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广场 像是在天的尽头
  …
  一个爽朗的男声连同人
  “我不会跳” 我笑着说
  “你等着” 我跑去把身上背的包拿去给母亲
  看着他拥着一袭白裙的女子 翩翩飞舞
  …
  第三天也没看见他
  这里聚集了天南地北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