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我在杂谈发表了《从广场大妈舞的普及看“中国式幸福”的悲摧》,一石激起千层浪,正反交锋,波澜跌宕,但能完全理解作者深意的读者却十不出一。无论正方还是反方,绝大多数读者都把火力集中到大妈舞“是否扰民”和大妈“该不该跳”广场舞的两个问题上,却无辜冷落了“中国式幸福”是如何“悲摧”的深度上。更为糟糕的是,对文中“活出自我”的理解几乎不知所云,最终还沦陷为“我愿意这样活着”就是“自我”。作为一个草根知识分子,仅因为还剩一点点残存的良心,再一次促动我悲天悯人续写这篇《统一的快乐岂能有幸福》。
  广场大妈舞是这个社会的缩影,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一种“统一”的快乐。如果广场上只有三五个大妈自娱自乐地跳舞,要不了几天就没兴趣收场了,而三五十个大妈一起跳舞,那将是相当的“快乐”。当然,天下最快乐的是朝鲜 广场百万群众歌舞联欢的海洋!我们也不要太熟悉天安门广场舞。凡是经历过的人,对那种统一的盛大场面产生的“一统天下”的激昂,澎湃的热血,欲罢不能。这种统一的快乐又岂止是广场大妈舞呢?事实上,在中国不同年龄层次的群体都面临其各自的统一性,不仅有统一性快乐,也有统一性思想、统一性教育、统一性主题,直至全中国13亿人都不约而同地最终“统一”成一个人,这个人,就叫“中国人”!中国人的统一范式就是:进一个好小学,读一个好中学,上一个好大学,找一个好职业,、、、这个“好”的最终取向都统一成money。因此,这个神奇的国度没有行业差异,教育、卫生、行政、司法、国防、、、、等等,所有的行业最终统一成商业,所有的人最终都统一成商人。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什么了吗?还希望这个国度有教书育人的教师吗?有救死扶伤的医生吗?有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吗?有追求真理的科学家吗?有为生民立命的政治家吗?、、、、、、。学生不是学生,是产品;教师不是教师,是工人;校长不是校长,是厂长;依次类推至其他行业。整个社会就成了一个范式的流水线,人一生下来就当做了原材料,在流水线上形成了不同阶段的标准化半成品,最终变成可以换钱的成品,却始终没有变成“人”!因此,“中国人”本质上就是这个国家机器生产出的一个“产品”而已,并且还是同质的,只有这个国家的厂长经理在帮我们日理万机鞠躬尽瘁地思考“自我”,让我们统一做起中国梦!
  把统一的快乐表达在广场里,把自己的痛苦蜷缩在房间里,把潜藏的恐惧埋葬在骨髓里,请问“幸福”在哪里?我在前文中阐述,真正的幸福是“活出自我”,活出自我就是指自己内在潜能的有效释放。而内在潜能的有效释放必须建立在两个前提,这就是自由和平等。自由是免于饥饿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平等就是指每个人都能在这个社会寻求释放自我潜能的机会。有了自由和平等,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潜能、个性、理想奋斗终生,从而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这个价值绝不仅仅是money。大家都知道街舞吧,但那不是广场舞,那是自由国家一群游手好闲的人释放自我潜能的无聊产品,不经意间作为一种文化就传遍全世界。细细思量,我们今天所用的能拿得出手的东西(物质的或精神的),哪一样不是来自自由平等国家?上个月一则消息称:美国两位探险家在重庆歌乐山发现了世界上最深的两大溶洞。奶奶的,中国探险家呢?美国人在释放自己的探险潜能,中国探险家在陪王石蹬珠峰;大家也知道迈克尔杰克逊吧,为了自己心中的艺术理想,把自己全身弄得面目全非,他走了,但给全世界留下永恒的绝唱;大家都知道乔布斯吧,80多岁的老爷爷毕其功于一隅弄出了苹果手机,他走了,连二奶小三都没来得及消受就走了,但全世界都给他点亮了蜡烛;大家都知道华盛顿吧,离任总统拖着病躯就回到弗农山庄酿葡萄酒了,但他硬生生地却留下一个今天的美国;大家都知道朴槿惠吧,孤苦伶仃正当跳广场舞的大好年龄,却去当总统,难道她想挣点养老钱?大家都知道美女首相英拉吧,完全可以成为广场领舞大妈,她正在艰难地处理红衫军围攻政府大楼;大家都不知道有一位德国盲人教师叫萨布瑞亚?田贝,她本应该成为张海迪样的人物,却默默无闻在拉萨收了万名藏盲儿童并创造了臧盲文字,中国的教育家呢?在跳广场舞!等等等的,上面一系列人物,都没有我们先帝爷伟大,但他们真的是永垂不朽,活出了自我,这就叫幸福!他们,她们,活着不是为了死的恐惧,而是为了自己“创造天地之神的形象”。
  文章快结束了,突然看见一则消息:河南女车主因不堪巨额罚款而服毒自杀。今后的广场舞不会再有她!大妈们,明天你们还好吗?
  作者声明:允许大家转帖,但希望大家一定要尊重作者产权,转帖请要注明出处。尊重他人的权利,就是保护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