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一公升的眼泪》-正文第四章 天啊!悲惨生活  汽船到达普伦岛时,晨晖从淡墨色的山影中悄悄探出头来,染得郁郁葱葱的小岛一片金黄的颜色。闵基书深深吸了一口与首尔那种大都市里截然不同的新鲜空气,觉得离开老地方一段时间以便于淡忘,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如果闵基书能预见到他之后的悲惨命运,那么,他肯定不会这样想了……  已经是深秋时分,普伦岛的空气要比大城市里低上好几度。闵基书裹紧了衣服,不耐烦地看着赐贤用力地拍打那扇看起来很华贵的大门――至少在这个岛上是这样。然后,再在手上哈一口气,搓一搓自己冻红了的耳朵。  ”给我开门吧,妈妈,”被关在大门外的赐贤十分尴尬,”我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您至少开门让我们进去。”  ”不行,不给开,你就按原路返回吧!”姜菊子的态度十分坚决,”和我们赐贤一起来的那位,对不起了。现在就是总统来了也不能开门。今天真是对不起了,下次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像款待皇上一样款待你,对不起了。”  闵基书看了赐贤一眼,后者向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了又一轮的口水战:”您是觉得丢脸吗?妈妈。您是觉得因为我不够实力所以被公司赶出来了?”  ”你干吗要被赶出来啊?”姜菊子立刻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谁敢赶走世界上最有能力最聪明的我的儿子啊!”  ”所以你开开门嘛!妈妈。”赐贤放软了语气,”我辞职是有原因的,是为了去更好的地方,我回来只是为了休息一段时间的。”  ”比这里漂亮比这里空气好的地方不是很多吗?这个破村子有什么好的?原来八年都没有回来过的村子,最近怎么走得这么频啊?”  姜菊子的执拗让赐贤一筹莫展,他转过头来,抱歉地看了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闵基书:”看样子今天是不行了,我们找别的住所吧,这附近会有旅店或民家的。”  在冷风中站了半个多小时,等来的居然是这种结果,闵基书说话也没了好气:”你怎么不早点说啊?要说几遍我没有吃过苦啊?差点儿被冻死了!真是的!”  一个跟班的居然跟上司这么嚣张,不过,看在确实是自己害他冻惨了的份上,赐贤大度地没有与他计较,看着他在村子里的小公路上渐行渐远,赐贤不忘对着他的背影喊道:”找到住所的话,给我打电话啊!”  转过头来对着那扇绿漆大门,赐贤说话就没有了先前的顾忌:”到底是为什么啊?妈妈,理由是什么?是因为永新和她女儿,所以才不让我呆在这儿的吗?怕我们在街上碰见吗?”  门内的姜菊子吃了一惊,但是,她立刻又理直气壮起来,一把拉开大门冲了出去,她对着自己的儿子吼道:”是啊,就是这个原因,怎么样?我是怕你因为太善良同情她们而动摇,怕你因为责任感毁了自己的人生!”  ”不是说春天不是我的女儿吗?您为什么还这么担心?”赐贤不明白妈妈的想法。  ”不是,当然不是了!”姜菊子立刻否认,”这个村子里喜欢永新的那么多,肯定是那其中的一个了。我是怕你太善良……”  ”你看错人了,妈妈。”赐贤一脸冷漠地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我是那种人的话,不管是谁拦我,就算妈妈以死来相逼,我也会在很久以前就找那个我爱的人了……”  按着赐贤指的方向走在那条长长的没有尽头的土道上,闵基书被甚嚣尘上的牛粪味熏得脑袋发晕。这个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牛?他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丢向不知道是谁家的牛棚,一大早上就知道哞哞哞地叫,简直是烦死人了!一头壮实的牯牛被人牵着走过他身旁,给他甩了一个轻松的尾花,吓得闵基书忙不迭地逃开。开玩笑,要是被牛尾巴这么扫上一下,连今天的晚饭也不用吃了。  不过,说到晚饭,他的肚子就饿了起来。除了早起的那一顿,闵基书到现在连水米都未沾牙呢!这都要怪那个该死的崔赐贤,害自己来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来不说,竟然还让自己一个人游荡在外面。  