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饶雪漫短篇作品》-正文我一直在逃    〖⒈〗    苏颐影第一次见到蓝灵灵,是在上高中搬进新宿舍的第一天,那个下午,阳光的笑意极其浓厚。    在蓝灵灵转身之前,苏颐影早在跨进门内前把她打量了一番。长头发,披散着,很高很瘦,背着很小的斜包,花哨的衣服。    不喜欢。    那个时候的苏颐影早就知道了人与人打扮之间的差别。或许是小时候即便家里很穷,身上穿的也比许多小伙伴好很多,头发,衣服,鞋子,妈妈都会给自己打理好。听到最多的便是称赞的话语,看到的是欣赏的目光。那时的自己,很是自信,骄傲的扬着自己的小辫子,大声的回答着,妈妈买的!骄傲得十足象个被宠溺的小公主。    哪怕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可自己却是个公主,不可否认的。    苏颐影提着一大袋东西放到自己的床位。和蓝灵灵对上眼神时并没有互相礼貌性的问好,反倒是从厕所拧着湿毛巾的中年妇女看到苏颐影,小呵呵的说:“呀,新同学啊,灵灵怎么不和同学打声招呼。”    〖⒉〗    ⒋:⒊0新生集合。    要换上市里统一的校服。苏颐影看时间还早,便去拉聂然萧去逛街。    “我好倒霉的,早就知道了,每次升学都不能和认识的同学一个班,上初中这样,现在也这样,你们就好了,就我一个人孤仃仃的”    聂然萧看着不断抱怨的女生,很是心疼,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喜欢的女孩。低着头静静的听着,偶尔侧头看下苏颐影。    初中时,苏颐影被冠名可爱的形象。    聂然萧甚至认为苏颐影有那么一点点做作,只是很奇怪自己并不能讨厌这个女孩,也和和其他同学一样会被她的行为语言逗笑。那个周末,宿舍只有她们俩人留宿。13岁的女生很是容易因某个很是寻常的原因纠缠在一起,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聂然萧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和苏颐影成为好朋友,或许是因为一起喜欢的某首歌,某件小饰品,也可能是某个人。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和颐影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渐渐被感染着。有时也会觉得自己挺可爱的,虽然也会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下了一跳。可事实确是,自己和苏颐影有那么些相似。”那么些或许还不能诠释,一起行动的她们,常常会被误认为是姐妹。苏颐影总是很高兴的应和着:“是啊,是啊。”    “呀,萧萧,我们去买头圈好不好啊,上次啊,我在‘啊呀呀’看到一个很漂亮的,不过那时你不在,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没有买了,走拉走拉!”    苏颐影撒娇式的把聂然萧拽的更紧了。然萧看着眼前和自己快重叠在一起的女孩,轻轻的笑了。    那个周末后,我们连呼吸都一样了。    〖⒊〗    操场集合,苏颐影是和蓝灵灵走下楼的。    蓝灵灵一直在找话说着,苏颐影倒也应和着,还会笑着。很早之前,爸爸妈妈就教过自己,要懂得礼貌。苏颐影是懂的。    蓝灵灵是有那么点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了。    集队时,苏颐影混在一群人里,看着那些面孔,心里是有些胆却的。也不能就一直混迹在人群里啊。“那个,请问问一下,我应该站在那里啊?”估量着自己的声贝已经够大了。等到的却也只是被过滤了几眼后,依然被推搡着。    果然,不喜欢呢。    苏颐影对这所学校的一切并没有好感。一切包括很多,比如身后传来的声音,“嘿,我在你后面噢。”带着惊喜的语气。