尖细如同猛禽一般的手指,精灵也不会像纳加这样从头部到尾都长着如同花簇一样的又长又宽的鳍片。  她们腰部往下曾经是腿的地方,如今都是细长的尾巴。下半部分一节节的鳞片看上去就像是巨大的蟒蛇。尾巴在水中不停地前后扭动,使得女性纳加在水中有着难以想象的迅捷灵活  男性纳加看上去堕落得比女性更加严重,他们的头变得又扁又平就好像爬虫一样,上下颚的牙齿从鳄鱼一样的嘴中突出。眼睛深陷而狭长,周身的鱼鳍像剑戟一样凸起,有着金黑相间的条纹。他们的身躯,包括相比大多数种族显得更加粗壮的双臂上都覆盖着鳞片,只是比下半身的尾部稍微少一些而已。  经过经年累月的演变,纳加也有了许多的部族,但克莱奥兹特拉斯不清楚这些长满黑绿相间的鳞片与金色冠状鱼鳍的纳加到底是属于那个部族的,当然了他们是都强劲有力而且满脑子罪恶勾当这一点是绝对的。纳加普遍对那些生活在水面之上的物种带有敌意,但是设下如此巨大的陷阱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可是克莱奥斯特拉兹没有时间再去考虑这些了。光芒逐渐变得暗淡的同时纳加开始重新集结起来  不过现在他还能看到纳加们,他可以很轻松用爪子和尾巴击败这些危险的敌人。一些纳加沉入了黑暗之中,而还有一些则拼命地想要让眼前这头巨龙再次陷入咒语的陷阱之中。  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身躯变得愈发鲜红,他周围的海水开始沸腾了。他可以感觉到那些纳加在灼烧下高声惨叫。站在最前方的两个男性纳加开始膨胀起来,他们身上有些被烧红的地方变得脓肿而畸形。  一阵嗡鸣声进入了红龙的脑海。他向右下方看去,一个女性纳加举着她的四条手臂正试图以她自己的魔法抗拒红龙的魔法。  对于他来说提高自己身体的辐射温度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纳加很快就被高温击倒,她难逃被煮熟的厄运。于是嗡鸣声消失了。  但此时克莱奥斯特拉兹坚持不下去了,他的肺正在悲鸣――他需要呼吸,他需要空气而其一分一秒都不能再拖延了。红龙拼命地划着水向水面冲去。  水面看上去如此遥远,可是如果他那缺氧的大脑认错了方向让红龙向下游去怎么办――他毫无选择只能认准他所选择的方向前进。  他的肺绷得越来越紧几近抽搐,他现在只想深深得吸一口气……  他的头颅猛地冲出水面。就在满足那饥渴的肺同时,他努力将自己拖出这片海水。魔法与狂风把他猛地甩入天空,就好像有一群龙在身后推动他一样。  天空虽然依旧暗淡,但那风暴已经消失了。  纳加把克莱奥斯特拉兹折磨的相当凄惨,他不得不在上空盘旋了一小段时间来回复他的呼吸和感官。云层依然浓厚,但大海依然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大量颤动的触手猛地打破了这份平静,它们抓住了红龙的尾巴和他的后肢,然后开始向翅膀抓去。  克莱奥斯特拉兹发出一声怒吼,转头过来对付这些疯狂纠缠的触手。但他释放出来的炎流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力,只解放了一条腿而已。  但剩余的触手还在不断努力要将红龙向下拖去  克莱奥斯特拉兹不断拍打着翅膀。他虽不如守护巨龙一样强大,但也不是一条普通的红龙。纳加的走狗拿上就会发现这个问题的。  很快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与其说是海里的家伙想要将克莱奥斯特拉兹拉入大海,不如说是红龙将这触手怪从深渊中拽出来――慢慢地,无情地。一开始浮现的是鸟喙一般的大嘴,足以将一条巨舰咬成碎片。接着是像管子一样的长脑袋,两只黑碟子般的眼球闪动着恶毒的光芒。  一只巨型海怪。  这样一小股纳加是如何将如此庞然大物带入这片海湾的,他不得而知。但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这玩意要比克莱奥斯特拉兹重得多,红龙很快就失去了优势,大海再次向他逼近。  没有办法了。就在即将坠落的这一刻,克莱奥斯特拉兹释放出他所剩的所有能量。  这次大海不会再影响他的法术了,剧烈的冲击波灼烧着海怪。那怪兽发出一声恐怖的嚎叫放松了它的触手,它坠入海中时溅起的浪花甚至碰到了克莱奥斯特拉兹的尾巴  但红色巨龙并未感到欣慰。事实上,他现在只保持清醒的头脑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红龙已经筋疲力尽,但仍旧驱使自己的身体向他原本的目标飞去。他甚至不知道剩下的这些气力能否带他飞到陆地着陆,尽管这并没有多远。他现在只能尽力尝试。  他现在只能希望他还可以做到这一点……  红龙越飞越远,一个纳加从水下冒出头来看着它逐渐远去、  女性纳加恶毒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克莱奥斯特拉兹,直到它成为遥远地平线上的一个斑点。接着一个可怖的男性纳加猛地浮了上来,他右侧脸颊上的鳞片被扯了下去,那伤口很明显是巨龙甩尾造成的。但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凝视着女纳加注视的方向。  “契约完成……”她用一种刺耳的声音低语“主人会饶恕我们的……”  男纳加点了点头,呲牙咧嘴地笑着。女纳加也跟着笑了,但她的牙齿跟她的同伴一样的锋利残忍。  接着,纳加潜入了海里离开了。上一页巨龙之夜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