好不容易走上了乡村的主道,闵基书现在是又冷又饿又累,看见前面有一排公用的塑料椅子,闵基书连忙奔了过去,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展开了,铺在椅面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可是,还没等他屁股坐热了,眼前一闪而过的一个熟悉的东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不是志敏买的熊吗?  闵基书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只熊的脖子上有志敏的围巾,那条围巾还是自己给她买的呢!可是现在,那只熊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背在背后。闵基书连手帕也没有顾得上拿,就追着那个老爷爷,一路走到了一个看起来更加荒凉的地方。  方圆一公里内应该就只有这一户农家吧?闵基书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住那个一直没有回过头的老爷爷,就看见他一转身进了那座用鹅卵石垒砌的院子里。院中那只雪白的大狗阻挡住闵基书的去路,他有些害怕,但是那只狗好像更害怕,看着闵基书瞪自己的样子,连叫也没叫一声,就灰溜溜地闪到自己窝里面去了。  闵基书正往那屋子里探头探脑,那个老人却自己出来了,还热情地拽住他的衣服:”您是谁啊?请进来吧,怪冷的,进来吧。”  村子里的人都这么好客吗?闵基书打量着这座屋子,虽然窄小,但是还算干净整洁。看见那老人把背上的熊解下来,放在墙角,他干咳一声想要道出自己的来意,那老人倒先一步问他:”要吃巧克力派吗?要吃巧克力派吗?”  ”好吧。”他关注着那只熊,并没有听清楚老人在说什么。  如果闵基书知道,这个老人就是永新那痴呆的爷爷的话,他一定会提高警惕的。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当永新的爷爷从厨房里端出那盆经过自己精心调配,还加了永新所说的”对身体特别好的东西”的怪味汤时,他为了想要回那只熊,不忍心拂逆老人的好意,只得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了下去。  爷爷对这个年轻人很满意,因为只有他才会这么干脆利落地一口气喝掉自己调配的汤。  喝完汤之后,闵基书又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爷爷,把那个娃娃给我吧。”  ”不行!那个是我们大酱的!”爷爷惊恐地放下汤盆,把那只熊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大酱很厉害的!”  真是的!早知道是这样,自己何必要喝那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味道的汤嘛!闵基书失望地叹了口气,坐在永新家门前穿上自己的鞋子,才走了没两步,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是谁来的电话,可是,无论他怎样睁大眼睛,手机屏幕上都只是白花花的一片而已。  手机坏掉了吗?他有些迷惑地抬起头来,面前似乎有一个小女孩,还有一个女人?不对,又好像是有四个人!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不管怎么说,手机还在响,还是先接电话吧!他想要按下接听键,手指却不听使唤地把手机掉到了地上。他想要弯下腰去捡手机,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永新警惕地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的男人。他是小偷吗?可是看起来似乎什么也没拿。就在永新还没有确定自己想法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忽然向前一扑,一下子晕倒在永新的怀里了。  于是,闵基书就荣幸地成为除了她舅舅之外,第一个躺在春天床上的男人。  仍然在吵闹不休的电话,被惊恐万分的爷爷扔到橱柜里去了。  