苏颐影回过头看到正朝自己挥手的女生,礼貌的回笑着。耳边却传来吼声“干什么啊!站好来你们两个!”苏颐影僵硬的转过身,脸是的的确确的红了。    是想要给所有人一个好的印象的。    “向左转,立定”口号声充斥这每一个人的神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自己的方向传来的,带着嗲气的道歉“对不起噢,害你被骂了。”思绪被来回打乱着,怔了怔说道:“没关系。”待到明白过来,才发现自己的回答小声的过气,总是不好这样的,面对着别人的道歉。    “喂,那个,没关系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发现女生正悄悄的和身边的同学聊着什么。女生似没听见般,看到苏颐影张着的嘴巴,问道“什么?你叫我么?有什么事啊?”“没”苏颐影又再次对上女生的眼神时,又急急的补充道:“真的没事。”却看到自己的话再次被忽略。    苏颐影看向几米外的老师,回头看了自己和身后的女生,不到50厘米的距离,和自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是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    有个词叫冗长吧,很适合这个季节的我。    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金色城堡,我亲爱的女孩,那堡垒上,只须刻着我和你名字——    摘至苏颐影博客《总会知道的。》    〖⒋〗    你或许不会知道,我用了多少力气来拥抱你,宛如飞蛾般,那白织的光芒渐渐挡住所剩的视线。    你看到了吗?我灰暗的躯体。    苏颐影高兴的哼着歌,16岁的女生似乎特别的容易满足。某个人和自己不约而同的动作,或是手挽着的地方不至于会落空,分享同一副自己的天价耳塞,98元的oppo耳塞是目前自己所能触及的远方。    “那么高兴啊,是不是看到帅哥了?”    “嘿嘿,不告诉你。然萧,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东西把,我们的教官神经的很,超过分的”    “在饭堂还是出去外面吃?”    “去外面,不想在饭堂吃”    学校是建在市里一条批发街道的中间,四周都是一间间批发小铺,不足十米宽的街道人流量却及其丰富,上学,放学,上下班的高峰期要走出这条小街道,至少也得挨过那十分钟,这是中考报名时,一位啊婆告诉自己的。苏颐影看着五颜六色的行人和车辆,眉头紧皱着,转脸看着被自己紧拽着的女生,发现也如自己一般整张脸紧邹着,突然就笑出了声。    “笑什么啊你?还笑的出来,人怎么那么多啊”    很久之前,妈妈提着一大袋拖鞋回来时,妈妈是这样说的“人怎么那么多啊,我才进去要鞋子出来就没路走了。”自己打开那袋东西,问到“在那里买的啊?”“就市里那个批发市场,就那条街”那时的自己是不知道的,不知道700多天后的自己是要和让妈妈累人的街道联系在一起,紧密的。    “好拉,别抱怨了,我带你出去!”苏颐影突然觉得它并不是那么真正的很讨厌。毕竟,那是自己以后要生活和学习3年的地方。    毕竟是和自己有联系的。所以,不会抱怨。    〖⒌〗    军训最后一天。    很多人兴奋,很多人遗憾,就连教官也显得很悲壮的样子。苏颐影不是冷性的人,相反,会有人说她是个很热很黏的人种。只是,你们不知道的是,有些方面只能给某些人知道,你们也不会明白,这样的人种内心世界的荒凉。    所以,在苏颐影看来那些人都显得太过于夸张。唯一让自己觉得在这样的阳光下享受了七天沐浴的收获,便是,自己昨晚的军训心得被教官表扬了一番,是有借机上厕所捂着嘴偷笑的,然后出来却表现的毫不在意的。这样的镜头是真实的存在着的。    最后的那个上午每个班都在进行最后的训练的,下午是要进行军训训练结果展示的,据说,团长是要来检验的。整个上午苏颐影都觉得自己头顶的天空不是那么灿烂,毫无色彩的昏暗,重重的压向自己。    “立正,向左转,向后转,齐步走”    “连左右都不分啊你,干什么吃的,还有你,你”    是不是所有的教官都是一样的呢,湘调的普通话,地方味很重。是嗤之以鼻吧,与之相反的是更甚喜欢吧。中央新闻主持人的声音,是温暖的吧。    八月末的天气依旧热的发烫。    站军姿。半小时。军令。时针啊?你也和我一样生病了吗?怎么不跑起来呢?    “啊秋!”苏颐影扎实的打了个喷嚏。    “干什么啊,站好,谁批准你那纸搽汗了!”拿着纸手晃噔的挺了下来,随即辩解道:“不是搽汗,我感冒了。”    “搽鼻涕也的报告,下次记得说,报告,懂没!”    眼帘垂了下来,是很想哭的吧,是很想回家的吧。    “教官,那么刻薄干吗啊?人家只不过搽鼻涕嘛!”伴随着的是一阵哄笑。有多少人笑了呢?我是做错了什么了吗?原来时间真的是紧密相连的,没有空隙么,连喘气的机会都不曾给予考虑吗?    男生不紧不慢从队伍后面走出来,5分短裤,长袖校衣,上面还有苏颐影看不懂的英文。痞子样。苏颐影想,他怎么可以那么黑呢?    “教官,10个俯卧撑把,我知道的。”    “你啊,20个”身后爆发的笑声,男生依旧蛮不在乎的表情,苏颐影恍若感觉自己站在火中央。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你怎么可以那么黑呢?    你怎么可以那么无所谓的样子呢?    〖⒍〗    “终于解放了,一起去吃饭庆祝一下把。”寻找的目光被拉回原点,苏颐影回过头看到女生的笑,突然觉得阳光没那么放肆了。疲惫的驱壳,暗淡的目光,却找不到你的依靠。那我是不是可以暂且借用别人呢?苏颐影笑着回应“恩,好的。”顺势的挽过蓝灵灵,如和自己喜欢的女孩一般。    如果你看到了,请不要怪我好吗?我是真的很累了。    “我和你说哦,我昨天啊,买了个很漂亮的挂链,我给你看一下啊。”    “真的噢,好啊。”    女生之前的对话一直持续着,只是总会有那么一个是被动着的。    因为想要打招呼的手,从女生手臂里抽出来。却直直的垂了下来。与自己不到五米的距离是自己喜欢的女生,是自己刚才想要找寻的依靠。与她不到五厘米的距离的是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同样的姿势和一秒钟前的自己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在这一秒钟我抽了出来,而你,并没有。    是想大呼朝那个方向跑去的吧。    “你认识啊?”    “恩,以前同学。”    终究,也只是简单的几句话。或许只是我太累了,你知道的,军训是很辛苦的。    你看不到吗,我灰暗的躯体。那白色的光芒刺的我生疼。    我开始恐慌。但我必须面对。当我的砝码没变时,陪着你玩跷跷板的却不再是我——    摘至苏颐影博客《总是会知道的。》    〖⒎〗    知了不停的变换着曲目。阳光的猛烈程度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学校的那几棵大树足以遮挡住半个校园。却依旧让人感到舌噪。操场上是陆陆续续走回教室的学生,脸上,有刚沐浴过可乐的冰凉,掩饰不住的愉快感。    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慢热型的。尽管是只有下课的十分钟,女生,男生们还是会聚在一块讨论着感兴趣的话题。而自己却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同班的同学打打闹闹。这也仅仅是正式上课后的第七天。正正一个星期的时间,却可以让彼此不一样的人熟骆。    苏颐影看到那一堆人中,蓝灵灵突起的脑袋。自己的左后方的左后方45度的位置,男生头埋在手臂上睡觉。没有预兆的。    “颐影,陪我上厕所啊。”    “可是,快上课了”    “不要紧拉,走拉。”被女生牵起的手,继而相互拉着的手。    苏颐影打了个寒战。这个夏天似乎有种不安的情绪。    〖⒏〗    或许。这个季节的我们总是想要让别人陪伴着自己,那样才不会显得很孤独。于是,明白,自己也不过是用表面掩饰着自己的心慌。    “我不喜欢吃腐竹的。”    “别丢啊,浪费啊,我喜欢吃啊。”苏颐影大叫着,蓝灵灵楞了楞,继而说道,早说啊。真是,都给你把。苏颐影看着满碗的腐竹,闷闷的说道,还当真啊,我说着玩呢。    “什么?你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啊。没,没,吃饭把。”还是不喜欢告诉别人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问你啊,你觉得吴然怎么样啊?”女生好奇的语气询问道。苏颐影被这个问题惊讶了,能怎么样呢?那样的男生能怎么样呢?军训时他你都不记得了吗。可我还很清楚的记着啊。末了,还是平静的说“啊,不知道,不熟。怎么?”    “啊,没事啊,就想问问你拉。”苏颐影抬头看向女生,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灵,难道。你喜欢他啊。”女生似乎被揪到要害一般,结结巴巴的回到“什么啊,没有的事啊。就朋友拉。”    “朋友?唉,算了。”    不知道的是,朋友这两个字会是这个夏天即将结束的收场。毫无预兆的。    〖⒐〗    一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彼此熟悉又陌生。    苏颐影和蓝灵灵一起上厕所的这段时间,总会遇到然萧,然而每次的兴奋都会因为聂然萧身旁的女生而跌落。灵灵问过自己和然萧的关系。那时自己是多激动的说着,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认识三年了,她最了解我了。却在这短短的过道上也只有更用力拽紧蓝灵灵的手和看似礼貌的打招呼。    其实,自己也是很容易满足,只要不触及自己的伤口。也明白,毕竟,距离是敌不过时间的。    “颐影,去上厕所拉。”    “颐影,今天去那吃东西啊?”    “颐影,我和你说啊,那个吴然”    “灵,帮我拿毛巾拉,忘记了。”    “灵,我要加醋拉”    “灵,我跟你说那个我的同桌啊”    女生的友谊从八卦开始,却不是仅于八卦,只会越来越浓厚,直到彼此不能习惯没有对方。直到完全了解对方甚至容忍对方。    而,当你以为很牢固时却总是会发生那么些意外,或小或大的。    “颐影,记得留个给我啊。”    “你不说不喜欢吃马?不给了”    “不是,我要拿去给吴然了,都一样拉,嘿嘿。”苏颐影呆了。你和他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呢?可是,我该怎么办呢,我可以说不可以吗,我凭什么呢?    你在在意着什么呢?    夏天,是快要过去了么?很不舒服的感觉,你可以快些离开吗?    我无法想像那种感觉蕴藏着怎么的情绪,强大到使我足以忘却先前的不安——    摘至苏颐影的博客《总是会知道的。》    〖⒑〗    南方城市的十一月初,风不停的放送,没有北方那般冷冽。树叶歪歪斜斜的飘落,偶尔会停靠在从宿舍一路小跑上教学楼的学生。空气似乎有那么些让人困倦的冰冷。这样的空间和时间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爬上床上搂着自己心爱的毛毯美美的做着白日梦。    苏颐影挽着蓝灵灵的手臂,两个人一路狂跑着向仅隔不到200米的高中楼奔去。如此卖力的向前跑,只因多睡了那么几分钟,以至于那几分钟后必须不顾形象的狂奔着。苏颐影在那时就感觉自己的高中校园生活并不能够如现在这般奔跑,快速的,拼命的,简单的,美好的。    终究还是迟到了。    铃声的清脆,伴随着自己的喘气声,那样的鲜明对比。还是很在意的,在别人眼里的自己。还是很在意的,对于成为焦点。还是很在意的。一直是想要成为那样的人,被拥护的对象。只是一直都无法想到的是自己成为焦点是那样的场景,低着头面对着班主任,面对着认为应该会是拥护自己的同学面前。待到终于可以走回坐位的,身旁传来的唏嘘声。你的信念还是不会有任何的动摇吗?    “真恶心,那死秃头。不过就迟到一下而已。有必要这样吗?”