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不能白死。”这是黄林山(化名)20多年以来一直的心结。

1998年4月,广东省雷州市北和镇南黄村村民黄长有因被疑举报沿海一带香烟、汽车、枪支等违法走私活动,被当地人陈文与粱渊、翁兴武、杨林、莫文等殴打致死,案发后5人销声匿迹。

黄长有遇害时,家中三个孩子分别是15岁、13岁和11岁。12月21日,黄长有的儿子黄林山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父亲遇害后,全靠母亲撑起一个家。此后20余年,全家人一直在关注案情进展,并每年向当地公检法反映情况,希望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2004年,陈文落网,次年被判有期徒刑十年;2020年,翁兴武、莫文相继落网。其余2人,不知所踪。

黄林山说,所有涉案人员都落网并受到法律的惩罚,才能告慰父亲的亡灵。

村民疑因举报走私团伙被围殴致死:打昏淋水、醒了再打

▲2月23日,黄长有妻子手持判决书。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雷州半岛泛滥的走私

上世纪90年代,三面环海的广东雷州半岛走私泛滥、猖獗。

据媒体1999年报道,90年代初期,雷州半岛上出现小规模的香烟走私,后来发展成“蚂蚁军团”,即数量少批次多,再后来走私几乎成了“全民运动”。

案发时,黄林山及家人住在雷州市乌石镇,紧靠乌石港,那里是雷州半岛商贸繁华的港口,也是走私活动的汇聚地之一。在这一带,走私最多的物品是香烟,还有汽车、枪支等。

黄林山记得,常常能看到满载而归的大船冒着烟气鸣笛驶入码头,接二连三带来走私货物。当地的一些村民通过走私获利后成了“老板”,与村落捆绑形成共生灰色经济。比如,“老板”们在港口看到村民和小孩,会叫他们帮忙运送货物,并付一些小费。

走私所带来的影响,严重冲击了当地的经济基础。严打走私、举报走私,成为当地政府的工作重点。尽管如此,暴力对抗执法的情况依然普遍存在。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8月19日,湛江海关“804”缉私艇在雷州市三吉港执行任务时,截获了黑帮团伙“大耳五”的一艘装有2000箱走私香烟的货船。海关工作人员准备上船检查时,“大耳五”的50多个打手将船围了起来,手拉着手,阻挠海关人员执行公务。海关人员当即朝天鸣枪警告。走私分子仗着人多,反而将海关人员围起来殴打,立时血染码头。这时“大耳五”用钱收买了部分渔民,强行运走了2000箱香烟。

鱼塘承包者被疑举报走私遭打死

黄林山的母亲是一名教师,带着三个孩子住在乌石镇,父亲黄长有在北和镇承包经营一个鱼塘,两地相距十几公里。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黄长有不常回家。

在黄林山印象里,父亲是个豁达乐观的人,未跟他人结仇,在家族里也比较有威望,如果宗族有事,常由他出面。

黄林山称,黄长有承包的鱼塘正好在走私的路线上。家人也不清楚,黄长有是否举报他人走私,黄长有也没跟家人说起过。

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湛中法刑一初字第16号判决书显示,陈文、粱渊、翁兴武、杨林、莫文等人怀疑黄长有举报其走私香烟,1998年4月9日12时许,该伙人分别驾驶两辆小汽车,到北和镇黄长有承包的鱼塘处,将正在熟睡的黄长有、侄子黄武义从其住的草棚里拖出来,用绳子绑住手脚后,用拳脚和木棍、木板对黄长有进行殴打。此时在另一草棚休息的雇工陈木兰听见声响,欲逃走报警,也被陈文、粱渊等人抓住。

接着这伙人把黄长有和黄武义、陈木兰等三人绑在他们开来的两辆小车上,沿路一直开到了黄宅坡仔树林里,把黄长有从车上拉下来并压迫其跪在地上,用木棍、木板、铁锹反复殴打。

村民疑因举报走私团伙被围殴致死:打昏淋水、醒了再打

▲2005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粤高法刑一终字第535号判决书载明,该伙人对黄长有殴打并逼问是怎样举报他们走私香烟的,黄长有予以否认。黄长有被殴打昏迷后,再被水淋醒,继续殴打。

陈木兰证词称,见黄长有停止了呼吸,陈文等人将三人送至北和镇医院,到医院时黄长有已经死亡。得知黄长有死亡的消息,陈文等人逃离。

雷州市公安局出具的尸检报告结论,黄长有生前被他人使用钝器(如拳脚、棍棒)之类反复打击,所致心包积血心脏受压和出血性休克死亡。

3人先后落网2人仍在逃

黄家人是在第二天才得知黄长有死亡的消息,报警后,陈文、粱渊、翁兴武、杨林、莫文等人无一落网。

12月21日,黄林山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父亲遇害后,家人曾抬棺找犯罪嫌疑人要说法,但是半路受阻。随后犯罪嫌疑人外逃,家属不停向当地村民打听5人去向,不知其踪。但只要听到村民说有犯罪嫌疑人回家,家属就去堵门,均未追到。