这个叔叔好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谁呢?春天蹲在自己的床铺跟前,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在自家门前晕倒的叔叔。他看起来似乎很虚弱,春天用自己的衣袖给他擦着额头上的汗。妈妈已经去请医生了,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这是我哥哥,大酱。”爷爷又适时地跑来添乱。  ”志敏!”在昏迷中看见自己恋人的影子,还能体会到她温柔的抚触。闵基书宁愿这场梦永远也不要醒来。”如果我见不到的话,哥哥替我说吧。告诉那个孩子其实是我的错,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很对不起。告诉她我一直很内疚,很心痛……”即使是在梦里,志敏反反复复对闵基书说的话,也只有这几句而已。她苍白的泪眼在闵基书面前越飘越远。闵基书努力地想要看清她,但努力睁大眼睛的结果,却让自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啊,叔叔醒了。”春天欢快地叫道。  ”您睡的好吗?”爷爷也跟着鞠了一躬。  自己这是在哪里?闵基书看着周围模糊的影子,眼神在落到墙角那只熊的身上时找到了焦点。他抓起自己的衣服,又掠夺似的抱起那只熊,就向门外冲去。  ”啊!我的熊!还给我!”春天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叔叔,怎么会一醒来就做了强盗,抢走自己最心爱的熊?她冲上去抓住自己熊的腿,但被闵基书一劈手,又夺了回去。”这个不是你的,是别人的。”  ”那是我的!你还给我,还给我!”春天穿上鞋子追了出去,”还我娃娃!叔叔是小偷吗?是强盗吗?”  看着闵基书抱着熊,头也不回地向前走,春天有些慌了,这个叔叔好像是真的要抢自己的熊呢!她把手合拢在嘴巴上大声地喊:”抓小偷!抓强盗!抓小偷……”  闵基书回过头去,春天胆怯地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会被他抓起来打一顿。  ”这个是你买的吗?”闵基书打算用道理来说服她。  ”不是,是一个姐姐在船上给我的。”  ”那个姐姐给错人了!这个是别人的!因为那个姐姐生病了,看错了,才给你的。”  ”才不是!那个姐姐说是给我的!”春天理直气壮地辩解,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喔!你就是船上的那个叔叔。”  ”没错,我就是和那个姐姐在一起的叔叔。”闵基书点头承认,”所以这个是我的没错吧!我才是它的主人,你别跟来。”  虽然觉得这个叔叔说得也有道理,但是已经跟小熊建立了深厚感情的春天又怎么能立刻舍弃得了它!一边在嘴里念叨着:”熊,熊,妈妈……”春天还是跟在闵基书的后面,寸步不离,希望可以在他玩腻了小熊的时候,立刻把它捡回来;或者,在路上可以碰到妈妈,她可以帮自己把小熊要回来。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向前走着。前面的大人抱着一只硕大的玩具熊,后面的那个小女孩还在抽抽噎噎地叫着妈妈……  路过一个在闵基书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田埂的时候,他看见那里闹闹哄哄地围了一大堆人。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故吧?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身是血地跑出来,蹲在田埂上哇哇地吐。闵基书从心底鄙视了一下他,连见血都会呕吐,还怎么样做一个外科医生?他起了一丝想要去帮忙的念头,但立刻打消了。自己已经不是医生了!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管这些别人的闲事,不是吗?  春天跑过去,但是被开旅店的奶奶拦住了:”春天不能看,赶紧到一边玩儿去。”  不能看的话,那就继续跟着自己的熊吧!虽然很好奇大家为什么会那样着急地嚷嚷,但是,春天还是很喜欢那只熊的。  一直走到了村口的小桥上,闵基书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那个姐姐,屁股上会长毛的!”