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贴分十个小标题
  二、拉萨新貌别样红
  四、布达拉宫――西藏的故宫
  六、藏传佛教的大昭寺与八廓街
  八、世界最大的雅鲁藏布大峡谷
  十、西藏的明天更美好

  我不知说谁好,曾是中华黄河文明摇篮之风水宝地的不肖子孙们,你对得起生你养你的大地母亲?你上对得起苦苦创业的祖先、下对得起嗷嗷待哺的后人吗?好在途经的大小城镇与南方城镇化一样,高楼林立,工厂成片,但总感觉缺失青山绿水的怀抱而好枯燥、好压抑。欣慰的是沿途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建设如火如荼,它将是联通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集中国几十年经济实力的世界大手笔。

  本团有个中年妇女,同伴说她每天跑十公里,可高原反应不认男女老少和身体强弱,她一直呕吐不已,两次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高原反应,没其它问题。其中有次在观光途中呕吐,同伴要求送医院,待车到八一镇检查站,导游向警察反映后,警察立即用警车送她们去部队医院,其为人民服务的雷锋精神使游客赞不绝口。对于高原反应,年轻人好象比老年人敏感些;所有高原反应的药中,西藏军区制药厂的“高原康”无须预服,可即时一吃见效。

  二、拉萨新貌别样红
  一下火车,就见拉萨车站是个有藏式建筑风格的中型车站,虽独具一格,但站内光线较阴而不阳光亮丽,现代气势不足。一出火车站,站广场豁然宽广,心情也豁然开朗,高原反应烟消云散,刚才还熙熙攘攘的旅客一下就稀稀拉拉的散开了,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全副武装的武警、特警及其警用车,有的抱着黑色的冲锋枪,有的杵着比人高的警棍严阵以待。广场停车场旁有个军营,上百军人正在跑步,看似没什么亮点,其实是极限训练。因这里海拔较高,即便是两手空空,也相当于十多公斤的负荷,稍有大的运动,就上气接不到下气。

  拉萨大街车流滚滚,外系轿车较多,国产轿车和摩托车很少,有公交车和出租车,有黄色校车,不知车内的小朋友为什么都戴着帽子,其实天气很温暖。街道未见堵车现象,只见两边一排排野藏桃正含苞怒放,其花型娇小、白里透红的花瓣,在春风习习中雪花般的佛面而来,又飘飘洒洒的飞舞而去。人行道较宽但行人不多,有人在道边喝茶打牌。临街都是中低层的新楼房,院内是居民小区,院外店铺成行,干干净净,绿化带整整齐齐,有座水上公园叫人如临水乡。忽见被城市包围的布达拉宫,它比印象中的要矮些,原远在天边而高耸云端的神秘感,瞬间化为近在眼前的亲近感了。

  拉萨是个沿雅鲁藏布江而建的哈达形城市,新开发的东城区将使拉萨扩大三倍。其中以7.5亿的国内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的《文成公主》大型实景剧场为中心,将投资300亿建西藏文化旅游园。因此城郊就是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在建的一群群高楼大厦比老城区高得多,四通八达的高等公路将七一通车,一个现代化的新兴大都市,将象一条长长的哈达,独领风骚的系在世界屋脊的脖子上。

  我团的西藏导游是山东援藏干部的儿子,藏大毕业,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老婆的父母是汉藏通婚,可能没时间照顾或教育质量不理想,他将孩子送到青岛老家读书。他说“我虽是汉人,但我瞧不起没有信仰而只信仰钱的汉人,我佩服有精神信仰的藏人和藏文化,从此就喜欢了西藏”。他确实与有些见利忘义的导游不同,在按旅程带游客进购物点和自愿消费项目前,从不公开或暗示游客购物和消费,游客有的不购物、不消费后,也不给脸色看,好象与他的工资和奖金无关,类似改开前的所谓吃大锅饭。他说“当导游是命运而非理想,因高考得分高就没跟同学那样报西藏警校,315暴乱事件后,当警察的同学都立功提拔,自己还是个小导游”。

  他说带过几个山西旅游团,都是些没文化而胆大心细的土豪,一个个裤脚一只高一只低,一上车就将拖鞋脱在车门口,有时气得他将臭拖鞋扫出车外。他说带过印度宗教团,印度人上厕所时,总带一瓶水,后来才知是解手后用手指擦屁股,再用水冲手指,又用手指抓饭吃,搞得车臭烘烘的。此笑话段子虽对别人大不敬,但并非恶意,只是让游客乐一乐而已。

  其实有些藏族妇女普通话讲的很好,稍加培训当个导游绰绰有余。在参观社会主义新农村时,村里有村委会办公楼,有小广场及健身器材;村民有模有样的藏式楼顶上,都插着国旗和五彩藏幡,门旁停有汽车或摩托车。藏家主妇将游客接进她那绘满佛教壁画的木地板客厅,厅内有毛 像,有液晶彩电,有煤气灶但仍喜欢用柴火灶。她给每个游客献上酥油茶,然后就娓娓动听的介绍她们的宗教信仰、生活方式及藏医藏药。她说祖辈都是为农奴主打制银器和房屋绘画的农奴,家里的壁画就是老公画的。逢采摘季节时,男人都攀山越岭的挖冬虫夏草等药材,有时为争地盘还有伤亡。而后边讲边拿出银器和药材,让游客选购,游客乘她与几个游客看银器时不辞而别。她接待了一个多小时,献了二十杯酥油茶,虽大多游客喝不惯而未喝,但她礼意尽到了,可最后一样东西也没人买,叫人问心有愧。不过此家售方式的贵重商品,对在内地饱受假冒伪劣的游客并不适合,况且云南银商早就先入为主的说西藏银不纯,因此应以家庭手工艺品和土特产为主,才能引起游客的共鸣。此时传来“卖蔬菜、卖水果”的电子喇叭声,原来是汉人菜贩开着面包车来了,我见菜贩和村民说得都是汉语。导游说“莫看走村串户的小菜贩,收入比小老板还多”。

  与性情平和的藏民不同,有的外来人容易发火,如有个游客报怨车又小又旧不舒服,他一听就火了,“你嫌车破,你可以不坐,你就下去”。个别游客将瓜子壳扔得车上到处都是,他一见就火了“我的车是拉人的,不是拉猪的”。又如我们上机场大巴时,因发车点在闹市街里,人多车多环境嘈杂,四川司机急吼吼的,刚与一个火爆的湖北女乘客吵完,一会儿又与一个更火爆的重庆男乘客吵起来,殊不知相互并没有利害冲突,都是高原气候惹的无名火。我也曾与一个游客争过几句,有亲身感受。

  当游客见这里除了厕所、一个房子和一块刻有“羊卓雍措”的大石头外,其它设施都没有时,扫兴的走近山边一看:天啊,搞错了没有哦,这那是湖啊?这就是一颗镶嵌在草黄山谷中的蓝宝石。再定眼一看,巨大的蓝宝石呈如意姿态,正静静的躺在深山峡谷底睡着了。突然吹来呜呜山风,游客的头发和衣服迎风狂舞,身体晃晃悠悠的飘飘欲仙,大家欣喜若狂的叫啊,情不自禁的笑啊,上蹿下跳的照啊,恨不得闹醒如意蓝宝石,好一睹睡美人她那楚楚动人的风情万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