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晴隆二十四道拐――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金州十八景之一 2011-2-27 18:30

  二、二十四道拐简介。
  二十四道拐古称鸦关,当地人又称半关。位于贵州省晴隆县城南郊一公里处,它是一段二十四道“360度回头弯”的公路,全长约4公里,有效路面宽约6米,山脚第一道拐与山顶第二十四道拐间的直线距离约350米,垂直高度约250米,坡的倾角约60度。在垂直250米的高度上筑出4公里的道路,堪称奇迹。
  明清时代,此处是蜿蜒的古驿道,因其雄险,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关口建有“涌泉寺”,明朝天启年间,邓子龙总兵(邓子龙,字武桥,明朝军事家、抗倭英雄,江西丰城人。嘉靖三十七年中武举,后任明朝副总兵。万历二十六年,领水军援助朝鲜抗日,与朝鲜统治使李舜臣为前锋,在釜山南海与日军激战。年过七旬而勇气弥厉,杀敌无数而战死,李舜臣赴救亦战死。善书法,喜吟咏。有诗集《横戈集》和兵法《阵法直指》)仰慕和推崇晴隆绿茶,(晴隆绿茶明清时被奉为皇室贡品),于是在寺外修建了一座供往来行人休息的亭子,取名“莫忙亭”,并书写了: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打一碗酒来。
  的对联。许多墨客骚人、官宦商家聚于亭里喝茶饮酒,其乐无穷,雅趣横生。清代诗人曾题写:
  策马驱车负载长,劳劳皇路各奔忙。
  闲亭过客因何速,暂饮凉清似不妨。
  的名言佳句。
  涌泉寺旁岩壁之上,有“甘泉胜迹”、“云陵山色”、“乌道干重”、“且以饮人”等石刻。
  公路二十四道拐,1927年进行勘测,1935年重测并动工,1936年竣工,是滇黔公路的必经之路。明清寺宇石刻,均在筑路时毁损。

  五、神秘消失在地球球半个世纪。
  尽管美国记者巴特的一张照片引起巨大关注,但抗战胜利后,很多记者和历史学家希望能找到这个奇异弯道的确切地点,但最终都无功而返,似乎它神秘地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研究滇缅公路历史的云南学者戈叔亚花费8年时间,走访了许多历史学家和二战老兵,沿着滇缅公路进行了无数次实地考察,甚至跑到缅甸腊戍八莫到达密支那,均一无所获。
  1995年,为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抗战胜利50周年,云南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甚至沿着滇缅公路而行,试图寻找着老照片的拍摄地点,同样无功而返。它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让人疑惑。
  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001年底,戈叔亚通过互联网了解日本杂志时偶然得知,二十四道拐可能在贵州境内。2002年的一天,戈叔亚在民间探访时又获悉,二十四道拐可能在贵州境内。
  2002年2月26日,戈叔亚踏上了开往贵州的列车。几经询问,安顺市公路管理局的一位老同志回忆说,老照片的路段好像在晴陇县至关岭县之间。戈叔亚于是掉头回转,3月1日,他来到晴隆县城。
  晴隆县是滇黔公路的必经之地,戈叔亚寻觅多年的路段,就在距县城约1公里处的莲城镇五一村半关坡。
  戈叔亚雇了一辆机动三轮车,从山顶至山脚跑了个来回,默数一遍,刚好有二十四个弯道,随后,他登上晴隆山顶(海拔1799米)远眺“二十四道拐”。眼前的一幕与62年前的资料照片毫无差别。
  同年,戈叔亚向新闻界宣布自己的发现,解开了“二十四道拐”之谜――它不在云南。
  七、真相大白。
  也许是当时美国记者巴特对中国的地理并不太熟悉,他不知道二十四道拐所在地名,只是把它当做滇缅公路的一段。所以,外界所有人都认为它在云南。
  也许是抗战时期的“滇缅公路”太引人注意,人们把寻找的目光一直放在云南,没想到它却在云南的隔壁贵州。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安南县名与越南原名相同,当时越南被法国占领,国名政府于1941年11月将安南县更名为晴隆县。从此,安南就一直被认为是越南了。二十四道拐所在的安南县也被认为是靠近越南的某处了。
  八、夜郎情结。
  一张照片名震全球,让云南人引以为豪半个世纪的公路――二十四道拐竟然在贵州晴隆,云南人颇为失落。
  是啊,夜郎的子民从来不懂得了解和宣传自己,他们四季都在封闭的大山里默默耕耘着,即使身边有明珠也视如石头,进而使这一曾经名噪天下的二十四道拐发现权都被云南人摘去了。
  九、《二十四道拐》四十集电视连续剧。
  2009年第12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用了贵州摄影家李贵云拍摄的晴隆“二十四道拐”公路奇观照片作为封面,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同时,晴隆县大力宣传二十四道拐,并且在央视放映二十四道拐的视频。
  2010年10月,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四十集电视剧《二十四道拐》在晴隆开拍,完后将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