春天说得很理直气壮,”给了的东西再要回去的话屁股上会长毛的。你打电话问问她,屁股上长毛有没有关系?快点问问啊,屁股上长毛到底有没有关系。”  屁股上长毛?闵基书无奈了,志敏都已经火化成灰了,屁股上长毛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即使是想打电话,也要能打得通才行啊!可是,要怎么跟这个小女孩解释才能拿走这只熊呢?还没等闵基书想好这个问题,解决方法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爸爸,爸爸……”一个看起来和春天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边哭边向这边跑来,忽然一个趔趄,摔倒了。  春天连忙上去扶起她。”宝蓝,你没有事吧?受伤了吗?宝蓝真乖,”春天安抚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宝蓝,”没有出血,要勇敢一点,不要哭了啊。”  ”春天,我爸爸出事了!我爸爸可能会死的!”  宝蓝的哭喊声带着春天也一起哭了起来。宝蓝喊着爸爸继续向前跑去,春天也跟着跑:”宝蓝,等等我!”经过闵基书的身边时,春天停顿了一下,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看着他:”你拿走吧!对我们熊好一点,小偷叔叔。”  小偷叔叔?闵基书更无奈了。不过,想想春天说的话,确实也有些道理。看着她匆匆跑开的身影,闵基书忽然改变了主意。那个躺在拖拉机车轮下的男人,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大腿动脉破裂吧。如果抢救得不及时,也许再过十几分钟,就会因为流血过多死掉了。寄望那个看起来就是都八(医术糟糕的医生)的蹩脚医生,恐怕人救不活,自己也会因为呕吐过度被送到医院里去的。  闵基书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回到那片麦地里,脱下身上的衣服,裹着熊扔到地上,熟练地戴上急救箱里的消毒手套。”消毒水。”他沉稳地向身边的护士吩咐道,接过一整瓶的消毒水,哗啦一下倒到了宝蓝爸爸血肉模糊的大腿上。  伤者和周围的人都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叫。闵基书却头也不抬地继续吩咐:”刀。”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时,面对着根本不能分辨的衣物和血肉也是手足无措。那个时候,是主任走进手术室,教会了他扩大伤口截取动脉的方法。手术刀切进本就血流如注的伤口里,引来了周围人群的又一次尖叫。闵基书用止血钳牢牢地夹住那截被轧断的动脉血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自己眼睛上的血迹在那个都八医生的衣服上擦了擦。  ”不流血了,不流血了!”周围的村民们爆发出一阵惊喜的叫声。宝蓝的妈妈看见自己的丈夫化险为夷,更是停止了声嘶力竭的尖叫,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个样子,剩下的那个都八就可以处理了吧?闵基书疲惫地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衣服,才走了两步,又虚软地倒了下去。  被送到村卫生所的闵基书,经过诊断,昏迷原因是服用了过量抑制脑细胞活性的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  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不停打电话的赐贤简直要急疯了。只是让那家伙出去找个旅馆而已,他竟然连电话也不接了。现在,赐贤在大道上接着会长打来的电话,还在小心翼翼地遮掩着闵基书失踪了的消息。  ”……是啊,他做得很好,您放心吧,董事长。”  挂掉了电话,赐贤焦躁地跺了跺脚,即使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的额头上也结出一层密密的汗珠。这个闵基书,究竟是跑到哪里去了?一个大活人能这么无缘无故地在一个小村子里消失?自己已经去问过所有可能投宿的旅店或是条件好一些的朋友家里,可是都被告知没有见过那样一个人。  ”你到底在哪里啊?闵基书!”赐贤叹着气从村诊所的门前走过,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人,这会儿正躺在这里的病床上打吊瓶。  与此同时,春天也对妈妈不让自己拿回小熊的做法提出了质疑:”为什么我不能拿回我的小熊?还有,那个小偷大叔怎么可能是天使?宝蓝的妈妈说他是天使呢!”  ”也有可能是吧!多亏了他宝蓝的爸爸才能活过来。”本来去给闵基书请医生的永新,半路被诊所里的护士拉去开车,目睹了闵基书救人的全过程。  ”但天使怎么还偷东西啊?他偷我的熊!”春天小声地嘀咕,”怎么那种小偷大叔也是天使?天使是猪狗可以随便当的吗?”  ”又,又说脏话了。”永新拿着手里的勺子敲春天的脑门,”现在正聊天使呢,说猪狗干吗啊?站在猪狗的立场想该多伤心啊?如果让小狗听见了,它肯定就不会跟你说话了。”  要是让天使听见了,恐怕会被气得直接从天上掉下来吧?可是,春天还是很老实地认错:”我错了,妈妈,不要告诉小狗哦。但是,我也是天使,大叔也是天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概天使分很多种吧!”永新想了一下,回答道:”对地球来说天使多是好事啊。”不过,看那个男人的样子,是病得很严重吗?要不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晕倒呢?不知道他现在醒了没有……  永新想着闵基书的时候,诊所的厕所里正吵吵嚷嚷地乱成一团糟。这吵嚷并不是因为闵基书又晕倒在了厕所里面,事实上,他正睁着眼睛躺在那张对于他来说过小的病床上。厕所里是诊所的那对爱吹牛的活宝。  ”……自从那次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心动哪!”坐在女厕便桶上的是年轻漂亮的护士姐姐,”嗯,他现在在我们诊所,外貌帅呆了!所以才让你过来看的嘛。好像是我们医生的前辈,他的实力在首尔的所有医院里排前三呢!我们医生从高中大学到实习,一直都光荣地落后,和那个简直是比不了啊……”  ”如果你看到当时的情景就好了!刀!止血钳!用刀把伤口割开,再用止血钳把血管夹住……”坐在男厕便桶上的是那个见血就呕吐的都八医生,”真的!当然是我啦,你的老公吴正秀!你当时在场就好了!大家都用尊敬的眼光看着我,找一个断开的血管,当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同时推开厕所门出来的医生和护士相视一愣,有些尴尬。  ”你的便秘还没好啊?”医生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你也是啊?”护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医生怎么还不下班呢?”  ”你不也没下班?”  ”啊,我有点事情没做完。老师您下班吧,这里由我来看着!”医生离开之后,护士对着门做了个鬼脸,打开化妆包对着镜子美美地擦着口红。  医生从门缝里露出半个脑袋:”你应该记得自己是有老公的已婚者吧?”  这个扫兴的家伙,比不上人家就会嫉妒吗?护士推开厕所的大门,想要反唇相讥,但是,在下一刻她立刻愣住了。跟她一起站在那里张大嘴巴的还有吴正秀医生。因为,那个医术很好但又莫名晕倒的患者已经不在了。病床上空空如也,连搁在床头的那只熊,都不见了踪影。  这个时候,永新一家人正看着电视,乐呵呵地享用着自己的晚餐。  春天正要夹碟子里的青菜,爷爷忽然把筷子伸过来,挡住了她的勺子。是在跟我玩吗?春天暗暗地笑了,在爷爷刚要夹黄瓜的时候,突然把勺子伸过去,但是后脑勺立刻挨了妈妈的一巴掌:”你吃你自己的吧,不要抢爷爷的!”  春天刚准备委屈地说他也抢自己的,脑门就又挨了爷爷的一筷子。”干吗抢我的吃啊,臭大酱?”  ”明天开始也给我装到小碟子里吧。”春天委屈地揉了揉脑袋。  ”你是小孩吗?”  ”那爷爷是小孩吗?”春天不认为自己在这一点上理亏。  ”爷爷不是病了嘛!”  ”我也病了。”春天用手在空气里画了个大大的圈子,”我以前还出过这么大的车祸呢!”  一提起那次车祸,永新就沉默下来。院子里响起隐约的喊叫声:”喂,小孩!”  ”好像有人在叫我,妈妈。”跑到门口的春天惊讶地喊了起来:”啊,是小偷大叔!”  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呢!永新打了春天一下,”您身体还好吗?”  ”嗯。”闵基书随便地点了点头,”你看见我的手机了吗?”  春天和永新都摇了摇头:”没有。”  ”手机是在我们家丢了吗?”永新觉得事态严重了起来。  ”好像是那样的。”  ”可是我没有看见啊,那再去找一遍吧。”永新正要往屋里跑,忽然又被闵基书叫住了:”对了,你把这个卖给我吧。”他举了举手中的熊,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随便抽了几张塞到春天手里。  春天接过钱,傻愣愣地站着。  ”不够吗?”见她没什么反应,闵基书还以为是自己太小气,于是又抽了几张钱币出来。这下子,连永新也用奇怪的表情注视着他了。  这家伙,也太夸张了吧?闵基书把自己钱包里的钱全掏出来了,还包括一张已经写好金额的支票,可是永新和春天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地盯着他看。  不管了,闵基书被看毛了。这个熊应该不值这么多钱吧!给那么多已经不错了!生怕听到什么更过分的要求,他连手机也不准备要了,拔腿就要开溜。  ”等等,这位先生。”永新从春天的手里拿过钱,递到闵基书面前。  ”还嫌少吗?那些钱够买很多这样的娃娃了,你还想要多少?”  ”我们春天不认钱的!”永新把钱拍回到他手上,”您还是拿走吧!反正那个本来就是你的,而且您也救了宝蓝的爸爸,还得谢谢您呢。”  春天也跟着鞠了一躬:”谢谢您救了宝蓝的爸爸。”但是,她的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那只熊,眼眶里的泪珠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模样。  这样好像自己真的成了抢劫犯一样……闵基书压住心里的不舒服,回头就想走掉。可是肚子里如雷的轰鸣提醒了他另一个事实:他从来到这个岛上,还没有吃过一口饭……  饥饿迫使他转过身来,带着羞赧的表情问永新:”对了,我找不到饭店,你们这卖饭吗?”  能有这样厉害的医生到自己家里来吃饭是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吧?永新兴高采烈地去厨房准备饭菜。可是,爷爷似乎不怎么欢迎这个早上受到他热情款待的家伙,自从他坐在自己旁边开始,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只是自顾自地吃碗里的饭。  闵基书用自己深沉而严厉的目光努力攻击了半天,发现对面前这个拿着小孩碗具吃饭的老头子没有任何效果,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是您给我吃了奇怪的东西吧?白天爷爷给我吃的东西,里面放了什么?吃了那个我才不正常的,爷爷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吗?”  爷爷叼着勺子,看白痴一样地看着闵基书,把他看得有些发毛。  ”那是杀人未遂知道吗?”闵基书加重了言语的力度:”如果我告诉警察,爷爷就会被捕的!警察知道吧?POLICE,巡警!”  闵基书做出的端枪动作终于让爷爷有些害怕起来,但是,永新端着饭桌走来,适时打破了僵局。  ”招待不周,请您慢用。”永新把饭桌放到闵基书面前,看见爷爷咬着饭勺奇怪的样子,走过去关心地问道:”怎么了,Mr.李?”  爷爷并不回答,这时候,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打断了永新的进一步追问。  ”妈妈,小昌说宝蓝不肯睡觉,说要找爸爸妈妈,一直在哭,让我过去陪陪她。”春天挂上电话,向妈妈请求,”我现在过去行吗?”  这孩子,大概是被吓着了吧?永新理解地点点头:”让妈妈送你去吗?”  ”不用,英柱哥也会去。”春天摇摇头,又狡黠地笑了笑,”带小熊过去就可以了。”春天看了看正在着急吃饭的闵基书,小声地问道:”借用一下小熊可以吗?”  闵基书并没有听见,当然不会回答。春天抱起小熊,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口:”小熊没了姐姐会哭得很厉害的!就借一百秒……”  真是个小孩子……永新无奈地点了点头,回过身来,看了看仍旧咬着勺子呆坐的爷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可是要吃饭啊!”Mr.李,永新明天给你买一百个巧克力派。”  