女生站在走廊外,对着自己抱怨。可是你为要抱怨呢?这不是我们的错吗?蓝灵灵见苏颐影发愣,用手肘捅了捅女生的胳膊。苏颐影回过神,摸了下被轻轻撞击的胳膊,明明很轻,可自己有为何会觉得很烦躁呢?“干吗啊!”蓝灵灵显然是被女生的表现吓了一跳,“怎么了?你不觉得那死秃驴很讨厌吗,好像故意针对我们的,别人也迟到啊,干吗偏偏我们要写检讨啊,还罚扫”苏颐影定定听着女生的话,却也不知道从何应和。    “恩。”似乎也只能这样回答。    〖⒒〗    苏颐影有时会很想念自己的初中生活,纵使也没有能按自己的愿望发光发亮,同班的同学却很团结,很好相处。现在的班级,拥有最多似乎只有唏嘘声和不满的表情,那样的话对于自己是很大的挑战吗?只要不会有很不刻思议的行为发生,现在的状态自己就算咬着牙也不会抱怨。而,自己不知道的是,当时认为最低限度的糟糕状况并不是如自己想像那般恶劣。就如同,当你站在洞前看着闪电和暴风雨不停的变换着的时候,并不知道洞内有着怎样更让你胆战心惊的画面。妖狐与天仙或许一并存在着。    变化总是存在于那样不经意的存在中。    苏颐影的手机里,除了蓝灵灵和自己的同桌外,多出了七个符号。在这个令自己厌恶的时期。这七个符号因为自己身边的人似乎变的那样的不可思议。    她说。她喜欢他。她说。他喜欢她。而,那两个她,终究只有一个真假。那么自己知道的呢?那么自己想知道的呢?那么自己会在深夜和那七个符号互传的信息呢?    他说,我知道你是谁啊。    他说,我晚上要做运动才会睡下。    他说,我忙不过来了,你们一起发就好了,你们不是一起的么。    苏颐影探头看向下铺的蓝灵灵。笑得真幸福呢。或许,她说的对。她喜欢他。他喜欢她。    那么,就“晚安吧。”苏颐影看着渐渐亮下去的荧光。我从那时开始在乎你了呢?你开心就好。那样的念头是从什么时候积累的呢?    而,我们互相叫对方“姐姐”又是从那时开始的呢?    〖⒓〗    当我们习惯了新鲜的生活方式时,是不是就会把自己身边曾经认为重要的人给过滤了呢?只要我的身边有着陪伴着我的人,那么是不是就会不那么计较了呢。    苏颐影和蓝灵灵逐渐熟悉并相互在乎对方,甚至好的无可救药时。聂然萧也正在进行着自己另一段新密友旅程。同样相互挽着对方的手臂一起走在这个校园里。也会一起在下午放学的时候两人迈着相同的步调去买着自己喜爱的东西。没有什么不一样。    只要,我身边还有人陪着我,那么,面对着你的时候我就可以大方的走过你的身边。    相同的地点。市里的奶茶店。不一样的四个女生。    “然萧。你门也来买啊?”    “恩。是啊。”    “你等下要去那里啊?”    “不知道噢。你们呢?”好熟悉的对白,只是位置发生了些许变化。没什么不一样。如此而已    结尾也只是“先走了。”没有多余的字眼,没有拖长的尾音。    那么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看不出留恋了呢。我和你究竟还会不会有着我期望的焦点呢。苏颐影回过头看到聂然萧挽着女生的背影,眼睛突然的就酸了起来。于是用力的拽紧蓝灵灵,大声的说。    我们走把。    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掩饰我的悲凉呢。曾经的你和现在的她有注意过我那一成劣质的表皮吗。    (未完)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看向远方,乐此不彼的。如果你看见我哭了,那么请不要当真——    摘至苏颐影博客《总是会知道的。》    〖⒔〗    都说当学生的最幸福的,你们还小不知道社会的残酷。那样的一句话似乎就可以把我门对未来美好的社会的幻想一一捅破,宛如捅破一层纸,毫不费力的。于是拍拍手。抖抖衣服。大有你就是再来个一百张我也可以很轻松的势头。只是在你们说出那样的一句话时,会不会想到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呢。你们会不会知道我们这代人是20世纪的末尾也就相当于是21世纪领头,说好听点,是这样的,说白了,我们这代人就是21世纪的“垫背”,在我们的头顶还会有无数的领头。    