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我对这片是挺期待的,因老版实在是太精彩。因此我企图从中寻找如旧版的观影快感,不过看完后我很失望。坐我四周的观众看起来挺年轻的,他们不时发笑,大抵是被所谓的四大才子引爆的。我很狐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笑点的阈值经年受周星星刺激,已经提高了,正处于不应期。是的,看这片的时候,自已明明嘴角已裂开,却未能引发爆笑,全场下来,不痛不痒的,这让人不爽。不过往深处想,可能不是我自己的问题,而是该片没有真正搔到人痒处,有时候甚至反效果。
  然而,我总觉得这片缺了点什么。话说回来,由于我进场有些迟,看不到这片的开头,是以不知道导演是何方神圣,现在也懒得去查,反正这不重要。问题到底出在那呢?
  黄晓明帅是有些帅,演技方面也过得去。可是他演惯了正剧,这片中他虽然很努力,挤眉弄眼,可是脸上的肌肉却像中了肌肉硬化剂般,出来的效果适得其反。上次看古天乐版的《大内密探零零狗》,表演也同样白痴,完全没有喜感,降低了整部片的喜剧效果。多年前周润发演的一些所谓搞笑片,同样的失败。
  还有张静初,其当年在《孔雀》中把姐姐的演得入木三分,这小妮子现在出名了,但我不是很喜欢她。尤其是这片,她真的是貌合神离。记得电影中黄晓明曾调戏她,大意是姑娘你眼神“过于哀怨”云云。观影时我一直想找个词来形容张,没想到黄晓明突然弹了出来,惹得我哈哈大笑,旁人无不对我恻目。从这方面说,导演真是挺懂得自我解嘲的。真的,张的眼神很幽怨,无论那种片,或哭或笑,都脱不这种味道――女施主,你就不能眉开眼笑些,这是拍喜剧片耶。导演厉害的地方是,从她眼神出发,在剧中编出了她确有报仇的愿景,强!
  此外,旧版的经典之处在于台词与对白的强大,比如华府门前比惨的小强片段;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对穿肠”桥段;一树梨花压海棠小淫虫周伯通式的戏谑。也许这不是编剧个人之功,而是所有创作团队灵感井喷的结果。出来的效果是,虽然恶搞,但总让人觉得有些文化内涵。即算是以前被食古不化者attack的唐寅居然会武功,还乱泡妞诸如此类――和真实的历史相差甚远,现在这些争论已付岁月烟尘中。
  还有,电影快结束时,樊少皇演的强盗都跳崖了,还死不了。还来个什么欲练神功,引刀自宫的狗血情节,这些在n年前的网络上被用烂了的笑料竟然还放到电影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对整部电影的情节毫无帮助。我不知道是导演白痴还是想把观众当白痴。不成是导演觉得这部片时间不够长?回想前期的《苏乞丐》,也在全片高潮结束后,硬塞上打擂台的情节,招致了观众的痛骂。很让人哑然。
  更让人愕然的是,所谓的《唐伯虎点秋香2》,居然是旧版的前传,这在电影快要结束时我才知道。唉,怎么什么都往人家旧版身上靠啊,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