不提巧克力派还好,一提起巧克力派,爷爷就想起自己的热情招待被人置之脚下的情景。这家伙,居然还跟自己提警察!爷爷越想越生气,从嘴里掏出勺子,梆地一声就打向了闵基书的脑门。  吃得正开心的闵基书被突然袭击,差点儿将嘴里的饭呛到嗓子眼里去。  ”回你们家去坏蛋!”爷爷连饭也不吃了,怒气冲冲地把勺子一扔,就跑回自己的屋里睡觉去了。  如果能回得去的话,当然想要回到家里啊!不然还要在这里,连你这个老头都欺负我。闵基书简直快被气死了。  永新从爷爷房中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闵基书在房门口的台阶上穿鞋。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还煮着锅巴呢,吃一点再走吧。”永新热情地挽留道。  再呆一会儿,恐怕连你家的狗都会欺负我了吧!闵基书头也不抬地问道:”这附近有宾馆、农家旅社之类的吗?”  ”附近没有那些啊。”永新想了一想,”您在找休息的地方吗?我们家还有空房间,您在那里睡吧,我不收你房费。”  ”还是算了。”闵基书经过几秒钟的心理斗争,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对自己来说绝对是倒霉的地带。  ”您一定见过许多病人吧?您以前不是医生吗?”永新知道他在顾虑着什么,愧疚地跟他解释:”我爷爷以前没这样的,他生病之前是一个很热情很好的人,也从不会对别人说不好的话,客人来了也会热情招待。爷爷原来是那样的人。”  看着永新诚挚的表情,闵基书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小心眼。是啊,自己怎么跟一个病人斤斤计较呢?经过自己一天的实际考察,这附近真的没什么可以住的地方,那么,就勉强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吧。  看着那个绝对是韩式老式格局的房间,闵基书有点儿后悔刚才的决定。这个屋子真的可以住人吗?他踢了踢看起来有些松散的门框,一缕浮灰夹着呛人的烟尘掉了下来。  ”已经烧火了,应该马上就可以热起来的。”永新一边擦着地,一边好奇地问道:”您来普伦岛干什么呀?是特意来拿小熊的吗?是你女朋友说给错了,所以专门让你来取的吗?”  这个女人好唠叨!闵基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又确认了一遍:”这附近真的没有别的旅社了吗?”  ”10公里外有一个小的旅馆,传说会出现鬼的!您还要去吗?”永新小小地八卦了一把。  10公里外?闵基书想像一下距离,就觉得头大起来。有没有鬼倒没有关系,10公里!再让他走10公里!恐怕会在半路上就晕倒吧?权衡利弊之下,闵基书选择了妥协,用脚指了指房间的角落:”那里灰挺多的,擦干净点啊!还有这边,大妈。”  永新像个陀螺似的被他指挥得转不停,但闵基书还是觉得不太满意。”这里没有老鼠吧?”他抱着胸口问。  ”有啊,在那边天花板上。”永新随手一指,”不过它不经常下来,放心吧。您怕老鼠吗?”  笑话!我闵基书怎么会有害怕的东西!闵基书轻蔑地一笑:”怎能!”  明明脸色都变了,还在那夸口。永新眉头一皱,想要跟闵基书开个玩笑,”我们家的老鼠虽然不经常下来,不过……”她慢条斯理地说道,忽然惊叫一声,指着闵基书的脚底下:”天啊!老鼠,那边……”  闵基书立刻像触电一般地跳开,差点儿就在门框上做了树袋熊,看得永新好不开心,哈哈大笑起来。  ”开玩笑的啦。”永新笑着笑着,抬头看见了闵基书越来越黑的脸色,识趣地闭上了嘴巴。这个男人还真是与众不同呢!不会害怕鲜血淋漓的场面,也敢一个人孤零零地跑到普伦岛上,不过,却害怕小小的老鼠,真是太搞笑了!永新看着闵基书严肃的样子,忍不住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算了,爱笑就让她笑去吧。闵基书想起每天晚上例行的失眠,不禁又头痛起来。”你家有酒吗?”他决定用酒精的麻醉来代替安眠药的催眠。  ”没有呢。这么晚店铺也关门了。”永新忽然一拍脑袋:”不过我们家有自己酿的果酒。”  这家伙,就算是果酒的话,也不用这么喝吧?站在院子里晾衣服的永新看着闵基书将坛子都捧到了嘴边,咕咚咕咚一饮到底的样子,觉得他更奇怪了。大城市里的人都这样吗?还真是与乡村里的人不同呢!  在街上找了闵基书一天的赐贤,一回到家里,就被母亲拉着吃饭。