黄林山称,此后20余年,全靠母亲撑起一个家,家人一直在打听犯罪嫌疑人去向、关注案情进展,每年都在向当地公检法部门反映情况或进行信访,希望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案发6年后,犯罪嫌疑人之一的陈文落网。

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2005)湛中法刑一初字第16号判决书显示,陈文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构成故意伤害罪,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判陈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方人民币119366.72元,限期一个月内付清。

村民疑因举报走私团伙被围殴致死:打昏淋水、醒了再打

▲2020年3月,湛江市中院就黄长有家属反映陈文不执行赔偿问题出具的处理意见书。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被告陈文、原告黄长有家属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终审判决。

黄林山称,尽管两级法院都作出同样判决,但是家属仍然不认可陈文故意伤害的罪名。家属认为该伙人是蓄谋,应当是故意杀人罪。

此外,两级法院判决后,陈文没有对黄家进行赔偿,家属曾到法院进行信访,但问题未得到解决。2020年3月4日,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该问题的处理意见书显示,“该案历时较长,陈文地址不详,无法查询到其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一直未向本院提供陈文的财产线索。”

黄长有家属就打听到的情况多次向法院反映,陈文被公安机关逮捕时,在湛江市赤坎区金城小区有三层独栋私人住宅、两辆汽车,希望法院能够核实、查封。法院工作人员回应称,需要提供陈文的财产证明。黄林山觉得不可思议,“我们普通人去哪里拿到对方的财产证明?”

12月24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电话,均无人接听。

案发20余年后,翁兴武、莫文相继落网。9月,雷州检方告知黄长有家属,翁兴武所涉案件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12月15日雷州警方告知黄长有家属,莫文已被刑事拘留。

村民疑因举报走私团伙被围殴致死:打昏淋水、醒了再打

▲2020年9月,雷州检方告知黄长有家属,犯罪嫌疑人翁兴武故意伤害罪一案已到审查起诉阶段。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其余2人,至今不知所踪。黄长有家属打听不到2人消息,于是上网搜索,也没有搜到2人在逃的通缉信息。警方告诉黄长有家属,因案发年代久远,2人的侦查证据不足,不符合通缉条件,因此2人未在被通缉名单内。

12月24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致电雷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均无人接听。随后雷州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办案工作人员如不经批准,不接受记者采访。

黄林山告诉记者,非常希望父亲的案子能够受到关注,让漏网之鱼受到法律的惩罚。

黄林山虽然已离开老家,在城市里有了自己的生活,依然放不下父亲的案子。黄林山称,案发时自己还小,没有能力为父亲报仇,以至于长大了还有心理阴影,非常害怕被打击报复。

“只有把所有人都抓到,才能让父亲瞑目,那时候我们家人的心结才能够解开。”黄林山说。

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相关:

12306悄然推出新功能:20次收费11240元最近今天,中国铁路推出了不少新服务,比如静音车厢,高铁动态售价等。此外在12306上还悄悄出现了一个新功能——计次·定期票,相当于30-90天多次乘坐高铁会有优惠。这个计次·定期票目前只支持京沪高铁、成渝高铁..

辽宁韩显辉案再审改判无罪 曾被控1998年杀害同事获刑无期新京报快讯 据辽宁高院消息,2020年12月24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韩显辉故意杀人再审案进行了公开宣判。经审理认定韩显辉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撤销原审裁判,改判韩显辉无罪。原审被..

电影《犹大和黑色弥赛亚》定档 目标锁定颁奖季 讲述黑豹党故事的影片《犹大和黑色弥赛亚》,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档期。最终,这部由《黑豹》男演员丹尼尔·卡卢亚主演的影片,定档在了2021年的2月12日,同步登陆院线和HBO Max。很显然,这是一个对于颁奖季非常..

嘻哈小天才2 丰胸医院哪家最好 探索者末路 163.com免费邮箱 起点中文网招聘 堕天地狱兽x 金典牛奶多少钱一箱 坠母 能源集团小说 风景图片库 衣优库 目春堂 云全民 洱海天域 元极功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新章节 致命时刻 现货天然气 股指期货如何开户 山西省学校安全教育平台 人体模特图片 武吉海 大明天工 金华职业学院 高铁网上购票 星际修士 整容价格表 绀野理莉 崔殿国 苏州火灾

  • 河南省药监局查处“两品一械”违法案件逾5500件
  • 航天黑科技让“消防车”飞入云端
  • 专访冯晓源:AI为医疗影像行业带来哪些可能
  • 冬季疫情防控如何做好个人防护?口罩不能摘
  • 吉林省新冠肺炎疫情情况通报(2020年12月24日公布)
  • 北京12月23日新增报告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 福建省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2例
  • 2020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圆桌会在京举行
  • 河南夏邑县启动胸痛救治单元和心衰医共体建设
  • 以岭药业捐赠抗疫药品 关爱环卫工人健康
  • 淘宝违规行为分哪两种 mt6750 抽象画图片 天柱山机场 传奇万能登陆器 中国联通采购与招标网