苏颐影很是讨厌听到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语调。我生活的校园何尝不是一个社会呢。一个看似密不透风的城堡,只不过是在那里多加了一堵毫无用处的城墙。    聂然萧这时往往会对苏颐影说,至少那堵墙还可以挡风啊,当你很冷的时候。    尽管真的的有那么些些变化了,苏颐影烦恼时还时会跑去和聂然萧说。宿舍阿姨走后,灯光全都熄灭的时候,苏颐影都会拿着1号电筒蹑手蹑脚的跑去聂然萧的宿舍,虽然只隔了三个宿舍。苏颐影还是感觉很漫长。是太黑了看不清呢。还是自己太着急了呢。是有很明确的告诉过自己的把,一直认为能为自己挡风的人会是然萧。好象现在的我们一同蹲坐在宿舍的走廊。    等到两个人真的太困时才分开。于是当第三天晚上。苏颐影预备爬上床时。床上的蓝灵灵转过头说:“你去找聂然萧了?”“啊。你还没睡啊,我以为你睡了”不应该是这样回答的把,她想要的答案不是这样的把。“恩,是要睡了。你快上去把。晚安。”“恩,晚安”没有再次的确认,是一开始自己就已经知道答案了么。    是我吵醒你了吗?    苏颐影看着手电筒指向的闹钟。12:53分。已经第二天了呢。可是为什么天空还是那么黑暗呢。    〖⒕〗    10月29日。段考。    11月04日。家长会。    11月10日。校运会。    这是接下来半个月学校的重大安排。似乎真的是很重大。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同班的同学有些为了要赶出几道数学作业放弃了晚饭。同宿舍的同学也会打着电筒看书到半夜。老师门也更频繁的开会。于是自习课就相对多了些。班主任当然是很着急,于是会嘱咐些自己信的过的班干课上要维持纪律,并且放出“谁要敢吵的厉害,班干就登名。我看谁很过分的我给他罚扫一个月。”这样的话似乎很有作用,平常闹哄哄的自习棵现在变的,拿语文老师的话就是,连根针掉都听地见。苏颐影打开地理书吃力的看着那些等压线图。坚持了半节课,还是给败了下来。之后便再也看不下去了。苏颐影看向蓝灵灵的方向。一个纸团朝着她的方向飞来,准确无误的掉落到女生的课桌。之后是女生慌忙的打开。苏颐影目光转向纸团飞向女生的方向。男生投完后头立刻又埋下重新交叉在桌面上的手臂。    呐,女生和男生之间的对话,在安静的课堂。    就是这样的关系。我的左边是你。你的左边是他。纵使是一样的45度角。关系也会因之变得那么的不一样。我和她是朋友兼同学。他和她是朋友兼同学。我和他仅是同学。于是我们之间的对话就是。    他问我,你为什么只和苏颐影玩啊?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也只和你玩呢。    “那你怎么说啊。?”    “我说,那我不和你玩啊!”呐,用的是感叹的语气把,增强要表明的意思把。潜在的要表达的意思是,“我对你和对她是一样的啊!”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意思吧。    大腿被手机震动的模式“抚摸”着。苏颐影不安的掏出手机,看到信息发送人上写着:灵。苏颐影又转向女生的方向。是在认真的做笔记么?    星期而下午最后一节课。政治。总是这样的。也是有很多笔记的。属于文科类的。苏颐影打开信息——    放学我们出去啊。我想要去买东西。    毕竟不是主课——    好啊。要去那里啊?苏颐影看着发送报告,于是把手机重新放回裤袋。    嘟嘟苏颐影抬头看向讲台。恩,毕竟不是主课——    去沃尔玛——    很远,不过好把。苏颐影又再次合上手机,因为担心会再次震动触及到大腿上的皮肤于是一直揣在左手边。    8分钟了,却一直没有再震动。苏颐影转过45度,看到女生正弯腰捡起课桌旁的小字条。于是把手机重新放回袋子里。继续老师的课堂笔记。    两个多月。而我终究也只是认识你,而已。上一页《饶雪漫短篇作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