随便问了问客人的事情后,姜菊子又不由自主地将话题引到了永新母女的身上:”SENGGA,以我们英柱常说的话SENGGA,对永新和永新女儿,就算在街上遇到了也当做没看见,更不能觉得他们可怜……”  母亲为什么这么排斥永新和春天呢?难道仅仅就因为她俩长得像吗?赐贤想起了刚才在门口看见春天,她说了英柱奶奶非常讨厌自己的话,真是一个善于察觉别人心思的小孩呢!赐贤忽然冒出来一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念头:要是也有一个那样的女儿就好了。  ”永新那个臭丫头,像她妈妈似的,如果决定要做什么事的话,也能让很多人佩服。小不点的虽然很讨厌,但是机灵又聪明。有时候就想着能有那样的孙女就好了,有那样的女儿也好啊!在这个岛上的很多人都喜欢她……”还在开放式厨房里喋喋不休,并没有发现赐贤走神的姜菊子,说着说着忽然掩住了自己的嘴巴。天啊!自己在说什么呢?怎么会喜欢那个讨人厌的小丫头……  想想这么晚了,春天可能还是一个人在宝蓝家里,赐贤就觉得有些担心,她回去的路上,会不会遇见坏人,会不会出现危险?一想到这些,赐贤的心就紧紧揪了起来。”我再去找找和我一起来的人吧!”赐贤随便找了个借口,逃开妈妈言语攻击的范围。  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才想起来春天没有回来。永新懊恼得简直要拍打自己的脑袋了。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妈妈啊!女儿这么晚没有回来居然都会忘记。她匆匆地披了件衣服就跑了出去,刚出家门口,就看见远处的小道上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赐贤?他的背上还伏着熟睡的春天!  永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刚去接英柱看见春天睡着了,于是就把她背回来。”赐贤为自己故意的作为找着不故意的理由。  永新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嗯,谢谢,给我吧。”  ”我背吧,背到家。”赐贤这时候看起来,极像一个负责任的爸爸,”她比想像中要重,你背不来的。”  ”不用了。”永新几乎是立刻就拒绝了赐贤的好意,”怎么也背得动自己的孩子啊。我是她妈妈,给我吧。”  从赐贤的手里接过春天,永新被他的一个问题拉住了脚步。  ”孩子的爸爸呢?春天的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赐贤的问题像重锤一样敲打着永新的心脏。她努力平复下自己眼眶中的泪水,神色平静地回过头去:”天使!”她对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答案很满意,”她的爸爸是天使!我走了。”  永新费力地背着春天向前走去,忽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春天从睡梦中被疼痛惊醒,哇哇地大哭起来。赐贤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去帮忙的心情,自嘲地笑了笑。天使!那应该不是自己了!如果说自己是天使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恶魔的存在了吧!  他努力让自己漠视永新母女哭成一团的样子,转过头,向家里走去。  喝了一大罐子的果酒,却仍旧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的闵基书,忽然听见了隔壁的动静。春天和她妈妈应该是刚刚才回来,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故?  永新这会儿正在给春天检查身体上有没有伤痕。  ”我没有受伤,可是,你这里出血了,妈妈。”  这个笨女人,出去接女儿都会把自己弄出血吗?本来就烦躁的闵基书更加焦躁起来。  ”我困了,妈妈,给我唱歌吧。”  轻柔的摇篮曲在隔壁响了起来。最简单的曲调,闵基书小时候,奶奶也给他唱过的曲子。温暖柔和的声音像一片羽毛一样轻轻抚慰着他躁动的心灵,让他渐渐地平静下来,趴在地板上,带着小时候放飞过的梦想,沉沉地陷入到甜美的梦乡里去了……上一页《一公升的眼泪》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