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正好学校有个假期。总觉得若不出去好好玩玩,就枉对这大好春光。出行前的天气预报很糟糕,凄风冷雨。一切就像杜牧的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在二十四日的清晨,我和朋友,义无反顾地出了门。火车开动的时候,给家里打了电话,然后把脸斜斜地靠着窗,耳朵里面塞着音乐,一路昏沉……飞逝而过的站牌,陌生的面容,喧嚣的车厢,延伸的铁轨……我想我大概是注定要背弃自己的故乡,并走在路上的那种人。因为,在那一刻,欲望无止境,并且如大海呼啸,远方的土地对我的脚掌永远散发一种美妙的温暖,我矢志不渝!
  
  
  三月游人如织,能订到体育宾馆最后一间房,想来已是上天的眷顾。依小桥流水,寻曲院内荷,比我预想的环境更幽静。遇到的扬州人也祥和温润,想想日日以山水悦目,以静养身,天性已成矣!
  
  
  想不到慕名已久的虹桥,就近在咫尺.王士祯有诗云:“红桥飞跨水当中,一字栏杆内曲红。日午画船桥下过,衣香人影太匆匆。”走上桥面,踏上古老的石板湿润而苍翠,一寸一寸的幽凉。湖水是那是被落叶泡出来的翠绿的颜色,莺莺燕燕,千朵万朵,烂漫的难管难收之时。但见河面瘦长,两岸杨柳荷风,旖旎醉人……屏住呼吸,闭上眼睛,侧耳倾听,真切的感受到她的繁华和点点艳情,独有的凄迷和丝丝幽怨……试问:“我们过桥,是否只为了从此岸到彼岸?”真想坐下来,看着暮色从天空上面籁籁地降落下来,渐次笼罩整个城市。
  
  
  扬州也是一样。当年隋炀帝为了观琼花,开凿了一条大运河,扬州的繁华旖旎随着琼花的芬芳传遍天下。可是,若没有杜牧的诗魂相许,纵然扬州是千古名城,她还会不会如此悠悠情怀,让人欲罢不能!
  
  
  只是当我站在二十四桥上,还是被她酝酿了将近几千年来的风情所酸倒,嘴里有点涩,心里有那么点凉,全被河边微微有的风吹来吹去。有时候,一座城池,也只爱上一个人“爱别离,恨长久,放不下,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