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家邻居、一位异姓叔叔也算得上是忘年交,在一对夫妻只要一个孩子的政策里,这位叔叔婚后头胎得了个儿子,不仅全家人因此满怀喜悦,周围邻居也是交口赞叹,我在他得儿子的两天后才遇上他,见面的第 一句话理所当然也是“恭喜你呀”,叔叔倒是不拘礼节,实话实说:“恭 喜听多了,耳朵起茧了。”──这是20多年前的琐事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忙国庆后,这几天终于在家里休闲国庆了。你会疑虑啥叫“忙国庆”?一个多月前,我们就开始忙国庆了──天天唱红歌,参加红歌会呀!一个多月的演练,中间至少开了5次重要会议,领导反复强调:这是完成上面安排的政治任务,除了天灾人祸、婚丧嫁娶、生小孩,任何人不得请假、不得缺席,所有的工作都必须让位于唱红歌活动。可是有200多人的大系统每次到场的人只有百十人,叫分管思想宣传政治工作这次又具体负责唱红歌的李唱春(化名)同志气愤不已,为了能在红歌会上拔得头筹,树立部门的良好形象,经过13个党委委员的集体决定,将由每次演练20元的补助标准提高到40元,将红歌会上统一着装的名牌西服由1000元的购买标准提高到1800元──即便如此,可越到最后到场的人还是越来越少,不仅仅是是因为不到场的人不愁拿不到补贴、穿不上名牌西服,他们说天天唱那几句话的确叫人神经麻木了,为此领导用活生生的例子来教育他们:叫你们练四个月的正步走去参加阅兵,看你的神经还会不会麻木?单位的女会计心直口快:“别说叫我唱,我一听‘东方红’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单位领导对她进行了一次历史传统教育:“王美霞(化名),你得感谢你生在一个好时代,搁在以前穿在你身上的西服就要变成粗麻绳了。”
   忙国庆不仅仅是给商人带来了国庆的收获,200人穿上了1800元的名牌西服,大家私下纷纷议论:某单位也是1800元的西服,但在店里800元就能买得到,竟还有人较真,专门去服装店里探询问价!不过他们只会去问商家而不会去问领导,他们从领导那里学来的是以同样的方法获得大小不等的同样利益,上下级之间也为此更加和谐、稳定。这样的行为和由此得来的利益如今也是见怪不怪── 同时从澳大利亚购买的天然气,中国的购买价格就远远高于印度和日本,又有说来回答这是为什么呢?可我当时还是一声“哇塞”!近300套西服,1800元与800元中间的回旋竟高达30万元,一个国庆的机遇赢得相当于我这样一个普通公务员20年的工资──多么令人难忘的国庆!多么值得庆祝的国庆!
   国庆终于来了,我们也走进了演唱红歌会的广场。在这个广场上举行庆祝解放的活动这已是第二次──这个地方是1948年解放的,所以我们去年就提前享受了一次60年大庆的欢愉。每个机关单位出钱几千到几万不等,凑够了几十万元钱搬来了央视的激情广场。呵呵!我近距离地欣赏了电视上的明星,不过那个被央视冷落的主持人刘璐的矫揉造作与我过去在电视上看到的感觉一致:狂吐!或许是我们单位不是出钱最多的缘故,我与明星的距离不是最近,除了前排就座的领导外,国税、地税等有钱单位占据最佳位置,据说他们为这次激情广场的出演贡献最大。70多岁的郭颂由两个人搀扶走下大巴,又一路搀扶到演出的后台,看着郭颂摇摇晃晃的身态,我身边的一位同事说:要是我的老爹,我是不会让他出来挣这份钱的。可央视也许会这样介绍演员的模范事迹:70岁还带病为老区人民演出!一首《乌苏里船歌》郭颂唱了一辈子,希望步履蹒跚的老人家不会做出对口型的事情出来。为了激情广场的成功出演,诺达的广场被铁网团团围住,各路警察都集中到市区,广场上的安保工作可谓密不透缝,只怕连一只鸽子也飞不进来,而里面的观众就是我们这些代表人民的机关干部了。
   一位衣衫破旧、面容苍老的老妇提着蛇皮袋走进了方阵,吸引她的不是红歌,是我们每个人手中的饮料瓶。捡垃圾的老妇不会影响治安,但有碍形象──红歌会在现场直播,来往穿梭的摄影家的长短炮在攫取最美的瞬间,捡垃圾的老妇不能破坏这份和谐,她被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警察弯腰、低声请出,此时我没有压住一月有余的郁闷,我把手中的饮料瓶递给经过我身边的老妇,对她说:“国庆节也是你的。”老妇苍老的脸上绽开了感谢的微笑,如果我要接受她的感谢,我多么希望她是感谢我的一句话,而不是感谢一只饮料瓶。
   文/严少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